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水鄉是吸引人的地方。

    長江下游,蘇南浙北,物豐富庶,天傑地靈。

    村落鄉鎮,依河而建,因水成街,因水成市,建築佈局精巧獨特。

    滿眼景致,粉墻黛瓦,小橋流水,老街深巷,江南鄉土氣息濃郁。

    三十年前,筆者在滬求學。期間,學農勞動到市郊,那清新,那醇厚,令人久久回味。

    斗轉星移。乙酉夏秋之交的一個週末,朋友結伴出行,慕名前往江南水鄉古鎮——同裏。

    從上海市區乘車前往同裏,只需一個小時的光景,司機封師傅告我,大約八十公里的路程。

    同裏,位於江蘇省吳江市,距蘇州僅18公里,離周莊10公里,到吳江6公里。

    同裏地處美麗富饒的太湖之濱,東臨同裏湖,南瀕葉澤湖、南星湖,西接龐山湖,北枕九里湖,襟帶吳凇江,宛若五湖懷抱中的一朵盛開的睡蓮。

    陪同我們的導遊是位二十歲出頭的姑娘,像這裡的風景一樣清秀俊氣。用略帶吳儂軟語口音的普通話,講起家鄉的故事,嫺熟中透著自豪。

    同裏是江南典型的恬靜幽雅居住型水鄉古鎮,留有明清兩代宅園30多處,有著名的私家花園退思園,富戶住宅崇本堂、嘉蔭堂、耕樂堂等。可謂,明清建築多,水巷小橋多,名人志士多。

    導遊小姐拔高了嗓門:“同裏人世代勤奮苦讀,知書達理,教育發達。自宋代以來,文化興盛,這裡先後出狀元一人,進士42人,文武舉人93人。”好一個人文薈粹呀!

    五湖環抱的古鎮,被十多條河流分割成15個圩島,又由49座風格迥異的古橋相連。穿行其間,對“水鄉同裏五湖抱,東西南北處處橋”之説,更加感同身受。

    説起橋,同裏人無比驕傲。他們把石橋當作古鎮文化的縮影來推崇。橋上刻有楹聯,寫景抒情富有詩意,比如“淺渚波光雲影,小橋流水江村”,就是寫照之一。

    鎮中長慶、吉利、太平三座小橋,跨于三河交匯處,同裏人有“走三橋”的習俗。

    每逢婚嫁喜慶,迎娶新娘的花轎,都要敲鑼打鼓,被人們簇擁著過此三橋。老人凡逢60歲生日,午餐吃畢長壽面,即有兒孫相挽,走過三橋,以求得太平、吉利、長壽。就連嬰兒滿月也要由父母抱著,走一走三橋。

    三橋對峙,縈水環繞,波光橋影,綠樹掩映,很有一番畫意詩情。

    到同裏,退思園是必去之處。因其廊舫堂榭均緊貼水面,故有貼水園之譽。小橋欄杆,如浮水上,小巧精緻,淡雅秀美,集江南園林之精華。這裡已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産。

    退思園建於清光緒年間,是由革職回鄉的任蘭生花十萬兩銀子建造的宅院。其弟有詩曰:“題取退思期補過,平泉草木漫同看”,可見園名取自《左傳》“進思盡忠,退思補過”之意。

    這座典型的私家花園,佔地僅九畝八分,格局不落俗套,自西向東,左為宅,中為庭,右為園。

    中庭與退思園的主體花園之間有月洞門相通。進得園來,一片澄碧的池水,滿滿噹噹,樓閣亭臺如浮水面,俯身伸手可及。金魚戲水,柳枝倒挂,綠葉飄香,地水相連。

    池旁矗立一獨體太湖巨石,形若駐足老人,故亦稱老人峰。峰顛有一靈璧石,近看酷似一長壽龜,形神兼備。靈璧石原産楚霸王愛妾虞姬家鄉安徽靈璧縣,俗稱美人石。民間相傳老人峰象徵健康,而石龜寓意長壽,因此,吸引四方遊客前來一飽眼福。

    沿曲徑前行,至菰雨生涼軒,取意“涼風生菰葉,細雨落平波”。軒內隔屏正中置大鏡一面,相傳乃當年第二代園主任傳薪自德國帶回。歷經滄桑數載,觀景清晰依然,鏡中虛實,幽深莫測,大有“鏡裏雲山若畫屏”之趣。

    據導遊介紹,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發生的文化浩劫中,退思園遭受嚴重破壞,廳堂拆除,亭臺坍塌,樓閣傾危,湖池污染,面目全非,惟有那面大鏡完好無損。因有智者用紙將鏡面糊封,上書當時恭維領袖的時髦口號一副,故此倖免一劫。

    南園茶社始建於1898年,是清末的“江南第一茶樓”,歷經百年,秉承“厚德載道”、“樂觀向上”經營理念,長盛不衰。

    茶社原名“福安茶館”,上下兩層,200多坐席,北面臨街,東面和南面臨河,兩條河道在茶樓處交匯成“十字港”。筆者在二樓臨窗的一個桌前落座,品茗觀景,路途勞頓之感無影無蹤。

    店主格外熱情,邊張羅著我們需要的茶點,邊介紹茶社的來歷:“南園茶社”取代“福安茶館”,源於辛亥革命大名人陳去病先生。陳去病與茶樓隔河而居,常讓傭人用舢板送到茶館,與柳亞子等進步文人或談笑暢飲,或針砭時世。

    進步文學團體“南社”,就是由陳去病、柳亞子在茶樓醞釀籌劃成立的。故經他們提議,將“福安茶館”更名為“南園茶社”,即去掉中間兩字就成了“南社”。從此,這裡成了文人墨客會聚之所,充溢文化氣息。

    茶樓古樸中蘊涵厚重,陳設家什均有來頭。現在,陳去病和柳亞子兩人蠟像栩栩如生,請坐在茶樓上每天對飲,獨成一景,引來遊客茶友駐足懷舊,拍照留念。

    今日之同裏,有古鎮、新區之分。古鎮居住著不到兩萬人,上歲數的人居多。新區四萬人,大多是出於保護古鎮風貌遷移出去的。上歲數的人難以割捨懷古情結,新生代更渴求現代化的生活,各得其所,兩全其美。

    如今旅遊業已成為同裏的支柱産業。沒人能告訴筆者全年旅遊收入的準確數字,但從每人百十元的景點門票、年遊客一百五六十萬人這兩個數字中,似乎也能猜出個八九不離十了吧!

    隔窗相望,垂柳依依,小船悠悠,遊人如織。面對眼前這番熱鬧景觀,突然有種説不出的感覺,年復一年,日復一日,這對水鄉古鎮來説,福兮?禍兮?或許,“痛並快樂著”吧!


  2005年9月4日
于北京靜遠軒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