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五位作者歷時15年寫就《胡耀邦傳》
中國網 | 時間:2005 年11 月23 日 | 文章來源:新京報

第一卷已經出版,作者稱“自發寫作”

為寫作《胡耀邦傳》,作者蒐集了大量資料。

五位作者歷時15年完成的《胡耀邦傳》第一卷日前由人民出版社和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該書作者之一稱,“這本傳記是我們集體勞動的成果,寫作這本傳記的主要原因是出於對胡耀邦同志的敬佩和懷念。”

全書三卷約九十萬字

《胡耀邦傳》的作者共有五位,他們分別是張黎群(曾任共青團中央辦公廳副主任、中國青年報社長兼總編輯、2003年去世)、張定(曾任團中央學校工作部秘書主任兼全國學聯秘書長、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社長)、嚴如平(曾任團中央書記處秘書、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李公天(曾在團中央宣傳部工作、任中央黨校教授兼《理論月刊》主編)和唐非(曾任新華社記者、中國青年報常務副總編輯)。

據悉,該書分為三卷,共三十六章約九十萬字。

《胡耀邦傳》的作者之一介紹了該書的寫作緣由,“我是後來加入該書編寫的,1989年胡耀邦同志逝世後,張黎群、張定、嚴如平共同決定研究和撰寫《胡耀邦傳》。

三人商定由唐非執筆寫胡耀邦從童年到‘文化大革命’部分(即第一卷第一章至第十三章),由嚴如平執筆從‘文化大革命’結束、撥亂反正寫起,到胡耀邦與世長辭(即本書第二、三卷第十四章至第三十六章)。後來,我加入了這個團體,每寫出一稿,我們幾個人就互相傳閱,並聚在一起反復討論、修改。在這15年裏,無論篇章結構還是史料運用,都經過了大家多次斟酌,作了重大修改,很多章節還分送有關專家或知情人審核,最後於2004年10月定稿。“這位作者還表示,”第一卷由於利用了大量現存的資料,所以我們在一起討論的時間就花得少一點。

儘管如此,也經過了包括標點符號在內的多次修改。現在看來,仍有很多毛病,畢竟我們年紀都比較大了。“本書的另一位作者説,”作為《胡耀邦傳》編寫發起人之一的張黎群2003年3月11日不幸因病逝世,沒能看到第一卷的出版,讓我們覺得非常遺憾。他彌留之際,非常掛念這個事情。“

以大量資料為基礎

據悉,該書作者群在張黎群帶領下,由張定、嚴如平、李公天分別在圖書館、資料室、檔案室搜尋和抄錄胡耀邦的講話、發言、報告和有關的記錄、報道等材料,收集和整理了大量的資料並訪問了為數眾多的同胡耀邦有接觸的人,還多次去河北、江西、湖南等地訪問,並用信函、電報、電話向一些部門和人士諮詢相關問題。

本書作者之一表示,“我們進入團中央比耀邦還早,覺得他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

特別是粉碎‘四人幫’之後,為中國人民做了很多好事。因此我們覺得應該緬懷他。“《胡耀邦傳》的作者還表示,他們整理了100人懷念胡耀邦的文章,總字數達100多萬。這些文章的作者包括胡耀邦生前友好或知情人,從不同角度懷念胡耀邦的事跡。此外,在15年時間裏,幾位作者從事胡耀邦史料的蒐集和研究,還先後在不同刊物上分別發表過記述胡耀邦的相關文章。這些,都為寫出一部盡可能完整的《胡耀邦傳》打下了堅實的基礎。1998年,在具有大量可靠資料的基礎上,《胡耀邦傳》進入起草階段,直到去年才全部完成。

“我們做這些工作力不從心,多虧有了大家的支援。”作者之一表示,“我們做這個工作完全是自發的,也沒有任何經費來源。”本書的另一位作者説,“第一卷的出版情況比較理想,我希望第二卷和第三卷儘快出版。我們已經做了鋪墊、準備的工作,如果將來有人像司馬遷一樣寫正史,也算完成了一個任務。”他還表示“我們紀念耀邦,就是要學習他實事求是面對問題的態度。”

對話

唐非:寫作出於深切的懷念

“花了很大勁找資料”

新京報:作為第一卷的主要寫作者,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著手這個工作的?

唐非:嚴如平寫《胡耀邦傳》是從“文化大革命”結束、撥亂反正寫起,張黎群覺得進展太慢,就讓我參加進來,從胡耀邦出生一直到“文革”這一段一直由我來寫。這樣,從2002年我就開始寫,比他們幾位的工作開始得要晚一些。

新京報:聽説第一卷的完成比較順利,是不是因為資料相對比較完備?

唐非:資料倒不是很完備。因為時間越早,相關的資料越少。關鍵在於這一段比較簡單,不像後來情況那麼複雜。因為以前他不論是“紅小鬼”,還是團中央書記,工作都比較單純。因此,寫起來難度沒有後來那麼大。

因為資料太少,所以我花了很大的勁找資料,最後總算完成了任務。

新京報:你最終完成第一卷是在什麼時候?

唐非:去年年底。

新京報:對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來説,時間和精力都是一個嚴重的挑戰,你用了多大的精力寫作?

唐非:我的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這項工作上,寫的時候也是斷斷續續的。好在我平常注意多活動,也沒有完全進入那種癡呆狀態,勉強把它寫出來了。

“曾經和胡耀邦一起蹲點”

新京報:你最早認識胡耀邦是在什麼時候?

唐非: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1952年。當時他到團中央當書記,我在《中國青年報》工作。他非常重視這個報紙,一到團中央工作就去我們報社講話。隨後他找報社的人去他家裏開會,我就去了。

新京報:當時對他印象怎樣?

唐非:印象非常好。他沒到團中央工作以前,我就聽説過他。接觸之後,我覺得他很坦率,很熱情,很平易近人。他是團中央書記,但是跟我們報社的普通編輯、記者一塊兒閒談總是推心置腹,從來不擺架子。跟他在一起討論問題很平等,在一起開會不同意他的意見可以當面反駁他,沒有任何關係。而且他很懂報紙業務,我們工作人員最佩服的就是這一點,他不是説空話來指揮你。社論怎麼寫,頭條怎麼編,版面怎麼安排,他都很在行。

新京報:你什麼時候與他接觸最密切?當時是一種什麼情況?

唐非:1962年,他到湖南蹲點,我是與他一起去的。當時,三年困難時期剛剛過去,中央派一些領導幹部下放抓農業,抓幹部隊伍的建設,就派了一些部級的幹部到地方上工作。胡耀邦是自己報名到湘潭去當地委書記的,他點名要我與他一起去,我就與他一起到那裏工作了兩年。

新京報:在這期間,胡耀邦實際怎樣工作的?

唐非:他非常深入群眾。

到了地委以後主要是做農村工作,要把糧食生産搞上去。

作為一個地委的領導,他基本沒有在機關裏待很長時間,一直是在下面與群眾接觸,跟老百姓座談,一起商量怎麼恢復生産。他跟農民交談特別融洽,他也很有鼓動性,善於提出問題,能夠抓住問題。而且大家提出問題他也能夠想辦法解決,很受農民和基層幹部的歡迎。他經常坐上車,帶兩三個人,風塵僕僕就出去了,我跟著他也跑過不少地方。有時夜裏趕不到縣裏,就住在公社,公社的房子都是很簡陋的。

另外,他非常關心、愛護基層幹部。基層幹部當時已經被整了好幾次了,“反右傾”整了一遍,然後,反“五風”又被整了一遍,大家心懷恐懼,而且有很多委屈。他在那兒做大家的思想政治工作,對基層幹部採取了寬大、愛護的政策。

因為很多幹部受處分,實際上是冤屈的。他的作風也是任勞任怨,有一段時間,湘潭旱情很嚴重,湖南那個地方,乾旱起來也是很炎熱的,他總是往旱情最嚴重的地方趕,佈置抗旱的工作,與老百姓一起商量對策,動員抗旱。

“他有一種人格魅力”

新京報:這兩年時間裏,你與他的關係是怎樣的?

唐非:他很愛護年輕人,也很關心我。他問我讀《馬恩全集》沒有,讀過什麼全集。

我説讀過《魯迅全集》,別的全集沒讀過。他説那不行,你還是要多讀一些全集,包括《資治通鑒》這樣的書也要多讀一些。有的時候起草文件,他看大家熱,就在後面給大家打扇子。寫文章的時候我與他有過爭論,他認為對的,馬上就接受。

新京報:看樣子你對他的印象很好。

唐非:他沒有什麼城府,即使你衝撞和得罪他,他也不會計較,不會讓你穿小鞋。

新京報:到湖南湘潭蹲點結束後,你與他接觸多嗎?

唐非:後來就不多了。

“文化大革命”中,我們關牛棚的時候又到了一起。但是,因為關牛棚的時候不許大家來往,所以沒怎麼交談,大家在那裏埋頭掃廁所,掃大街。

新京報:撇開胡耀邦的領導地位和身份不談,你心目中的胡耀邦是一個什麼樣的形象?

唐非:他有一種人格魅力,熱情,坦誠,生氣勃勃的,他永遠處於一種創新狀態,不甘於平庸、混日子。這些品格非常感人,使得我們那一茬年輕人也保持了飽滿的精神,我後來一直受到了他的感染和影響。(本報記者張弘) 

■相關新聞

胡耀邦女兒撰寫回憶錄

《思念依然無盡》即將出版

《思念依然無盡》一直寫到了1989年胡耀邦逝世。

前日,記者從北京出版社獲悉,一本由胡耀邦的女兒撰寫的回憶錄《思念依然無盡——回憶父親胡耀邦》即將出版。在該書的後記中,書的作者滿妹説她將把這本回憶錄作為父親九十歲誕辰的禮物,送給父親。

據悉,《思念依然無盡——回憶父親胡耀邦》共約50萬字,全書共分13章,書中記錄了胡耀邦從出生到1989年逝世所經歷的事情,書中重點回憶了改革開放以後胡耀邦的經歷。該書的責任編輯隋麗君介紹,作者以女兒的視角,翔實地記述了父親最後的日子,把胡耀邦作為普通人的一面也展現在了書中。“作品蘊積多年,和淚而成,字裏行間流淌著女兒的無盡思念。”隋麗君説。

同時,胡耀邦家屬還提供了200多幅照片,編輯挑選了100幅照片收錄書中,其中部分胡耀邦的私人照片是第一次公開。 (記者甘丹)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