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薈萃| 專題庫
    4月4日,中石化、中原油氣、石油大明三家公司同時公告:自06年3月26日起國家對石油開採企業銷售國産原油因價格超過一定水準所獲得的超額收入,將按比例徵收石油特別收益金。事實上,對石化企業徵收石油特別收益金實際在財政部已經醞釀許久。有專家表示,這次出臺特別收益金政策相當於把壟斷行業所産生的暴利收歸政府支配。

徵收規則

原油價格
(美元/桶)
徵收比率
速算扣除數(美元/桶)
40~45(含)
20%
0
45~50(含)
25%
0.25
50~55(含)
30%
0.75
55~60(含)
35%
1.50
60以上
40%
2.50

中國徵石油暴利稅起徵點40$/桶

    4月4日,中石化、中原油氣、石油大明三家公司同時發佈公告稱,根據國務院及財政部下發的《國務院關於開徵石油特別收益金的決定》、《石油特別收益金徵收管理辦法》的規定,自2006年3月26日起國家對石油開採企業銷售國産原油因價格超過一定水準(每桶40美元)所獲得的超額收入,將按比例徵收石油特別收益金。石油特別收益金實行5級超額累進從價定率計徵,按月計算、按季繳納。石油特別收益金徵收比率按石油開採企業銷售原油的月加權平均價格確定。為便於參照國際市場油價水準,原油價格按美元/桶計價,起徵點為40美元/桶,直至60每桶美元以上,徵收比率從20%至40%。這意味著呼喚已久的石油“暴利稅”終浮出水面,油品定價體系雛形初現。>>>>
三大石油公司股市表現平靜
    石油“暴利稅”終於浮出水面,但市場反應平靜。港股市場中國石化收于4.65港元,上漲1.09%,中國石油與昨日持平,收于8.35港元,中海油下跌0.82%,A股市場的中國石化也僅下跌1.16%。>>>>

對中石油、中石化兩大石油公司影響較大

三石油巨頭將上繳近300億

    根據公佈的石油特別收益金徵收比率,業內人士經測算後表示,一直享受著上游壟斷成果的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巨頭將為此支付近300億元。在三大巨頭中,中石油繳納的特別收益金預計將達202.5億元,位居首位。一方面中石油原油産量最大,另一方面,中石油的油品單價也高於其他公司。 >>>>

 
    中國石油:2005年生産原油8.23億桶,天然氣1.12萬億立方米,石油開採業利潤達2080.8億元,按目前西德州輕質原油(WTI)價格扣減5美元作為國內原油均價的近似計算,計徵稅率應為30%,故中國石油凈減少利潤:2080.8×0.3×0.667=416.37億元,相當於每股收益減少0.23元。
 
    中國石化:2005年生産原油278.82百萬桶,天然氣0.2219萬億立方米,石油開採業利潤為468億元,按目前西德州輕質原油(WTI)價格扣減5美元作為國內均價的近似計算,計徵稅率應為30%,故中國石化凈減少利潤:468×0.3×0.667=93.65億元,相當於每股收益減少0.108元。

誰是石油暴利稅的受益者?

壟斷暴利收歸國有

    證券分析師認為,此舉將有利於平衡石油行業各板塊收益存在巨大反差的局面。有學者則表示,徵收暴利稅在國際上是有先例的,政府有充分的理由收回壟斷利潤,以防止全國人民創造的財富向少數行業集中。>>>>

直接進入財政收入的大本營還是要專款專用?

    關鍵是,暴利稅反正是要徵了,倒是徵了之後這筆數目不小的錢該流向何處,才能讓老百姓皆大歡喜,心裏熨帖呢?顯然,這些銀子是要中國人一起來用。也就是通常所説的,它是屬於公共利益的。但中國人如此之多,一人兩個腳印,這些銀子的落腳點若太類似于“天女散花”,平均到每人頭上就是杯水車薪,解決不了啥問題。説白了,這些銀子得用到刀口上。>>>>

暴利稅是否能分流石油利潤

    壟斷巨頭對內幾乎擁有全部油氣資源,對外則壟斷著石油進口權,享有其他企業根本無法想像的壟斷性權力。當國際石油市場出現劇烈波動的時候,壟斷巨頭應當責無旁貸地起到穩定國內市場的作用,為國分憂。石油的溢價部分應該歸國家財政所有而不應都歸企業所有。這是因為埋藏在地下的原油屬於國有資産,應該讓全民得益。因此,徵收暴利稅不失為調節財富的有效方法。>>>>

石油暴利稅不能只徵不管

    對暴利稅缺乏“專款專用”式的規範管理,必然會釀成一些始料不及的負面效應。首先,如果將暴利稅和其他稅收混為一談,消費者極有可能得不到應有的補償。我們知道,石油消費者利益群體雖然龐大,但往往不能很好地維護其利益,因而暴利稅很難逃脫被挪用的命運。>>>>

誰是石油暴利稅的受益者?

稅收政策應符合石油開發規律

中石化受益最大?

    如果考慮到成品油定價機制的即將出臺,那麼對三大石油巨頭來説,徵收特別收益金並不一定全部是壞事。總體來説,對中石化比較偏好,因為其油田少,很多原油從國外進口,不需要繳納特別收益金,油價一上漲,受益最大;而對中石油來説,比較偏中性,因為一邊是徵收特別收益金,另一方面油價如果上漲,兩相抵消;而對中海油來説,則是負面影響,中海油為開採型企業,目前還沒有正式開工的煉油企業,這意味著即使油價再上漲,也享受不到成品油漲價帶來的好處,而特別收益金還得交。該説法得到中石化內部一專業人士的贊同。>>>>

能否還利於民?

    誰將是石油暴利稅的受益者?我想,有關部門可以憑一紙紅頭文件,取走石油三巨頭的一部分利潤,但同時,更應該清清楚楚地對公眾闡明,這部分鉅額利潤將會用於何處,將如何進行分配。惟有清楚地説明石油暴利稅每一分錢的用處與去向,才會使得石油暴利稅不至於使某個部門成為單向受益者。據悉,中央對石油開採企業銷售國産原油徵收的特別收益金,將成為調價後對部分弱勢群體和公益性行業補貼的資金來源。筆者誠摯地期望,國家能儘早地將這一承諾兌現,以盡可能小的消弭由於油價上漲轉嫁給公眾的經濟負擔。>>>>

羊毛出在羊身上?

    由於現有的成品油定價機制問題,導致長期以來國內價格與國際價格存在很大的倒挂。正是有鋻於此,國家發改委在施行暴利稅的同時,將推進成品油價格改革,改善成品油價與國際油價倒挂問題,原則是讓煉油企業成本加上合理利潤,來制定成品油出廠價。國家則在國際油價高企時,將收取的特別準備金,部分用作平衡成品油價,讓成品油價有秩序地上升,同時會補助無法將增加的成本轉移的弱勢群體。這次針對原油的高稅,極有可能通過原油漲價——成品油漲價轉嫁到下游的成品油消費者。這樣正應了“羊毛出在羊身上”的話。>>>>

責任編輯:李東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