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墨爾本的河
王明皓

     澳大利亞的墨爾本,是座先規劃好而後再建造的城市,街道一律都是東西或者南北走向,橫平豎直,就像一首在方格稿紙上填寫出的律詩。它的高樓大廈不是很多,只在市中心的那麼一小塊地方突了起來,其餘都是一二層的別墅式建築,雖然不高,卻是800多平方公里,呼啦啦非常誇張地鋪了一地。惟有它的河,卻是曲曲彎彎在這規整的城市裏漫遊著。

    想像中從這樣一座城市中流淌出的河流,就應有律詩中所透出的那麼一種格調,雄渾而開闊。可那天導遊在市區的一座公園,很慎重地把我們帶到一條河邊,用手指著説,“這就是亞拉河,墨爾本的母親河。”眼前的河,寬不過20來米,大約是初夏季節,不時下一陣不大不小雨的緣故,河水清中泛著黃色,卻又不是濁浪滔滔。河水盈盈的好像隨時都要溢出來,因而它的岸線並不分明,和兩邊起伏而青翠的草坪、沖天的綠樹達成了一種和諧,河上的橋都不高,有小舟在其中散漫地漂流著。這分明是一條應該在鄉間,流淌得很自在的小河,我想,以這模樣不管它流到哪,又怎麼能承受得起一座城市呢?我們問導遊,“這該不會是亞拉河的源頭吧?”導遊愣了一下,可馬上又會過意來説,“反正這河就這麼大,離源頭不遠的。”嘴裏雖這麼説,第二天他還是把我們帶到了墨爾本火車站的附近。

    流經火車站一段的亞拉河,的確變得有些寬闊,鋼鐵的橋梁高高聳起,車來車往的流動這才使人感到了它與這座城市的貼切。站在河的對岸看車站,車站就像一座金碧輝煌的教堂,沿河邊雄峙著排出了老遠,亞拉河就靜靜地躺在它的下面,而車站的倒影一旦撲進河裏,便也就隨著流水幻化著波動著,一如偉岸的漢子變得柔情似水了。我想,這裡應該是亞拉河最美,也可能是最開闊的地方了。

    亞拉河在這不遠的地方拐了個彎遠去,這座城市遠處那顯得有些生硬的棱角,經它輕輕地一拂,便也顯得柔和了。

    倒是亞拉河的入海口,給了我關於這條河的全部感觸。雖然是坐在車上從高架橋一晃而過,但菲利普海灣褐黃色的岸線,淡藍色的海水,幾艘進出港灣嗚嗚鳴響著的巨輪,兀然高立的吊塔卻歷歷在目。亞拉河在這裡又轉了一個彎,直接面對大海的那一派壯闊與浩然,亞拉河匯入了大海消失了。

    從源頭到入海,這是一段短短的旅程。它沒有長江大河作為依峙,沒有聳入雲天的冰峰雪嶺作為源頭,它所流經的城市墨爾本,也只有短短不到170年的歷史,但它卻將一座大都市滋養得那麼豐潤。儘管它如一曲婉約的小令,是潛在墨爾本這首頗為誇張的律詩的格調下,低吟低唱著的。

    《揚子晚報》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