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未能平衡居民高儲蓄率 讓利息稅"下課"呼聲再起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3 月14 日 | 文章來源:深圳特區報

恢復徵收7年也被爭議了7年的利息稅,再次成為今年全國“兩會”上的熱門話題。是取消?還是改革?且聽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如何剖析面臨“七年之癢”的利息稅。

利息稅沒有啟動消費

“我是不太贊成現在的利息稅的。”全國人大代表鄭功成開宗明義,“我存1元錢,也要交20%的利息稅。存1個億也是20%。而那些低收入家庭存上幾萬元錢,可能是看病的錢、養老的錢、孩子上學的錢。本來利率就低,還要交20%利息稅,負擔確實很重。”

我國從1999年11月起開始恢復徵收儲蓄利息稅,以期把高額居民儲蓄這只“籠中虎”趕出來。7年過去了,居民儲蓄不但沒減反而激增。居民儲蓄餘額已達14萬億元。

“我國開徵利息稅的目的,是啟動消費,拉動內需,調節個人收入差距,規範稅制,增加財政收入。但相當多儲戶反應平淡,權當是間接地降低存款利率,所以7年來並沒有縮短與目標間的距離。”在去年兩會上曾提出適時取消利息稅建議的梁燕君委員認為,恢復開徵利息稅與初衷相悖,所以她今年再次提出了改革利息稅的建議。

全國政協委員王翔也認為,利息稅的徵收沒有達到啟動消費拉動內需的預期效果。有鋻於此,他認為利息稅沒有繼續徵收的必要。

“對於大多數居民而言,不會因為徵收利息稅而改變自己的存款意願,從而去消費或投資到股市、債券上去。”全國政協委員連英俊説。

利息稅對“窮人”不公

“徵收利息稅對廣大的低收入群眾有失公平,因為在居民存款中有近80%的人是將省吃儉用下來的錢用於子女教育、治病、養老三大目的,這也是一般群眾生存的基本需求,如果長期徵收利息稅則會讓他們的利益受損。”全國政協委員吳國華説。

全國政協委員趙金城在提交的相關提案中也表示,這些低收入者手中的少量節余資金除參與儲蓄外,別無其他投資方式,反而高收入者人群很少將現金長期存入銀行,多數用於生産領域或商業方面投資,因而利息稅也很難發揮稅收調節收入作用。

“徵收利息稅其負面影響是顯而易見的,最主要的是加大了居民收入分配不公的程度。”連英俊委員表示,目前利息稅實行統一比例稅率,即不同收入者一律按20%稅率進行納稅,真正受到影響的是中低收入者。他説,這樣,使稅收徵收失去了社會財富再分配的功能。

“目前的利息稅按20%的比例稅率計徵,沒有按照納稅人的負擔能力隨著利息所有額的多少而有所區別,導致中低收入者相對稅收負擔比高收入者重。”王翔委員認為,這既不能體現公平,也不能促進消費。

全國人大代表陳敏表示,假若現階段國家還不能全部取消利息稅,建議考慮對工薪階層及收入水準低的人群先實施免除存款利息稅。

變“一刀切”為累進稅率

“富有者與維持生計者徵收同樣稅率的利息稅,起不到調節社會財富再分配的功能。應儘快改變目前一成不變20%‘一刀切’的利息稅率,創造條件採取累進稅率,與國際慣例接軌。”梁燕君委員説。

“要積極進行利息稅改革,以刺激中低收入者擴大消費,對高收入者進行調節。”王翔委員建議,儘快啟動利息稅改革,變比例稅率為累進稅率,制定符合公眾利益的起徵點,累進稅率第1級數應比目前20%降低,最高級數則可適當調高。

“如果要使利息稅真正起到調節社會貧富差距的作用,就必須實行累進稅率。”連英俊委員説,但他同時表示,從中國目前情況來看實行累進稅率尚不具備條件。

“2004年,我國利息稅收入為320.76億元。這筆收入如果能還富於民,將提高廣大百姓生活水準。”支援停徵利息稅的趙金城委員分析説,現行人民幣存款利息率已降至建國以來最低水準,扣除通貨膨脹指數後,已呈現負利率態勢。

“如果利息稅收入作為財政收入穩定來源,一時難以取捨的話,我另提一個建議”,趙金城委員在提案中提出另一方案:實行利息率與通貨膨脹掛鉤,即通貨膨脹率發生變動,銀行存款利息率也相應提高或降低。利息率提高的指數應高於通貨膨脹率20%以上,留出繳納利息稅的稅額。

“應取消現行不合理的利息稅制,讓儲蓄繼續更好地發揮社會保障功能。”委員紛紛認為,這樣不僅可以增加公眾對當前經濟體制改革的認同感,而且更利於社會和諧穩定。(陸雲紅 葉曉濱 李文生 李舒瑜)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