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官員稱,阿拉伯地區文化傳承重在合作

見證了5000年古老文明的美索布達米亞濕地受沙漠蠶食而不斷萎縮,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産中心阿拉伯司司長喬瓦尼·伯卡迪29日在此呼籲保護這塊濕地和濕地上即將消失的傳統文明。

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阿拉伯地區世界遺産項目的數量與其悠久的歷史、多樣的文化不成正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鼓勵阿拉伯國家密切合作,將更多有特色的文化遺跡展示給全世界。"

目前,整個阿拉伯地區只有57個項目被列入了"世界遺産名錄",其中53處文化遺産、3處自然景觀、1處文化與自然綜合遺産。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對《世界遺産名錄》的評估文件顯示:1994年至2004年,阿拉伯國家新增了12處世界遺産項目,是全世界新增遺産數目最低的地區。

伯卡迪説,"當地為人們所熟悉的遺産地主要是有著數千年曆史的古代建築和建築遺址,比如城堡和神廟。這種紀念碑式的遺産不能全面再現阿拉伯地區的文化歷史,美索不達米亞濕地居民至今仍保留著傳統的生活方式,他們所代表的是阿拉伯地區古老的生存智慧,以及人與自然的親密關係。"

美索布達米亞濕地主要位於伊拉克南部和伊朗西南部之間,因形似新月,又有"肥沃新月"之稱。這片富饒的土地先後孕育了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蘇美爾文明、巴比倫文明和亞述文明,並留下大量寶貴的文化遺跡。

這裡曾經是伊拉克著名的魚米之鄉和生物的樂園,有超過20000名居民在濕地內居住,主要從事捕魚、打獵、農業和手工藝品製作,生活富足安康。作為阿拉伯地區為數不多的大片水域,這裡還曾經是眾多珍稀魚類的棲息地,大批珍貴的候鳥在此過冬。

美索布達米亞濕地是乾旱缺水的中東地區最大的一片濕地,因此顯得彌足珍貴。然而,據衛星觀測,這片"肥沃新月"正逐漸退化,面臨徹底乾涸的危險。

原先15000平方公里的濕地面積在最近十年已經劇減到1000平方公里,水體總量也只有原來的10%左右。造成上述情況的原因多種多樣,其中最重要的是敘利亞和土耳其在幼發拉底河和底格裏斯河上游興建水壩,造成了最近幾年兩條河流流入伊拉克水量銳減。

伯卡迪透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正在積極動員美索布達米亞濕地範圍內的國家共同努力,研究保護措施,使這一鮮活的歷史得以不斷地傳承下去。他表示,世界遺産中心鼓勵阿拉伯國家在今後申報世界遺産時將更多具有不同特色的文化遺跡展示給全世界,以改變當地文化遺産與自然遺産分佈的嚴重失衡現象。

據介紹,阿拉伯國家最近幾年正在努力探索保護古老文明的新思路。伊斯蘭文明在其鼎盛時期曾覆蓋了西亞、中亞和北非的大部分地區,要更好地保護伊斯蘭文化遺跡,同樣需要各國之間的密切合作。伯卡迪説,世界遺産中心已經發現了很多具有跨國申報潛質的文化古跡,比如,撒哈拉沙漠所代表的沙漠文化等等。目前該中心正在對其價值、保護情況及面對的威脅進行系統的監測和評估。

伯卡迪同時指出,跨國申報項目在實施過程中仍面臨諸多困難,主要受不同國家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等因素的影響。以美索布達米亞濕地為例,如果伊拉克希望將南部濕地申報為世界遺産,除了要贏得土耳其、敘利亞的支援外,還必須得到伊朗的支援與合作。並且有關國家必須採用同一的保護標準,這樣才能使古老文明與傳承不被現實的疆界所割裂。

在談到阿拉伯地區遺産保護面臨的問題時,伯卡迪説:"文物保護的主要壓力來自城市發展,因為人口膨脹和城市擴張需要徵用更多的農業用地,而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也對環境造成了嚴重的污染。這些情況對有著珍貴而眾多文物古跡的阿拉伯來説是一種不容忽視的危險。"他説,"在約旦不到9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保留著深厚的歷史文化遺存,不管你在約旦做什麼,即使只是蓋一間房子,也可能會挖到文物古跡。然而,由於當地很多人缺乏相關的知識和技能,使得文物的出土之日便是受難之時。"

針對這種情況,世界遺産中心改變了工作重點,不再局限于單純地保護文物遺跡,而轉為提高遺産管理者的整體素質、幫助地方政府增強依法管理的能力並不斷完善其法律環境。

伯卡迪説:"越來越多的人們意識到文化的積澱具有不可重塑的特性,一旦失卻將再難挽回。為最大程度地保護人類共同的財富,不同國家間政府與相關機構的交流與溝通必不可少,因此,阿拉伯地區的文化傳承重在交流與合作。"(王昕程雲傑)

 新華網江蘇頻道  2004年7月1日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