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鄒春蘭事件背後冠軍退役之惑:冷熱門的差距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3 月30 日 | 文章來源:新京報

冷熱門的差距

“這是市場的選擇。”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馮建中説,該局無法專門針對兩種不同項目的落差出臺協調政策,只能依靠運動員自身努力。

“現在中國體育看重的是奧運會冠軍和全運會冠軍。”國家舉摔柔中心主任馬文廣説,特別是重競技這種專業性特別強的項目,如果沒有這兩種金牌,退役以後的日子肯定難過。

在此情況下,往往是奧運會冠軍和全運會冠軍獎勵較多。有關研究人士認為,全運會之所以獎勵多,是因為代表著各省官員的體育政績,省裏給的資金較多。

在西安體育學院一位教授看來,群眾基礎也將直接決定了從事該項目運動員的出路。

據記者調查,像柔道、摔跤、舉重等項目,觀眾少,很難進入市場。這些作為我國“世界金牌戰略”的重點攻克項目,其運動員大多數都來自農村,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拿冠軍、改變命運、跳出農門。

“要想繼續保持我國在這方面的競技優勢,國家就必須對其重點支援,撥專項資金保證運動隊訓練、比賽的經費和運動員退役後的生活保障及傷病治療。”全國人大代表陳鷺蕓説。

相對冷門的重競技體育項目,很多商業化的運動項目已經成為名利場。如職業化程度較好的甲A足球明星,其身價即使在足協限薪令之下,也常常可以達到百萬年薪。

田亮在電視上一個微笑就可以賺取百萬元的收入,姚明更是成為國內最有錢的運動員。這與他們所從事的項目本身不無關係。

“這是市場的選擇。”3月29日,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馮建中告訴記者,該局無法專門針對兩種不同項目的不同落差出臺協調政策,只能依靠運動員自身的努力。

經濟補償和人才之憂

“退役運動員得不到妥善安置將可能導致我國競技體育人才出現危機。”鄧亞萍等14人提交提案,希望國家做好退役運動員的安置工作。

一個現實的問題是,由於並無謀生技能和資金支援,運動員自己難以解決後顧之憂。

目前,退役後的運動員,國家並沒有統一的安置規定,主要是“買斷”後自主擇業,並給予一次性經濟補償。

一般情況是,國家隊的運動員退役後,要麼繼續當教練,要麼回省隊,即不存在國家隊隊員退役的補償問題。

各省的通常做法為,根據運齡、成績和退役前津貼等因素,計發一次性經濟補償。記者查看了江西、廣東、湖南、東三省等補償辦法,數額大體相當。

以湖南省為例,具體分為基礎安置費、運齡補償費、社會保障補償費、運動成績獎勵費4部分。

最大的一項是運動成績獎勵,根據比賽成績不同,給予5000至60000元的獎勵,獲奧運會、亞運會、全運會冠軍者,分別給6萬、5萬和4.5萬元獎勵。

根據國家體育總局人事司測算,實施經濟補償辦法後,全國每年需要補償經費1億元左右。由於每年全國退役的運動員在3000名以上,以此推算,平均每人不足3萬元。

另一個問題是,補償經費在上海、廣東等經濟發達地區基本可以保障,但是在西部等不發達地區則很難到位。

在一次性補償政策之前,對於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前期的退役運動員來説,他們的身份不同,安排就業的方式也就不同。

一般情況下,運動員分為幹部身份和工人身份。從運動員被選拔到地級市隊即為工人。國家體育總局相關官員介紹,當時通常的做法是,凡獲世界級賽事、亞運會和全運會好名次、或者破世界紀錄等,具有高中以上學歷的,按幹部進行安置工作。

對於其餘按工人安置的運動員,要求接收退役運動員的企業調高工資,但問題是,市場化程度越來越高,企業往往不願再接受運動員。

“退役運動員得不到妥善安置將可能導致我國競技體育人才出現危機。”有著多項“世界冠軍”頭銜的鄧亞萍在2003年的全國政協十屆一次會議上,聯合馬俊仁等14名全國政協委員提交了提案,希望國家採取措施做好退役運動員的安置工作。

單鐵,江蘇省體育局原人事處官員,曾長期關注運動員退役安置問題。3月29日,他告訴本報記者,優秀運動隊作為體育行政部門所屬的全額撥款事業單位,其編制、經費等都是一定的,退役運動員長期滯留在隊內,年輕運動員就會因編制等原因無法正式入隊。

從2004年6月到去年底,國家體育總局便開始對全國體育系統人才狀況進行調研,由總局副局長王鈞擔任組長,希望通過調研為“十一五”全國體育人才資源發展規劃提供依據。

“讀訓一體化”的設想

這個培養體系可能完全有別於以往的“專業隊運動員跟教練脫離”的體系,必須是從運動隊中回歸到教育中。

鄧亞萍等政協委員提交的提案,除了希望建立退役運動員就業培訓制度外,還強調建立、強化訓教一體化制度,保證品質,接受九年義務教育,並放寬對運動員入學的要求,以便運動員儘快掌握謀生技能。

目前我國實行舉國體育體制,實行縣市業餘體校、省級專業隊與國家集訓隊三級培養訓練體系。這個“一條龍”運動員培訓體制已經運作了50年,在幫助中國體育事業迅速崛起的同時,也帶來了不可回避的矛盾。

進入90年代以後,隨著運動員的退役安置的問題,運動員文化知識普遍較低直接影響體育人才的培養,也使得很多積壓的運動員無法推到社會上。

“發揮高校優勢這一點我們已經做了很多很好的嘗試,並取得了很好的效果。”3月29日,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馮建仲介紹,自2003年5月1日起,中國大學生體育活動以及世界大學生冬、春季運動會工作,已由體育總局整體移交給了教育部大學生體育協會,相應的運動員培養機制也過渡到了新的階段。

北京體育大學副校長鐘秉樞將此稱為“讀訓一體化”,注重運動員的全面發展培養,是一個對他們人性化關懷為主的培養體系。

而這個培養體系可能完全有別於以往的“專業隊運動員跟教練脫離”的體系,必須是從運動隊回歸到教育中。除此,國家體育總局還鼓勵運動員退役後去高校進修學習。

馮建仲介紹,目前運動員上學有3種主要渠道:獲全國前三名的運動員免試上大學,普通高校體育特長生招生,體育院校單獨招生等渠道。另外,各省還都作出類似的規定,退役運動員報考高等院校或中等專業學校,應給予照顧。

凡獲奧運會前8名,世界錦標賽、世界盃賽前3名,亞運會、亞洲、全國最高水準比賽冠軍,有機會被免試送院校學習,另一相關條件是“具有高中文化程度”。

不過,這樣簡單的文化要求,很多冠軍卻難以達到。鄒春蘭,昔日舉重冠軍坦言自己文化水準只有小學三年級水準,連拼音都不會寫。

鄒所在的吉林省體工隊人事部主任助理李福民坦言,以前運動員除了訓練就是吃飯睡覺,沒別的事,現在都要上文化課了,“學點知識,有助於他們自身的發展。”

四年改革路

2005年,新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劉鵬在全國體育局局長會議上稱,深化我國體育管理體制改革“勢在必行”。

在國家層面,已經注意到體育體制改革和退役運動員的安置問題。

“為解決退役運動員,為做好優秀運動員的保障,國家先後制定和出臺了一系列的政策規定。”3月29日,馮建中告訴本報記者。

2002年7月22日,在申奧成功的第二年,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文件,要求繼續深化體育體制改革,“體育、財政、人事、勞動保障等部門要研究制定非職業化運動隊優秀運動員退役就業安置的政策措施,儘快建立對優秀運動員的激勵機制和傷殘保險制度,解除運動員的後顧之憂。

“競技體育方面去年投入了4.8億,群眾體育投了2.7億。”馮建中説,雖然群眾體育近些年有了大幅度發展,但相比競技體育,在財政投入上依然處於絕對劣勢。

在馮建中看來,這種比例投入是根據中國的國情、歷史的沿革,社會的發展來安排的,符合中國國情。

2005年,新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劉鵬在全國體育局局長會議上稱:“不斷深化我國體育管理體制改革,不斷探索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的體育體制,勢在必行。”按照馮建中的説法,長久看來,中國體育必然走上社會化、職業化的道路,運動員的退役安置也要社會化。但是在現階段,還必須依靠國家的相關政策。

單鐵認為,更應該改變嚴重帶有“計劃性色彩”的“安置”為“再就業”。他的具體建議是,為退役運動員自主創業提供優惠政策,並通過財政統籌、社會捐助、提取體育彩票公益金等途徑儘快建立退役運動員創業基金。

“這需要時間,改革需要一個緩衝期,2010年後,中國的體育改革必然要走向市場化,更人性化,社會化、職業化。”華南理工大學體育係教授王躍説。(本報記者韓雙明 實習生趙艷玲對本文亦有貢獻)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