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冠軍搓澡工:能回食堂工作月薪1000就很滿意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3 月30 日 | 文章來源:南方新聞網

 “那是我的路,我不會讓孩子再走”

35歲退役冠軍今為搓澡工,鄒春蘭不想提大力補不願提至今沒有孩子的事,只想恢復在體工隊食堂的工作

鄒春蘭 35歲,曾經在1987年到1990年間,在女子小級別的舉重比賽中數次獲得全國錦標賽冠軍,並打破全國紀錄,目前在長春市一家大眾浴池靠給顧客搓背維持生計;而且,由於受早年訓練影響,她的身體出現了很多男性體徵,雖然不斷服用雌性激素類藥物,但仍然經常長出鬍鬚。鄒春蘭的故事被媒體披露後,引起全國讀者的關注,昨天,鄒春蘭在長春家中接受了本報記者姜英爽的電話採訪。

回聲

記:你還沒有孩子,是嗎?

鄒:(沉默)沒有。不要提這件事。

記:如果你有了孩子,還會送她去練舉重嗎?

鄒:絕對不會。我一定會讓她好好學習。

那是我(選擇)的路,我不會讓她再去走。

“在老家就給人搓,(每月收入)五六百”

記者(下簡稱記):鄒春蘭,你的遭遇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你看到這些議論,是什麼感覺呢?

鄒春蘭(下簡稱鄒):就是很不舒服,看到這些報紙,我的眼淚就掉下來。

記:你在給人搓澡的時候,會覺得不平衡嗎?

鄒:是的,如果覺得平衡我就不找(媒體)了。我就是覺得有的運動員沒成績也能有工作,我拿過那麼多榮譽和全國冠軍,為什麼卻安排不了呢?

記:你覺得你的這種遭遇在體育界是個別的嗎?

鄒:怎麼説呢?沒法説。不過我沒看到多少人像我這麼慘,給人搓澡。

記:你覺得你的隊友們退役後都過得挺好?

鄒:是的,都過得挺好的,比我好。

記:你給人搓澡搓多久了?

鄒:我在老家農村就給人搓,然後是來到長春,一共將近4年了吧。

記:你現在身上的傷多嗎?

鄒:腰部比較嚴重。

記:搓澡感到辛苦嗎?

鄒:累。相當的累。有時候一天搓十幾個,有時候搓二十幾個。不是很固定。可是幹我們這一行的,都是希望搓得越多越好,可以多掙錢嘛。可是有時候身體不允許,在老家的時候,搓多了,心臟病就犯了。

記:一個月有多少收入?

鄒:五六百吧。

記:有休息日嗎?

鄒:不休息,冬天洗澡的人多,可以多掙點。

“別人聽了我的事情,就是一聲嘆息”

記:覺得心理委屈?

鄒:是的,心理很憋屈。我想起過去那麼輝煌,現在落到給人搓澡,有些事情,我都不敢去想。不願意去想。

記:你是覺得搓澡太累了呢,還是覺得搓澡讓你心裏無法接受?

鄒:是心裏不好受。畢竟搓澡不是長久之計,到50歲的時候,我還能搓澡嗎?要錢沒錢,要房子沒房子,覺得很迷茫。

記:你潛意識裏會認為搓澡是個低人一等的工作嗎?

鄒:我不是看不起搓澡這個工作。可是作為一個全國冠軍,如果她的工作變成了搓澡工,我覺得還是丟人的。我怕人家笑話我。我什麼活都幹過,我還粘過膠合板。可是我後來幹不了了,一做就鼻子出血。

記:你感覺別人在笑話你嗎?

鄒:別人聽了我的事情,就是一聲嘆息。我心裏不知道是什麼滋味。有好心的大姐就説我多可憐,為什麼不去找找有關部門,讓安排工作。都是同情吧。

記:你接受她們的這種同情嗎?

鄒:(沉默)我怎麼能不接受呢?她們也是好意,也是她們的鼓勵,才讓我鼓起勇氣,朝媒體説出我的事情。

記:經常會有不熟悉的人朝你問起你的事情嗎?

鄒:有,可是我已經麻木了。沒有任何感覺了。

“就是要求恢復我體工隊食堂的工作”

記:那你的要求是什麼呢?

鄒:我的要求就是恢復我體工隊食堂的工作。

記:以前你在體工隊食堂工作,每個月有多少錢呢?

鄒:沒有錢,我那時候剛退役下來,還沒給我安排工作,在體工隊食堂幹了3年,結果領導換了,我也沒有這份工作了。

記:回食堂具體做什麼?

鄒:做什麼都行。掃地做飯都無所謂,只要讓我上班就行。

記:只要有個工作就比搓澡好?

鄒:對對。

記:你希望的月收入是多少?

鄒:如果在食堂的話,月收入正常的話,也在一千多吧?記:1000多你就很滿意?

鄒:(不好意思地笑了)沒啥太大的要求,其實我的要求一點都不高。

記:是的,你的要求一點也不高。

鄒:(沉默)

記:為什麼這麼希望回體工隊呢?

鄒:剛才也有記者這麼問我。畢竟我在體工隊呆了十多年,我的所有的朋友都在體工隊呆著,在陌生的地方工作,我好像覺得心裏挺難接受的。覺得看著他們訓練,就感到很充實。

“夢見我比賽卻忽然舉不起來”

記:現在你還懷念當時的舉重生活嗎?

鄒:懷念。我至今還經常做夢,每次都夢見我在舉重比賽的時候,卻忽然舉不起來。每次都這樣。(不好意思地笑)也不知道咋的。

記:潛意識裏你還是非常看重每次的比賽。

鄒:每個運動員都是這樣的,唯一的目的就是拿冠軍。不能輸。

記:你不覺得這種競技體育是非常殘酷的嗎?

鄒:作為當年的情況,我只能接受這些。(這些)我也理解。我也經常回憶我們在運動隊那些開心的時候。想起來非常懷念。

記:現在跟隊友們還有聯繫嗎?

鄒:有。只是去看到她們了,我又會覺得非常慚愧,好像別人都比我過得好,起碼她們都在體工隊,只有我給人搓澡,心裏很自卑,不好意思見她們。

記:你經常去體工隊?

鄒:我總去。經常去。去體工隊看看,想念她們的時候,我就一個人過去走走。

記:會去過去訓練的地方看看嗎?

鄒:每次都會去。我還過去抓兩下子。

記:還能舉起來嗎?

鄒:但是不可能到達訓練那時候(的成績)了。也就是比試比試。

記:還記得起以前拿到全國冠軍的情景嗎?

鄒:(聲音低下來)特別高興,特別開心。一碰到失敗,就要痛哭很長時間。

記:那時候,想到自己的未來是今天的樣子嗎?

鄒:想不到,根本想不到。

記:現在還會愛看電視體育節目嗎?

鄒:有舉重的時候我就會去看。

記:特別喜歡?

鄒:有時候運動員做的動作不好,我還會做一些評論,看的時候很開心。

記:看到奧運會比賽的時候,會想什麼呢?

鄒:如果讓我去參加的話,我也可以當冠軍。我們那時候(時機)不好。

“當時我在農村,家裏窮,這也是一種出路”

記:我知道你吃過很多叫什麼大力補的藥,你覺得裏面有禁藥成分嗎?

鄒:我不想去想這些事情……別的我真的不願意想起。我也僅僅是懷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記:這些藥對你身體影響大嗎?

鄒:服用這個肯定是對我身體有害。(有)很大的影響。這事不提了,好嗎?

記:你還沒有孩子,是嗎?

鄒:(沉默)沒有。不要提這件事。

記:為什麼?

鄒:不想提。不為什麼。現在就是不想提這個事情。你就多寫寫我搓澡的經歷吧。

記:作為35歲的你,這是一個完全正常的願望……

鄒:(沉默)

記:像你現在的身體,能有孩子嗎?

鄒:可能還要看今後的治療情況。再説現在就是能要孩子也不能要,經濟條件不好。我們的處境就是房子裏連一個沙發都沒有,但我生了這個孩子必須要付出養育他的責任,現在我還沒有這個能力。

記:那你想有自己的孩子嗎?

鄒:很想。

記:男孩呢還是女孩?

鄒:這個還沒去想,不敢想。

記:你當時知道你今後所付出的是這樣的代價嗎?

鄒:(沉默)當時沒尋思會有這麼大的影響。

記:但你仍然不後悔?

鄒:不後悔。

記:真不後悔嗎?

鄒:也沒有啥後悔,現在(後果)已經造成了,也沒啥後悔的。

記:你當時年紀小,也只能接受這個選擇?

鄒:對。當時我在農村,家裏窮,這也是一種出路,想著將來就會有工作了。

記:這是當時最大的願望?

鄒:是的。

“體工隊是我最嚮往的地方”

記:你喜歡舉重嗎?

鄒:喜歡。

記:我知道訓練是非常枯燥乏味的,而且不是很多人關注這個項目。

鄒:我那時候確實小,剛開始不是很喜歡,可是後來越練越喜歡這個項目。

記:為什麼?

鄒:我感覺舉重能給我帶來幸福。

記:你指的這種幸福是什麼?

鄒:得到冠軍的快樂幸福,還有感覺能夠給我未來的幸福。練好了,你就能有很好的工作,這個時候,我就會感受到幸福。

記:你覺得體育給了你一種非常大的成就感?

鄒:是的。覺得自己很輝煌。

記:這種感覺你離開舉重隊之後,還有過嗎?

鄒:再也沒有這樣的感覺了,所以我特別留戀。

記:所以你這麼希望回到體工隊?

鄒:(低聲)體工隊是我最嚮往的地方。

記:如果你有了孩子,還會送她去練舉重嗎?

鄒:絕對不會。我一定會讓她好好學習。

記:你不是很愛舉重這項運動嗎?

鄒:那是我(選擇)的路,我不會讓她再去走。把自己所有的青春都獻給了體育,最終如果像她母親一樣,落到這樣的情況,我怎麼忍心?

記:想起這些,你對自己的體育生涯是愛,還是恨?

鄒:(愛恨)都包括了。

本版采寫:本報記者姜英爽

( 南方都市報)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