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迴圈經濟的財稅政策研究

目前,結合國務院頒布的《關於加快發展迴圈經濟的若干意見》,我國財稅政策主要應在以下方面進行調整並儘快出臺相應措施。

1.近期支援迴圈經濟發展的財政政策。

(1)完善有利於資源節約的稅收和收費政策。

——調整高耗能産品進出口稅收政策。在進口稅方面,降低高耗能産品進口關稅,對相關進口企業給予所得稅減免等稅收優惠,對導致高能耗的儀器、設備、技術的進口提高進口關稅與進口環節增值稅。

在出口稅方面,在國際允許的範圍內,大幅提高出口關稅,降低或取消此類貨物的出口退稅。對此類商品的出口進行限額管理。

——適時開徵燃油稅。借鑒國外經驗,從生産廠家或海關直接徵收該稅,歸為國稅,並且實行差別定稅,即對汽油類與柴油類用油制定不同稅率。操作過程中可由各級國稅局徵收,合理確定相關利益方的分配收益,分配比例可按各部門在稅改前的實際財政支出比例劃分。同時設立專項基金對稅費所得進行管理。

——完善消費稅。調節已有的某些消費稅種的稅率,對節能、環保型消費品降低稅率或減免征稅;將高能耗、高物耗産品納入消費稅徵收範圍;建議將對環境污染大的物品列入徵稅範圍。

——調整有利於促進再生資源回收利用的稅收政策。加大對再生資源回收利用技術研發費用的稅前扣除比例;對生産再生資源回收利用設備的企業及再生資源回收利用企業可以實行加速折舊法記提折舊;對購置相關設備,可以在一定額度內實行投資抵免企業當年新增所得稅稅收優惠;對再生資源回收利用的企業減免所得稅;對生産在《資源綜合利用》範圍內的廢棄再生資源産品的企業予以免征相關所得稅。

——研究以資源量為基礎的礦産資源補償費徵收辦法。根據不同礦産資源的資源量,實行差別定稅,稀缺程度越高,稅率越高;在明晰資源産權的條件下,按照礦産品銷售收入的一定比例徵收補償費;對所有礦産企業(包括虧損企業)徵收礦區使用費;避免礦産資源補償費與資源稅的重復徵收;礦産資源補償費採用從價法徵收,隨市場價格及礦山企業收益情況而變化。

——制定鼓勵低油耗、小排量車輛的稅收政策。低油耗、小排量車輛作為一種節能環保産品,要經過設計——生産——銷售——消費——報廢的産品生命流程。對其實施稅收優惠政策,可以考慮從這一産品生命流程各環節採取不同措施:在産品開發設計階段,對企業與技術提供商實行稅收減免或補貼,對節能生産設備實行加速折舊政策;對産品生産企業降低所得稅稅率;對流通企業實施增值稅減免;對消費者免收此類商品消費稅,降低此類商品燃料稅稅率;對專門回收此類商品的企業,在其營業之初,減免所得稅。

(2)優化財政支出結構。

——建立清潔生産專項資金。組成專家委員會,對清潔生産有關項目、企業、技術進行評估、審核;對具有一定預期效益的清潔生産項目、企業、技術等予以資助;資助方式可採取由專項資金直接撥款,或通過貼息、低息或無息貸款的形式提供;加強對專項資金的管理,確保專款專用;拓寬專項資金來源,擴大資金融資渠道,採取多種形式加大融資力度。

——加大財政對政府節約能源和政府機構節能改造的支援力度。對於政府機關的辦公場所,以節能設施改造和提倡減少浪費為財政支援重點。進行政府節能採購,各政府機構必須採購有“節能”標識的産品。各級政府在對機構內建築、照明、採暖、製冷、辦公設備、車輛等用能設施、設備和産品等進行節能改造過程中,按一定比例,下撥補貼。對於在節能方面表現突出的機構給予獎勵。

——加大支援迴圈經濟的政策研究、技術推廣、示範試點和宣傳教育。增加迴圈經濟政策與技術研究的科研費用;安排專項資金支援能源、資源效率技術的推廣項目,對重點、重大項目政府全資扶植,其他項目以貸款或部分撥款形式推進;在宣傳教育上,編印宣傳材料與組織培訓的費用由財政預算支出,同時提供部分經費支援各類媒體與社會團體在迴圈經濟與節約型社會方面的宣傳教育活動。

——用政府貼息等手段,加大對企業符合迴圈經濟要求的污染防治項目的投入力度。按照“突出重點,綜合平衡”的原則,對符合迴圈經濟要求的污染防治項目、技改項目,不論所有制性質,都給予貼息貸款支援。由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確定貼息標準,分期、分批投入。

(3)加大節能、節水和環保認證産品的政府採購。

——搞好節能、節水和環保産品的認證工作,擴大産品品種範圍,為政府進行“節約型”採購提供前提與基礎。目前我國節能産品清單涉及8類、84家企業生産的近1500個型號的産品,産品範圍還不夠廣,今後必須逐步擴大“節能清單”的範圍並實行動態管理,及時進行調整和更新。

——採取集中型採購模式。因為集中採購是以採購産品目錄為標準,分散採購是以採購目錄以外的採購限額為準。節能政府採購的實質是將節能産品納入政府採購的目錄,以強制實行。集中採購正符合節能採購的特徵。

——對於各種沒有按規定購買的政府採購行為,由審計機關進行檢查,並處以罰金。

——儘快實施節能型政府採購行動。

2.遠期促進形成資源節約利用的財政長效機制。

(1)完善生態環境稅收體系。

——完善資源稅。首先,將資源稅和環境成本以及資源的合理開發、養護、恢復等掛鉤,根據不可再生資源替代品開發的成本、可再生資源的再生成本、生態補償的價值等因素,合理確定和調整資源稅的稅率。其次,應擴大資源稅的徵收範圍。此外,可將現有的某些資源性收費併入資源稅。

——調整稅收優惠政策。在投資環節,對企業進行治理污染和環境保護的固定資産投資減免固定資産投資方面的調節稅或允許此類固定資産加速折舊;在生産環節,對採用清潔生産工藝、清潔能源進行生産的企業,綜合回收利用廢棄物進行生産的企業在增值稅、所得稅等方面給予優惠;在消費環節,對利用可迴圈利用物資生産的産品,可再生能源等徵收較低的消費稅,對環境污染嚴重或以不可再生資源為原材料的消費品徵收較高的消費稅;在其他環節,如科研、産品的研製和開發、技術轉讓等領域鼓勵對環保産品和技術的開發、轉讓,對環保企業給予所得稅上的優惠等。

——徵收環境保護稅。可考慮將現行的排污、水污染、大氣污染、工業廢棄物、城市生活垃圾廢棄物、噪音等收費制度改為徵收環境保護稅,建立起獨立的環境保護稅種,充分發揮稅收對環保工作的促進作用。

(2)將節能環保科目納入財政預算體系。

我國目前財政預算支出中,有環保支出科目,但沒有與環境與資源相關的節能科目。有專家認為“設立節能支出科目是一個技術性問題”,可設可不設。筆者不同意這種觀點,這會導致大部分政府節能投入成為適應時政需要的短期行為,削弱財政支出對迴圈經濟的長期支援力度。所以,在進行預算支出調整時,應將環境保護、節能支出作為預算支出的大類單列,並下設環境監測、污染治理、環境規則及各類資源保護等子目。把環保、節能支出作為財政的經常性支出,加強政府財政對這類支出的保障力度,通過公共財政改革為環境保護、資源節約提供新的資金支援渠道。

(3)適當調整現有稅制中的有關稅種。

目前我國的稅收體系中所得稅、增值稅等稅種在某些方面還不適應建設節約型社會的要求,甚至是與節能環保相衝突的。如在所得稅方面,國家為扶植某些中小型企業,對其進行稅收減免,而有些中小型企業恰恰是環境污染與能源浪費的大戶。此外,在理論上講,建立節約型社會,對節能設備和産品進行直接稅收減免是可行的,但實際操作中,這與我國的稅改方向是相悖的。所以,對於目前稅制中不利於節能環保的稅種的調節是必需的,但過程是複雜而長期的,不能一蹴而就,必須有長遠眼光。 (國家資訊中心博士後科研工作站閆敏博士後摘編)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