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社會生態學家”彼得德魯克
中國網 | 時間:2005 年11 月25 日 | 文章來源:新京報

人們習慣宣稱他是“管理學之父”,但他更喜愛“社會生態學家”的頭銜,他甚至將自己視作一位作家以及一個旁觀者。他是歐洲啟蒙主義文化傳統的最後傳人,但他提出“經理人是現代世界的英雄”的重要觀點。

終其一生,他在探討如何應對、解釋和管理一個變化的新世紀以及其社會形態。

他是少有的在國內有兩個譯名的學者,無論是提起彼得德魯克,還是彼得杜拉克,人文知識分子和經濟管理的專業人士都會稱讚這位剛剛逝去的老人。

  彼得德魯克成為永遠的回憶

《旁觀者》德魯克著 機械工業出版社2005年10月版 定價:38.00元

在此書中,德魯克自謙為時代的旁觀者,其實他早已超越,成為時代的解讀者,人性的觀察家,管理的思想家。

《大師軌跡》德魯克著 機械工業出版社2005年11月版 定價:32.00元

此書與其説是德魯克近百年的思想軌跡,倒不如説是20世紀一部“管理”的演進史。作者以其記者特有的敏銳度,鮮活地呈現出德魯克的原始風味與真實的面貌。

《管理的實踐》德魯克著機械工業出版社 2005年12月版 定價:28.00元

全面探討管理學的第一本著作,被譽為管理學的奠基之作,是率先説明管理是企業的特殊功能、管理者肩負了明確責任的管理書籍。

《21世紀的管理挑戰》德魯克著 機械工業出版社2006年1月版 定價:28.00元

此書只涉及明天的“熱點”問題,即關鍵性的、決定性的、生死攸關的和明天肯定會成為主要挑戰的問題,從6個方面深刻分析了21世紀管理者面臨的挑戰。

美國當地時間11月11日,被稱為“管理之父”的彼得德魯克在他洛杉磯郊區的家裏永遠地閉上了眼睛。那一天離他96歲的生日僅僅只有八天,而北京光華管理研修中心為他準備的第六個生日賀卡再也無法送出。

“每年我們都會有人親自為德魯克送上賀卡,但這次剛剛準備好,就聽到了他去世的消息。”北京光華管理研修中心常務副院長、德魯克研究會會長黃建東説。黃建東還記得他在今年1月28日,到德魯克家去拜訪的情景:那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房子,95歲的德魯克帶著助聽器,自己蹣跚著走到了客廳。“當時他精神還很不錯,對我也非常和藹,一點大師的架子都沒有。”

據黃建東介紹,明年,德魯克生前寫作的最後一本書《卓有成效管理者的實踐》將會出版。這是德魯克生命的最後一段時間裏一直在寫作的一本書,也是他一生中第39本個人著作。“他不僅是一個管理大師,他還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作家,從1939年他的第一本書《經濟人的末日》開始,德魯克就從來沒有停過筆。而他所寫的文章包括政治、經濟、社會以及管理等多方面。”黃建東説。今年,《哈佛商業評論》為其刊登的最佳商業文章進行評選,德魯克的文章《什麼造就了卓有成效的管理者》獲得了“麥肯錫獎”第一名———這是德魯克95年的人生中獲得的最後一個獎項。“他可能還想繼續寫下去,可惜不行了。”黃建東説。

1954年,德魯克的著作《管理的實踐》正式出版,也許他自己也沒有想到從此一門新的學科——管理學就此誕生。雖然德魯克的管理思想影響波及全世界,他的著作被翻譯成37種語言在全球出版發行,但德魯克本人似乎一直不太喜歡人家把他當作管理學家。他曾經説過,他希望別人把他當作一個記者,就像他的《旁觀者》所描述的一樣,他像一個記者一樣敏銳地觀察和記錄著身邊的人、組織以及整個社會,並從中發現被他人所忽視的各種規律、現象以及歷史。

我們不知道德魯克在當年寫作《旁觀者》時,回憶了多少曾經影響了他的人。但我們知道從2005年11月11日那天開始,彼得德魯克也將成為眾多受他影響的人的回憶。(記者甘丹)

管理解讀

德魯克:混沌之中創管理  

彼得德魯克走了。

在這個被尊為“現代管理之父”的人身後,是已蔚為壯觀的管理學體系。今日,管理早已成為一門顯學,滲透在上自國家政策、下至個人生活等諸多社會領域中。

而為我們奠定管理學之基石、注入管理之靈魂的正是這位“大師中的大師”——德魯克。在他之前,人們尚不知管理為何物。從他的身上,我們再一次驗證了時勢造英雄的真理。

德魯克的一生,可以説就是一部管理學的發展史。1909年,德魯克生於奧匈帝國首都維也納的一個出版世家,父親為奧地利經濟部高級官員。

他自小便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有機會接觸許多傑出的人物。1929年後,德魯克在倫敦任新聞記者和國際銀行的經濟學家;1937年移民美國,曾在一些銀行、保險公司和跨國公司任經濟學家與管理顧問,由此展開其人生中最輝煌的一頁,而打造其輝煌一生的里程碑正是以下諸多經典巨著:1933年,24歲的德魯克完成了《經濟人的末日》,斷言希特勒會大屠殺猶太人,會和史達林締約,但是第三帝國終會崩潰。那時希特勒勢如中天,沒有一家出版社相信他的推論,也不願為他出書,直到1939年他到美國後,才終於出版這本書。

1941年,德魯克出版了《工業人的未來》(The FutureofIndustrialMan),在書中他率先提出管理的重要性,並指出企業終會成為工業社會的主體,在這種體制中,不但要實現管理的原則,也要兼顧個人的地位和功能。從此,他研究的興趣及寫作的重心都專注在企業管理方面。

1943年,在閱讀了《工業人的未來》之後,通用汽車總裁斯隆請他研究分析通用汽車的公司政策和組織結構。於是德魯克便以這個當時全世界最大的製造業企業為藍本,針對工業社會的政治、社會結構以及工業秩序進行全盤性的研究,並將研究結果寫成了《公司的概念》(ConceptoftheCorpo鄄ration)一書,書中對大企業的組織與結構有詳細而獨到的分析;創新性地主張把員工視為資産而非成本,認為企業應採取人性化的管理,企業主管除了追求營運績效,也應注意企業的社會責任。另外,他也提出以企業分權結構取代傳統威權式的層級結構。這是他在企業管理領域的第一本專門著作,建立了當時尚無人所知且還無人教授的“管理”學科,由此開啟了管理熱潮。

1954年德魯克出版《管理實踐》一書,從此將管理學開創成為一門學科(discipline),從而奠定管理大師的地位;1966年出版《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一書,成為高級管理者必讀的經典之作;1973年出版的《管理:任務、責任、實踐》則是一本給企業經營者的系統化管理手冊,成為經典教科書,被譽為管理學的“聖經”。

1979年,《旁觀者》一書出版。與其他書不同,這是一本記錄其一生知識及人生旅程的回憶錄。要了解德魯克,此書是不得不看的。德魯克説:“這本書雖不是我‘最重要的著作’,卻是我個人喜愛的一本”。通過與其交往的眾多大師級人物的描寫,我們得以略窺這位管理大師多彩多姿的一生,以及他對“管理”以外的許多見解,明瞭德魯克何以成為今日的德魯克。

德魯克貢獻卓越,影響深遠,一生共寫了四十四本經典作品,六度榮獲麥肯錫論文獎,發表近四十篇哈佛商業評論的經典文章。晚年,在總結“最重要的貢獻是什麼”時,德魯克寫道:“早在60年前,我就認識到管理已經成為組織社會的基本器官和功能;管理不僅是‘企業管理’,而且是所有現代社會機構的管理器官,儘管管理一開始將注意力放在企業;我創建了管理這門學科;我圍繞著人與權力、價值觀、結構和方式來研究這一學科,尤其是圍繞著責任。管理學科是把管理當作一門真正的綜合藝術。”

宏觀的思維與微觀的堅持,加上成熟的心智,開闊的視野,超然客觀的立場,是德魯克一生碩果纍纍的原因所在。事實上,作為第一個提出“管理學”概念的人,當今世界很難找到一個比德魯克更能引領時代的思考者。他説:“管理是一種實踐,其本質不在於‘知’而在於‘行’;其驗證不在於邏輯,在於成果。”上世紀50年代初,他指出電腦終將徹底改變商業;1961年,他提醒美國應關注日本工業的崛起;20年後,又是他首先警告説這個東亞國家可能陷入經濟滯脹;上世紀90年代,他率先對知識經濟進行了闡釋。此外,早在1969年,他在《不連續的時代》(TheAgeof Discontinuity)一書中已經指出政府功能的有限,因而強調民營化的必要性,比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還早。

但是,儘管他成名很早,思想、見解獨到超前,但其智慧卻很長一段時間內未被學界主流認可,如在《公司的概念》出版後,美國學術界對其橫加批評,而當時的美國政治科學學會更因此不再邀請他參加政治理論研究委員會。時至今日,這種囿于學科和派系紛爭的風氣依然。對此,德魯克本人提供了一個富有洞見的解釋:為了控制學界,美國政府只向那些用數學公式寫作的研究人員提供研究資金,自己這類深入實踐的學者被拒之門外順理成章。而社會自有公論。

2003年7月,94歲高齡的德魯克接受了美國總統布希頒贈的美國最高榮譽勳章“總統自由獎章”,這可謂一份遲來的榮譽;媒體也給了他最恰當的評價:“在一個充斥著自大狂和江湖騙子的行業中一個真正的具有原創性的思想家”;在商界,包括傑克韋爾奇在內的眾多傑出經理人對其理論身體力行。而所有這些,德魯克是受之無愧的。

大師已去。懷著沉重的心情,我們最後道一聲:大師,走好!(曾昭逸)

出版簡介

早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的時候,德魯克的作品就被介紹到了國內。只不過當時他的作品更多的是以內部刊物的形式,被翻譯過來介紹給國內的管理者。

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德魯克的作品才零星地由上海譯文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以及海南出版社等出版,但國內一直沒有系統地引進過德魯克的作品。

據最早出版德魯克《旁觀者———管理大師德魯克回憶錄》的出版方、海南出版社版權負責人孫芳介紹,最早引進出版這套書時,國內出版德魯克專著的出版社還相當少。“我們當時覺得德魯克作為一個管理大師,除了管理學方面的東西很值得引進外,他個人的這本回憶錄也是了解他的一本非常重要的作品,所以我們就首先出版了這本書。”

上海人民出版社也只是零星地出版了一些德魯克的著作,而且並沒有引起太大的反響。

德魯克研究會會長黃建東提供的資料顯示,國內所出版過的作品也大都是局限在一部分德魯克比較重要的書上,比如《管理的實踐》、《卓有成效的管理者》等。

從今年開始,機械工業出版社將陸續在兩到三年的時間裏出版20多種德魯克的作品。據策劃德魯克系列作品的出版人張渝娟介紹,這20多種德魯克的作品主要還是集中在管理學著作上。那時候,德魯克的譯名為“杜拉克”,台灣仍沿用了這一譯名。

“德魯克社會學方面的著作我們暫時不會出版。”張渝娟介紹。此套叢書的策劃者王蕾表示,德魯克在授予出版社出版自己的中文版圖書時,都是親自在授權書上簽了名字的。同時,德魯克還建議中國讀者應該先看《管理的實踐》和《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兩本書,或許會更容易了解他的管理思想。(記者 甘丹 張璐詩 姜妍)

德魯克:我是一個“社會生態學家”

        彼得德魯克(1909-2005)1909年11月19日,生於維也納,父親為奧國財務官員,曾創辦薩爾茨堡音樂節,母親是奧國率先讀醫科婦女之一;1938年,父母因反對納粹,逃往美國;1931年,德魯克獲法蘭克福法學博士;1942年,受聘為通用汽車公司顧問;1946年,出版《公司的概念》,對成功的大企業有細膩而獨到的分析;1954年,出版《管理的實踐》,奠定大師的地位,並標誌著管理學的誕生;1966年,出版《卓有成效的管理者》成為經典之作;1973年,出版《管理:任務、責任、實踐》巨著,該書被譽為“管理學”的“聖經”;至今已出版超過30本書籍。

管理訪談

北京光華管理研修中心高級執行副總裁、美國ServiceMaster公司前人員發展副總裁及首席培訓官M.L.希拉德:

德魯克是個社會觀察家  

新京報:請談談你認識的作為“現代管理學大師”的德魯克。

希拉德:我是ServiceMaster公司的人員發展副總裁,德魯克就是ServiceMaster的長期顧問,他寫書,特意提到美國一家給醫院、學校提供清潔服務員工的公司,指的就是我們。我們單獨合作不多,但他不時會來訪,指導員工,我們一起開圓桌會議,他給我們提出了很多重要的建議。

新京報:作為一個企業的管理者,德魯克的原則對你自己有什麼影響?

希拉德:德魯克先生對我的影響源自1966年,當時我讀他的書《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就意識到,德魯克説的東西,我在企業管理方面將很受用。之後我把他寫的書都找來看了。後來,北京的光華管理研修中心建立,我有機會跟德魯克見面時,感覺到,他對我個人的影響在於,他對人與對管理的觀點完全統一,在管理進行的過程中,他不會把人的角色分開。他説不是去管理人,而是管理工作的過程,但你必須帶領著人們走過這個過程。因此沒有人是可以管理別人的,只有引導,而被引導者最終完成自己的工作過程後,會感到這是一個好的管理者。這點是德魯克對我的一個很大的影響。我當管理者的時候,謹記德魯克的原則,不會去“管理”員工。德魯克提醒我,我只是從做計劃、思考如何開展計劃、設定目標這些方面著手,由員工告訴我想做什麼,怎樣做,我再來統籌,這個過程中我跟員工是合作的關係。

德魯克另一個影響我的方面,是他擅于用提問的方式來指導,讓我們在回答他的問題時找到解決的答案。

新京報:在中國,德魯克的理論實踐得如何?有沒有難度?

希拉德:有難度,難處來自德魯克提出的建議,要實踐起來,有時候跟中國的習慣、文化背道而馳。

要去改變自己的傳統習慣,需要很強的意志力。因為一般來説,儘管人們認同這種運作的方式,但一旦發現跟一貫的做法相反,有可能就放棄了。比方説,德魯克問,如何對待一個表現不好、沒有達到公司要求的員工?在西方,公司會馬上解雇這個人;但他這裡不喜歡這樣,總是想方設法寬容,因為很多人覺得這樣沒面子。德魯克並不是要針對誰“炒”誰的“魷魚”,如果表現不合格,就應該離開,繼續呆下去,反而會繼續“丟臉”,所以其實德魯克幫了這些員工一個大忙。

新京報:德魯克理論在其他國家的經歷如何?

希拉德:每個國家的習慣不一樣,德魯克一向嘗試突破這些限制,土耳其、厄瓜多、英格蘭都有自己的文化背景,這些國家對德魯克的理論基本都能接受,只是在某些方面有習慣上的衝突。

新京報:德魯克對目前仍走紅中國的MBA有不認同之處,比方他批評MBA課程很少涉及社會,你對此是否認同?

希拉德:我認同,因為德魯克不允許愚蠢的做法。他之所以批評MBA,因為MBA課程只局限于讓學生通過考試,然而拿了文憑的人,卻對産品的生産、人員發展、回歸社會做貢獻等等毫無概念。德魯克批評的不是管理學考試本身,而是反感MBA成為以分數取人的機器。無數的人追逐MBA,因為MBA似乎成為安逸生活的保證,考上了就有大把的票子,可以買車買房。

新京報:那麼光華管理研修中心建立之初,有沒有想過要取代MBA,或者至少改變人們追逐MBA的功利目的?

希拉德:我覺得我們這樣想的話,就像是用筷子去吃一頭象。MBA發展得太龐大了。我擔心的是,中國的學生像趕潮流那樣追逐MBA,就像他們追逐最新型號的手機、快餐那樣。尤其是,考上MBA似乎是讓朋友羨慕、家人認可的,但最終有一天他們會睜開眼睛,發現這種標準沒給他們真正帶來什麼。光華管理研修中心體現的就是德魯克的理論,學院的主要職能是給沒有上過大學的管理者提供進修機會。德魯克畢生都在努力幫助年輕的管理者學習,很多學生由於各種原因,沒有上過大學,或者沒有考MBA,但這些人其實很多很優秀。我們的學生裏也有幾年前拿過MBA文憑的,但他們説需要吸收更多有實際幫助的知識。

新京報:據你所知,迄今為止,德魯克的理論在中國實踐得如何?接受程度有多高?

希拉德:我見過的有很多人看過德魯克一本書以上的,很多人聽説過德魯克,但不大了解這些理論到底講什麼。在過去的兩三年間,德魯克在這裡的影響,好像一朵花慢慢地開了,尤其在北京和西安。光華管理研修學院目前就在北京和西安有,西安有個科學院想引入德魯克的理論,於是前幾個月我們就在那兒建了個學院,現在有六七十個學生。

新京報:請談談你跟德魯克的交往?除了他在工作上影響你的那一面,別的方面德魯克是怎麼樣的?

希拉德:德魯克有太多朋友,我跟他認識,但不算太近,他知道我的名字,知道我在這裡做什麼職務。我們有時候一起去吃飯。他很好相處,是個親切的人,他可以很出世,他是基督教徒,並不因為他是美國人或家庭淵源的關係,而是因為他真的有這種信仰。他的視角並非一個美國人的視角,而是具有國際性的眼光。也許跟他年輕的時候在法蘭克福當記者有關,我認識的德魯克是個社會觀察家,他是個博士,但他不認為自己是個“學院派”。他敏銳地觀察與捕捉經濟生活與社會上的細微變動,觀望各國潮流的改變、宗教衝突、人口膨脹與戰爭禍患。

■專家訪談

北京光華管理研修中心常務副院長、德魯克研究會會長黃建東:

德魯克注重人的角色  

新京報:在國內,像德魯克研究會這樣專門從事德魯克研究的機構是否還有?德魯克的思想在國內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被關注的?

黃建東:彼得德魯克是光華管理研修中心的首席顧問。作為機構來講,德魯克親自授權的應該只有這個研究會。我們不僅對德魯克的思想做一系列的研究,還和人大商學院一起開辦了德魯克EMBA班,我們希望通過這樣一種方式,讓國內更多的管理者了解德魯克的管理思想。

實際上,德魯克的思想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就介紹到國內了,但直到20世紀90年代後半期,他的思想才開始頗受關注。

從那個時候開始,海南出版社、上海譯文出版社等就開始翻譯出版了一些德魯克的書。現在,在國內學習德魯克管理思想的人越來越多。

新京報:你説德魯克的思想對國內的管理者影響很大,這種影響具體體現在哪?

黃建東:海爾集團CEO張瑞敏在海爾創業初期就成了德魯克迷,並到處蒐集德魯克的著作。

他根據企業的實際,創造了“日清日高”工作法,使海爾于1988年在行業中以劣勢小廠的地位戰勝許多優勢大廠,摘取了中國冰箱史上的第一枚金牌。張瑞敏在給《卓有成效的管理者》這本書做序的時候,就提到,“這枚金牌要歸功於‘日清日高’工作法,更要歸功於德魯克先生。”他説讀德魯克的書,感覺德魯克就像他的一位同事,雖然與你面對相同的事實,卻從不同的視角説出了你不曾想到的新理念。

德魯克對中國的發展有他獨特的看法,他認為我們應該有自己培養的管理者,而並不是把國外的管理思想照搬過來,或者是到國外去聘請管理者。他的整個想法都是針對不同情況做出不同變化的。為什麼他的思想能夠在那麼大範圍內産生如此大的影響?那就是他的管理思想是和別人完全不一樣的。

新京報:這種不一樣體現在哪?

黃建東:德魯克並不是簡單地就管理論管理,而是把社會、組織和個人置於一個大的系統中研究管理,得出了與其他管理學者不盡相同的結論。比如泰勒的思想就是教我們如何想辦法讓工人提高生産力,但卻忽略了如何去激勵人。

德魯克不一樣,他很注重人的角色,也很注重企業在社會中的角色。他的很多觀點,都能分析到企業最根本的問題上,因此他也總是能得到不一樣的觀點。比如他問企業的目的是什麼?大部分人可能會説是賺錢,最多也就是説創造社會財富,但德魯克給出的答案卻是創造客戶。這就是他的不同。

傑克韋爾奇曾説:“全世界的管理者都應該感謝這個人,因為他貢獻了畢生的精力,來理清我們社會中人的角色和組織機構的角色。我認為彼得德魯克比任何其他人更有效地做到了這一點。”

新京報:今年德魯克的20多本著作被陸續地、系統地引進到國內,你能否向大家介紹一下,大家如何能夠更有效地來閱讀他的書。

黃建東:德魯克一共寫了39本書,包括最後還沒有出版的這一本。但一般説來,他每一個年代都會有一本非常重要的書推出。

1954年,他的《管理的實踐》是現代管理學科建立的一個標誌,是他在這本書中第一次提出了管理學這個概念。

而他1966年的《卓有成效的管理者》更是一本受關注的書,這本書被不斷地翻譯和介紹,因為在這本書中並沒有那些枯燥的公式和推論,而是用各種具體的例子詳細地分析。

而1973年的《管理:任務、責任、實踐》、1985年的《創新與企業家精神》、1990年的《非營利組織的管理:原理與實踐》以及後來的《21世紀管理挑戰》等都是他非常重要的作品。

這些作品應該是最值得我們關注的。

■人物追憶

德魯克的學生,遠流管理諮詢公司、德魯克管理研究中心大中華區CEO首席顧問詹文明:

回憶德魯克的點點滴滴

我是1994年10月6日在台北凱越飯店的一次亞洲高級主管研討會上第一次見到德魯克的,當時只是寒暄了幾句,併合影留念。3年後,1997年1月20日,我以一個學生的身份,隻身前往美國克萊蒙特德魯克管理研究中心進修,再次見到他的時候,他竟然還能記起我們合影的事情。當時我就很震撼,覺得這個人真是博聞強志。

他給我的第一印像是對人很冷漠,基本上沒有什麼話,不熱情也不擅于找話題,他認為與不熟悉的人聊天是耽誤時間的。上課的時候也很有意思,他經常會一下子講很多話,然後突然停頓下來,站在那裏思考,思考自己是不是説了太多的話,開始我們都會覺得很奇怪。

和一般的長者不一樣,德魯克從不擁抱別人,總給人一種若即若離的感覺。他的兩眼有神,身體語言的感染力遠遠多於説出的話。他是一個嚴於克己的人。在校期間,我寄宿的屋子離德魯克家僅十幾公尺,每晚見他九點熄燈,早晨五點亮燈,拄著拐杖四週散步。

他每天如此,每週也如此,一切回歸自然,真正做到中國人常説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他生活的健康體現在方方面面,88歲還自己開車,他不喝可樂,上樓梯也從不讓人攙扶。所以最後他真的是壽終正寢,很自然就走了,沒有痛苦和哀傷。

他很樸素不張揚,連生日也不想慶祝,一生中只有八十大壽那一次有過一點活動。那一次是他的3個學生提前把帖子印好發了出去,他知道後就很生氣,説:“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後來,他要求大家答應了3件事後,才同意慶祝生日。這3件事是:操辦慶祝生日費用不得超過2萬美元(當時集資已超過8萬);不得超過800人參加;下不為例。所以,他80歲的生日成為了他一生中惟一一次大家一起為他慶祝的生日。

德魯克為人低調到讓人不可思議的程度,別人稱他為大師,他就會説“吹牛”或是“dirtyword”(髒話)。他更喜歡被人稱為“社會生態學家”,認為人就是平凡的。在學校裏如果學生沒有認出他,他也不會在意。

他覺得中國的CEO太忙碌,大小通吃,什麼事都要管,其實應該做得越少越好,“做少就是做多,做更多就是沒做”。他認為中國內地的管理者是以機會為導向的,如果能轉變成以管理為導向,那麼中國將創造出一個不一樣的世界,他對此寄予厚望。他對中國的文化歷史很感興趣,他很欣賞中國的古字,他對中國帝制是這樣評價的:“一部沒有制度的歷史,一部只有人治的社會”,他把中國歷史看得多麼透徹。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上一代和下一代也都非常出色,他的大兒子19歲就成為芝加哥大學物理博士,24歲成為系主任。他的孫子13歲就成為蘋果電腦顧問,18歲取得了建築師執照。

大師的思想深深影響了我,我的生命也因此而改變。向大師求學幾個月後,我坐在回來的飛機上就想,即使當時飛機掉下去了,我都覺得心滿意足。所以得知大師去世的消息,我整個人都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即使自己的父親去世的時候,我都沒有這麼難過。 (本報記者 甘丹 張璐詩 姜妍 供圖/機工社華章分社)

[編輯信箱] [列印文章] [ ] [關閉窗口]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裏巴巴中國
阿裏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