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2005年中國足壇:欠薪 鬧心 討薪 寒心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1 月9 日 | 文章來源:北京青年報

當2004賽季中超元年被“罷賽事件”、“足球改革”攪得近乎天翻地覆後,人們希冀一向步履蹣跚的中國足球可以在2005賽季以一種陽光的姿態繼往開來,但遺憾的是,在這個缺乏升降級刺激、缺乏競爭,看似風平浪靜的賽季裏,年輕的中超、中甲聯賽卻被更多毒素浸染著。當“假球、黑哨”告一段落的時候,“欠薪”———這個在21世紀闖入中國足球的陌生名詞變得愈發醒目。當中國足球聯賽環境由初期幾年的欣欣向榮走向近幾年的蕭條、落寞時,欠薪漸漸成為中國聯賽的普遍現象,欠薪似乎見證著中國聯賽的不成熟,欠薪似乎反映了國內足球市場的飄搖不定,欠薪讓本來缺乏公信力的中國足球進一步失信……

欠薪·倒楣蛋

陜西國力突然死亡

2005年,陜西國力俱樂部成為欠薪事件的第一個倒楣蛋。2005年3月,陜西國力俱樂部討債風波愈演愈烈,隨著曾效力過國力的12名球員陸續加入討債行列,並不斷傳出俱樂部曾涉嫌假球的醜聞,使得俱樂部欠薪及假球、賭球這些頑疾再次引起大家的關注。以江洪為代表的隊員數次找到總經理王珀,希望要回自己的工資。不過手頭拮據的王珀卻不能按期還錢。無奈之下,江洪公開向媒體表示,王珀曾經下令全隊放水打假球。面對江洪的“攻擊”,王珀也開始“自衛”:江洪敢説自己是乾淨的嗎?他還吃搖頭丸呢!

2005年4月初,在國力已經參加3輪中甲聯賽的情況下,中國足協正式作出了取消陜西國力足球俱樂部2005年的註冊資格,同時取消該俱樂部2005年中甲聯賽和足協盃賽參賽資格的決定。因為欠薪,國力俱樂部也成為職業聯賽有史以來第一支被取消註冊資格的球隊。

欠薪·大戶

深足不給錢球員不踢球

中超元年,雖然深圳健力寶一舉奪得冠軍,但是人們談論更多的是深足的欠薪和罷訓。僅這一個賽季俱樂部就曾經拖欠教練隊員十多個月的工資和獎金。2005年,儘管深足戰績很糟糕,但照樣是關注的焦點。5月,深足爆發了前所未有的內亂,以至於遲尚斌5月17日黯然下課,俱樂部代理董事長楊塞新同時請辭。

亂子並未終止。繼任主教練郭瑞龍由於在2005年8月2日將20萬元作為獎金髮放給球員,俱樂部對此十分不滿,並嚴詞追討。但郭瑞龍提出:“俱樂部長時間拖欠球員工資、獎金,這20萬元就從俱樂部所欠的薪金中扣除,難道不行嗎?”2005年9月1日,深圳隊又因俱樂部欠薪而集體罷賽。

2005賽季,匯中天恒接手健力寶俱樂部之後,在合同方面進行了壓縮,隊員的工資和獎金全部大幅度降低。在這種情況下,俱樂部依然拖欠隊員的工資和獎金,導致隊員們的心情非常浮躁,比賽成績大幅下降。

今年初,中國足協出示深圳健力寶俱樂部向深圳新泰順公司轉讓股權公示,不過據中超聯賽秘書長郎效農解釋,深足俱樂部如果未能按承諾于1月15日前還清全部債務將不得完成轉讓。據了解,深圳健力寶俱樂部目前向中國足協報的官方欠債數額為800萬元人民幣左右。不過有消息稱,健力寶俱樂部僅所欠外債就高達2900萬元。直到上週末,深足俱樂部與球員還在為俱樂部到底以“稅前標準”還是“稅後標準”支付欠薪爭執不休,雖然總經理孟慶森堅稱“俱樂部工資、獎金都已發放完畢”,但記者從深足隊員那裏了解到,除鐵定轉會的幾名主力獎金髮放完畢外,其他球員的獎金及全隊球員的訓練津貼仍未發放,郭瑞龍甚至助理教練謝峰的工錢一樣還沒著落。

欠薪·現象

中國足球儘管職業化多年,但很多方面仍處於一種不規範的狀態,在這種不規範狀態下,球員們被欠薪的方式自然也是五花八門,種類不一。

-工資發放鮮有中超俱樂部會按時

在2005年裏,因為中國足球大環境的不景氣,幾乎所有的中超俱樂部在經營過程中,都進入了一種非常艱難的困境。經營情況不理想,不能按時支付合同所規定的球員工資,自然也就成為了一種普遍現象。據記者不完全統計,除了一兩家經濟實力雄厚的中超俱樂部之外,其他的中超俱樂部在2005年都曾經有過拖欠球員工資的情況發生,只不過一些俱樂部短暫拖欠後,很快就發放了球員工資,沒有被外界所知而已。像深圳健力寶俱樂部這樣長時間拖欠工資,才因此顯得格外刺眼。

-贏球獎金老闆們的空頭支票

為了激勵球員們能努力地在比賽中爭取勝利,所以各俱樂部在和球員簽訂工作合同時,都特別簽訂了一些與球隊成績和個人出場次數掛鉤的“獎勵條款”。而這部分獎金以及在聯賽進行過程中,老闆為了刺激球員們拿下某場重要比賽所作出的“口頭承諾”獎金,幾乎構成了球員們年收入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這部分收入由於在合同上很難作出明確的時間約定和老闆們當初發放時的隨機性,給俱樂部方面欠薪提供了很多便利條件,這部分薪金也成為球員們被拖欠薪酬中的“大頭”。不少接受記者採訪的球員表示,2005年足球環境這麼不景氣,能按時拿到合同中所規定的工資,自己就已經暗自慶倖了。至於獎金,能拿到全款的80%,就已經相當讓人羨慕了。

-合理避稅球員只能“啞巴吃黃連”

中國足球運動員從職業化改革之後,一直都是社會中的高收入人群,他們的高收入同時也意味著高稅收。球員們為了能增加自己的收入,一般多少都會通過一些“合理避稅”的方式讓自己增收,這部分收入去年也成為了“欠薪”的一部分。

比如某中超俱樂部,他們在市郊某開發區內擁有自己的訓練基地。開發區領導為了能夠讓這支中超球隊留在自己的開發區內,也對俱樂部承諾了很多稅費減免的措施。這意味著,球員們如果在基地發放工資,可能就會少繳一部分稅費。所以,這傢俱樂部年初在和球員簽訂工作合同時,一般都會將工資部分分為兩份發放,一部分在市內,另一部分則在自己的郊外訓練基地。

這種為了“避稅”而出現的工資發放方式,自然也成為俱樂部欠薪的理由之一。俱樂部方面因為經營上的困難,往往會拖欠其中一部分的工資。當初想通過避稅多收入一部分的球員只能“啞巴吃黃連”了。

(杜銳)

欠薪·泥潭

遼足一到年底總沒錢

2005年初,在苦苦等待了半個賽季之後,遼寧足球隊隊員在1月15日下午終於收到了2004賽季的全部工資和獎金,遼寧足球俱樂部在中國足協規定的最後時刻將錢打到了球員的工資卡上,不僅躲過了因欠薪不能註冊這一劫,而且對內也擺脫了球員鬧“罷訓”的危機。

在2005賽季,趙本山的加盟曾經使遼足上下正經興奮了一陣,因為老趙堅定地説只要自己在俱樂部就不會欠薪。趙本山的話還在耳邊,但到了11月,他卻選擇了退路,正式錶態退出遼足的一線管理層。遼足也隨之再次陷入欠薪危機。欠薪的俱樂部中,有的是因為自身的經濟狀況不好,實在是沒有錢發給球員。張曙光就曾説過,作為俱樂部的經營者,他經常會有一種不敢面對球員的感覺。仍處在困境中的遼足目前共欠隊員的獎金和工資大約700萬。除了欠隊員薪水,遼足的窟窿四處可見。去年12月,國際足聯致函中國足協,要求解決遼足拖欠外援薪水的問題。根據國際足聯規定,遼足定期內無法了結官司將受到被扣除聯賽積分直至強制降級的處罰。與此同時,萬林基地也因遼足拖欠使用費問題將遼足逐出基地。12月15日,瀋陽市地方稅務局將遼足欠稅673.2萬元一事曝光,並要求遼足在15日內將所欠稅款還清。之後由於遼寧省政府插手,追繳稅款一事才處於緩和狀態,遼足只能在優惠政策下逃避此劫。

欠薪·案件

聯城隊員到府討債

2005年12月,張勇等上海聯城隊員先後向外界公佈俱樂部拖欠薪金的消息,正在準備接收中邦的聯城俱樂部再次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事實上,在足協關於聯城轉讓給群英的公示公佈後,就有不少聯城隊員向足協提出疑義,稱聯城至今還拖欠隊員11月、12月兩個月的工資。

聯城俱樂部和隊員目前存在的最大分歧就是關於過去一個賽季的出場費和比賽獎金問題。隊員都認為,獎金與出場費和有沒有衝超成功沒有任何關係,聯城都應發放。而聯城方面則表示,合同裏明確規定,獎金和衝超掛鉤,所以俱樂部無須承擔。在結束聯城與群英轉讓公示的通知上,足協確認所有俱樂部已經回函表示無異議。目前轉讓唯一的疑點在“欠薪風波”,此前就有十余名球員聯名致函足協,狀告聯城俱樂部欠薪,而俱樂部表示已經解決相關問題。對此,足協方面表示,對於實際存在的問題,將要求俱樂部限期改正,否則將不承認轉讓後的參賽資格。

冷眼旁觀

都是“低谷”惹的禍

足球職業化改革以來,能踢上職業聯賽的球員一度成為全社會所羨慕的人群,道理很簡單,他們擁有著絕大部分人所沒有的高收入。但2005年,這群曾經風光的人終於感到了“足球嚴冬”所帶來的“副作用”———俱樂部大面積欠薪。

2005年初,幾乎所有的中超俱樂部都堅定不移地執行了中國足協的“限薪”規定,對所有的人都一視同仁。收入和2004年時相比,縮水1/3的球員比比皆是,即使縮水一半也不是什麼怪事。不少球員都抱怨説:“中國足球的錢越來越難賺了。”但當時他們還沒有想到,到2005年結束的時候,他們盤點自己的腰包,發現即使年初被限了薪,和那個數字相比,自己年末能拿到手的,還是又一次縮水了。

毫無疑問,目前是中國足球職業化改革的最低谷,所有中超俱樂部也前所未有地感覺到了自己的生存壓力。俱樂部要維持生存,必須要有資金,既然從足球市場中不能賺到相應的資金,那麼只有“黃世仁式”地從球員們的工資中剋扣了。拖欠球員們的工資自然也就成為一件很普遍的事情。

其實,我們在同情球員們辛苦一年,無法拿到自己相應回報的同時,也應該同情一下中超俱樂部的經營者們。大環境的不景氣,使他們無力支撐球員們的高工資成為一種必然。既然2005年會出現這麼大幅度的欠薪,那麼老闆們是不是應該意識到,雖然限了薪,但職業球員們的工資還是有點高?既然當初職業聯賽紅火時,球員們收穫了旁人無法企及的高薪酬,那麼當聯賽進入冰點時,球員們是否也應該承擔一部分責任呢?

中國足球在最低谷的時候,無論誰都必須讓別人看到自己是物有所值,否則“大面積欠薪”這種事情只會最終讓大家見怪不怪。

專家説法

球員討薪當心“過期”

記者就中超大面積欠薪現象中的一些法律事務問題採訪了北京市天元律師事務所李偉律師。李偉律師表示,目前我國對於職業足球運動員欠薪問題,法律界還有著很大的爭議。其中,欠薪的追討到底是由法律上規定的各地勞動仲裁部門裁定,還是中國足協的訴訟委員會按照“行規”辦理,尚存在不小的疑問和爭議。

李偉律師表示,如果球員的欠薪問題適用於勞動法,即拖欠工資的職業俱樂部屬於在當地工商部門正式註冊的公司,俱樂部和球員之間符合雇用單位和勞動者之間的關係,那麼雙方之間存在的工資爭議屬於勞動爭議。被拖欠工資的球員,可以向自己所在地的勞動仲裁部門申請勞動仲裁。雙方中如果有一方對仲裁結果不服,可以向當地法院起訴。不過,被欠薪的球員必須注意自己向當地勞動仲裁部門提請仲裁的時限為從欠薪之日開始後的60天,假如過期,勞動仲裁部門將很難受理欠薪裁決。

但李偉律師著重強調,上面的解決方式僅僅屬於假設。因為球員這個行當過於特殊,中國足協也為了解決足球圈中的一些法律問題,專門成立了訴訟委員會,所以這類問題到底是由中國足協來解決,還是各地的勞動仲裁部門解決,目前尚無定論。雖然勞資糾紛適用於勞動法,但往往是行業協會擔負起勞動仲裁的責任。

對於球員在和俱樂部簽訂工資合同時,為了應對中國足協的有關規定,簽訂的數額不同的兩份合同,李偉律師稱之為“陰陽合同”。他説:“對於陰陽合同,最終到底哪份合同具備法律效力,應該由中國足協來最終裁決。只要是具備法律效力的合同,俱樂部就必須按照雙方商定的工資支付薪金。”

對於俱樂部方面有意拖欠獎金,李偉律師認為,只要雙方有欠條存在,那麼球員追討回這部分錢就沒有問題,因為這屬於債務。假如沒有欠條存在,球員就必須拿出相應的可靠證據,否則很難追回這部分薪酬。

欠薪·聲音

足協

-郎效農:球員合法權益難保證

郎效農認為,欠薪是近年來中國聯賽漸漸出現的問題,這一問題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中國足球剛剛進入職業化時並沒有顯現。不過對於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郎效農對俱樂部方面提出的“經營有困難”的説法並不茍同。他説:“造成欠薪的根本原因並非俱樂部運作經營有問題,而是俱樂部缺乏合同意識,沒有給予球員合法權益、給予足夠的重視。”

針對目前類似深足俱樂部與球員在是否發放欠薪上各執一詞的情況,郎效農表示:“中國足協在裁定俱樂部是否欠薪時的依據還是合同,合同裏有關薪金的規定應該涵蓋了工資、獎金、補貼等全部勞酬。當然隊員與俱樂部有額外補充協議,我們不得而知,所以我們也不會以此為判斷依據。”對於深足、冠城、成足等即將轉讓股份的俱樂部的欠薪問題,郎效農解釋:“這些俱樂部的債務或是由原屬東家理清,或是由新東家解決好,如果沒有解決,我們將不批准轉讓,他們也自然沒有參賽資格。”

老總

-遼足張曙光:中國足球發展沒形成良性鏈條

我認為,我們中國足球由原有的專業化到現在的職業化,雖然一直在發展,但卻沒有形成良性鏈條,不能實現真正意義的産業化,所以造成我們的聯賽環境不是很理想。比如我們的冠名贊助商的款項遲遲不到位,間接造成工資拖欠。在贊助商越來越少的情況下,只能由俱樂部股東自己投錢,但錢都是投到了無底洞,沒有回報,入不敷出。久而久之,股東們也難以大力度投入,俱樂部經濟情況每況愈下,欠薪因此成為必然。

-國安李小明:

水準提高、球市好,才能杜絕欠薪。國安俱樂部沒有欠薪的情況,但我想出現欠薪與中國足球大環境的蕭條有關。看看我們聯賽招商這麼難,就連中國足協都“裸奔”了整整一個賽季。所以我認為想讓這些問題得到解決的根本在於提高中國足球的整體水準,這樣球迷才會回到球場,商家才可能看到商機,才願意投錢。當然我們的中國足球市場正處於爬坡階段,這條路上還會有起伏。球員

-深足隊員李瑋鋒:

我其實是理解俱樂部的。中超在近兩個賽季的情況是怎樣的大家也不是不知道。俱樂部運營需要足夠的資金,有困難,但一定要尊重合同的精神。我最大的感觸是,總得不到有關發放薪金的音信。我想俱樂部在這方面應有個底線,到什麼階段把錢弄到位,分時間、階段跟隊員溝通一下相關問題,否則我們球員怎麼能安心踢好球?

-遼足某隊員:

這是我們的職業,應該有應得的勞動報酬。俱樂部也清楚,但就是拿不出錢,你説怎麼辦?就算把俱樂部搬空也解決不了實質問題。所以俱樂部才會想到賣人,隊員才會動心思換東家。可省體育局那邊又不放人,那麼我覺得就應該通過給予資金、政策的支援留住人,否則遼足的好隊員還得走。

(肖赧)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