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目擊山西沁源車禍逝者葬禮:哭泣聲在村裏回蕩
中國網 | 時間:2005 年11 月17 日 | 文章來源:新聞晨報

11月14日沁源特大交通事故發生後,受傷學生被送到當地的兩家醫院進行搶救。昨日,在沁源縣人民醫院的病房門口,記者看到兩名已經清醒的受傷女學生,但醫生告訴記者,因她們還未從驚恐中緩過神來,最好不要和她們講話。

沁源縣人民醫院骨科主任醫師朱元鎖告訴記者,事故發生後,山西省衛生廳立即調來了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神經外科、山西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骨科、呼吸內科以及長

治市醫院的骨幹醫生趕到沁源進行搶救傷員,對需要手術治療的學生緊急進行了救治。據記者了解,事故中受傷的6名輕傷者將在一個星期後出院,12名重傷者仍將繼續觀察治療。

對於舍命救出兩個孩子的姜華老師,沁源縣政府今天將專門在他的家鄉郭道鎮橋龍溝村舉行追悼會,而且縣裏四大班子的主要領導將全部參加。另外公安部門已經對肇事司機所屬的山西黎城白龍運輸公司進行了財産凍結。

按當地風俗逝者昨日入土

昨天,是山西沁源“11·14”特大交通事故發生後的第三天,按照當地風俗,在這一天逝去的生命該入土為安。於是,村前公路邊上搭起的一個個簡易靈堂,和路上手握花圈不斷湧來的悼念人群,讓這個只有16萬人口的沁源縣,經歷著有史以來最沉重的一天。

一路走來滿目拾悲

早上9點鐘,記者沿著沁源的幾條鄉村公路探尋那些失去孩子的親人。結果,一路走來,一路悲,看在眼裏,痛在心裏,每隔五六里,都可以看到一個用帆布搭建在路邊田地裏的簡易靈堂,因為按照這裡的傳統,在外邊死亡的人,是不能進村的。

靈堂從孩子的屍體被拉走那天就搭好,自此後,他們的親人無論白天黑夜都守候在他們身旁,這幾日,歇斯底里的哭泣聲就一直在村子周圍、在公路邊回蕩。而昨日,失去親人的人們更是悲痛欲絕,他們無法接受孩子下葬的痛苦現實,死死抱著孩子的棺材不忍放手。有些母親哭得暈倒過去,有些父親哭得嗓子再難發出聲音,有些姐姐不住嘶叫著弟弟的名字,“寶呀、婷呀、軍呀、洲呀……”,哭聲飛出那搭在村口的靈堂,飄向靜靜的田野、山川,哭聲震天,聲聲心碎。

目睹公路旁這些失去孩子的親人的極度悲傷之情,過往的行人亦禁不住淚水漣漣,駕車而過的司機放慢車速,望一眼車禍所帶來的痛苦場景,輕鳴幾聲汽笛,以他們特有的方式表達對孩子的哀悼。

沁源縣韓洪鄉在這次事故中共有5個孩子遭遇不幸,而且都在鄉街道邊上。昨天為入土的孩子送行讓山腳下成了哭泣的海洋,送葬的人群淚眼滂沱,悲慟之聲回蕩山谷。

“不用説他們的親人,連我都快崩潰了,真的是悲慘的世界。”在5個不幸家庭間來回奔波安慰的鄉黨委書記黃貴河低沉地説,這次真讓他體會到當地那句方言“死了兒女,摘了心”是一種什麼樣的痛苦滋味。

女兒的聲音仿佛還在耳邊

這場悲劇,讓王成中沒了16歲的小女兒王紅,也讓這個心勁很足的中年男人突然失去了生活方向,他的夢想因為小女兒的離去而中斷,他苦心經營的美滿幸福開始變得殘缺。

王成中用顫抖的哭腔説,原本他們一家是村裏的驕傲,他用起早貪黑跑運輸掙來的錢將大兒子和大女兒陸續送進了大學,他也期盼最活躍的小女兒一樣能走出農門。但沒想到女兒前一天離家前那一句“爸爸,我是全家最幸福的”,竟成了女兒的“絕唱”。

那天正好星期天,王成中照舊清晨4點半起床,先是給機動車加水,然後和愛人閆玉翠一起吃過早飯,又同時出門。愛人去村附近一家廠子替人做飯,他則開著機動車到前面山裏去拉礦石,臨走前,放假在家的小女兒王紅,從被窩裏探出頭對父親説:“老爸記得中午回來吃飯,我給你做手捍麵。”看到這麼懂事的女兒,王成中幸福地笑了,“那當然回來嘍。”而在平時,王成中和愛人都在外面幫別人做事,沒有時間回家做飯吃,否則他一天就不能跑三個來回,而一個來回他能賺20元,這對他來説不是個小數目。

失去孩子的家庭失去的是希望

下午1時,跑了兩個來回的王成中灰頭土臉地回到家,女兒王紅看到父親,趕快將毛巾遞上,又端出熱騰騰的手捍麵給父親。“真是爸的好女兒。”王成中禁不住親了下女兒的小臉蛋。

知道女兒的鞋快要穿爛,王成中拿出100元讓她買鞋。但懂事的女兒堅決不要,因為他知道這個錢是父親裝礦石的墊付資金。

“是不是覺得老爸對你不好!”心知肚明的王成中故意扳著臉問女兒,女兒卻樂得哈哈大笑,對父親説:“哪敢呢,老爸最愛我,全家最寵我,我是全家最幸福的。”説完,拿著母親早上給她準備的100元錢,向父親做了一個鬼臉,然後在公路邊搭車去了學校。

星期天下午,王紅就給自己買了一雙白色的旅遊鞋。第二天的早操,她第一次將新鞋子穿上,但相隔不到20小時後,王成中再次看到小女兒時,王紅不是穿著新鞋蹦跳著站在父親面前,而是穿著一隻新鞋,冰冷地躺在醫院的太平間。

那一刻,王成中死死抱著女兒,用他的臉貼著女兒血跡未幹的臉,呼喚著女兒回來。

“她怎麼可能走了呢?”王成中至今不能想像女兒已經走了,他總覺得女兒就在他的身旁,他的耳旁總還回蕩著女兒那一聲聲溫暖的貼心話。他的兒子告訴記者,父親已經被悲傷麻木了,等妹妹真的下葬了,父親徹底從痛苦中清醒後,將更加痛苦不堪,他是無法承受一個沒有妹妹的殘缺家庭。

下午1時56分,記者走近李寶強在路邊的靈堂前,無言以致哀悼。16歲的寶強就這樣走了,他的兩個姐姐在靈堂裏扶棺痛哭,“寶強呀、強弟呀,我要抱抱你……”前來看望的鄉親們圍在旁邊,人人淚流滿面。

2時30分,記者來到了郭道鎮前興村王軍的靈堂前,滿腹悲傷的父親王留兆守候在兒子的棺木旁,呆滯的目光讓人真正感覺到了什麼叫死別,什麼叫無奈。17歲的孩子本是他們家庭的希望,但那睡著的司機,瞬間就給了這個本就貧寒的家庭雪上加霜的致命一擊。由於王留兆平時在太原打工,王軍和他的母親及年幼的弟弟,借住離沁源二中較近的前興村,小小的靈堂在村外路邊的田野裏顯得孤苦伶仃。如今,他們全家人曾夢想這個兒子長大、上學、掙錢、蓋房子,然後結束他們多年漂泊生活的希望沒了。

3時20分,在郭道鎮興盛村,又一個小小的靈堂出現在記者的視野裏,死者姚亞洲的母親和兩個女兒在10多位鄉親的陪護下,守在兒子的靈堂下。不一會,一群抬著花圈的婦女來到小亞洲的靈前,向一個前幾天還活蹦亂跳,如今卻成了隔世人的孩子錶示同情和哀思。這是一個聰明全能的孩子,籃球是他的最愛,供桌上的遺像就是一張他用胳膊夾著籃球的英姿。

他的離去,讓這個家庭只剩下三個女人,他的父親四年前因為肝病告別了這個家庭。“今天,俺的弟弟又這樣走了,這讓我們今後可怎麼過呀?”姚亞洲的姐姐在哭訴中念叨著,在場的群眾無不動容。晨報特派記者杜琛 山西報道

沁源二中副校長席世英

自責讓全校老師抬不起頭

記者:這樣一個曾讓人羨慕的重點中學,在這麼一起慘禍突然降臨後,作為校領導,你現在是何種感受?

校長:我的心情十分悲痛,作為一名老教育工作者,愛生如子幾十年,今天出了這麼大的事,特別是姜華的離去,我真不知怎麼去面對他的愛人、孩子和父母。同時,我現在感到很困惑。

記者:讓你感到困惑的是什麼?

校長:我對他們離去感到十分痛心。在精神上來自方方面面的壓力太大,要鍛鍊,學生多,操場小,滿足不了現有學生的晨跑,但不搞晨跑學生的身心健康又要受影響。學生在公路上跑早操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我們在抓學校安全工作中,學生的學習、飲食、安全、放假、返校都是學校和老師經常強調的事情,但這次事故我們預先沒有想到。

記者:現在學生怎麼進行晨跑?

校長:公路上晨跑肯定是不行了,但具體以後怎麼樣現在還沒有好的辦法。

記者:我們注意到在這麼大的一個學校前面的公路旁竟沒有一個警示牌,對此,你覺得這次事故與學校有什麼關係?

校長:對於這次事故,我們深感內疚,因為我們在細節上考慮得還不是很週全,為此,我們的老師都自責不已,他們都覺得對不起孩子,都有些抬不起頭。

相 關 新 聞
· 教育部發出通知嚴禁組織學生在交通要道跑步
· 山西沁源特大車禍開始理賠 交警將核實肇事責任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