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公超與蔣介石(三)
周谷

    熱心於“一國兩府”

    葉公超後半生大部分精力多用在對美關係上,強調台灣地位之重要。1952年4月28日,出面簽署“中華民國與日本國間和平條例”及其有關文件,同年8月5日生效,此案決策在台北“總統府”,0他只在訂約技術上協助當局解決此一難題。他對另一對外活動重心是與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商定協防條約,葉還分別代表臺、美于1954年12月2日簽訂“共同防禦條約”,此條約在1979年12月31日宣告終止生效。

    肩負對美活動要職

    葉公超自1958年8月,奉命就任“駐美大使”要職以來,工作十分繁重。1958年7月至1960年5月大約兩年期間,“外交部長”黃少谷常將“國家”大事、“外交決策”專電專函“就教”葉公超,蔣介石對葉公超之期望至為殷切,每將“國家”重要大事,涉及國際、涉及美國者,常就商葉公超“大使執事”及公超同志辦理。

    葉公超對他們的徵詢意見,無不精密思考,令專人書繕或親自起草親書,而後謹復。他個人也特別向高層提供所見撰文呈參。葉在美任初期極為蔣介石所信賴,交辦事項頗多,以至葉春風得意,鬥志高昂,為“國家”辦了不少重要交涉要案。

    葉公超1958年9月到達華府任所後,首先健全內部組織,統一指揮“政府”派在美國任何之機構及其人員,葉于1959年1月8日,呈蔣介石一秘密長函,其中談及重組事:

    “職來美就任時,曾奉院令對駐美京各機構統一指揮,遂于到任後,已將經濟文化兩‘參事處’全部遷入‘大使館’合署辦公,並將會館工作分為政治、經濟、文化、新聞、秘書、總務、會計及領務組,‘武官辦公處’即在‘大使館’辦公處對面與合署相聞,指揮亦便,各‘武官’工作尚勤,駐在美京各使館因有若干共産國家在內,故有關機密處所,例不許武官參觀,職有機會參觀時,即偕同‘武官’前往,俾可看到一些新東西。”

    為“大使館”統一指揮及加強“大使館”文化參事處業務起見,葉公超1959年2月5日特函“教育部”長梅貽琦(月函):

    “月函我兄部長道鑒:上年9月弟奉派來美後恪守“政府”歷次指示統一指揮、監督之原則,經將文化、經濟兩參事處遷入‘大使館’合署辦公,館內各組間之聯繫尤為密切,查文參處職掌文教工作,屬員自以能適應駐在國之工作及生活環境為首要條件,其語言文字似須有相當基礎且須專職任事一切當在洞鑒之中,文參處業務頗繁,今後調派人員,如能遴選語言文字技能較優可不必在外同時進修學業者,該處工作當可更為積極,其以出國深造獲取學位為目的者,似應另謀途徑,庶使在美文教工作得以順利推行。

    裁奪專此敬頌”

    梅尊重老友葉的意見,隨即改組駐美“大使館文參處”人事,並遷入“使館”辦公。

    調整“使館”

    葉公超到任第二件大事,辦理“大使館”館員與“外交部”部內官員內外互調一事,以新陳代謝,特呈請“外交部”將館內一些已任職10、20年以上資深館員,調回“外交部”歷練熟習“國情”。

    葉于1958年12月調“駐美大使館”主管政治事務“參事”崔存璘,主管“大使”中文文件“參事”傅冠雄、一等秘書周爾燻回臺辦事。崔存璘浙江鄞縣人,蔣介石夫人宋美齡多次在美活動期間,崔存璘協助最多。因之,對崔之突然調任頗為關切,還疊次便詢“葉大使”。

    葉公超收到曹聚仁的信

    葉公超于1958年8月23日金門炮戰前數日,被任命為“駐美大使”,並在炮戰中赴美就任。

    10月6日葉突然收到曹聚仁于9月30日自港給他的親筆函,談金門炮戰事,10月6日始收閱。蔣經國在江西南部推行他的新政時,曾聘請曹聚仁為蔣的《正氣日報》主筆、總編輯等職,與台北政府高官多相識。

    曹聚仁自1950年從上海移居香港定居。1956年7月曹以記者身份赴大陸採訪,當年周恩來在頤和園邀其夜宴密談台灣問題,邵力子、傅學文夫婦、張治中上將、陳毅元帥奉令作陪,曹以後曾6次進出大陸,毛澤東于1958年8月在中國南海勤政殿接見曹2次。

    曹聚仁給葉公超的信,首先表示今日大陸,“唐貞觀之治,未必能夠如此”,“古人有‘生不逢時’之嘆,我們總算逢其時了。”曹在函中總結出中共中央關於台灣問題五條意見告知葉“大使”:甲、臺方軍政大計,仍由“蔣總統”全權決定。乙、中共當局同意劃廬山南部(以海會寺為中心)及鄱陽湖為蔣總裁休養林園,毛主席當專電歡迎國民黨總裁歸養廬山,奉為國賓。蔣總裁如願居奉化溪口故居,亦無不可。丙、中共當局同意國共和談公開化,國民黨亦可派代表在廈門、福州、廬山(三地任擇其一),舉行會議。丁、北京方面擔負臺方一切軍政經費,以美援額為準。戊、台灣準為自治區,由陳辭修、蔣經國二氏負責軍政省務。臺方派代表團駐北京,並參加政治協商會議及人民代表大會。

    葉公超態度惡劣,隨即于10月9日將曹聚仁來函轉呈“外交部長” 黃少谷,並加按語斥曹聚仁“妄道和談,頗可見其引以自重,弟未予置理,惟函內預及可不阻金門補給一點,則又顯非無據”。(原載台灣《中外雜誌》1997年9---12月號,編輯時有刪節,文字也做了處理。作者周谷時任美國華府中國現代史研究所主任。)

    《台灣週刊》2002年第42期


葉公超與蔣介石(二)
葉公超與蔣介石(一)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