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讀《水滸傳》之五:《水滸傳》中的女性人物 

10月18日,在我國人民歡呼由我們自己研製、發射成功並安全返回的載人宇宙飛船的第三天,聽眾帶著一種自豪和興奮的心情來聽水滸系列講座。上午9時,主持人傅光明研究員開場説:我想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簡單地説,《水滸傳》寫的是封建男權視角下的男人的故事。對於書中的女性人物,不要説像潘金蓮、潘巧雲那樣當成反面形象的女性,是被寫成了有著蛇蝎心腸的淫蕩婦人,就是像扈三娘、孫二娘那樣的正面形象,在書中也完全是無足輕重的配角兒。今天的《品讀水滸傳》,我為大家請來了北京語言大學的徐江博士,請他來評析水滸中的女性人物形象。

大家好!中國古典小説,除描寫世情生活的《金瓶梅》外,明代四大奇書裏有三部不以女性為主要描寫對象。産生於民間,成書于明代的水滸、三國,它們在市民社會發育成長,聽眾多為城市閒漢,販夫走卒、江湖人士等,這樣的成書氛圍就註定排斥女性,與愛情無緣。

中國民間有許多江湖理念,其中習武應當遠離女色就是一條,所以水滸裏很多好漢是不娶親的。比如晁蓋,他是個財主,只好舞槍弄棒、習武練功,全然不理會儒家的“無後為大”的教導,宋江也算一個。水滸裏的好漢只是殺富濟貧、替天行道,大塊吃肉、大碗喝酒,一齊談武藝,講義氣,這是梁山好漢的快樂環境。而水滸裏的女性則處於次要地位。

金聖嘆評點水滸《讀第五才子書》説:獨有《水滸傳》只是看不厭。無非是他把一百八個人性格,都寫了出來。《水滸傳》寫一百八個人的性格,真是一百八樣。而女性形象與性格更是各不相同。大致有以下幾類:

一. 梁山三位女英雄

1. 一丈青扈三娘。在《水滸傳》第7回目曰:一丈青單捉王矮虎、宋公明二打祝家莊。扈三娘出場前,已經有撲天雕李應的管家杜興介紹:扈家莊主,太公、子飛天虎扈成,唯有一個女兒最英雄,名喚一丈青扈三娘,使兩口日月雙刀,馬上武藝了得。杜興兩番介紹扈三娘的英雄了得,先是向楊雄、石秀介紹扈三娘,後又親自向宋江介紹一番。此外,鐘離老人也向石秀介紹扈三娘。這在扈三娘出場前已鋪墊十足,扈三娘出場:“霧鬢雲鬟嬌女將,鳳頭鞋寶鐙斜踏。黃金堅甲襯紅紗,獅蠻帶柳腰端跨。霜刀把雄兵亂砍,玉纖將猛將生拿。天然美貌海棠花,一丈青當先出馬。”

一戰矮腳虎,再戰歐鵬、馬麟,歐鵬沒佔便宜,馬麟與她雙刀相對,馬上相迎,正如這風飄玉屑、雪撒瓊花。宋江看得眼也花了。扈三娘又來追宋江,差點將宋江殺死或生捉,幸得李逵衝過來。最後林沖大顯神威將扈三娘活捉。後來宋江認為義妹,並由其作主嫁給王英。

《水滸傳》第55回,“高太尉大興三路兵,呼延灼巧布連環馬”,是扈三娘上山初戰,且看陣容:第一陣秦明、二陣林沖、三陣花榮、四陣扈三娘、五陣孫立。扈三娘的對手是大將彭,結果一戰即被扈三娘活捉。《水滸傳》第63回,“宋江兵打北京城,關勝議取梁山泊”,扈三娘迎戰北京大將李成,扈三娘一齣場有詞描述:“玉雪肌膚,芙蓉模樣,有天然標格。金鎧輝煌鱗甲動,銀滲紅羅抹額。玉手纖纖,雙持寶刀,恁英雄赫。眼溜秋波,萬種妖嬈堪摘”,此戰梁山眾多將領出場,只有扈三娘有詞讚,可見作者對其的偏愛。後來活捉郝思文、董平,雖然不是扈三娘一個之功,但她是主要戰將。如此赫赫戰功,扈三娘的待遇並不高,排座次,居地煞23,總排位59,還在王英之後。

扈三娘雖然是梁山三位女傑中最美麗、武藝最高強的一位,但她其實是一個概念性的形象和人物。就是這位質麗藝高的女強人,全家遭殺,居然沒看到她的傷心,是一個無心肝的人。她被宋江作媒所許的丈夫王英,在人品、武藝、相貌上與扈三娘相差甚遠,這種搭配是作者有意安排。

扈三娘最終死於徵方臘的戰鬥中,不是戰死沙場,而是被方臘軍中會使妖術的鄭魔君的一塊銅磚拍死,也是英雄的一個悲劇結局。扈三娘作為一個人物形像是單薄的,無性格可言,所以連死也寫得草草。

2. 母夜叉孫二娘,是一位黑店老闆。她出場的模樣:“大樹邊,早望見一個酒店,門前窗檻邊坐著一個婦人,露出綠紗衫兒,頭上黃烘烘插著一頭釵環,鬢邊插著些野花”。見武松同兩個人來到門前,那婦人便走起身來迎接。下面係一條鮮紅生絹裙,搽一臉胭脂鉛粉。敞開胸脯,露出紗主腰……見那婦人如何?眉橫殺氣,眼露兇光,身材狼伉粗蠢,手腳粗大有力,家裏祖傳開黑店。父親山夜叉孫元,江湖上前輩、綠林中有名,……作坊,壁上繃著幾張人皮,梁山吊幾條人腿。寫灶邊的樑上挂著兩條人腿。

孫二娘,一副江湖女流打扮,眉橫殺氣,眼露兇光,又出身江湖世家,她與丈夫張青的關係,倒過來了。她膽子大,武藝強,張青不如她,所黑店以孫二娘為主,張青為副,店姓孫不姓張。殺人,買人肉包子是人們所不能接受的。孫二娘不光兇狠而且有膽識和智慧,當武松質疑人肉包子時她鎮定巧對,後又以渾色酒蒙倒武松一行,只是武松早有戒備,武藝又高強,才制服了孫二娘。當他們一夥投奔二龍山,因武松臉上有金印不便行走時,孫二娘讓武松扮成一個頭陀,武都頭成了一個假僧人武行者。

3. 母大蟲顧大嫂。家開張酒店,殺牛開賭。武藝甚好,二、三十人近她不得,她丈夫孫新武藝也不及她。其形象眉粗眼大,胖面肥腰。插一頭異釵環,露兩臂時興釧鐲,生來不合拈針線,正是山中母大蟲。

反登州,顧大嫂起了重要作用。血濃于水的親情,為救表弟解珍、解寶,不惜毀家紓難,投奔梁山。是豪氣幹雲的女中豪傑。

二. 極少數的貞娘子:林沖之妻,不堪高衙內的淩辱,保持自己的貞節而自盡。

三. 淫婦潘金蓮、閻婆惜、潘巧雲

1. 潘金蓮:她還是《金瓶梅》中的一位主要人物。潘金蓮在《水滸傳》中寫得比較充分,也是一個有追求的女子。她原是張大戶家的使女,頗有些姿色,因大戶想佔有她而未成,惱羞成怒,將她嫁給醜男武大郎。武大的弟弟武松是打虎英雄,身長八尺,相貌堂堂。嫂弟相見,潘金蓮看到武松的英雄形象十分愛慕,問寒問暖,想讓武松搬到家中來住,好扶侍武松,遭到武松的拒絕。後又經貪利的王婆搓合與西門慶成姦……。潘金蓮最初垂涎英雄,對生活有追求,她的情慾壓倒了理智,一步步走向深淵。

2. 閻婆惜:東京人氏。一家三口到山東鄆城投親,經介紹作了宋江的外室小妾。宋江喜歡結交各方好漢,對閻不大關心。自與長得俊的張文遠相好後,閻婆惜對宋江的態度發生了變化。當她發現宋江與梁山有聯繫時,敲詐宋江100兩黃金,宋江為了自保,在萬般無奈下殺了閻婆惜。

3. 潘巧雲:説潘巧雲是淫婦,大概不算委屈,但她卻沒有該殺之罪,《水滸傳》依然血淋淋地描寫了她與使女被慘殺的場面。我認為這主要是作者為了迎合江湖聽眾的心理,也有人認為是石秀的變態心理作崇。其實這不僅僅是石秀的問題,而是那個時代江湖好漢們比較多見的現象。

4. 盧俊義夫人賈氏:丈夫玉麒麟有錢、有勢、有貌,而盧夫人卻投到管家那裏去了,迫使盧俊義上山,斷其退路。

其他還有當時天字第一號妓女李師師,還有身為藝人又兼縣令情婦仗勢欺人而死於非命的白秀英,兩個社會底層的老年婦女閻婆、馬泊六王婆,幾個心術壞的女人,劉高妻、李鬼妻,幾個被欺淩的女子金翠蓮等,這裡不再展開評述。

四. 《水滸傳》女性描寫的特點

水滸女性之所以被這樣描寫,是由於水滸的故事是以男人為中心的特定性、武藝、義氣與女色不能並存。

徐江博士的演講受到了聽眾鼓掌歡迎。主持人傅光明研究員最後説:儘管有扈三娘那樣的巾幗豪傑,但根本無從改變女性人物在《水滸傳》中的從屬附庸地位。這當然能見出作者的態度,她只把讚美給林娘子那樣的貞女烈婦,而不關注女性的生命生長和生命慾望。這也就使得《水滸傳》中的女性人物多是蒼白、膚淺和概念化的。

(文字記錄整理:薛連通)

中國網  2003年11月11日


品讀《水滸傳》之四:《水滸傳》中逼上梁山人物評析 
品讀《水滸傳》之三:話説及時雨宋江  
品讀《水滸傳》之二:《水滸傳》的成書過程 
品讀《水滸傳》之一:《水滸傳》的作者與版本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