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邊疆舞”與戴愛蓮、康巴爾汗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2 月16 日 | 文章來源:領舞網

40年代以後,中國舞蹈的歷史發展進入一個新的時期,對民族民間舞蹈的整理、提煉和編創工作普遍開展起來。如前所述,延安新秧歌運動則是這一新時期的最顯著標誌。 延安,是紅軍北上抗日的落腳點和根據地,也是黃土高原上一塊秧歌的熱土。雖然在中國很多地方都有秧歌,甚至可以説有漢族居住的地方就有秧歌歌舞,但是,在黃土高原的陜北,秧歌別具風格。人們稱每年節慶之時的秧歌為"鬧秧歌",又稱為"鬧社火"。陜北的秧歌是地地道道的農民藝術,表演的內容多反映自己的生活。延安新秧歌就是在這樣的文化根基上誕生和流行開來。 恰恰是在延安新秧歌運動之後,在全國範圍內歌舞創作普遍進入了對於民族歌舞文化的新探討時期。

戴愛蓮是這一文化取向的最重要的代表人物。她1916年出生於西印度群島的特立尼達島上。祖籍廣東鶴山(今稱新會)。十五歲時隨母親遠赴英國倫敦,先後在舞蹈大師安東·道林、瑪麗·蘭伯特和瑪格麗特·克拉斯克等人的舞校或舞團裏學習跳舞,後來深感現代舞能夠最大限度地發揮人體的律動,遂加入了魏格曼的一個舞蹈工作室進行現代舞的艱苦訓練。1936年到1938年,加入了英國的羅伯特現代舞團、俄雪舞蹈團,邊工作邊學舞,積累自己的藝術經驗。1939年,經過一場嚴格的考試,戴愛蓮終於獲得尤斯·萊德舞蹈學校的獎學金,並有了機會加入世界著名的尤斯芭蕾舞團,深入地學習現代舞大師魯道夫·馮·拉班的理論和舞譜體系,學習德國表現主義舞蹈的動作技術和創作方法。在尤斯舞蹈團的經歷,對戴愛蓮後來的藝術生涯有十分重要的影響。從這時起,戴愛蓮已經開始思考她的藝術道路。因為受到尤斯舞蹈創作的啟發,更因為遠方的祖國在遭受日本侵略者的蹂躪,在英國學習和工作期間,戴愛蓮編排了《警醒》、《森林女神》、《拾穗女》等舞蹈,在倫敦等地演出,為抗戰籌集資金。1940年,戴愛蓮歷經許多辛苦,取道香港返回祖國。在香港,戴愛蓮與宋慶齡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併為"保衛中國同盟"、"昆明惠滇醫院募捐委員會"等單位舉行了多次義演。《東江》,就是她回國後的第一批作品之一。她用獨舞的形式,表演廣東東江的漁民們出海打漁,突然遭到日本飛機的狂轟濫炸,漁船沉海,人員傷亡;死者故去,生者悲哀;憤怒的中國人民早已按捺不住滿腔的復仇怒火,決心抗戰到底。戴愛蓮在舞蹈中運用了許多很有力感和質感的現代舞動作,觀看過的人無不拍手稱讚。

根據著名音樂家馬思聰的《綏遠組曲》而創作的同名獨舞《思鄉曲》,表現一位綏遠婦女因日軍的侵略而家破子亡,背井離鄉,到處流浪。困境裏,綏遠婦女不禁想起了昔日在家鄉時的美好光景:太陽燦爛地照耀,家人幸福地團聚在一起,她全身心地沐浴在光明之中。突然,敵人的轟炸使得她的美夢再次破碎了,淚水止不住地流下來,濕透了她的長長的手巾。她揮舞著白色的手巾,一任狂風吹動,在風中一次又一次地從舞臺後面向觀眾跳躍而來,表示她寧死不屈的報仇決心。在這個舞蹈裏戴愛蓮學用了崑曲的表演動作,又變戲曲的長袖為手帕,結合西方現代舞的創作方法,很恰當地用舞蹈動作表達了飽受戰亂之苦的中國婦女的悲哀與仇恨。

戴愛蓮同吳曉邦一樣,是最早把德國表現主義舞蹈的創作方法與中國的社會問題結合起來而進行藝術探索的舞蹈家,並且在30、40年代就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她是在西方現代舞蹈與中國舞蹈之間架設橋梁的藝術工程師。 《苗家月》、《瑤人之鼓》、《啞子背瘋》、《春遊》、《巴安弦子》、《青春舞曲》等舞蹈,代表著戴愛蓮在舞蹈創作領域裏另一方面的成功。從英國回到祖國後,戴愛蓮以她在特立尼達島上學舞的經驗,已經對中國各個民族的舞蹈有了很強的興趣。她在英國時,看到過一些著名的人類學家所發表的對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民族風俗和民族藝術的研究報告,也給予她不少啟發。

1942年,中國現代史上的第一次向民間藝術學習的熱潮,在延安轟轟烈烈地發生和展開。消息傳到大後方的重慶,人們都很興奮,1945年在重慶新華日報社門前舉行的秧歌表演會,真正讓在場的戴愛蓮難以抑制激動。她當時正在陶行知所創辦的"育才學校"裏教授芭蕾舞課。看完新秧歌《兄妹開荒》、《夫妻識字》等節目回到育才學校的住地青木關,她決定暫時停止芭蕾舞的課程,組織學生和部分老師參加秧歌表演。從那以後,戴愛蓮就與葉淺予等人一起深入到西康藏族地區,有計劃地蒐集、記錄、整理少數民族舞蹈。來自藏族的舞蹈《鍋莊》和《弦子》,在廣西向民間藝人學習後創作的《瑤人之鼓》,向新疆朋友學習後創作的《青春舞曲》,向桂戲名角"小飛燕"學習動作和造型後誕生的《啞子背瘋》,都是她帶著西方人類學家的眼光來關注中國民族舞蹈文化的結果。這一關注帶有歷史性的意義,最顯著的成果是1946年舉行的"邊疆音樂舞蹈大會",也是後來享譽全國、跳遍了全國、影響了全國的幾個著名舞蹈産生的根源。 1946年在重慶舉行的"邊疆音樂舞蹈大會"上,《瑤人鼓舞》是極為被人稱道的作品。戴愛蓮身穿瑤族的短裙,長筒綿襪,窄袖黑色上衣,頭頂上扎著瑤族婦女包頭,揮棰擊鼓。其動作始而鎮靜,節奏輕快;繼而鼓聲逐漸加快,舞蹈的身體也越來越迅速地扭動,並且時而加入幾個旋轉。在鼓聲與舞動之中,人們仿佛看到了瑤族人對於神靈的祭祀和這個民族的純樸的性格。

"邊疆音樂舞蹈大會"為中國現代舞蹈史提供了一批有影響的作品,戴愛蓮和彭松等人創作的《啞子背瘋》、《嘉戎酒會》、《羌民端公驅鬼》、《春遊》、《倮倮情歌》等體現了民族文化整理與開掘上的最新收穫。這也是首次以邊疆少數民族的歌舞為主題所舉行的專場晚會。戴愛蓮的名字很快傳遍了重慶,《新華日報》還為此有專文以致祝賀:"邊疆音樂舞蹈大會公演使整個山城像開了鍋似的沸騰起來。當這些鮮艷奪目、各具風采、充滿活力的民族的藝術呈現在舞臺上時,人們為初次看到自己民族的藝術寶藏而驚訝。同年四月在沙坪壩南開大學禮堂演出時,人們高興地説:沙坪壩的春天來了!" 從那以後,戴愛蓮為了舞蹈事業,走南闖北,又穿行于中國和歐洲之間。1946年她在上海逸園連演四場,場場爆滿,"邊疆舞"一時間在上海的許多中小學校裏流傳開,造成人人談論邊疆舞、人人爭看邊疆舞的熱烈景象。1946年9月,戴愛蓮到美國訪問,演出邊疆舞,引起眾多的好評。1948年她在北京一些大學裏教授邊疆舞。1949年1月,中國人民解放軍和平進入北京,戴愛蓮在歡迎大會上表演她拿手的《青春舞曲》,不僅倍受許多領導人的讚美,而且在北平颳起了一陣學演邊疆歌舞的風潮。

邊疆舞蹈是反對黑暗統治,歌頌各民族間的民主與平等,禮讚新生活的一支時代主旋律,是千百萬人心中理想的象徵。

40年代裏另外一個在民族舞蹈文化建設方面卓有貢獻的舞蹈家是康巴爾汗·艾買提(1922一1994年)。她似乎天生對歌舞就很敏感,小的時候每當聽見遠處傳來"熱瓦普"或"冬不拉"彈奏的聲音,她都會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仔細地聆聽,有時甚至還隨著音樂曲調手舞足蹈起來。

由於生活所迫,當時的新疆人常常到鄰近的蘇聯城鎮上去打工。康巴爾汗也隨父外出,常聽到父母講述祖國的事情,她幼小的心中埋下了對故鄉的深深嚮往。行旅生活也給了康巴爾汗開闊眼界的機會,特別是蘇聯人民對於歌舞藝術的熱愛,哈薩克舞蹈柔軟的手臂動作,美妙的、裝飾著高高的貓頭鷹羽毛的哈薩克姑娘的奇妙舞姿,都使她得到了某種歌舞藝術的熏陶。康巴爾汗小時候曾進入蘇聯塔瑪勒哈儂舞蹈學校學習,這是一所以著名舞蹈藝術家的名字命名的舞蹈學校。在這裡,康巴爾汗受到了嚴格的基礎訓練,學習芭蕾舞和蘇聯民族舞(哈薩克族、烏孜別克族舞蹈等)。她的芭蕾舞老師,以規範嚴格和風格純正而著名的杜金斯卡婭示範出極為堅實的基本功訓練。

1937年,康巴爾汗任塔什市紅旗歌舞團演員,1939年考入莫斯科音樂舞蹈藝術學院。這時她的舞蹈已經在蘇聯出名,曾經與著名芭蕾舞大師烏蘭諾娃同臺演出,為史達林等蘇聯國家領導人演出後受到很高的評價。

1941年,康巴爾汗回到國內的塔城,經常參加各種演出,名傳新疆各地。1942年她獲得烏魯木齊市歌舞比賽第一名。人們為了看她的演出,連賣票處的門窗都擠壞了。其舞蹈魅力,由此可見一斑。1947年9月康巴爾汗隨"新疆青年歌舞團"赴上海、杭州、台灣等地巡迴演出,由此獲得梅蘭芳、戴愛蓮等文化界名人的讚許,而且其舞蹈藝術魅力使得新疆維吾爾族歌舞藝術在全國範圍內贏得了極高聲譽。

《林帕黛》及其姐妹篇《烏夏克》,是她在中國的成名作。當年25歲的康巴爾汗青春動人,美麗絕倫。她的一顰一笑,都讓人感到富於神秘色彩。她的舞蹈表演,給久居上海、杭州等大城市裏的人們吹來一陣清新的邊疆藝術之風,引起了人們強烈的興趣。

《盤子舞》是她舞蹈藝術成就的最高代表作,使許多人傾倒。人們發現,自己身邊的盤子、筷子居然能在舞蹈裏作為道具而充分發揮出藝術表現力。康巴爾汗的舞蹈風格,是在典雅中透露出溫馨,高貴中傳達著親切,自然而流暢。它不同於溫和的漢族舞蹈,更與歷史流傳的宮廷雅樂、宗教祭祀舞蹈等有著天壤之別。它是發自內心的一聲聲歌唱,是衝破身體的束縛而流淌出來的生命之歌,是集豪邁勁健與嫵媚動人于一體的精彩演出。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