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論《反分裂國家法》在兩岸政治關係中的作用
中國網 | 時間:2005 年08 月17 日 | 文章來源:中國網

北京航空航太大學人文學院台灣研究所所長 彭付芝

2005年3月14日,全國十屆人大三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分裂國家法》是我們國家政治生活中的大事,也是兩岸關係發展中的一件大事。《反分裂國家法》進一步強化了國家對臺政策法律法規體系的構建,是推進祖國統一進程的戰略性舉措。本文試圖進一步闡述這一法律的頒布在兩岸政治關係的作用。

一、《反分裂國家法》是維護兩岸和平的法律保障

《反分裂國家法》頒布後,得到了海內外絕大多數華人的充分肯定和支援,但是台灣島內的“台獨”分子卻竭盡所能進行反對甚至詆毀,誣衊這部法律是“戰爭動員令”、“對臺動武法”、“侵略法”、“吞併(台灣)法”等等。在民進黨召開的臨全會上,抨擊《反分裂國家法》是一部“改變兩岸現狀,破壞臺海和平的戰爭法案”,宣稱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民進黨一定會堅決捍衛台灣 2 300 萬人選擇自己前途的自由”。民進黨當局和“台獨”勢力於3 月 26 日,還策劃、組織了所謂的“民主和平護台灣”、“反吞併”的民眾遊行。民進黨和“台獨”分子對《反分裂國家法》的態度和反應是正常的,是預料之中的。

首先,促使《反分裂國家法》出臺的主要因素是島內“台獨”分裂勢力的日益猖獗,《反分裂國家法》的主旨是“反分裂”、求和平。

1993年,李登輝當局在西雅圖亞太經合會議上正式提出“階段性兩個中國”,表明其“兩個中國”為目標的大陸政策已十分清晰,此後,兩岸政治關係就開始緊張,兩岸圍繞一個中國與反分裂反“台獨”的鬥爭日趨尖銳。1997年7月9日,李登輝在接受德國電視臺訪問時,公然拋出“兩國論”[1]。陳水扁主政台灣後,繼承李登輝的分裂路線,繼續加速推進“台獨”進程,以“週期性台獨挑釁”不斷衝撞大陸的一個中國底線。2002年8月3日,陳水扁公開表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跟對岸中國“一邊一國”,要“認真思考公民投票立法的重要性與迫切性”[2]。2003年,台灣“立法院”通過了所謂的“公民投票法”,完成了“台獨公投”合法化。2004年3月20日,陳水扁不顧島內外壓力,舉行了“公投”幫大選,在“公投”實踐上邁出了重要的一步。2004年10月,陳水扁在“雙十講話”中又宣稱“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3]。在2004年的“立法委員”選舉過程中,陳水扁又多次聲稱要推動“憲政改革”,視台灣稱為“正常完整”的國家。

“台獨”勢力的分裂活動,嚴重威脅著中國國家安全和主權、領土的完整,從而使台灣走向“法理獨立”的危險性越來越大,使兩岸和平統一的基礎受到嚴重侵蝕,兩岸關係的形勢日益嚴峻,也嚴重威脅到臺海地區的安全與穩定。正如美國副國務卿阿米蒂奇所表示的,“台獨”是中美關係、地區和平的最大“地雷”。新加坡外長2004年在聯合國大會發言時指出:“最為危險的是,台灣內部某些團體推進獨立,因為這將導致其與中國大陸的戰爭並把其他國家拖入其中。整個亞太地區岌岌可危。”[4]因此,大陸在利用政治、經濟等各種手段遏制日趨猖獗的“台獨”分裂活動的同時,也迫切需要通過對臺特別立法,用法律的手段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因此,《反分裂國家法》以反對“台獨”為主旨,把遏制“台獨”作為當前兩岸關係中的首要任務,是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維護國家統一的重大舉措,是全體中國人共同意志的體現。正如該法第一條所明確規定的:“為了反對和遏制‘台獨’分裂勢力分裂國家……,根據憲法,制訂本法。”[5] 因而這一法律是反對“台獨”的利器,是維護兩岸和平與穩定的法律保障。

其次,《反分裂國家法》是“預防戰爭”、遏制“台獨”挑起戰爭之法,既顯示了祖國大陸以最大努力爭取兩岸和平統一的誠意,也顯示了祖國大陸對台灣分裂勢力具有強大的約束力。

主權和領土完整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生存、發展的核心利益和根本利益。主權和領土完整受到損害,意味著該國和民族不能獨立自主,人民的生存空間就會被壓縮。因此,在中外歷史上沒有一個國家會坐視自己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受損害而無動於衷。但是“台獨”分子卻歪曲《反分裂國家法》第八條規定的在“三種條件下”大陸將採用“非和平方式”粉碎“台獨”勢力將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內容,把第八條説成是專門對付台灣人民的,是“戰爭動員令”,試圖挑起台灣人民對大陸的反感,進而以台灣人民為盾牌,以求得自保和推進“台獨建國”。實際上,《反分裂國家法》第八條根本不是針對台灣同胞的,而是針對“台獨”分裂勢力的。它也並非針對一般的“台獨”言論和行為,而是針對“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6]對於那些死心塌地的“台獨”分子,對那些千方百計、企圖採取一切措施和手段將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行為,中國大陸政府決不能袖手旁觀,必須採取非和平手段予以打擊,否則中國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國家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就要受到損害,這是任何一個維護祖國統一的炎黃子孫都不會答應的。

雖然祖國大陸完全擁有國際法的正義和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意志,可以以非和平方式粉碎任何分裂中國的行為,但《反分裂國家法》還是從維護包括台灣人民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出發,對以非和平方式打擊“台獨”設定了嚴格條件,併為最大可能地減少台灣同胞的損失進行了相關的規定:這就是當“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後,“非和平方式”才是最後的手段。事實上,設立該條款的主要目的,是要通過威懾“台獨”分子,使之不輕易越過兩岸和平的“紅線”,最終避免“非和平方式”使用的條件出現。因此,設立“非和平方式”條款,不是為了使用它,而是為了避免使用它;設立“非和平方式”條款的終極目的還是為了促進“和平方式”的實現。這充分證明,《反分裂國家法》決非“戰爭之法”,而是“預防戰爭”、遏制“台獨”挑起戰爭之法,是竭盡努力爭取和平之法。正式的法律規定,會讓台灣當局感覺到危險和壓力,就會採取一些謹慎的態度和行為。從這個意義上講,《反分裂國家法》對“台獨”分裂勢力的警示作用是顯著的。

祖國大陸政府始終貫徹“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方針”,始終認為台灣人民是我們的骨肉同胞,始終相信台灣同胞是反對“台獨”、促進國家統一的重要推動力量。2005年3 月 4 日,胡錦濤主席在闡述當前對臺政策的“四點意見”中,再次強調“貫徹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方針決不改變”,“無論在什麼情況下,我們都尊重他們、信賴他們、依靠他們,並且設身處地地為他們著想,千方百計照顧和維護他們的正當權益”。[7]但是,僅僅這樣還不夠,《反分裂國家法》的制定和通過,讓台灣民眾真正感覺到了祖國大陸對台灣的分裂勢力具有強大的約束力;同時,台灣廣大同胞在認清了《反分裂國家法》的和平本質,了解到這部法律的相關條文內容後,就會對台灣當局的“台獨”動作進行約束與監督。愛好和平是兩岸中國人的共同願望,在民眾都不希望兩岸發生戰爭的情況下,台灣同胞的這種約束、監督作用會自然存在,這有利於反對“台獨”、促進統一。

實現國家完全統一是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心聲,“以和平方式實現祖國統一,最符合台灣海峽兩岸同胞的根本利益”。因此,祖國大陸自 20 世紀 50 年代中期以來,一直強調爭取以“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統一,併為此不斷努力。從 1979年元旦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台灣同胞書》確定“爭取和平統一”的大政方針,至鄧小平提出“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構想,再到江澤民 1995 年 1月發表《為促進祖國統一大業的完成而繼續奮鬥》的講話,到今年 3 月胡錦濤發表關於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四點意見”,貫穿其中的始終是祖國大陸“爭取和平統一的努力決不放棄”,“只要和平統一還有一線希望,我們就會進行百倍努力” [8]的良好意願和堅定決心。在《反分裂國家法》中以4/5 的篇幅涉及國家和平統一的決心和意願、方針和措施,如“以和平方式實現祖國統一,最符合台灣海峽兩岸同胞的根本利益。國家以最大的誠意,盡最大的努力,實現和平統一”;“和平統一後台灣可實行不同於大陸的制度,高度自治”,[9]等等,同時國家保證採取 6 項措施來發展兩岸關係,維護兩岸和平與穩定。《反分裂國家法》只有 1 條、不足百字談到了“非和平方式”,同時為了消除台灣同胞對“非和平手段”的顧慮,再次表達對台灣同胞以及在台灣的外國人的善意,《反分裂國家法》第九條規定:“依照本法規定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並組織實施時,國家盡最大可能保護台灣平民和在台灣的外國人的生命財産安全和其他正當權益,減少損失;同時,國家依法保護台灣同胞在中國其他地區的權利和利益。” [10]可見,《反分裂國家法》是竭盡努力爭取和平之法。

二、《反分裂國家法》是兩岸關係健康發展的法律保障

祖國大陸實行改革開放以來,兩岸經貿合作、各方面交流和往來都取得了長足發展。但長期以來,兩岸經貿關係發展、各項合作和交流的擴大受到了“台獨”勢力的阻撓。20 世紀 90 年代中期以來,李登輝、陳水扁等在島內大搞“台獨”,挑戰“一個中國”原則,致使兩岸關繫緊張、兩岸和平遭受威脅,也嚴重制約了兩岸經貿關係的發展和各項交流的擴大。而且每當“台獨”勢力挑戰“一個中國”原則的行為遭到祖國大陸嚴厲抨擊時,“台獨”勢力就拿出“中止”、“暫停”、“緊縮”兩岸經貿關係和各項合作與交流的牌來反制祖國大陸,致使兩岸經貿關係與各項合作、交流遭到阻遏。“台獨”勢力製造兩岸關繫緊張促成了《反分裂國家法》的出臺。《反分裂國家法》意在遏制“台獨”、壓縮“台獨”勢力的活動空間,維護兩岸關係的穩定,減輕“台獨”對兩岸經濟、社會關係發展的危害,從而為兩岸關係發展、共同繁榮開闢了廣闊前景。從此以後祖國大陸和中國人民就可以拿起法律這個武器來反對“台獨”、維護兩岸和平,從法律的高度來保障兩岸關係健康發展。

《反分裂國家法》一方面遏制“台獨”,同時還為主張推動兩岸關係發展和交流的島內黨派和團體發揮它們應有的作用,積極促進兩岸合作創造了條件。胡錦濤主席在發表對臺政策“四點意見”中指出:“對於同什麼人談判,我們沒有任何成見也沒有因為哪個人當權就不願意談。不管他曾經説過什麼、做過什麼,只要從現在開始明確承認體現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兩岸對話和談 判可以立即恢復,而且什麼都可以談。” [11]中國大陸領導人一再表示,無論任何人、任何勢力和黨派,也不管他們過去説過什麼,做過什麼,只要他們回到了“一個中國”原則立場、承認“九二共識”,祖國大陸和人民都把他們當作同胞,同他們合作、談判,共商兩岸關係發展和國家和平統一事宜。《反分裂國家法》通過後,“台獨”黨派和勢力在各方面壓力下,在島內面臨困境;而台灣承認“一個中國”原則立場、承認“九二共識”的黨派掀起了訪問大陸的熱潮。繼國民黨大陸參訪團于3 月 28 日訪問祖國大陸,商討兩岸經貿合作事宜,此後,國民黨主席連戰訪問團,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訪問團,新黨主席鬱慕明訪問團相繼訪問大陸,帶來了兩岸關係的緩和。事實證明,只有遏制“台獨”黨派和勢力,才有其他政黨和勢力在島內生存、發展的政治空間,才能讓主張兩岸和平和發展兩岸關係的聲音發出來,並成為島內民意的主流,才能切實維護兩岸和平、促進共同發展。問題的關鍵是,迄今為止陳水扁和民進黨當局拒不承認“九二共識”。

《反分裂國家法》還規定了具體的促進兩岸關係發展的措施,如鼓勵和推動兩岸人員往來,增進了解,增強互信;鼓勵和推動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直接通郵通航通商,密切兩岸經濟關係,互利互惠;鼓勵和推動兩岸教育、科技、文化、衛生、體育交流,共同弘揚中華文化的優秀傳統;鼓勵和推動兩岸共同打擊犯罪;鼓勵和推動有利於維護台灣海峽地區和平穩定、發展兩岸關係的其他活動,並突出強調“國家依法保護台灣同胞的權利和利益”。這就為臺胞衝破“台獨”勢力的限制、前來祖國大陸投資、尋求合作提供了法律保障。《反分裂國家法》 還強調,在任何情況下,祖國大陸都“盡最大”努力保護臺胞的生命財産安全和其他正當權益,依法保護他們在中國其他地區的權利和利益,包括在實 施“非和平方式”時。這些條款和規定都充分體現了祖國大陸政府“只要是對台灣同胞有利的事情,只要是對促進兩岸交流有利的事情,只要是對維護 臺海地區和平有利的事情,只要是對祖國和平統一有利的事情,我們都會盡最大努力去做” [12]如果認真貫徹《反分裂國家法》所做出的承諾,必將進一步推進兩岸關係發展和共同繁榮。

可見《反分裂國家法》是祖國大陸遏制“台獨”分裂勢力和外國干涉勢力的有力的法律武器,是兩岸和平和兩岸關係健康發展的法律保障。

三、《反分裂國家法》向國際社會昭示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是臺海和亞太地區和平與穩定的法律保證。

台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這不僅體現在歷史記載、也體現在兩岸共同的民族語言、文化宗教、風俗習慣上。儘管日本帝國主義侵佔台灣長達50多年,但1943年的《開羅宣言》已經明確規定,日本必須在戰爭結束後將台灣歸還給中國。1945年10月25日,日本政府向中國政府歸還了台灣,台灣重新歸入中國版圖,成為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1949年以後,由於中國的內戰,使兩岸暫時處於分離狀態,但這沒有能夠改變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事實。到目前為止,世界上有160多個國家同中國建立外交關係,它們都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因此《反分裂國家法》明文規定“台灣問題是中國內戰的遺留問題,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統一,是中國的內部事務”。[13]這一規定不但有力地回擊了台灣及國際上一部分人將台灣問題國際化的圖謀,而且為我們採取一切方式解決台灣問題提供了法律依據。《反分裂國家法》在台灣的地位問題上明文規定“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此項條文是對憲法規定的補充説明,明確了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法律地位,同時也明確了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大陸與台灣會談的平等地位。

但“台獨”分子卻指稱《反分裂國家法》單方面改變了兩岸關係之現狀。“台獨”分子之所以採用這一説法,是因為美國在最近一再聲稱它的兩岸政策是反對海峽兩岸任何一方單方面改變臺海現狀。在美國看來,兩岸關係的現狀就是台灣不獨,大陸不武,維持一種不統不獨的局面。而在“台獨”分子看來,臺海現狀是“兩岸互不隸屬”,即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未管轄過台灣,台灣不隸屬於中國。“台獨”分子的目的是要引致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對《反分裂國家法》施加壓力。

“台獨”分子對於臺海現狀的理解,顯然與實際不相符。即使美國也在不同場合多次公開表示,台灣不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那麼最符合目前兩岸實際、最能反映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中國人民意願的兩岸關係現狀是什麼呢?2005 年 3 月 4 日,胡錦濤主席在發表“新形勢下對臺工作的四點意見”時申明“1949 年以來,儘管兩岸尚未統一,但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從未改變”。[14]這一申明包括三層內涵:一是海峽兩岸都屬一個中國,都是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二是由於國共內戰的原因,台灣和大陸出現了政權不統一的局面;三是全體中國人民希望結束這種政權分立的局面,實現國家的完全統一。

這一符合臺海實際、充分反映全體中國人民的意願,而且也凝聚了各方面共識,照顧了各方面利益的兩岸關係現狀的申明,是各方面利益的最大公約數。即使是最不會輕易放棄“台灣牌”來遏制中國大陸的美國,也在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中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儘管近年來“台獨”勢力試圖在法律、政府架構上完全去掉“一個中國”,但在島內民眾和祖國大陸的壓制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從未改變。正如胡錦濤主席所指出的,祖國大陸界定的兩岸關係現狀的意涵“不僅是我們的立場,也見之於台灣現有的規定和文件。既然台灣和大陸同屬一個中國,就不存在所謂大陸和台灣誰吞併誰的問題”。[15]同時在《反分裂國家法》中明確宣示“國家以最大的誠意,盡最大的努力,實現和平統一”,“國家和平統一後,台灣可以實行不同於大陸的制度,高度自治”。[16]因此,《反分裂國家法》向國際社會昭示了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台獨”分裂勢力分裂中國的行徑違反了台灣與大陸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違反了包括廣大台灣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願望,違背了世界各國與中國建交公報,危害臺海局勢的穩定和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迅速發展,國際地位不斷提高。但中國經濟發展中還面臨著許多嚴峻的挑戰,其中一個重大挑戰就是,如果“台獨”勢力在謀求台灣獨立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並最終宣佈台灣獨立,勢必引發兩岸戰爭,把包括祖國大陸人民和台灣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拖入戰爭的泥潭。兩岸如果不幸發生戰爭,不僅灣同胞戰後辛辛苦苦建設的成果毀於一旦,祖國大陸的振興和和平發展之路也會因此中斷。為防止這一破壞性局面出現,祖國大陸制定和過了《反分裂國家法》,這對於反對“台獨”、遏制“台獨”,大大壓縮其興風作浪的空間,維護兩岸和平,為祖國大陸和台灣同胞謀求發展、繁榮的和平環境具有不可低估的意義。美國雖然靠打“臺牌”牽制中國,其抑制中國和平發展的戰略短期不會改變,但美國從自己的國家利益出發,並不期望中美兩國因為台灣問題捲入戰爭。在當前的世界政治格局下,如果美國因台灣問與中國處於對抗狀態,那就無疑為其他大國提供發展和崛起的機會,這是美國不願意看到的。因此,在台灣問題上,美國利用“台獨”牽制大陸、抑制祖國大陸發展也是有限度的。

總之,《反分裂國家法》的制定和實施,對反對和遏制“台獨”分裂勢力,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維護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促進祖國和平統一,對推動兩岸關係發展,維護臺海地區乃至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具有重大的現實作用和深遠的歷史影響。

註釋:

1、1999年7月9日,《中國時報》

2、1999年7月9日,《中國時報》

3、2004年10月11日,台灣《自由時報》

4、2004年9月29日,《參考消息》

5、6、9、10、13、16、2005年3月15日,《人民日報》

7、8、11、12、14、15、2005年3月5日,《人民日報》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