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戴愛蓮與畫家葉淺予在一起(多圖)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2 月16 日 | 文章來源:北京日報

戴愛蓮與畫家葉淺予在一起

戴愛蓮與中央芭蕾舞團飾演《天鵝湖》的四隻白天鵝——白淑湘(左)、馮英(右二)、趙汝蘅(右一)、王珊(前)合影。

《瑤人之鼓》劇照 (1944年)

《青春舞曲》 葉淺予作  

戴愛蓮的名字在國際舞蹈界絕對是響噹噹的。從20世紀30年代踏上祖國土地的那一刻開始,她一直在為祖國的藝術發展、舞蹈藝術的興旺而奔忙。抗戰時期,她編排的系列舞蹈在大後方廣泛流傳;新中國成立之初,她主持組建了第一個舞蹈團——中央戲劇學院舞蹈團;她參加編導並主演了中國第一部舞劇《和平鴿》;她主持了新中國第一個舞蹈學校——北京舞蹈學校;她領導了新中國第一個芭蕾舞團——中央芭蕾舞團;她為新中國培養了第一批舞蹈演員——華北大學文藝學院舞蹈隊……在英國皇家舞蹈學院的接待廳裏,僅陳列著四位世界傑出女性舞蹈家的石雕肖像,中國舞蹈家戴愛蓮便是其中之一。

5歲的戴愛蓮迷上了芭蕾。第一個黃皮膚學生成了班裏的“明星”。

今年5月10日是戴愛蓮89歲壽辰。她的學生——七八十位中國各個時期的舞蹈家在中國歌舞團的大禮堂裏,為她提前舉辦90華誕歡慶聚會。他們有的從上海、四川、廣東等地趕來,有的已定居海外,專程飛到北京參加這個具有歷史意義的特殊聚會。

作為著名的舞蹈藝術家,戴愛蓮之所以能夠永葆藝術青春,與她率真的個性是分不開的;她之所以能在中國乃至世界舞壇上享有盛譽,與她對事業的執著和待人處世的真誠密切相關。

記得那次我到全國政協會議委員駐地採訪,正趕上小組討論的會間休息,文藝界的女委員們圍在戴愛蓮先生周圍與她合影。那天天氣晴朗,友誼賓館院子裏花木蔥蘢,女委員們興致很高,照了一張又一張。人越聚越多,原來幾個人的合影變為二十多人的合影了。忽然,戴愛蓮走出人群坐到了一旁。幾位舞蹈家委員趕忙追過去,我也趕過去想看個究竟。原來戴先生是看到人群中來了她最不喜歡的一個人。她很氣憤地嘟囔道:“我不跟那個‘文革’時整人、又靠拍馬屁升上去的人合影!”……這件發生在七八年前的事,給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好一個愛憎分明的戴先生!

因為我的大姐韓宗隆是戴先生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創辦育才時期的學生,所以我在少年時就常常聽到有關戴先生非凡經歷的講述。在學生們為戴先生舉辦從事舞蹈事業80年前夕,我隨大姐去拜訪了她。就在那張黃永玉特意為她畫的巨幅荷花圖前,我為她們師生拍下了珍貴的合影。在她們談興正濃時,我環顧四週陳列的物品,每一件都在講述著主人不同尋常的經歷。在所有這些物品中,一尊石雕肖像格外引人注意,這就是那尊陳列在英國皇家舞蹈學院接待廳裏的、由法國著名雕塑家威利·蘇考普雕塑的戴愛蓮頭像。同一時期雕塑家連續雕塑了好幾尊同樣的作品。這件珍貴的作品不僅體現了雕塑大師的高超技藝,更深藏著雕塑家與戴愛蓮長達半個多世紀的跨國愛情故事。

1916年5月10日,戴愛蓮出生在位於拉丁美洲西印度群島的特立尼達的一個祖籍廣東鶴山的三代華僑世家。她最早接觸舞蹈是受表姐的影響。表姐在英國讀書期間學習了芭蕾舞。在回特立尼達度暑假時,表姐優美的舞姿一下將當時只有五歲的戴愛蓮迷住了。於是她天天纏著表姐教自己跳舞,並學習了一些最基本動作。表姐走後,她又從同學那裏打聽到每週六下午奈·沃頓在城裏教授芭蕾舞,便央求母親讓她也去參加。但是由於當時參加芭蕾舞學習的全是清一色的白人,根本沒有黃種人參加的先例,因此母親一直沒有幫她聯繫此事。無奈,已深深迷上舞蹈的戴愛蓮就整天趴在窗戶外面看著別人上課,看完後自己再回家練習。就這樣整整過了一個月,母親再也禁不住她的央求,便給那個舞蹈班打了電話。在徵得了老師和所有白人孩子家長的同意後,戴愛蓮成了班裏第一個黃皮膚學生。由於私下的用功為她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她很快成為班裏的“明星”。老師扭傷了腳時,便由她為大家作示範。從此,她的一生便和舞蹈緊緊連在一起。

戴愛蓮11歲時,母親從英國給她帶回了一本雜誌——《舞蹈時代》,裏面除了有很多舞蹈照片外還有大量評論文章,集中評論了兩位世界著名的舞蹈家,一位是安東·道林,另一位是阿莉西婭·瑪科娃。出於對他們的崇拜,小小年紀的戴愛蓮竟然獨自寫信索要他們的簽名照片作留念。沒過多久,發生了一件讓她欣喜若狂並且從此改變了她一生的事——兩位大師不僅滿足了她的索要簽名照的要求,安東·道林還親筆給她回信:“到了倫敦以後,你第一件事情就是直接來找我……”1930年,戴愛蓮同母親、姐姐一起踏上了留學英倫之路,也從此開始了與這位舞蹈大師的交往。後來又先後師從於魯道夫·拉班,現代舞大師瑪麗·魏格曼、尤斯等人。

由於父母已是特立尼達的第二代僑民,許多來自中國的留學生,都把講英語的戴愛蓮當作不折不扣的“洋人”,這使她十分難過。她暗下決心,一定要學好中文。成為“真正的中國人”。於是她幾經週折,找到當時國民黨政府駐英國大使館的工作人員。她去大英博物館的圖書館閱讀有關中國文化的書籍。悠久的歷史、燦爛的文化更增加了她對祖國的嚮往。

1931年9月18日,日軍佔領了東北,開始了對中國的大規模侵略。雖然身在異國,戴愛蓮仍然無時無刻不關心中國的國內形勢,並在倫敦經常參加“援華委員會”的募捐義演。隨著戰爭的發展,她認為自己應該親自參加抗戰,與祖國人民同呼吸共命運。1939年,在英國向德國宣戰後,在中國內地舉目無親的戴愛蓮不顧所有親友的反對,毅然決定——回祖國去。

在排練間歇,戴愛蓮看到了葉淺予的速寫,她驚呆了。

戴愛蓮剛剛到達香港不久就結識了宋慶齡。宋慶齡在看到報紙上“中國舞蹈家從英國學習歸來,到達香港”的消息後,就派自己的秘書廖夢醒去見戴愛蓮並約她與自己見面。這令戴愛蓮十分欣喜,她沒想到這麼快就能見到自己崇敬的宋慶齡。原來,作為已經小有成就的舞蹈家,戴愛蓮的名字早已為國內愛國人士所熟知。身為“保衛中國同盟”領導人的宋慶齡,也一直關注著戴愛蓮的愛國行動。當宋慶齡見到戴愛蓮時,熱情地拉著她的手,説道:“我們有個‘保衛中國同盟’的組織,它的主要工作是抗日募捐、為前線採購藥品,不知你能不能參加我們的活動?”戴愛蓮立刻爽快地答道:“當然,沒問題!為抗日出力,是每個中國人分內的事情。我責無旁貸!”就在這次表演會上,戴愛蓮、葉淺予這兩位才華橫溢的人相識了。

説起來真是緣分,當年正在香港主編《今日中國》畫刊的葉淺予某天得到廖夢醒的通知,告訴他孫夫人要為延安的國際醫院籌措一筆購置醫療器材的基金,邀請了一位從英國來港的華僑舞蹈家舉辦一次表演會,希望葉淺予在宣傳方面給予支援。葉淺予接受了這個任務,並很快與戴愛蓮見了面。戴愛蓮每天練功的地方是個歌舞廳,那裏晚上營業,白天休息,戴愛蓮就利用這個場地準備她的演出。葉淺予也每天來觀看她的編舞和排練,一邊看,一邊畫速寫,準備為她的演出設計海報。戴愛蓮做事十分專心,她一整天都在練習編排舞蹈,畫家葉淺予就坐在舞場邊上細心地畫,他們誰也沒有特意注意誰。終於在一次休息時,戴愛蓮走過來看到了葉淺予的速寫,她驚呆了!那張畫惟妙惟肖,堪稱國際水準。戴愛蓮這才仔細地打量起這位一連幾天都在畫自己的畫家——他高高的鼻梁,濃濃的眉毛,一雙深邃的眼睛……因為戴愛蓮不會講中國話,葉淺予只學過一點兒英語,他們只能靠打手勢加葉淺予那半懂不懂的英語交流。初到香港的戴愛蓮本沒有熟悉的親友,所以與葉淺予的交往使她很快有了親密感,何況眼前的這位畫家是如此才華出眾呢!當戴愛蓮了解到葉淺予已經與原配離婚並剛和戀人分手時,她就迅速地心儀這位畫家了。

墜入愛河的葉淺予為戴愛蓮的舞蹈表演晚會頗為賣力,他在設計好海報以後,在演出時既當舞臺監督,又當服裝管理,還特意請話劇團的朋友來管燈光,忙前跑後地成了晚會的聯絡組織者。戴愛蓮順利地完成了為祖國抗日事業籌款的任務。演出結束後,戴愛蓮告訴葉淺予她要去延安,要為中國共産黨的革命事業獻身。葉淺予説,自己也要去內地,為《今日中國》的繼續出版向政府請示。這樣,兩人剛好可以同行。葉淺予認為應該確定關係再上路。戴愛蓮聽了非常高興,像小孩子一樣抱住了葉淺予。

在相處了一段甜蜜的時光後,這兩位才華橫溢的藝術家終於步上了紅地毯。宋慶齡親自當了葉淺予和戴愛蓮婚禮的主持人。她在自己的住處為他們舉行了一個宴會,宣佈他們結為夫婦。儘管戰時的婚禮不免簡單,可是到場的嘉賓卻使這場婚禮具有了不凡的意義。當時在港的著名文化人以及“保衛中國同盟”的成員愛潑斯坦、廖夢醒、柳無垢、丁聰、劉邦琛、夏衍、張光宇、黃苗子、馮亦代等都前來賀喜。新婚後一個星期,葉淺予和戴愛蓮就踏上了回祖國內地的征程。他們先乘船到達廣州,然後步行經遂溪、廉江、陸川奔玉林。原有的公路因戰爭被破壞了,所以一路上十分辛苦。走山路時葉淺予為戴愛蓮雇了涼轎,平路上他們就搭一段自行車,直到柳州他們才坐上了去桂林的火車。在桂林他們受到歐陽予倩的熱情接待。在看廣西地方戲曲桂戲時戴愛蓮被吸引住了,她當即決定要學習戲曲的身段,拜民間老藝人和戲曲演員為師。後來她根據桂劇改編的舞蹈《啞子背瘋》成了保留劇目之一。

她整個晚上只顧與郭沫若交談,沒與那個“周師長”説一句話。

戴愛蓮與新婚丈夫葉淺予剛到重慶不久,應邀出席了一個朋友的家庭晚宴。出席晚宴的除了主人鄭氏夫婦外,還有郭沫若和一位姓周的先生。席間,郭沫若向戴愛蓮介紹右手邊的那位周先生:“這位是周師長。”由於當時身處“國統區”,因此戴愛蓮很自然地認為他隸屬於國民黨。出於一直以來對國民黨的反感,她整個晚上只顧與郭沫若交談,沒與那個周師長説一句話,也沒有什麼友好的表示。不過在談話中,細心的戴愛蓮還是發現這個周師長風度翩翩,舉止得體,很講究禮儀,於是感慨這樣的人不應該加入國民黨軍隊。飯後返回飯店,葉淺予第一句話就問她:“你知道那個周先生是誰嗎?”“不就是個國民黨的師長嗎?!”戴愛蓮滿不在乎地回答。“你真是糊塗!那是周恩來。”丈夫的話令她恍然大悟,原來那就是宋慶齡寫信替她引見的周恩來。這令她為自己在餐桌上的失禮而懊悔不已,並且當即決定有機會一定和丈夫一起登門賠禮。幾天后,鄧穎超要請葉淺予、戴愛蓮夫婦到家中做客。戴愛蓮滿懷歉意地講述了自己那次在晚宴上的嚴重失禮,並將宋慶齡的介紹信交給周恩來。周恩來很高興,並且告訴他們有事情可以隨時來八路軍辦事處找自己。當戴愛蓮表示要去延安參加革命時,周恩來告訴他們,在重慶也有許多工作需要他們做,於是兩人就暫時留了下來。從此,葉淺予、戴愛蓮便開始了與周恩來等人的交往。她的一片愛國之心也開始有了歸屬。

戴愛蓮是懷著參加祖國抗戰的願望回國的。在長達八年的抗日戰爭時期,她真正經歷了血與火的考驗。戴愛蓮和葉淺予夫婦經歷了重慶的大轟炸,經歷了香港的淪陷,他們一個用畫筆、一個用舞蹈的形式把自己的所見所聞表現出來。這一對志趣相同的藝術家還步入川康少數民族地區尋根。他們先後結識了張大千、馬思聰等著名藝術家。戴愛蓮還根據馬思聰的《思鄉曲》編排了同名舞蹈。滿懷愛國之情的戴愛蓮先後創作了舞蹈《空襲》、《東江》、《警醒》、《進行曲》、《思鄉曲》、《賣》、《朱大嫂送雞蛋》、《遊擊隊的故事》……並且在香港和內地進行義演,表現出舞者對於苦難人民的同情和祖國命運的關注。

戴愛蓮是舞蹈教育家,從1944年起,她應教育家陶行知先生之邀開辦了育才舞蹈班。到20世紀80年代,她一直活躍在舞蹈教學的崗位上。她把西方最具代表性的、最高級別的舞蹈藝術,一是切凱蒂學派的芭蕾舞教學體系,二是拉班系統的現代舞技巧和理論課程,教授給她的學生們,開創了中國舞蹈教育事業新的一頁。

“芭蕾是我的工作,民族舞蹈是我的摯愛……”

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立,戴愛蓮的藝術生涯進入了輝煌期。她是第一任國家舞蹈團團長;第一任北京舞蹈學校校長;第一任中央芭蕾舞團團長……這一時期她的代表作有《荷花舞》等,舞蹈取材于流傳在隴東、陜北的民間舞“荷花燈”。曾有劉熾等藝術家對其進行過加工。1953年,戴愛蓮以高超的編舞技法進行了再創造,以比興的手法,表現了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的秉性,以“盛開的荷花”象徵欣欣向榮的祖國。舞蹈形象鮮明,動作流暢,結構凝煉,于簡潔中見功力。

另一部傳世之作是女子雙人舞《飛天》,創作于1954年。它是中國當代第一部取材于敦煌壁畫的舞蹈,成功地運用了戲曲中的“長綢舞”,把它加工為獨立的純舞蹈藝術。舞蹈追求的不是敦煌壁畫的描摹再現,而是以綢帶飛揚瞬間的舞姿造型和流暢、滑翔、騰躍的步伐,表現翱翔天宇的一種意境——寄予人類的希冀與嚮往。

《荷花舞》與《飛天》先後於1953、1955年參加在柏林與華沙舉行的世界青年與學生和平友誼聯歡節(下簡稱“世青節”)國際舞蹈比賽並獲獎;1994年被確認為“20世紀經典”,這兩部作品至今久演不衰。

戴愛蓮常説:“芭蕾是我的工作,民族舞蹈是我的摯愛……”這愛促使她在創作中不懈地追求中國舞蹈的神韻,並將西方舞蹈的精華介紹到祖國;這愛使她孜孜不倦地為祖國的舞蹈事業而奔波;這愛使年近九旬的她成為人生舞臺上永不停頓的舞者。

戴愛蓮的率真性格還體現在她對愛情的追求上。雖然她與葉淺予的婚姻是美滿的,但卻因她的固執而中斷。戴愛蓮在講述自己的愛情經歷時説,她年輕時與威利·蘇考普短短兩個星期的戀情影響了她一生。因為她的心底愛著威利,總是忘不掉他,所以在婚姻中感覺不到幸福。儘管晚年她與葉淺予仍是最親近的朋友,但她還是覺得自己對不住葉淺予。對戴愛蓮來説,在她79歲時到法國陪伴病重的威利,能公開地與威利生活在一起,是她一生中最大的幸福。

戴愛蓮雖然生在國外,長在國外,受西方影響較大,但這位非凡的女性那一顆愛國心卻令我們這些土生土長的人佩服。60多年來,她始終懷著一顆至誠至真的報國心,孜孜不倦地奉獻著她的才華。如今已年近90歲的戴愛蓮仍然沒有停下舞步,在舞蹈協會等有關單位組織的各類晚會上,她還會興致勃勃地翩翩起舞。她也會抽空到舞蹈學院看學生們練功排練,用自己獨到的見解指點年輕人…… (專欄作家 韓宗燕)

《北京日報》副刊 2005年5月13日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