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我給國務委員提建議:教育不該分三六九等”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3 月7 日 | 文章來源:新華網

聽完最後一個代表的發言,人大代表楊成實本來以為代表團對政府工作報告的審議快結束了,正準備拿筆記下國務委員陳至立的總結發言。“沒想到,委員説,你們貴州團不是有一個中學教師嗎?我想聽聽她對初等教育的意見。”

坐在最後一排的楊成實連忙站起來理了理自己的藍色西服外套。在向第一排走去時,她緊張得頭有些暈。“國務委員是搞教育的,是專家,真怕自己説不好。”何況,這也是這位49歲的貴州十六中中學教師“第一次面對面跟這麼大的官直接交流”。

出生在農村的楊成實很慶倖自己打過一份底稿,因為自己是團裏唯一一位從事初等教育的教師,所以她也曾經想過也許國務委員會點到自己。“我想説,貴州很窮,在農村還有老師背著孩子給學生上課,孩子哭了就停下來喂一會兒。很多老師一輩子也沒有機會走出大山,看一看發達地區的教育情況,學習新的理念、觀點,希望政府能加大對教師的培訓,把培訓的資金真正到位。”

楊成實發現這位和藹的委員聽得很認真,邊聽邊記,還不時點頭。“我開始一點一點地放鬆,感覺就像跟一位老師交流一樣。”

從教師培訓到講完職業教育,楊成實把底稿推在了一邊。“現在大家都在罵教育亂收費,教育亂收費根本的原因是教育不公,而教育不公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人為的學校分類。”

“現在有些城市,中學被層層劃分為不同的等級:首先有公立學校和民辦學校之分,公辦學校中有重點學校和普通學校之分;其中重點學校有示範性學校和非示範性學校之分,下面又有省級示範學校和市級示範學校之分。而普通學校中還要分出重點班和非重點班;私立學校還要區分完全私立學校和公私聯辦學校。”

“這樣層層劃分的結果就是,被壘起來的‘好學校’學生和家長捧著鈔票擠破門,而那些一般的、普通的學校,老師卻要使盡解數搶生源,教育失衡的畸路越走越遠。”

“我感覺到我的發言得到了領導的肯定。作為來自基層的人大代表,就是要讓政府知道老百姓的心聲和面臨的問題,教育不該分三六九等。”這位侗族代表説。(記者樊曦 王麗)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