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薈萃| 專題庫
    最近,娛樂圈裏抄襲之聲不絕於耳,花兒樂隊被曝13首歌涉嫌抄襲,接著藝人道歉,公司聲明忙得不可開交。"花兒"的塵埃還未落定,《可可西裏》的導演陸川近日又惹上"抄襲官司"。紀錄片《我和藏羚羊———冰河在這裡流過》的導演劉宇軍訴陸川《可可西裏》抄襲。劉宇軍認為《可可西裏》有太多的情節、構思、創意與《我和藏羚羊》過於相似,其中一些對白甚至完全一樣。>>>>

    是有人太挑剔,還是有人太浮躁?讓我們細數一下最近娛樂圈裏的"真假克隆"。

曝光:他們被釘上了"抄襲"柱

花兒樂隊

VS


Puffy(帕妃組合)

涉嫌歌曲:《天下第一寵》VS《燕子》
《童話生死戀》VS《TurnBackTime》
《嘻唰唰》VS《K2G奔向你》
《星際歌劇》VS《Calling》

抄襲解析:《嘻唰唰》《K2G奔向你》中兩段樂段基本上完全相同,只是後者在一些不重要的地方做了一些改動。如後者在開始的地方加了兩個音,使本來從第二拍進入的音樂變成了從第一拍進入;

專業鑒定:簡譜鑒定圖曝光 百代道歉 聲明
“不是巧合,更不是模倣,就是抄襲”

吉祥三寶

VS

《蝴蝶》

涉嫌歌曲:《吉祥三寶》VS《蝴蝶》

抄襲解析:《蝴蝶》是2002年法國公映過的一部電影的名字,主題曲與電影同名,法文名字叫做“LE PAPILLON”。這部影片的導演是法國以拍攝家庭喜劇而著稱的菲利浦穆勒(Philippe Muyl),他在法國可謂家喻戶曉。主演是獲得過第三屆凱薩影帝的著名演員米歇爾賽侯(Michel Serrault),和被稱為法國天才童星的克萊爾·布翁尼詩。

專業鑒定:《吉祥三寶》與《蝴蝶》靈魂不同
律師稱不算抄 歌詞對比

周筆暢

VS

劉若英

涉嫌歌曲:《天鵝》VS《分開旅行》

抄襲解析:超女周筆暢的首支單曲《天鵝》一經推出,就有耳尖的歌迷質疑其前奏中的美聲部分涉嫌抄襲劉若英的《分開旅行》。“《分開旅行》前奏的12到33秒之間,和《天鵝》那段最出彩的和聲編曲大同小異。”筆筆新歌《天鵝》迅速在網上引發了一場“抄與不抄”的爭論,事實上劉若英的《分開旅行》也翻唱自美國亞瑟小子的《BLACK BLACK HERAT》,前奏中的美聲部分確實會引發聯想。

專業鑒定:《天鵝》編曲借鑒《分開旅行》不算抄

龐龍

VS

田豐

涉嫌歌曲:《兩隻蝴蝶》VS《花蝴蝶》
《你是我的玫瑰花》VS《最愛》

抄襲解析:田豐表示,龐龍“借用”田豐成名曲《花蝴蝶》的創意,以《兩隻蝴蝶》大紅大紫嘗到了甜頭後,竟然于2005年再次抄襲由田豐一手打造的音樂小子阿正演唱的歌曲《最愛》的旋律和創意,推出單曲《你是我的玫瑰花》,該曲的核心樂句“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和《最愛》在節奏型、音型、速度幾乎一致,只把歌詞“你是我的最愛,你是我的期待”改成了“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表態:瑕疵 模倣 抄襲——到底冤不冤

花兒樂隊只認“瑕疵” 不認“抄襲”
    當創作的時候會把之前的旋律自然而然地唱出來,經過樂隊其他人認可之後就會繼續做下去,但關於這些旋律的具體出處就很難去搜尋了,我們真是一心想著創作出自然流露出來的音樂,其他因素真的沒有多想,所以才會造成瑕疵。更多

王曉峰:抄襲是歌壇的一個毒瘤
    抄襲是歌壇的一個普遍現象,也是個毒瘤。大家應該一起去抵制。明星作為公眾人物,抄襲是可恥的,也是沒有責任感的,他們會影響到別人對是非的判斷。 一旦國際版權糾紛出現,百代公司輸了官司後,會反手拿花兒樂隊開刀,最終犧牲品是誰不言而喻。

王力宏反指批評者“雞蛋裏挑骨頭”
    王力宏因《心中的日月》涉嫌抄襲而被台灣音樂人交流協會舉辦的“年度十大優良專輯”大獎拒之門外,王力宏説:“如果用這種雞蛋裏挑骨頭的方法檢視音樂,會發現很多音樂雷同。”

 

科爾沁夫:對音樂要有誠實的態度
    有時説你抄襲不是説在道德上評價人,從藝術上來講,這個問題非常大。作為音樂人,不能把自己當做純粹的偶像,必須對音樂有一個誠實的態度。他們現在被音樂風雲榜取消評選資格,這對他們的演藝事業是很大的打擊,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周傑倫自稱最討厭抄襲
    周傑倫為《四面楚歌》涉嫌抄襲一事,特意在官方網站上給歌迷“上課”,説是要“向歌迷和傳媒普及樂理常識”:“弦樂的採樣是每個編曲人都可以用的。我們最恨的就是抄抄抄。”

 

律師點評:確定侵權須具備三大條件
    花兒樂隊的曲目如果都構成侵權的話,由於涉及到他國公民或者法人的著作權問題,在被侵害方選擇起訴的國家和受理法院的不同,在適用法律上會産生衝突。更多
音樂涉嫌抄襲目前尚沒“法”界定

零點樂隊認為“重復很難免”
    零點樂隊新專輯主打歌《沒有什麼不可以》涉嫌抄襲AREOSMITH的《DON’TWANTTOMISSATHING》,零點樂隊説:“音樂裏一共就這麼7個音符,怎麼弄都難免會有重復。”

 

歌迷調查:憤怒還是無所謂?
    我只喜歡歌,不在乎是誰寫的。説實在的,如果沒有“花兒”的傳播,或許要聽到這些曲子不容易。當然,如果用別人的曲子而挂自己的名字,實在是有損偶像的名譽,不過,現在的偶像大多如此,我原本就沒有對他們有更多要求,也就不存在失望之類的情緒了。 更多

警示:不要讓抄襲成為一種習慣
·

北京青年報:花兒樂隊抄襲與文化恥感的喪失

    抄襲不能成就文化巨星,抄襲偶像輩出也不會帶給我們文化自豪感,抄襲導致的成功恰恰是一個時代的恥辱。在恥感喪失、文化的道德底線模糊的時候,應該有更多的人站出來對抄襲説不,公眾對抄襲的“圍剿”也應該持續下去。更多
·

青年時報:抄襲還是模倣?

    俗話説,照葫蘆畫瓢。但從沒有見過葫蘆的人,照什麼去畫瓢呢?無疑,模倣借鑒應該是既捷徑又方便的必然選擇,但這絕不是同情抄襲或贊同抄襲。因為,模倣借鑒和抄襲畢竟還是有著本質的區別。 更多
·

深圳商報:抄襲無處不在 抄襲與反抄襲的博弈

    所謂流行歌曲的抄襲,讓我想起賈平凹先生在《我是農民》一書中説的:現在的流行歌曲,就像玻璃缸裏養的金魚,你吐了我吃,我吐了你吃。更多
· 中國青年報:當抄襲成為一種習慣
    “當抄襲成為一種習慣”這個話題的確不是杞人憂天。對抄襲行為的“寬容”意味著國人中的確存在著集體無意識的麻木。當急功近利、投機取巧漸成風尚之時,抄襲就會在潛移默化中成為一種思維習慣,悄然滲透到人們的日常生活、學習及工作中。在這樣的精神氛圍中,何談獨立思考?更多
娛樂圈裏的"借鑒"

陳凱歌《無極》

and

莎士比亞《麥克白》

    《無極》與莎士比亞《麥克白》劇情相似;鬼狼(劉燁)的扮相像剪刀手愛德華的翻版,手裏的劍似乎讓我們看到了《碧血劍》裏金蛇郎君的金蛇劍;羽毛在天上飄半天不落讓人聯想起阿甘正傳裏的羽毛;奔牛的場景與獅子王有"異曲同工"之處;奴隸崑崙狂奔的樣子如《功夫》裏的周星馳;大將軍光明副將戴的頭盔看起來像黑澤明《影子武士》裏武田信玄的頭盔。

馮小剛《夜宴》

and

莎士比亞《哈姆雷特》

    馮小剛日前接受記者訪問也將自己的無奈與期待和盤托出,也同時曝光了《夜宴》裏的複雜人物關係。他説:“社會有這樣一種偏見,認為悲劇更難。那麼我們不妨也淺薄一次回應一下,那我就拍一個你們認為難的。事實上他正在製作後期的這部《夜宴》,既融合了西方戲劇《哈姆雷特》的愛恨情仇,又整合了《大明宮詞》裏的一段宮廷爭鬥,是一部很有意思的嫁接作品。更多

張藝謀《滿城盡帶黃金甲》

and

曹禹《雷雨》

    張藝謀的新片《滿城盡帶黃金甲》這個月就要開拍了,這部改編自曹禹名作《雷雨》究竟要怎麼折騰咱們現在還不知道,不過從目前曝光的演員和部分劇情來看,新片沿用了《雷雨》框架,不過將大家族的情仇變成了皇族的恩怨,時代背景也重返唐朝。從大宅門的恩怨情仇到深宮高墻的爾虞我詐,張藝謀的刀子,不快也光。是喜是悲,是改編是顛覆,這些謎底,也只有等所有的猜想變成電影的那天才揭曉。 更多

結語:正如茅盾先生所説:“模倣是創造的第一步,模倣,又是學習的最初形式。但我們擁護‘模倣’只能到此為止,過此一步,則本為向上的墊腳石‘模倣’就轉變為絆腳石了。”這話真可謂言簡意賅,一語中的。模倣並不可恥,可恥的是鬼鬼祟祟的剽竊。對於藝人來説,犯點錯誤沒啥的,誰還沒犯過錯誤啊?正所謂“過而改之,善莫大焉”。
責任編輯:馬麗娜 陳維松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