列印文章 ] [   ]
再見舞魂·“她是朵乾淨的蓮花” (組圖)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2 月20 日 | 文章來源:《北京娛樂信報》

葉明明的眼神中透出無盡的悲哀

人淡如菊

吳祖強等文藝界名人紛紛到場

舞者因此永存

參加過很多名人的告別儀式,只有這一次,我的心中平靜而安寧。即便是從戴先生遺體旁走過的時候,我也並不覺得冰冷和壓抑,我知道,戴先生並沒有與我們陰陽相隔。

舞者身後,大地無痕。當軀體逝去,一切美麗的舞姿也便宣告結束。腳印,將被更年輕的舞者覆蓋。

但是舞者也可以以另一種方式永存,生前可以輕盈舞蹈,死後可以飛天。沒錯,在我從戴先生身旁經過的那一刻,我真的看到她身披彩綢,在空中舞蹈,那大概就是《飛天》舞的片段吧。 

她留下了很多,有享譽世界的《荷花舞》與《飛天舞》,有對中國各民族舞蹈的挖掘與整理。她從不討巧,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光大中國的舞蹈。忙碌到人生謝幕之時,她還選擇加入了中國共産黨。儘管這個榮譽來得不早,但她所做的已經足夠了。每個人的人生都有遺憾,但是對於戴愛蓮這樣一位舞者來説,如此兢兢業業的人生,已經足夠輝煌完美。

為了舞蹈,為了中國的舞蹈事業,她鞠躬盡瘁。舞者戴愛蓮,因此永存。(文/王菲)

文藝界人士追憶戴愛蓮──“她是朵乾淨的蓮花” 

一個到了晚年始終深居簡出做學問的老舞蹈家,在她離開我們的時候,還有這麼多的人記得她,還有這麼多的人來為她送行,實在是難得。昨天,在為這位老藝術家送行的人群當中,很多人在追憶戴先生的時候都對先生的為人讚不絕口。

陳愛蓮:兩朵“蓮花”的緣分

著名舞蹈家陳愛蓮是戴先生的學生,她為自己的名字中同樣有“愛蓮”兩個字感到驕傲,她説這是一種緣分。今年六旬開外的陳愛蓮可以説是國內“舞齡”最長的人,去年她還跳了三場舞劇《紅樓夢》,在現場陳愛蓮回憶起當年與戴先生的三次合作。

一般情況下,戴先生都是跳獨舞,但是在1956年北京舞蹈學校的演出中,戴先生表演了一段幾個人一起跳的阿拉伯紗巾舞。當時,戴愛蓮先生扮演A角,陳愛蓮幸運地擔任B角,在排練場上能夠近距離地接觸。1959年,陳愛蓮畢業時演一齣《虞美人》(後來被稱為中國芭蕾民族化的第一個劇目)的女主角,就在舞蹈學校專門為戴先生設置的排練廳裏,戴先生單獨教授她芭蕾的足尖功夫,先生的教誨使她受益匪淺。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一家電視臺來拍攝戴先生的生活和工作的專題片,其中有戴先生教學生的鏡頭,那個學生就是陳愛蓮。陳愛蓮説:“戴先生在藝術上很有成就,治學也非常嚴謹。在我後來辦學的過程中,曾經多次請她擔任學校的名譽校長或者藝術顧問,但是先生拒絕了,她説自己實在太忙了,有許多事情忙不過來。”在戴先生最後的日子裏,因為醫院怕先生感染嚴格控制探視,陳愛蓮最終沒有見到先生最後一面,成為她心中的一大遺憾。

因為舞蹈界有兩朵“蓮”,因此不熟悉舞蹈界的人總將兩人混為一人,甚至前幾天戴先生去世之後,還有人給陳愛蓮打電話詢問情況。有人曾經問起陳愛蓮是不是因為自己的老師叫“愛蓮”,陳愛蓮説:“我生下來就叫這個名字,等我上世紀五十年代才知道北京有一個叫戴愛蓮的先生,而且我們都是廣東人,我覺得這是一個緣分。”

陳愛蓮對記者講了一個趣聞,上世紀八十年代,有一次演出中,戴先生跳印度舞,我跳吉卜賽舞,記者拍了一張照片刊登在《人民日報》上,兩朵蓮花同臺共舞的確是一件趣事,不過為了讓大家區別出哪一個是戴愛蓮,哪一個是陳愛蓮,在照片下面還特意做了一個圖説予以説明。

很多國外的朋友在打聽戴先生時,也經常找到陳愛蓮,甚至把一些戴先生的作品或者所做的事情“張冠李戴”地放在陳愛蓮身上,而有時候打聽陳愛蓮的時候,也會去問戴先生,戴先生這時候往往很風趣地對自己的學生陳愛蓮説:“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

白淑湘:她是“舞蹈之母”

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白淑湘女士在談到戴先生的時候説:“戴先生的去世我們非常難過,她是我們舞蹈的先驅,好在她去世的時候已經90歲了,也算是個喜喪,她走得非常平穩。”

白淑湘女士對於戴先生的藝術生涯作了很高的評價:她的《荷花舞》和《飛天》都得過國際金獎。這些作品不僅影響了我們一代人,同時也促進了我國舞蹈事業的發展,因此中國舞蹈界把戴先生視為“舞蹈之母”。她在“洋為中用、古為今用”和推陳出新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在芭蕾舞方面,原先我們只有俄羅斯流派,後來戴先生引進了法國流派、丹麥流派等優秀作品和藝術。

陳維亞:她有傳奇的一生

中國歌舞團副團長、著名舞蹈編導陳維亞認為,戴先生是一代舞蹈大師,她有著傳奇的一生,中國舞蹈界幾乎所有的舞蹈精品都和戴先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特別令人感動的是,在她病重期間,在醫院的病床上申請入黨。一個如此高齡的老人在精神上還有如此高的追求,實在難得。陳維亞回憶説:“去年,文聯的春節聯歡會上,我們還在一起説話聊天。當時我還要求和戴先生合影,戴先生還親熱地抱著我照了張相,沒想到這是我們最後的見面。”

馮雙白:她是朵乾淨的蓮花

“戴先生是一位純真的人,一個心裏特別乾淨的人。”中國舞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常務副主席馮雙白這樣評價戴先生,“她心中充滿了關愛和慈愛,對於事業充滿著摯愛。她對年輕一代會不加掩飾地去讚揚,但是她不喜歡的事情會直截了當地表達出來甚至堅決地反對。比如説,現在有的老師單純地為了追求高難度拿名次,不顧人體科學規律,她特別鮮明地提出反對。”

戴先生的笑也給馮雙白留下深刻印象,他回憶道:“戴先生是一個性情中人,她會和你親切地交談,談到高興的時候,她會笑起來,那笑容特別燦爛特別美,眼睛就像兩道彎月一樣,這是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非常純凈的美,在這種浮華的名利場當中,戴先生活得確實很超脫。她創作的《荷花舞》其實就是內心深處的寫照,她名字中‘蓮’字跟她為人的境界完全是一致的。她一生無兒無女,但正是她無私的愛,很多人把自己當成她的晚輩。”

李秀蓮:她挖掘了少數民族舞蹈

中央民族歌舞團七旬高齡的李秀蓮老人是戴先生的朋友,在昨天的告別儀式上,她和歌舞團的幾位少數民族老演員一起跳著藏族舞蹈“人人跳”含著熱淚為老人送行。李秀蓮回憶,戴先生生前一直致力於舞蹈事業的普及,尤其是將各個少數民族的土風舞挖掘出來進行推廣,她認為只有這些舞蹈才能真正表現少數民族的思想感情。所以,戴先生生前經常帶領大家跳這些少數民族舞蹈,甚至把這些舞蹈帶到一些外國使館的聯誼會上。(信報記者 張學軍/文 記者 陸欣/攝)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