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那一種微笑,永遠屬於戴愛蓮先生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2 月17 日 | 文章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戴愛蓮先生2月9日在京仙逝了!中國當代舞壇失去了自己的一位偉大導師,一位把終生奉獻給中國舞蹈藝術事業的先驅者,一位母親般的指路人!

90年前,在拉丁美洲西印度群島的特立尼達的一個華僑家中,一個小生命問世了,膚色有點黑,一點也不起眼的樣子。誰也沒有想到,這顆生命的種子會開出一朵燦爛的蓮花。

我第一次知道戴愛蓮,是看她的傳世名作《荷花舞》。那是上世紀80年代初在北京舞蹈學校(即現在北京舞蹈學院的前身)的禮堂裏。印象最深的是作品中那種淡雅的、平平常常地發散出來的氣息,不慌不忙的,一點也不張揚。不過,説實在的,那時候正是社會改革之風風起雲湧的時代,作為年輕教師的我正投身於舞蹈觀念變革的激動裏,幾乎沒有讀出這個作品傳世的理由。只記得那一天戴先生也來了,學生們向這位舞蹈學校的第一任校長熱烈鼓掌,我看到了一張非常慈祥的笑臉,真的很美。

第二次印象深刻地觀賞《荷花舞》,是在中國藝術研究院天香亭院的錄影室。那時候,我已經碩士畢業,知道了戴愛蓮先生坎坷而燦爛的一生,知道她作為一個黃皮膚的孩子最早衝破種種阻力在英國殖民地與白人孩子一起學習芭蕾舞,知道國際著名芭蕾舞大師安東·道林等人對她的厚愛,知道了蘭伯特夫人開始並不欣賞這個因為個子不高而“不適合”學芭蕾的中國人而後來認定了戴先生是她所有學生中最有成就的人!我也知道了戴先生滿懷一腔熱血回國抗日,多次參加由宋慶齡領導的“保衛中國同盟”組織的活動,並且以《遊擊隊的故事》、《東江》、《思想曲》、《拾穗女》等一系列發人深省的舞蹈來揭露侵略、鼓勵民眾,更知道了她在新中國成立之後為舞蹈事業發展而貢獻無數:為第一所舞蹈學校披星戴月地操勞,為中央戲劇學院舞蹈團和中央歌舞團擔任團長,為籌建中央芭蕾舞團而鞍前馬後地工作,更為制定中國舞蹈發展的方針大計而殫精竭慮。《荷花舞》,是我的碩士課程中的重點劇目,但是那一天在天香亭院,正是滿院紫藤開花的時節,為了籌備舞蹈研究所的科研項目“中國當代舞蹈精粹電視科研系列片———舞蹈大師專輯”而重溫《荷花舞》,所有的人都被那舞中的深厚韻致感動了。楊萬里之“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意境,《愛蓮説》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名句,馮夢龍之“清凈蓮花,污泥不染”的描寫,一時間在腦海裏紛至遝來。突然意識到第一次看《荷花舞》時自己的年輕無知。《荷花舞》的表演,起始於輕靈飄逸,展開于婉轉流淌,高歌于明媚春風,收束于清新的微笑。《荷花舞》的那一種微笑,屬於戴愛蓮。

戴先生是一個很會笑的人,她的笑從心裏發出,沒有一點虛飾,直接,溫暖,安詳。戴先生為人達觀,大度,心胸寬闊。很多人以為戴先生一帆風順,其實她一生經歷風風雨雨,數次歷經險境而幸運地逃脫。“十年動亂”中遭受非人折磨,她的家庭和感情生活也多有波折,因病失去了生育能力,兩次婚姻皆不圓滿,一生所愛卻不能相隨。但是,儘管生活之途不平坦,戴先生卻始終充滿了對生活的熱情,對祖國的癡情,對朋友和同事的真情,對事業的鍾情,以及對蒼生感激之情。她有著對人心的透徹了解和對晚輩的慈愛關懷。

一次,我向戴先生請教中國舞蹈教育的問題。她嚴厲地指出,當前的舞蹈界有不少毛病,有的“病”還不輕。例如,有很多舞蹈老師盲目追隨“技巧至上”的風氣,為了讓學生完成一些高難度的技巧,而違反孩子年齡和身體條件,不遵循科學訓練的規律,“揠苗助長”式地教授舞蹈,其結果是學生受傷,或讓毛病潛藏于身體,年齡稍大就不能繼續從事舞蹈表演了。她大聲疾呼,舞蹈是一種藝術而非單純的技術,呼籲把舞蹈還給每一個愛跳舞的人,鼓勵大家“人人跳”!她一直呼籲舞蹈教育要高度重視科學訓練,主張舞蹈表演上技巧與藝術表現力相結合。每每説到這裡,戴先生就會“以身説法”,告訴我們曾經有很多人説她是個不能學芭蕾舞的小個子,但是,這小個子頑強地走了一輩子舞蹈藝術之路,“誰不承認我呢”,她問道,而且開心地笑了起來。笑的時候,兩眼瞇成了兩條新月,好看極了。

戴先生走了。走得那樣從容!那樣安詳!戴先生笑了,笑得那樣燦爛!那樣美麗!(文/ 馮雙白)

《人民日報》 (2006年02月17日 第十四版)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