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陶冬:全球化新格局 雙邊貿易不平衡已不是問題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2 月18 日 | 文章來源:財經時報

在過去30年中,國際經濟學沒有多大變化,但是國際經濟格局卻出現了重大變化。全球化大潮席捲世界,生産線、服務線由大洋的一端移向另一端。在新的生産、貿易格局下,筆者認為貿易收支概念(尤其是雙邊貿易收支)應該從經濟教科書中消失。

不過美國的政治家未必這樣看。美國2005年的貿易逆差為7668億美元,其中對華逆差2016億美元(美國統計口徑),幾乎是對日本逆差的3倍。

創紀錄的對華逆差,在美國政壇激起了強烈反應。參議員舒曼和格蘭姆重新拾起舒曼法案,威脅如果人民幣不大幅升值,便對中國産品徵收27.5%的懲罰性關稅。美國財政部官員私下號稱,當局傾向於在4月中公佈的半年度報告中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一場以貿易不均衡為藉口的聲討、制裁,頗有山雨欲來之勢。中美貿易不均衡真有這麼可怕嗎?真值得如此大動干戈嗎?

自上世紀90年代出現北美自由貿易區(NAFTA)以來,美國的製造業不斷移向海外,先是墨西哥,後是亞洲。除個別行業外,美國製造業的生産能力幾乎消失殆盡,但是美國消費者的需求依然是全方位的、強勁的。如此背景下,美國貿易呈結構性逆差。隨著美國消費的增長,儲蓄率的下降,貿易收支惡化是自然的、難以逆轉的。

在商品的國際交易中,除了飛機和農産品外,能夠在國際競爭中站穩腳跟的美國産品實不多見。這一點在遠洋貨運上表現得十分突出。從中國前往美國的貨輪上,幾乎班班滿載著“中國製造”的消費品。而由美國返回中國的貨輪上,載貨量只有1/3,運的是賣給中國的廢鋼鐵。這便是中美貿易關係的現實。

美國人的強項已不再是實物的生産,而是服務的提供。從高盛到微軟,從紐約第五大道到好萊塢大片,美國的優勢在服務業。遺憾的是,“911”之後嚴苛的簽證限制,將幾十萬中國遊客拒之門外,美國也就無法受惠于中國最大的服務業需求——旅遊。從亞洲到歐洲,再到澳洲,中國遊客已成為拉動當地經濟的一支生力軍,對美國則不得其門而入。這一點不能怪中國。

同時,全球化下貿易往往是多邊進行的,即A賣給B,B賣給C,C賣給A.中國對美國産品的需求不大,但是對原材料卻有很大胃口,拉動著巴西、澳大利亞、俄羅斯等國的經濟。中國的機械類訂單兩年前啟動了日本的復蘇,最近又在拉動德國經濟回暖。這些國家對美需求的增加,間接地有中國的功勞。

有趣的是,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呈爆炸性增長,但是對亞洲整體(包括中國)的逆差,在過去十年幾乎沒有變化。實際上,這體現著亞洲生産垂直分工的進展。換一種説法,十年前南韓賣DRAM,台灣賣半導體,馬來西亞賣磁片給美國。今天,這些國家的電子零配件全部賣給中國,由中國組裝後輸送到美國。於是,中國對美國出現鉅額順差,對亞洲各國卻出現鉅額逆差。這就是全球化,這就是為什麼雙邊貿易不平衡根本不是一個問題。

美國的貿易不平衡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自身的過度消費、超低儲蓄造成的。只要海外資金願意投資美國,只要美國資本項目有順差,經常項目出現逆差(甚至長期逆差),也未必一定對經濟帶來重大傷害。亞洲各國對美國積累下大量經常項目順差,其中相當一部分通過央行對匯市的干預轉化成外匯儲備,最終以投資形式流回美國。

外匯儲備不在於賺錢,但對保值、流動性要求甚高,同時肩負著政治使命。儘管不少央行揚言“優化儲備結構”,最終多數資金還是投入美元資産,投入美國國債(儘管美國債收益少得可憐)。這就是為什麼儘管美聯儲連續14次加息,美國國債利率卻並未大動;為什麼美國出現鉅額雙赤字,經濟、樓市卻依然旺暢,債市、利率依然穩定。

在美國,有誰關心過佛羅裏達與明尼蘇達之間的貿易不均衡?有誰關心過紐約與舊金山之間的資金流動?在全球化的地球村裏,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均衡以及資金流動,本質上是同一概念。

全球化下世界經濟出現了新格局。新的分工、合作和融合打造出一個雙贏的局面。發展中國家經濟得到更多的發展機會,發達國家消費者受益。由此帶來了戰後最長的經濟景氣、最低的利率水準、房地産興旺、通貨膨脹不揚。這一局面需要世界各國的協調、呵護,才會有更亮麗的明天。(作者為瑞信董事總經理兼亞洲區首席經濟學家,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