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為何不去法國留學?——毛澤東與胡適早期交往實錄  

     1919年3月12日,毛澤東和一群準備赴法國留學的學生一道離開北京,14日到達上海。送走留法學生後,他于4月6日回到湖南長沙。

    毛澤東為何沒有赴法國留學,他有自己的理由,黨史專家也有更詳盡的解釋。他在1920年給好友周世釗的信中説:

    我覺得求學實在沒有“必要在什麼地方”的理,“出洋”兩字,在好些人只是一種“迷”。

    毛澤東為何不去法國留學?

    ——毛澤東與胡適早期交往實錄

    沈衛威

    隨著海峽兩岸胡適日記的整理出版,毛澤東與胡適早期交往的歷史事實現已經基本清楚。

    長征勝利後,毛澤東在延安接受美國記者斯諾的採訪時説,五四前後,“我非常欽佩胡適和陳獨秀的文章,他們代替了已經被我拋棄的梁啟超和康有為,一時成為我們的楷模”(斯諾《西行漫記》第125頁,董樂山譯,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79年版)。

    基於這樣一個歷史語境,我們看他們的具體交往和胡適對毛澤東的影響。

    胡適1917年7月自美國返回,9月到北京大學任教;1918年8月19日,毛澤東應在北大任教的楊昌濟之召到北京,隨後入北大圖書館工作,同時旁聽胡適的課,成為胡適的學生。1919年3月12日,毛澤東和一群準備赴法國留學的學生一道離開北京,14日到達上海。送走留法學生後,他于4月6日回到湖南長沙。

    毛澤東為何沒有赴法國留學,他有自己的理由,黨史專家也有更詳盡的解釋。而胡適的影響則是不容忽視的一點。他在1920年給好友周世釗的信中説:

    我覺得求學實在沒有“必要在什麼地方”的理,“出洋”兩字,在好些人只是一種“迷”。中國出洋的總不下幾萬乃至幾十萬,好的實在少。多數呢?仍舊是“糊塗”;仍舊是“莫名其妙”,這便是一個具體的證據。我曾以此問過胡適之和黎劭西兩位,他們都以為我的意見為然,胡適之並且作過一篇《非留學篇》。

    (《新民學會資料》第63頁,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

    在長沙,毛澤東于1919年7月14日創辦《湘江評論》。與此同時,胡適在北京的《每週評論》上發表《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於是,胡適和毛澤東互為對對方的活動産生了反應。

    毛澤東是如期把《湘江評論》寄給了胡適。胡適在8月24日的《每週評論》第36號上撰寫有《介紹新出版物》(署名“適”),高度評價了《湘江評論》,並表示支援湖南的學生鬥爭。他説:“《湘江評論》的長處是在議論的一方面。《湘江評論》第二、三、四期的《民眾的大聯合》一篇大文章,眼光很遠大,議論也很痛快,確是現今的重要文字。還有‘湘江大事述評’一欄,記載湖南的新運動,使我們發生無限樂觀。武人統治之下,能産生出我們這樣的一個好兄弟,真是我們意外的歡喜。”而這篇文章正是毛澤東寫的。“民眾大聯合”的思想是毛澤東思想的一個重要方面,這一思想的確立是在《湘江評論》時期。

    9月1日,毛澤東響應胡適“多研究些問題”的號召,在湖南起草了《問題研究會章程》,寄給北京大學的鄧中夏,刊發于10月23日的《北京大學日刊》。《問題研究會章程》中所列的大小144項問題(有互為相容),是對胡適文章中所提出的問題的具體展示。思路和主旨與胡適基本一致。

    1919年12月18日,毛澤東第二次到北京。這是他為反對湖南督軍張敬堯所領導的學生運動的具體工作。他前往北京,代表“新民學會”上書胡適,是想爭取胡適對湖南學生的支援。胡適晚年對助手胡頌平回憶説:“毛澤東在湖南師範畢業後到了北平,他和五個青年上書于我,——這封信,我是交給竹淼生的弟弟竹生保管的。在抗戰期間,放在上海,竹淼生怕生出事,把它燒掉了。”(《胡適之先生晚年談話錄》第35頁,台北聯經出版公司1984年版)毛澤東親自登門拜訪胡適之事,胡適的日記中有記錄。1920年1月15日的胡適日記中有:“毛澤東來談湖南事。”1920年4月11日毛澤東離開北京去上海。回湖南後,毛澤東寄給胡適一張名信片,內容如下

    適之先生:

    在滬上一信達到了麼?

    我前天返湘(湘自張去,新氣象一新,教育界頗有蓬勃之象)。將來湖南有多點須借重先生之處,俟時機到,當詳細奉商,暫不多贅。

      此頌

    教安

    毛澤東寄

    于長沙儲英源楚怡小學校

    (耿雲志主編:《胡適遺稿及秘藏書信》第24冊第626-627頁,黃山書社1994年版)

    胡適晚年旅居美國,讀了蕭三的《毛澤東的初期革命活動》和胡華的《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後,追憶起當年他對青年毛澤東的吸引和影響。在1951年5月16-17日的日記上,胡適回憶説:“毛澤東依據了我在1920年的《一個自修大學》的講演,擬成《湖南第一自修大學章程》,拿到我家來,要我審定改正。他説,他要回長沙去,用‘船山學社’作為‘自修大學’的地址,過了幾天,他來我家取去章程改稿。不久他就回湖南了。”(《胡適的日記》手稿本第17冊,台北遠流出版公司1990年版)。

    胡適所説的是事實。這在毛澤東給朋友的信中可得到印證。1920年2月和3月14日毛澤東在離開北京之前分別給陶毅、周世釗的信中説:“湘事平了,回長沙,想和同志成一‘自由研究社’(或徑名自修大學),預計一年或兩年,必將古今中外學術的大綱,弄個清楚。好作出洋考察的工具(不然,不能考察)。”(《新民學會資料》第61頁)“我想我們在長沙要創造一種新的生活,可以邀合同志,租一所房子,辦一所自修大學(這個名字是胡適先生造的),我們在這個大學裏實行共産的生活”。“如果自修大學成了,自修有了成績,可以看情形出一本雜誌。”(《新民學會資料》第64-65頁)。

    隨後的事情發展是,1921年8月16日毛澤東在湖南《大公報》上發表了《湖南自修大學組織大綱》。同時他又起草了《湖南自修大學創立宣言》。9月,毛澤東利用船山學社的校舍開辦的自修大學開學。原船山學社的社長賀民范為校長,毛澤東任教務長。1922年4月,自修大學的校刊《新時代》創刊。11月自修大學和刊物被湖南政府勒令停辦。

    湖南自修大學的創辦,培養了一批青年人,他們中的大部分後來成了共産黨的幹部。

    《中華讀書報》2002年3月13日

    

    


毛澤東會見尼克松
奚景鵬:毛澤東著作收藏家
“毛澤東紀念館”網站開通
胡適的大門——並非“對誰都可以敞開”
胡韋之戀不是花邊新聞
毛澤東嫡孫毛新宇:要把紅色家史寫下去
範文瀾與毛澤東的學術交誼    
專家揭開《毛澤東自傳》最早版本之謎
書香裏的毛澤東
名人軼事:胡適笑談怕老婆
胡適:讀書方法 
好書告訴你:《魯迅與胡適》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