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專家建議亞洲應聯合挖掘“産業化遺産”

當歐洲將近代工業技術列入世界遺産名錄時,亞洲發現自己古老而優秀的農業和手工業等産業文明其實具有同樣的遺産價值。國際遺産專家6日指出,亞洲各國應該相互合作,努力拓展新的文化遺産種類,以全面展現亞洲文明。

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南韓區官員李惠恩在出席此間舉行的第28屆世界遺産委員會會議時對新華社記者説:“要使世界遺産名錄更加豐富和全面,亞洲國家應該攜手探索並塑造自己的文化特色。”

7月2日,僅有不足百年曆史的瑞典瓦爾貝裏電臺入選世界遺産名錄。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在對它的評估報告上稱:該電臺是記錄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廣播通訊技術發展的傑作。

李惠恩認為,這一個案的成功為亞洲各國認識和保護自己的産業型文化遺産提供了新的思路。

“儘管亞洲孕育了古老的産業文明,但在遺産保護的範圍和種類上卻遜色于歐洲,”李惠恩説。

目前,歐洲的世界遺産名錄上不僅有教堂等古老建築,而且包括了工業文明遺跡,其中僅採礦區就有三個,分別位於比利時、德國和瑞典。相比之下,被列入世界遺産名錄的亞洲遺産項目大多是考古遺址、宗教神廟、貴族墓葬和皇家園林等。

李惠恩説:“千百年來,亞洲各國在文化傳承與産業發展過程中相互影響,創造了眾多悠久而寶貴的財富。然而,隨著工業化進程,很多傳統的生産方式正在退出歷史舞臺。”

她認為,分佈在中國、南韓、泰國和越南等地的鹽場就是很好的例證。亞洲人在鹽場上將海水曬成鹽,歐洲人則通過鹽礦或工廠加工提取鹽。不過,鹽場在亞洲已處於瀕臨消失的境地。

水稻田種植則是另一種非常具有亞洲特色的傳統生産方式。菲律賓的伊甫高地區的山間連綿水稻梯田已列入世界遺産名錄。水稻種植不僅歷史悠久,而且仍被中國、南韓、北韓、日本以及部分東南亞國家廣泛採用。

“水稻田是見證亞洲各國農業經濟發展的最好物證。儘管各國在耕作季節和方式上存在一些小小的差異,但還是可以積極合作嘗試聯合申報,”李惠恩説。

據她透露,南韓正在積極準備將制陶藝術作為明年的世界遺産申報項目,因為陶藝是世界上最古老、傳播最廣的藝術之一。

史料顯示,在亞洲,新石器時代彩陶製品最早出現在中國,隋、唐以後逐步傳入北韓半島、日本和伊斯蘭國家,但陶器製作技藝並沒有得到廣泛交流,這為各國陶器藝人塑造本國藝術風格起到了促進作用。

在李惠恩看來,具有“申遺”價值的産業遺跡還有南韓境內用於傳遞書信公函的古道,它們是該國郵政行業發展的最好見證。

據介紹,南韓目前有9條修建於高麗王朝時期(西元918年-1392年)的古道,其中最長一條達800公里。古道沿途,每隔12公里就設有一個驛站,以供“郵遞員”歇腳和更換馬匹。每個驛站都派專人管理並負責道路養護。驛站中有農田,管理者可以通過種植水稻和蔬菜自給自足。

“這些古道對於當時的資訊傳遞、交通和文化交流起到了重要作用,”李惠恩説。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産中心亞太處負責人景峰指出,亞洲歷史悠久、人口眾多,是世界上最活躍的地區之一。“要在保護世界遺産過程中打造‘亞洲特色’,有關國家必須緊密合作。”

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也指出,中國重視世界遺産在品類上的不平衡問題,關注工業産業、科技、民族、民俗類文化遺産和各種自然遺産,不斷完善和豐富世界遺産名錄。

在各個國家均積極申報世界遺産名錄的今天,李惠恩強調:“拓展遺産保護的範圍遠比簡單增加遺産數量更為重要,因為前者更有益於實現世界遺産保護的均衡性、完整性和代表性原則。” (記者全曉書 程雲傑)

新華網 2004年7月7日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