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澳大利亞好夢回味

    澳大利亞是旅遊天堂,即使從未親臨,你的腦海裏也會輕易地浮現出那湛藍的天空、慵懶的考拉、連綿的海岸線、袋鼠還有雪梨歌劇院。這些方面的報道也不在少數。日前,由北京晨報、北京中旅出境中心、澳航、雅高酒店集團聯合推出的“澳大利亞好夢行”大型有獎徵文的獲獎者的足跡遍及澳大利亞全國。在7天行程中,從他們講述的9個故事裏,讀者可以感受到澳大利亞旅遊的樂趣。

    


     故事一 杞人憂天

     儘管此前我們的團隊得到了來自西安的“雪梨疫情報告”,但顯然,“口罩時尚”沒到雪梨。4月8日當地時間8時許,我們安全抵達這座最負盛名的澳大利亞城市。

    下了飛機就要入關,導遊早早貼出安民告示:食品不讓帶入,藏也藏不住,除了警察,更有職業小狗嗅檢。考慮到自己腰揣的N包“防非典”板藍根多少有點懸,我決定棄車保帥:扔掉身上惟一的食品——一條尚未開封的口香糖。這樣一來,過關果然順利,安檢人員問都沒問便告放行。

    懸石落地之際突然發現,旁邊的一條通道裏,兩個日本老人攜帶的開心果以及一些貝類食品竟也在嘻嘻哈哈中安然過關!再回到團中匯總一下情況,榨菜、瓜子甚至娃哈哈,全部被放行。

    可憐我那慘死垃圾桶中的“綠箭”。

    故事二 精打算盤

    雪梨只是中轉站,接下去,我們搭乘澳航的國內航班飛往澳大利亞第三大城市布裏斯班。短暫的市區觀光後,我們的隊伍繼續前進。連續的飛行多少讓人感到疲憊,導遊的精彩解説以及車窗外的綿延綠色很快迷離寐眼中。

    一覺醒來,到達黃金海岸(gold coast)。擁有近四十公里長優良沙灘的黃金海岸是一處聞名遐邇的度假勝地,這座只有40萬人口的海濱小城,每年要接待近400萬遊客。

    既然是度假就要一身輕鬆,導遊告訴我們,在這裡,穿正裝出門多半會招來包含“這人有病吧”內涵的目光,標準的裝束是T恤、短褲、拖鞋或者赤腳。這一點在我們剛剛走進入住的度假村時就得到驗證,我算了一下,當時自己身上的衣服換算成布匹,足夠“武裝”三四個遊走于大堂間並且算不上衣著暴露的金髮遊客。好在我的背包裏短褲T恤一應俱全,裝扮起來不會太另類。

    不過很可惜,儘管有一套標準的度假打扮,我們依舊是觀光客。滿噹噹的行程讓我們無暇盡情享受黃金海岸的沙灘海水,體味度假者的悠然自得。

    故事三 羊毛剪子

    我對澳大利亞最早的印象來自小學音樂課本中的一首當地民歌,唱的是剪羊毛,歌詞記得不是很清楚,有一句大概叫“羊毛剪子嚓嚓響”——在黃金海岸附近山林中一個叫天堂農莊(paradise country)的地方,我第一次聽到了羊毛剪子嚓嚓響。

    準確地説,這是一次“剪毛秀”,操刀手是一個一身牛仔打扮的澳大利亞壯漢。在讓6只舞臺經驗豐富的優良品種綿羊魚貫跑上T形臺亮相並且“就綁”後,“剪毛秀”開始了。剪毛其實同理髮,溫順得有點過分的綿羊甚至沒哼哼幾聲就從滿身“青絲”變得赤條條來去無牽掛,可能是乍一失重不太適應,小傢夥是被攙扶著跌跌撞撞離場的。

    一位男士和兩位女團員被選作“助理操刀手”,假模假式地上臺比劃了半分鐘後,作為獎勵,幽默細胞超常的操刀手把3團羊毛分別塞進男同志的袖管和胸前,令其做猛男狀,引得台下鎂光一片。

    因為是表演,整個過程大約持續了15分鐘,而導遊告訴我們,最優秀的剪羊毛工人,9小時中,平均每40秒就可以搞定一隻羊。

    


    故事四 鞭上功夫

    折騰完羊,接下去要折騰人了。在結束了一番精彩的牧人表演後,意猶未盡的“天堂牛仔”們決定施展一下自己的鞭上功夫——用馬鞭抽斷人嘴中銜著的短樹枝。這一次,同行的一位姑娘被“不幸”選中,口含樹枝當靶子。這節目以前只在電視上看過,現場“直播”還是頭一回。“臨刑前”的動員工作很複雜,執行起來卻是一蹴而就,“啪”的一聲脆響之後,十幾釐米長的樹枝變成了不到5釐米。戲沒有就此打住,揮鞭的牛仔大哥強烈要求把剩下的5釐米再一分為二。這下“靶子”不幹了(想想也確實可怕),可在四下看客幸災樂禍的掌聲中,除了“咬牙閉眼”也沒有更好的選擇(後來有消息説,“靶子”來澳大利亞見到金髮碧眼高鼻美女後打算墊墊鼻子的計劃至此宛若一江春水向東流)。這一次,鞭子雖然揮了下來,卻只是虛張聲勢,“啪”聲響起時,“靶子”身旁的一個“託兒”用手迅速抽走了樹枝。

    故事五 買來“奧迪”

    除去觀看“剪毛秀”、“牛仔秀”,在天堂農莊我們還抱了考拉,喂了袋鼠。相比之下,考拉更合作,只是在女性懷中時會偶爾不安分地扯扯人家的衣領。袋鼠則略顯冷淡,惟一懷揣小袋鼠的一隻似乎對大家遞來的食物興趣不大,合影的時候還動不動拔腿就蹦,讓鏡頭難以捕捉——在黃金海岸“內陸游”的這一站裏,我用掉了4卷柯達200,但成果寥寥。同行的大天同志卻收穫頗豐,除了剛才提到的“羊毛猛男”造型,他的另一個造型同樣驚煞四方。

    那是當天上午在一個小鎮參觀後,大家回到車上準備出發時,大天來了,白衫黑鏡背懸3尺玄色長包,這行頭讓大家立即把話題轉到已故著名音樂人阿炳和他的二泉映月上。

    玄色長包裏裝的是一種當地土著人使用的樂器,名字音譯過來叫“嘀度嘀度”。據説是把一棵小樹放在野外,任螞蟻在其間穿梭後製成的。這東西發出的聲音説不上悅耳,大天即興獻上的一曲“滄海笑,滔滔兩岸潮”最多只能比肩狼嚎。聲音雖不悅耳,但“嘀度嘀度”還是得到了一個悅耳的中國名字——“奧迪”,澳大利亞的笛子。

    故事六 主題公園

    在黃金海岸的內陸游中,還有一個特色節目——品嘗當地農莊中自釀的葡萄酒,據説它的品質毫不遜於法國貨。當然,把整個品酒過程堅持下來多少要點酒量,因為你至少要嘗十種酒。

    內陸游雖精彩,但黃金海岸的“拳頭産品”顯然是主題公園。

    首先,我們把更多的時間留給了一齣舞臺劇。可惜我的印象只是到開幕不久後鼓手錶演時便告打住。據落幕後叫醒我的鄰座講,演出很精彩。

    所謂的主題公園有三座,我們參觀的是華納兄弟電影公司建造的一座,據説很多電影中的特技鏡頭都是在這裡完成的。公園裏有一座名為“致命武器”的過山車,據傳生猛無比。由於早年間在香港的海洋公園曾經感受過這生不如死的滋味,我沒上去。倒是我們團中的一對年近六旬的老夫婦勇敢“上車”,讓人大跌眼鏡。

    


     故事七 海豚出水

    雖然沒有接觸“致命武器”,但過山車的滋味我們還是很快嘗到,第一次是在從黃金海岸回到雪梨的航班上,第二次是在太平洋上。

    我們是從離雪梨3小時車程的斯蒂芬港揚帆出海進入太平洋的。那天是週末,這個不大的港口聚滿了人,但那絲毫無礙這裡的碧海晴空和海鷗翔集。當遊艇離岸向天際的時候,整船的人都在按動快門。不過,快門更頻繁地被按動是在稍後海豚出水的剎那。當天,我們的遊艇3次遭遇海豚,最多的一次大約有十來只。據説天再冷一些,這裡還會有鯨魚造訪。

    故事八 痛失良機

    在斯蒂芬港,我們還乘坐四驅車來了把“沙海”之旅,當然,這裡的沙海和我曾經到過的塔克拉瑪乾大沙漠不是一個概念。從沙丘上望去,不遠處就是翻捲的海浪;在沙丘上坐下,你可以借助一塊特製的木板體味滑沙的樂趣。

    滑沙雖然過癮,但多少有些危險,大天就在第三次衝鋒時不慎負傷。當天后半夜,他突然從被窩中鑽出,神色凝重地表示挺不住了要找個雪梨醫生看看。可是兩人一番商量後,理智戰勝了感情:澳大利亞的醫藥費是個無底洞,還是咬牙挺住更經濟一些。

    不幸的事在第二天發生了,當我們翻開旅遊手冊時,上面赫然出現了這樣的字眼:旅遊期間發生的醫療費用,可以由保險金支付。也就是説,自己不用掏腰包!

    故事九 打車奇遇

    看病不用自掏腰包,打車就不一樣了,這一打車竟打出了奇遇。在雪梨的第二個晚上,我獨自在大街遊蕩時,誤入了一個應該叫做紅燈區的地方。沒敢停留,就決定打車逃離。

    在和司機進行短暫的洋文交流時,我告訴他自己來自中國。對方立即露出笑容並拋出了地道的京腔:“哥兒們,那咱別説這個了”——這位家住小西天的老兄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來到澳大利亞的。回賓館的路上,這位澳大利亞北京“的哥”一直在對我痛陳“革命”家史,頗有些憶往昔崢嶸歲月愁的味道。(紀小東)

     《北京晨報》

    


[異域]菲力浦島的企鵝
[旅途]在墨爾本菲利普島看企鵝回家
[旅途]夢裏雪梨歌劇院
[異域]大堡礁美景醉人
[旅途]雪梨的城市鐵路
[旅途]墨爾本的河
[異域]浪漫刺激澳洲遊
[旅途]澳洲特別印象
[異域]澳洲喂海豚(圖)
[旅途]澳洲的汽車旅館
[異域]廚房裏誕生的旅遊聖經
[旅途]陽光屬於澳大利亞
組圖:雪梨車展上演《美女與野獸》真人版
[異域]澳洲要建太陽塔
西澳大利亞首府柏斯(圖文)
體驗澳洲純粹的生活 世界原來如此不同
澳大利亞浪漫西澳(圖文)
西澳 千面澳洲的另一半
去澳大利亞老鄉家串門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