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男女成熟夜生活

    都市夜生活永不睡眠...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業社會已被雨打風吹去,我們成了喪失節奏的現代人,迅速進入一個24小時永不睡眠的社會。

    記者對100名坐辦公室的職員,就他們的夜生活是如何安排進行問卷調查。結果表明,多數人的夜生活已從張揚而高消費的各種娛樂場所隱退到以家庭為主的休閒溫馨氛圍中來。

    據鹿城區文化局文化市場管理辦公室文化來源分析,成熟的消費理念,使不少人從過去的一擲千金,擺闊顯示自己經濟實力的消費誤區裏走了出來。現在的人都會從實際出發,不花冤枉錢,因此那些裝修豪華、價位不菲的娛樂場所,去的人少多了。人們所追求的是一種休閒、溫馨、更富人情味的夜生活。而網吧作為一種比較新的休閒場所等電腦進一步普及,人們也會更願意在家上網。

    溫州市區目前有舞廳61家,50多家KTV,集KTV包廂、迪廳、酒吧等綜合性的娛樂中心有10多家。比去年7月份開始的娛樂場所專項整治活動前,減少了近半數。而網吧則在短短的幾年裏開出了200多家。

    都市夜生活天上人間

    5月底的一個晚上,大約8點不到,記者來到了市區人民路,這裡娛樂、休閒場所比較多,開始步入夜生活。

    你是茶葉我是開水我要泡你,這時茶座已漸漸進入營業的高峰期。在國際大酒店的茶吧,記者隨機採訪了在那裏喝茶的一些人。

    林中,他稱自己是做生意的。他説大約在7、8年前,他也曾與人合作搞過娛樂業。那時生意比現在好,現在人們有更多的夜生活內容,不會像以前那樣,手上有點錢就跑到一些熱鬧的地方花,“像我們,晚上出來最多也是請朋友喝喝茶聊天,那些熱鬧的娛樂場所很少去,早幾年倒經常去。”

    林中的朋友稱自己在某房地産公司工作,他説:有時為了接待外地的客人,也會到各種各樣的娛樂場所走走,但覺得很沒意思,往往是又喝酒、又受那些強烈的燈光和過於喧嘩的音樂刺激,感到不舒服。平時更多的時間是在家裏看看電視、報刊,與家裏人一起過。

    非常男人愛血拼愛你才逗你

    記者又來到了市區開太百貨。這裡晚上比白天的人多。一對青年男女接受了記者的採訪。他們今年剛剛結婚。大多數時間呆在家裏,有時會有朋友來打打牌、喝喝茶、聊聊天,有時出來逛逛街,買點東西。很少去那些娛樂場所,消費不起。陪妻子購物的先生還稱,購物也不一定就只有女人喜歡,男人也把逛街購物視為享樂,尤其是與營業員討價還價的過程中,與她們耍耍嘴皮逗逗樂是一種很好的交流方式,可以緩解白天工作的壓力。

    咖啡裏的哲學茶中有文化

    在開太的咖啡吧裏,一位從土耳其來溫做電器生意的外商接受採訪時説:他在1998年的夏天,也曾來過溫州。那時溫州的娛樂場所比現在熱鬧多了,與他有業務關係的樂清朋友,常會帶他到那些熱鬧的地方玩。今年來他們大多會帶他到音樂茶座、咖啡座之類比較安靜的地方玩,這樣他們就可以一邊享受中國的茶文化和中國音樂,一邊談生意了。他説,即使這樣他仍覺得溫州是個名副其實的不夜城。

    頭頂ABC吧蟲吧蟲在哪?

    大約晚10點半左右,記者走進那些屬於年輕人世界的迪吧。據服務員介紹,這裡的喧鬧會持續至淩晨一點以後。那裏的燈光和音樂的確讓人感到有點刺激。一個時髦的男孩從記者身邊走過,僅半寸長的頭髮赫然理出ABC三個大大的字母。

    面對這群跳躍不定釋放激情的年輕人,記者不知如何對他們進行採訪,於是冒昧敲開了KTV包廂。年輕人很歡迎記者與他們一起喝杯啤酒。而記者只接受了一杯茶。一位20歲左右的小夥子阿浩説,“我喜歡這裡的氛圍,熱鬧、激情、浪漫。在家裏冷清清地呆不住,更多的時候我上網吧玩,要不然睡不著。”然而像阿浩這樣的年輕人並不多。據領班小姐説,像前幾年那樣泡在酒吧裏被人稱作“吧蟲”的年輕人幾乎沒有了。一星期來一次的就算是常客了。

    已近淩晨,街邊或住宅區裏一點都不引人注目的網吧仍然生意紅火,基本能達到客滿。

    我寂寞的心期待你的旋轉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婦女,給記者介紹了舞廳裏的一些情況。她説,舞廳也許是目前消費最低的娛樂場所,每張舞票只需1-2元,再高也就5-10元。這裡很吸引40-50歲的中年人。對他們來説,這個年紀是一生中感情最豐富卻又最寂寞的,他們很想接觸更多的人,尋找情感上的慰撫。舞廳就成為這些人夜生活不可少的內容。但除了這個年齡層次,現在去舞廳的人比以前少了。

    都市夜生活我夜我耶!

    黃偉建,男,溫州數位城副董事長:對我來説,白天夜晚的分界不是很明顯。往往會花更多的時間在應酬客人的飯桌上,我對自己的夜生活不是很滿意。

    許依南,女,國稅局幹部:我以前比較愛玩,夜生活還算比較豐富。現在越來越喜歡安靜,娛樂場所去得也很少,有時會與朋友打打撲克,但更多的時間還是看書學習,我覺得能靜下心來讀書,夜生活也很美好。

    王笑,男,計程車司機:我自己的夜生活並不豐富,但由於職業的緣故,我看到了豐富的夜生活。在我看來,在高級的娛樂場所花大錢,把夜生活點綴得光彩鮮亮的人,為數仍然不少。他們才是夜生活的主角。在家看電視、讀讀書,我們一般的習慣不把這些叫作夜生活。溫州被稱作不夜城,多半是由那些娛樂場所和進出娛樂場所的人營造出來的。我自己,業餘時間更喜歡看書、跟朋友下棋。

    程靚媚,女,市文化局社會文化處處長:去年一年,全市組織了80多場廣場文化活動,每場演出或活動都有幾百人參加,而觀眾則達幾千人,這給這一部分的人的夜生活增添了豐富的內容。豐富健康的夜生活還會給社會給治安帶來很多好處,減低犯罪率。

    《浙江日報》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