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末代王后的流亡歲月(圖)

    


年輕時的法拉赫

    前不久,客居巴黎的伊朗末代王后法拉赫接受了埃及《金字塔報》記者採訪,講述了她在23年前離開伊朗後的一些鮮為人知的經歷和感受。伊朗媒體,如《首頁》月刊等一些報刊相繼選登了上述採訪的內容。

    手持埃及護照心懷感激之情

    法拉赫持有埃及護照。談及流亡國外最初的歲月及這本埃及護照,法拉赫感慨萬分,話語、表情禁不住流露出對這本護照的尤為珍視和對埃及已故總統薩達特的深深感激之情。

    1979年1月,國王一家離開伊朗,踏上流亡之路。迫於伊朗新政府的壓力,沒有哪個國家願收留被廢黜的伊朗國王,國王許多昔日老朋友都疏遠他。值得一提的是,國王最親密的盟友美國人也將落難的國王一家拒之門外,令國王夫婦措手不及,羞愧之極。埃及總統薩達特不惜與伊朗新政府斷交,決意為老朋友伊朗國王一家提供庇護。法拉赫説,倘若沒有這本護照,我無法預料對我及我的孩子,尤其是國王去世後會發生什麼,我們永遠不會忘記薩達特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是薩達特接受我們去埃及,發給我們埃及護照。在埃及避難的歲月已過去20多年,但是法拉赫依然記憶猶新。法拉赫回憶説,我們在埃及度過的時光是極其愉快的,人們對我們笑臉相迎。我感到我屬於這塊土地,我決定學習阿拉伯語,永遠呆在埃及。遺憾的是,國王疾病纏身,看醫生及治療方面的事情耗費了我大部分時間,致使我未能學完阿拉伯語課程。

    “911”事件發生後,她欲往美國。這本埃及護照給她在海關帶來諸多麻煩和煩惱,因為她持的是埃及護照,護照上出生地又註明是伊朗,美國海關官員對她格外嚴加盤查,全身幾乎被搜查個遍,連鞋跟、鞋裏都不放過。回想當年與國王訪問美國,腳下踏的是紅地毯,受到的是美國總統的迎接,如今境遇迥異。按其目前的境況,她完全可以換一本在世界各地暢通的其他國家護照,但是她寧願持有埃及護照,因為她與這本護照有著割不斷的情結。

    子女定居美國幼女去年自殺

    穆哈默德禮薩國王病逝後,美國的態度發生變化,美國政府對法拉赫講,如果她願意,可以去美國定居。當時她的孩子們都想去美國讀書,所以,1980年她帶孩子去了美國。法拉赫與禮薩國王共生養了4個孩子,2男2女。大女兒法拉赫娜茲進入位於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心理學。小兒子阿裏禮薩在普林斯頓大學註冊,修物理、數學和音樂,他在4個子女中受教育最多,被稱為家裏的大知識分子。

    伊斯蘭革命爆發時,大兒子禮薩巴列維正在加利福尼亞讀書。目前他居住在弗吉尼亞。1980年,穆哈默德禮薩國王病逝後3個月,也就是在他20歲生日那天繼承了王位,在登基儀式上,面對巴列維王朝的遺老遺少,誓言“作為伊朗國王將擔負起所有責任”。後來他見大勢已去,決定放棄國王稱號。眼下看不出他與普通的美國人有什麼區別,觀看橄欖球賽,陪妻子逛商店購物是他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內容。當然他少不了與國外的伊朗人進行聯繫,時而接受波斯語電視節目的採訪,他未完全放棄恢復巴列維王朝的念頭。

    法拉赫小女兒蕾拉也一直居住在美國,經常赴歐洲遊歷。去年6月,在倫敦的林恩納德旅店服安眠藥自殺身亡。2000年她在接受採訪時,流露出不盡的思鄉之情。她説,她深深地懷念伊朗,多次夢見踏上令她魂牽夢縈的故土,她並不渴望王室的特權生活,但她敬仰她的先父。蕾拉沒有固定職業,獨身,自殺時年僅31歲,自殺前的一段時間,心情一直很沮喪,她採用自殺的方式結束其生命,顯然與其揮之不去的心理創傷有關。參加小女兒的葬禮,白髮人送黑髮人,令法拉赫悲痛之至。

    隻身居住巴黎回憶美好時光

    1985年,也就是在美國生活了5年後,法拉赫決定隻身離開美國。她對此解釋説,她當初去美國是為了陪伴照顧孩子們在美國學習,他們已經長大成人,能夠獨立生活,不再需要母親在他們身邊。法拉赫若和子女們生活在美國,可以互相照顧,共用天倫之樂。法拉赫決意離開美國,顯然是對當年卡特政府背信棄義,拋棄老朋友,不準國王去美國避難,余怨難平,她在美國繼續呆下去,心理無法平衡。

    法拉赫離開美國後,沒有回埃及,而是選擇巴黎作為後半生的歸宿。法拉赫説,她50年代曾在法國攻讀建築學,適應那裏的環境,除伊朗外,她最熟悉的國家莫過於法國。法拉赫接受的是西方教育,生活在文化背景明顯差異的埃及對她來説未必合適,儘管埃及給她以厚待。另外法拉赫在法國讀書的時候,風華正茂,對未來充滿美好憧憬,居巴黎,觸景生情,容易勾起她對當年那段美好時光的回憶,以備調整好心態。此後,法拉赫一直居住巴黎,每年都赴美國看望其子女。

    國王三個妻子都經艱難歲月

    在法拉赫之前,穆哈默德禮薩共結過2次婚,均以離婚告終。

    穆哈默德禮薩的第一位妻子是埃及法魯克王朝公主芙茲葉,這門由穆哈默德禮薩父王包辦的跨國婚姻可謂門當戶對。婚後,芙茲葉與巴列維王室成員不和,生下女兒莎赫納茲後沒過多久,便返回埃及,一去不歸。芙茲葉後又再婚,然而,她的第二次婚姻仍未擺脫分道揚鑣的結局。

    穆哈默德禮薩的第二位妻子蘇拉婭,伊德混血,父親為伊朗人,母親為德國人。穆哈默德禮薩對芳齡16的蘇拉婭一見鍾情,二人在王宮宴會上邂逅,當晚定婚,次日通過伊朗傳媒對外公佈。年輕美貌的蘇拉婭患有不育症,為了巴列維王朝後繼有人,穆哈默德禮薩忍痛與蘇拉婭分離。離開國王后的蘇拉婭一直獨身,再未回伊朗,國王病逝後,她第一個發出唁電。

    法拉赫是穆哈默德禮薩的第三位、也是最後一位妻子。少女時的法拉赫身材高挑,端莊秀麗,楚楚動人,現年逾60歲的法拉赫風韻猶存。1959年法拉赫嫁給了穆哈默德禮薩國王,為巴列維王室家族生了兩個男孩兒,從而奠定了她在王室中的地位。70年代,伊朗通過了國王若遇不測、王后法拉赫行使王權至王儲成年的立法,由此看見,法拉赫在巴列維王室中的地位僅次於國王穆哈默德禮薩,國王的幾個親兄弟也排在法拉赫之後。

    時下芙茲葉住在埃及海濱城市亞歷山大。蘇拉婭2年前病逝于巴黎,和國王離婚後,她先去了義大利,不久便赴巴黎定居。法拉赫每年都去埃及,在穆哈默德禮薩國王的墓上獻上一束鮮花,她同蘇拉婭在同一個城市巴黎居住達十多年之久,但是,法拉赫從未見過她。法拉赫説,我似乎應該認識一下芙茲葉,我們中的任何一個都經歷過艱難的歲月,這是我們當中的另一個共同點。

    從王后到庶民過去無法忘卻

    伊朗1979年的伊斯蘭革命推翻了巴列維王朝,也改變了法拉赫王后的命運。談及其走過的人生旅程,法拉赫的心境是複雜的。她説,我,法拉赫迪巴不是婚前的姑娘,也不是婚後的王后,我是名字叫法拉赫的女人,同一個名字叫穆哈默德禮薩巴列維的男人結了婚,現在,我是姓那個男人姓的寡婦,因此,我説我的真正姓名是法拉赫巴列維。

    法拉赫由一國之王后,降為流落他鄉的庶民,去年又經受了老年喪女的打擊,但是她能以堅毅的性格,起碼表面上看是這樣,面對今後的人生。她説,如果我講我已忘記過去,不是實話,這些經歷不會輕易被遺忘,但是,我可以説,儘管有這些經歷,我仍能夠繼續我的人生。(張曉春)

    《文匯報》2002年9月26日


俄羅斯女記者親歷:我在約旦當公主(圖文)
400年前英王后珍藏名畫被“肢解”(圖)
埃及末代王后被掃地出門(圖文)
英國哈利王子十八歲 慈善活動取代生日華宴(多圖)
英王室保鏢簽署自願保密協議(圖文)
挪威王儲結婚一週年 新王妃已被人民認可(圖)
摩洛哥王后婚紗照曝光 沐浴七次才能入洞房(圖)
王妹遺産760萬鎊 英女王一文錢拿不到(圖文)
女王也會被利用:英女王上海報成性商店宣傳工具
英國宮闈秘事曝光 女王管丈夫叫“香腸”
英國王室展示歷代珍寶(多圖)
溫莎堡睡著10位先王(圖文)
英王冠鑽石 走過血腥700年(圖文)
英王室侍從工資不高(圖文)
英國王太后墓地開放
鑲有2800多枚鑽石 王太后王冠價值連城
伊麗莎白二世的“秘密檔案”
伊朗前王后客死他鄉(圖)
穆斯林世界的“戴安娜”——拉尼雅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