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像鄒春蘭這樣窘迫退役運動員在體育界並非少數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3 月30 日 | 文章來源: 京華時報

退役運動員有個“潦倒群體”

據《中國青年報》3月27日報道,全國冠軍靠給顧客搓澡過活,夫妻倆住在浴室提供的5平米小屋內,午飯就是白菜和米飯……媒體幾天前關於前全國女子舉重冠軍、現年35歲的鄒春蘭,為生活所迫在長春市一家大眾浴池打工的故事,引來唏噓一片。其實,像鄒春蘭這樣境況窘迫的退役運動員,在中國體育界並非少數。甚至包括亞洲冠軍、世界冠軍,退役後為生活所迫的潦倒故事也算不上特例。

該對體育機制進行反思了

業內人士指出,“現在中國體育看重的是奧運會冠軍和全運會冠軍,特別是重競技這種專業性特別強的項目,如果沒有這兩種金牌,退役以後的日子肯定難過。”國家在體育系統的大量投入,很大程度上就是衝著奧運金牌去的。

在這種異化的體育機制下,每位運動員也被異化成“奪金機器”,奪冠成了他們生活中最重要的,甚至是唯一重要的事情,文化課學習或者其他技能的培養、知識的傳授,都因為與這個目標相抵觸而被忽視、被排除了。據國家體育總局的相關統計,基層體校小運動員人數已達數十萬人。這個龐大的群體在專業體校訓練體制下,文化課學習並沒有被提到相應的重視程度。這種“重體輕文”的直接後果就是運動員退役時面對社會無所適從。

所以我們會看到鄒春蘭這樣的退役運動員,雖然曾經是全國冠軍,卻只有不到小學3年級的文化水準,拼音都不會。像這樣的運動員還有多少,他們的日子能不潦倒嗎?

畢竟,能夠奪取奧運冠軍的只有極少數佼佼者。運動員們沿著“體校—省體工隊—國家隊”的路徑一步步向上攀登,註定有大多數人不能“修成正果”。誰來對他們的命運負責?

該對現行的國家體育機制進行反思了。

摘編自《燕趙都市報》3月28日文/莫林浩

求是競技體育應以何為本

鄒春蘭的人生讓我們反思的東西有很多。比如,反思運動員培養機制不合理———很多運動員從小就終止了文化學習,被選入少年體校進行專業訓練。一旦他們退役離開自己的“老本行”,文化知識的缺乏將使得他們無所適從。比如,反思退役運動員救助機制不健全———很多運動員從孩童到青壯年,一直都在為國家體育事業奮鬥,為國家或地方贏得了各種榮譽,但當他們退役之後,卻得不到應有的回報。

這一切很大程度上都得歸因于我們長期引以為豪的競技體育觀念。在競技體育中,我們一直把金牌和運動成績看得高於一切,把“為國爭光”作為最高目標,為了這個崇高目標,我們要求運動員為體育事業獻身,個人服從集體,服從國家榮譽;要求他們為了國家榮譽、集體利益不惜奉獻、犧牲自己。奉獻和犧牲,成了運動員的首要道德尺規和行為準則,而運動員個人的意志和利益需求,則往往被淹沒在“為國爭光”的崇高口號聲中。

這樣的競技體育觀念,不是以人為本、以運動員為本,而是以金牌為本、以國家榮譽為本。因而,為了成績、金牌和榮譽,我們便不顧運動員的文化學習,忽視他們綜合素質的培養,違反運動員作為一個“人”的成長規律,甚至不惜採取體罰等非正常手段。而當運動員退役之後,我們卻認為他們之前的奉獻和犧牲是應該的,是無須回報的,認為金牌、榮譽就是對他們最好的獎賞。

實際上,像鄒春蘭這樣生活貧困的退役運動員並非個別。前亞洲舉重冠軍才力英年猝死,前國腳唐全順因開設“盤口”接受他人賭球被拘留,都是他們退役後生活貧困所致。除了這些有點名氣的運動員外,運動生涯中沒有取得什麼輝煌成績,退役後默默無聞地生活在貧困中的運動員又有多少?恐怕難以計數。金牌成了退役運動員的痛苦回憶,是一種令人傷感的諷刺。

摘編自《中國青年報》3月28日文/晏揚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