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戴愛蓮:烽火中的舞蹈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2 月16 日 | 文章來源:中國藝術報

“抗日戰爭時期,我離開倫敦來到中國,本來是想去延安的,因為那時我覺得延安是中國的希望所在,但是幾經輾轉,直到抗戰勝利也沒有去成。”89歲的戴愛蓮先生回憶起往事,十分感慨,但是,她依然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回到祖國後,作為著名的愛國舞蹈家,她頻繁接觸了宋慶齡、周恩來、鄧穎超、郭沫若、陶行知等許多政治家、革命家和進步文化人士,把舞蹈藝術深深紮根于中國的民族文化之中,在抗日戰爭的烽火硝煙裏,成長為一代舞蹈藝術大師,為中國舞蹈藝術的發展,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曾經和白求恩在同一個組織裏

戴愛蓮出生在拉丁美洲西印度群島的特立尼達,14歲時,家裏把她送到倫敦學習舞蹈,20歲時,由於父親破産,戴愛蓮在倫敦開始自謀生計,繼續求學。

1931年,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佔領了中國東北。戰爭時局讓戴愛蓮心中十分牽掛,因為她從小就嚮往著中國。那時侯,她對中國所知甚少,甚至連中文都不會講,但她在英國讀了很多關於中國文化、中國歷史的書,她始終認為,自己的根在中國。

當時,英國有人出面組織了“援華運動委員會”,支援中國抗戰。這個組織做了很多工作,抵制日貨,組織義演,戴愛蓮當時雖然生活極其艱苦,但仍然積極參加這個組織的各種活動。她回憶説,白求恩大夫在到中國之前,就在這個組織裏工作過,她雖然當時不認識白求恩大夫,也沒有見過他,但現在想起來,當時也算是並肩戰鬥過的“戰友”,心裏仍然十分自豪。

嚮往延安 動身回國

偶然的機會裏,戴愛蓮讀到了一本書,這就是埃德加·斯諾的《西行漫記》。她感到中國有希望了,中國人民是了不起的。當時,德國法西斯的飛機到達倫敦上空開始轟炸,戴愛蓮在轟炸中體驗了法西斯的殘酷,渴望回到祖國去參加抗戰,而她的目標,就是當時的革命聖地——延安。

但是,怎麼回去呢?戴愛蓮開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嘗試。她在報紙上看到一個英國婦女要去香港,需要為孩子找個同行的“保姆”,於是就到府應聘,但別人看她像個學生,太年輕,沒有同意。後來,戴愛蓮又多次希望到船上去找份工作,以便尋找機會回國,但還是沒有結果。最後,她找到了當時的中國駐英使館,裏面有一位負責人叫張樹理,專門負責安排當時的中國留學生回國事宜。他認識戴愛蓮,也為戴愛蓮回國的誠意所感動,就對她説:“你生在國外,沒有中國護照,因此不能按照留學生身份送你回去。但是,我知道你一直想回中國。等我安排完留學生後,我一定幫你弄一張回國的船票。”後來,張樹理真的替她弄到了一張去香港的船票。

被宋慶齡留在了香港

1940年,經過長途跋涉,戴愛蓮乘坐的船終於到達了香港,宋慶齡聽説了這個消息,就派她的秘書廖夢醒前來,約見這位愛國的舞蹈家。戴愛蓮這才知道,她在倫敦參加的很多募捐、慰問演出,所籌集到的抗日款項,大都是通過“援華運動委員會”轉給了宋慶齡的“保衛中國同盟”,因此,宋慶齡早就聽説過她的名字。

能和宋慶齡見面,戴愛蓮十分高興。她對宋慶齡十分敬佩。一見面,宋慶齡就熱情而親切地拉住她的手,説:“我們有一個‘保衛中國同盟’的組織,主要工作是為抗日募捐、為前線採購藥品,你能參加我們的活動嗎?”面對這樣的邀請,戴愛蓮責無旁貸。於是,她與當時的著名男低音歌唱家施奚貴同臺合演了一台晚會,演出了她自編的舞蹈《進行曲》、《警醒》、《楊貴妃》等,獲得了很大成功。

在香港,戴愛蓮第一次接觸到了國內的藝術界人士。葉淺予、馮亦代、馬國良、丁聰等畫家都為戴愛蓮畫過作品,有一次,戴愛蓮練功後,發現現場有一副速寫畫畫得非常好,畫畫的人,就是後來成為她丈夫的葉淺予。在第二次為“保衛中國同盟”組織的募捐義演活動結束後,戴愛蓮和葉淺予在宋慶齡的辦公室裏舉行了婚禮,宋慶齡做了主婚人。

在重慶結識周恩來

戴愛蓮想去延安的希望始終沒變,和葉淺予結婚後,他們再次向宋慶齡提到這個想法,得到了宋慶齡的支援。但是,葉淺予因為工作上的事情,必須先去重慶一趟。

到達重慶後,戴愛蓮和葉淺予住在文化界的一個朋友家裏。一天晚上,這個朋友宴請幾位賓客,飯桌上,郭沫若正好坐在戴愛蓮對面。戴愛蓮對郭沫若早有耳聞,見他舉止儒雅,談吐不俗,十分仰慕,吃飯時總是和他談話。當時,坐在戴愛蓮旁邊的是一位“周先生”,主人介紹時稱他為“周師長”。戴愛蓮一聽“師長”,以為是國民黨的一個軍官,而她對國民黨沒有好感,於是不想答理這個“師長”。雖然她感覺這位“周師長”風度翩翩,有大家風範,但當對方和她談話時,她總是以最簡單的回答敷衍過去,整個晚上,一直和郭沫若聊天。飯後回去,葉淺予問:“你知道坐在你旁邊的那個是什麼人嗎?”戴愛蓮回答不知道,葉淺予説:“糊塗,那就是周恩來啊。”事後幾天,戴愛蓮和葉淺予登門拜訪周恩來,戴愛蓮對鄧穎超講了那天自己失禮的笑話,鄧穎超聽後,大笑不已。

葉淺予向周恩來表達了想去延安的心願,周恩來聽後説,你們在大後方的用武之地比去延安大得多,勸他們留在重慶。受到周恩來的指點,葉淺予和戴愛蓮打消了去延安的計劃,決定留在重慶工作。

此後,戴愛蓮和周恩來、鄧穎超的關係日益密切了。八路軍辦事處每逢週末,都有文藝活動,戴愛蓮總來參加。她還清楚記得周恩來親自教她跳大秧歌舞的情景。她説,周先生一邊邁步,一邊擺臂,嘴裏還念著節奏,教得非常認真,戴愛蓮十分驚訝,沒想到周恩來的秧歌舞跳得這麼好。

在硝煙中創作和表演

在重慶期間,戴愛蓮與著名舞蹈家吳曉邦、盛婕舉行了一次“舞蹈發表會”,主題是宣傳各階層人民團結抗日。他們正為“舞蹈發表會”排練時,遇上了歷史上有名的“大轟炸”,日本軍隊對重慶進行了一週的疲勞轟炸,轟炸過後,街上橫屍一片,到處是殘垣斷壁。其中一次轟炸把重慶最大的防空洞出口炸塌,傷亡慘重,全市哀悼,他們的“舞蹈發表會”也因此延期舉行。

有感於日本軍隊的窮兇極惡和廣大民眾的生靈涂炭,戴愛蓮這一時期創作了很多優秀舞蹈作品。舞蹈《空襲》真實反映了轟炸的殘酷,《思鄉曲》傾訴了背井離鄉的人民的愁苦和悲憤,《遊擊隊的故事》和《東江》則是她在報紙上讀到抗戰遊擊隊員的英勇事跡後,創作出的鼓舞抗戰鬥志的舞蹈。對人民的痛苦生活,戴愛蓮也深有所感,有一天,她看見一個小孩被大人打得很兇,就上去問:“這是你的孩子啊,為什麼要打他呢?”那人回答説:“這不是親生的,是買來的。”這件事震動了戴愛蓮,於是她編了一個舞蹈《賣》,反映這一舊社會的悲劇。

注重培養中國的舞蹈人才

戴愛蓮到重慶後的第一個正式工作,是參加了當時重慶的國立歌劇學校舞蹈教研組,開始有了國內的學生。

1944年,教育家陶行知派人聘請戴愛蓮到育才學校開辦舞蹈組。戴愛蓮對陶行知的教育思想十分欽佩,儘管育才學校生活清苦,不能和當時國立學校的工作相比,但戴愛蓮還是非常高興地答應了這個邀請。戴愛蓮回憶説,學校的物質條件很差,但陶行知想方設法維持學校的正常運作,有時,吃的米飯都是發黴的,菜也只有黃豆、豆腐渣,大家都穿草鞋,沒有教室,有個露天舞臺就是舞蹈教室。但是,學校從各個方面教育孩子怎樣做人、怎樣抗日、怎樣愛國,戴愛蓮在這裡面盡心盡力。她和學生們出去演出時,還教老百姓唱抗日救國的歌曲,教他們識字、學文化。

戴愛蓮非常注重培養中國的舞蹈人才,只要是熱愛舞蹈的,不管身體條件好壞,她都根據各人的條件因材施教。她説,中國的將來,不僅需要舞蹈演員,還需要舞蹈編導、舞美設計,舞蹈藝術的工作有很多,都是需要人才去做的。

尋訪中華舞蹈之“根”

戴愛蓮在英國的時候,看過許多國家的民族舞蹈,但惟獨沒有看到過中國的民族舞蹈,因此,她回到祖國的願望之一,就是要尋找“中國的舞蹈”。

她到邊疆去收集少數民族的舞蹈素材。當時是抗戰時期,各種條件都十分艱苦,但戴愛蓮卻不在乎,甚至不顧生命危險。她回憶説,當時去西康地區,山間的道路既狹窄又濕滑,不時有石頭坍塌,旁邊就是山崖,一不留神就會跌下去摔個粉身碎骨。但發掘中國民族舞蹈的誘惑力太強了,戴愛蓮沒有退縮。

經過長時間的收集整理,戴愛蓮開始籌備“邊疆音樂舞蹈大會”,節目全部是中國民族舞蹈。戴愛蓮編了《巴安弦子》、《春遊》、《甘孜古舞》等,還重新編排了原來創作的民族舞蹈《瑤人之鼓》、《啞子背瘋》等。1946年3月,“邊疆音樂舞蹈大會”在重慶公演,轟動了整個山城,同年,又在上海連續演出了4場,其清新、健康的風格,一掃舊上海“十里洋場”的靡靡之音,正在開展學生運動的青年學生們,紛紛跳起了戴愛蓮表演的民族舞蹈。

戴愛蓮説,人家説我是個愛國的舞蹈家,我愛的“國”具體是什麼?是中國人,中國的民族,中國的文化。我要用舞蹈的語言,把自己的滿腔愛國之情,都表現出來。(文/浩瀚)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