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遺熱”背後有隱憂 專家:遺産不是唐僧肉

在第二十八屆世界遺産大會上,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專家委員會副主任鄭孝燮、羅哲文,委員謝凝高、謝辰生冷靜地指出:“申遺熱”背後有隱憂。

鄭孝燮指出,在形形色色的“申遺”動機中,只有一部分是抱著保護的態度,多數只是看到了申遺成功之後帶來的巨大經濟利益,走上了歧途。

謝辰生説,“‘申遺’成功,在客觀上有可能起到帶動經濟的作用,如平遙古城,以前一年收入不過18萬,‘申遺’成功後,每年的門票收入就達500萬。但很多時候‘申遺’並不能帶來立竿見影的效益,需要長時間的累積。急於‘貼現’的地方政府往往看不到這一點,一旦達不到目的,申遺的熱情馬上會從沸點降到冰點。”

開發過度,遺産當作搖錢樹

對世界遺産價值認識的不到位,導致我們今天還沒有對世界遺産的性質做出清晰的界定。北京大學世界遺産研究中心主任謝凝高教授説:“歷史文化遺産的性質就是保護性的、社會公益性的、傳世性的,從來沒有見到哪個國家將世界遺産的性質界定成旅遊資源。將遺産保護地變成經濟開發區,這必然造成文化遺産的破壞性開發。

“張家界武陵源風景區世界自然遺産地的旅遊設施氾濫,受到聯合國專家的嚴肅批評,結果為了恢復自然面貌,又要花很大代價去拆除。

國家文物保護法第25條明確規定,嚴禁將文化遺産作為産業經營,但目前存在大量的經營行為,實際上是一種違法行為。謝辰生認為中國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有法不依、違法不究”。

謝辰生痛心地指出,國內的世界遺産保護,除了敦煌做得比較好以外,“其他有相當數量的世界遺産存在著開發過度的問題”。遺産地政府和管理機構把世界遺産當成了“搖錢樹”,不惜以犧牲和破壞世界遺産為代價,換取暫時的經濟繁榮。

錢沒用在刀刃上

“把岱頂建成熱鬧非凡的天上城市”、“把風景的泰山改造成經濟的泰山”、“把峨眉山打造成中國第一山”,豪言壯語的背後,是一刀刀獻給文化遺産的致命傷。

商業化、城鎮化、人工化讓世界文化遺産妖嬈得像個抹著紅臉蛋的村姑——鄉氣實足,卻無半點本真。

謝辰生説,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龍門石刻。花很多錢修建人造龍宮,成了當地的政績工程。要申報了,人家考察團一看,非拆不可。一建一拆,耗資上億。“舍得花錢造假古董,不捨得花錢保護真文物”。

超載開發、錯位開發;重申報、輕保護……四位專家説,“申遺熱”背後暴露出來的還是人的問題。

遺産保護管理經費嚴重不足的現狀一度讓人以為問題出在了資金上。然而實際情況並非如此。謝凝高説,“現在景區的門票收入很高,動輒上千萬上億,用這些錢來保護文物綽綽有餘。關鍵是大家都把世界遺産當‘唐僧肉’,誰都想要分一口。”

專家們認為,文物保護不是資金問題,主要是觀念問題。(陳冰)

《新民週刊》2004年7月6日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