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薈萃| 專題庫
    曾在女子小級別舉重比賽中數次獲得全國錦標賽冠軍的鄒春蘭,現在長春一家大眾浴池靠給顧客搓背維持生計。 鄒春蘭現象並非個案。僅有“一技之長”的冠軍們,多數文化水準不高,部分人身體不佳,再就業成為他們退役後的難題。
 
    曾在女子小級別舉重比賽中數次獲得全國錦標賽冠軍的鄒春蘭現在長春一家大眾浴池靠給顧客搓背維持生計。

曾是閃耀體壇的舉重冠軍

   1987年9月,在全國舉重冠軍賽,鄒春蘭取得抓舉第二名、挺舉第一名的成績。1988年秋天,全國舉重冠軍賽,奪得44公斤級的抓舉、挺舉、總成績3枚金牌,其中挺舉、總成績打破了世界紀錄。1990年11月,全國舉重冠軍賽,打破48公斤級全國紀錄。1993年,第七屆全運會,由於傷病,是鄒春蘭惟一沒有取得獎牌的比賽,同年退役。>>>>

現跟丈夫到大眾浴池打工
   一年前鄒春蘭跟丈夫一起來到長春市的這家大眾浴池打工,靠給顧客搓背,賺取微薄的收入。鄒春蘭的住所是一間面積不足5平方米的房間,除了床,一張茶几佔據了房間的最大面積,上面放了一台小電視,旁邊有一袋雞蛋。“長時間吃米飯白菜,實在受不了,就炒兩個雞蛋解解饞。”鄒春蘭説。>>>>
希望能恢復體工隊食堂工作

    我的要求就是恢復我體工隊食堂的工作。以前在體工隊食堂幹了3年,結果領導換了,我也沒有這份工作了。做什麼都行。掃地做飯都無所謂,只要讓我上班就行。 如果在食堂的話,月收入正常的話,也在一千多吧?沒啥太大的要求,其實我的要求一點都不高。畢竟我在體工隊呆了十多年,我的所有的朋友都在體工隊呆著,在陌生的地方工作,我好像覺得心裏挺難接受的。覺得看著他們訓練,就感到很充實。 >>>>

舉重冠軍為何不能承受生活之重?

“鄒春蘭現象”並非個例

    吉林省體育局重競技運動管理中心有關人士介紹,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運動員退役後由國家包分配,而上世紀80年代推行市場經濟後,“基本都是推薦就業,留隊當教練的不足1%。如果推薦不成,絕大多數運動員都是從哪來回哪去。”“文化水準低,社會競爭能力不強,鄒春蘭的遭遇是一些重競技退役運動員的縮影。‘鄒春蘭現象’應該引起有關部門的重視。”>>>>

冷熱門的差距
    據調查,像柔道、摔跤、舉重等項目,觀眾少,很難進入市場。這些作為我國“世界金牌戰略”的重點攻克項目,其運動員大多數都來自農村,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拿冠軍、改變命運、跳出農門。“要想繼續保持我國在這方面的競技優勢,國家就必須對其重點支援,撥專項資金保證運動隊訓練、比賽的經費和運動員退役後的生活保障及傷病治療。”全國人大代表陳鷺蕓説。>>>>

退役運動員有個“潦倒群體”

   前亞洲舉重冠軍才力英年猝死,前國腳唐全順因開設“盤口”接受他人賭球被拘留,都是他們退役後生活貧困所致。除了這些有點名氣的運動員外,運動生涯中沒有取得什麼輝煌成績,退役後默默無聞地生活在貧困中的運動員又有多少?恐怕難以計數。金牌成了退役運動員的痛苦回憶,是一種令人傷感的諷刺。>>>>

體育總局詳解退役運動員安置

    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馮建中説,關於運動員的學習、工作、就業,國家體育總局一直有很多的文件,在1993年、1995年連續發了一些關於運動員學習、工作、就業、社會保障,包括免費、免試上大學的一些文件,這些在網上都可以查到。運動員的就業安置是優秀運動隊保障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個問題是體育總局關注的一個重點,是解決當中的一個問題,也是解決當中發現的一個難點問題。 >>>>

上述出路外,還有的當工人或教師,有的則失業在家>>>>

舉重冠軍為何不能承受生活之重?

     運動員個人的意志和利益往往被淹沒在“為國爭光”的口號聲中

    在現行體制下,體育部門、教練員、運動員都背負著沉重的成績壓力。
舉重冠軍成搓澡工是中國體育的警示標本

    “我現在只有不到小學3年級的文化,拼音都不會。”鄒春蘭的坦言道出了問題的癥結。除了沒有文化,她還缺乏一技之長,改行學別的又很慢……離開舉重運動後的鄒春蘭感到舉步維艱。顯然,鄒春蘭的遭遇直接暴露了我國競技體育訓練體制的巨大弊端。我們難以想像,一個堂堂的全國舉重冠軍竟然只有不到小學3年級的文化,連拼音都不會。試想,這樣的文化基礎素質,除了有一把力氣之外,還能做什麼呢?>>>>

反思競技體育之弊

     這一切很大程度上都得歸因于我們長期引以為豪的競技體育觀念。在競技體育中,我們一直把金牌和運動成績看得高於一切,把“為國爭光”作為最高目標,為了這個崇高目標,我們要求運動員為體育事業獻身,個人服從集體,服從國家榮譽;要求他們為了國家榮譽、集體利益不惜奉獻、犧牲自己。奉獻和犧牲,成了運動員的首要道德尺規和行為準則,而運動員個人的意志和利益需求,則往往被淹沒在“為國爭光”崇高口號聲中。>>>>

冠軍“跛行”暴露體育理念缺陷

    冠軍的榮譽,作為一項工作成績,體育管理部門一起分享了;冠軍退役後的痛苦,作為一種新陳代謝、優勝劣汰的結果,卻讓運動員自己默默地品嘗。這種冠軍“跛行”的狀況暴露出體育管理機制的不完善和運作機制的不規範,更暴露出了我們在對待體育的理念上存在著巨大的缺陷。>>>>

但願鄒春蘭式的尷尬不再重演

    實際上,有關部門已經制定了關於退役運動員後勤保障的規定,但是這個規定還無法解決全部退役運動員的安置問題。更何況,體育系統給予的物質方面的補助、補貼並不能使退役運動員形成謀生能力,這才是問題的關鍵。據介紹,現在某些地方已經開始重視隊員文化水準的培養,這表明有關方面已經注意到了這個問題。因此,今後我們在培養運動員的同時,也要設法提高運動員的綜合素質,以利於他們將來退役後能夠比較容易地獲得謀生手段。 >>>>

責任編輯:李東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