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可以消費的“韓”&可以生産的“韓”
中國網 | 時間:2005 年12 月27 日 | 文章來源:中國經濟網綜合
    1999年11月,南韓“酷龍”演唱組合來華演出成功後,我國首次出現了“韓流”一詞。當時被稱之為“韓流”的南韓大眾文化在我國被定義為“酷”、“時尚”,主流觀點認為這種舶來的淺層次文化消費必定來去匆匆,短時間內就將被國人所遺忘。孰料6年過去了,這股韓風不僅未從中國消失,反而從最初的音樂、電視劇到電影、網遊、動漫等全方位侵襲我國,其內涵也由最時尚、另類到逐漸接近中華傳統的儒家文化,從青少年到成人的全年齡覆蓋。甚至開始超越文化的範疇,出現“韓流”生活化的跡象,韓式服飾、粧容、飲食等全面滲透進我國社會。

    從“製造”到“創造”

    作為國家産業策略的“韓流”


    短短8年,從受亞洲金融危機重創,必須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接濟的準破産國到身揣2000多億美元的全球第四大外匯儲備國。南韓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依靠工業創造了“漢江奇跡”後,再次實現了經濟高速增長的神話,此次文化成了撬動這一經濟騰飛的支點。而在“微笑王子”裴勇俊一人獨創23億美元經濟效益的背後,則是策略性的國家作為。 



    韓文化正將自己拆解為卡通、歌曲、影視劇、飲食這些易於消費的顆粒,滲入中華文化圈的肌膚深處。圖為南韓歌手Rain 

    外匯儲備落到谷底、眾多大財團解體、173家銀行關門……1997年在亞洲金融危機中痛苦掙扎的南韓政府猛然意識到産業單一所造成的經濟脆弱,産業多元化成為南韓積極探索的方向。

     1998年金大中任總統後,南韓政府正式提出“文化立國”的戰略,將低消耗、無污染、利潤核心在於創意的文化産業作為21世紀發展國家經濟的戰略性支柱産業予以大力推進。隨著戰略的確定,在政策、法規、組織、資金上即刻全盤啟動。

     1998年南韓政府在文化觀光部下面建立了文化産業局,同年成立遊戲産業振興中心,2001年又成立文化産業振興院,該院每年可得到政府5000萬美元的資助。從1998年起,陸續出臺了《國民政府的新文化政策》、《文化産業促進法》、《文化産業發展五年計劃》、《文化産業發展推進計劃》、《21世紀文化産業的設想》、《電影産業振興綜合計劃》等法律保障政策。從優化文化産業發展環境、設立文化産業振興基金、建立國家級尖端文化産業基地、形成集約化、規模化的産業經營以及強化外向型産品等方面為文化産業提供法律政策支援。2000年為促進文化産品的出口,政府還特別成立影音分軌公司,對韓文翻譯為外語和産品製作的費用幾乎給予全額補助。

    在2001年亞洲各地漸漸開始感受到“韓流”的侵襲之時,南韓文化觀光部更是索性制定出明確的“培育韓流文化方案”,包括在漢城建立“韓流發祥園地”;在北京、上海等地建設“韓流體驗館”;由民間專家學者組建“亞洲文化交流協會”,對出口的文化內容品質把關,防止因出口劣質文化産品而降低外界對韓流文化産品的信任度;對韓流文化盛行國家和地區的使、領館加派文化官員;成立“南韓文化振興院”,在韓流影響大的國家和城市設駐外辦事處,目前南韓文化産業振興院已在中、日、美等國設立了辦事處,2006年將在倫敦再設立一個辦事處,從而建成亞、歐和北美主要市場的聯絡體系;在南韓多個城市舉辦“韓流商品博覽會”等等。

    同時還計劃由政府出面設立文化産業研究生院(計劃于2006年或2007年設立);加強文化産業基礎設施建設,對一些大型文化項目進行經濟支援,成立管理投資資金的專門公司,做到專款專用;採取措施保護著作權;為緩解部分國家對“韓流”産生的排斥情緒,決定每年引進並上映部分亞洲國家的優秀影片,為“韓流”的深入與持久提供基礎。

    由政府出面的強勢産業結構調整一年來,1999年就已初現成果,當年經濟增長就曾反彈至10%。從1999年以來,包括出版、漫畫、音樂、遊戲、電影、動畫片、廣播電視、廣告、網際網路及移動文化資訊等10個領域的文化産業産值年增長率一直保持在30%以上。據統計,2004年南韓文化産品已經在世界市場上佔到3.5%,已成為世界第五大文化産業強國。其中2003年9月南韓電影在國內市場的佔有率達到50%這一“夢幻佔有率”,南韓影視出口額1995年僅為21萬美元、1997年為49萬美元,到2003年已增長到3098萬美元,繼法國之後成為第二個有能力與美國抗衡的電影生産國。

    最強勁的網遊市場規模從1997年之前的100億~200億韓元發展到2004年突破4萬億韓元。整體文化産業計劃到2007年實現海外出口100億美元。同時,文化産業更是帶動了製造業、紡織業、電子業、時尚業等産業的全面復蘇。受文化産業成功的啟示,南韓各産業均致力於佔據文化創意這一21世紀産業鏈的高端,從“南韓製造”到“南韓創作”,南韓經濟再次騰飛。



    “Pucca娃娃”、“流氓兔”都是南韓成功的卡通形象

    南韓:由淺入深適時轉型

    按照南韓文化觀光部的劃分,“韓流”文化盛行的國家和地區包括中國大陸、中國台灣、中國香港、日本、新加坡、越南,主要集中在漢字文化圈內,並將中國內地看作“韓流”文化産品最有潛力的市場。南韓外交通商部指出,到2010年,南韓要力爭佔到中國文化商品市場10%的份額。南韓政府敢於如此雄心壯志,正是基於近年來南韓文化産品在內地市場驚人的高速增長。

    我國市場上佔絕對優勢的南韓文化産品是網路遊戲,2001年,盛大公司從南韓引進的一款網遊《傳奇》,僅用一年時間就將陳天橋打造成中國首富。目前南韓網遊在我國的市場佔有率達到80%以上。2004年我國引進韓劇達到107部,近兩年來央視海外劇場播出的韓劇,每部收視率在23點之後的時段都能達到10%以上。近日正在湖南衛視熱播的《大長今》則再次創造了收視神話及插播廣告的天價紀錄。

    “韓流”在我國的持續穩定與擴大,與南韓文化産業振興院中擁有一批針對亞洲市場策劃文化産品的“謀士”有關,“韓流”來襲的時間與路徑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韓流最早在我國也是最早在亞洲開始形成影響始於南韓流行音樂。1999年11月,南韓的“酷龍”組合來華演出成功,2000年2月,H.O.T組合在華演出再次受到熱烈追捧。同年10月,南韓安在旭在北京奧林匹克體育場的演出收益至少達到10萬美元以上。從此,南韓歌曲極具煽動性的節奏以及歌手寬大奇特的服裝都成為中學生模倣的對象。

     2002年後,南韓音樂在我國的流行程度開始下降,這一方面是由於中國家長及教育界對奇裝異服和南韓歌曲刺激性節奏的抵觸;另一方面南韓也主動放棄音樂上的競爭,因為我國盜版的氾濫使南韓音像企業難以營利。據統計,到2003年為止,南韓音像企業在我國僅賺到14億韓元。但是很快,南韓音樂帶來的熱潮被一批批更為走紅的影視劇所接替。

    與音樂相同,韓劇最初在我國的定位也是青春、時尚。1993年,我國引進了第一部崔真實主演的韓劇《嫉妒》,未造成轟動性反響。1997年央視八套播出韓劇《愛情是什麼》,其收視率達到4.2%。從1999年起韓劇熱逐漸擴散,《星夢情緣》、《真情》、《戀風戀歌》、《可愛先生》、《天橋風雲》、《妙手情天》、《藍色生死戀》連續播出,幾乎每一部都能給年輕人帶來議論的話題。2002年,我國內地播放南韓電視劇數量已達67部。同年,南韓電影《我的野蠻女友》在中國上映,儘管之前該片盜版氾濫,但據統計該片當年的票房居然達上千萬元,“野蠻女友”也成為當年我國的流行語之一。這一時期的韓劇主要定位於青年人,著眼于愛情與都市時尚生活。

     2002年,南韓影視劇淡化最初一味的時尚路線,推出大批反映家庭倫理道德的影視劇,並在我國獲得了更為巨大的成功。婆媳關係、家庭矛盾、洗衣做飯,這些原本在中國認為只有家庭婦女才熱衷的題材,經南韓人包裝後,不僅將擁躉們的年齡層次擴大到大中學生的父母,同時也深深吸引了青年人。

    在《看了又看》、《澡堂老闆家的男人們》、《人魚小姐》中,中國觀眾看到了久違了的晚輩對長輩的禮儀、女性對製作食物的熱心、真實隨性的家庭氛圍與人物形象等等,這些早已被中國影視製作者所遺忘的溫馨的文化元素,中國觀眾的喜愛之情自然噴薄而出。而2004年後,向中國輸出的韓劇再次轉型,《明成皇后》以及《大長今》將南韓文化中的精髓展現給觀眾,以親情、愛情以及個人奮鬥包裹住忠、孝、誠、信、禮、義、廉、恥的儒家文化,再次拓展南韓文化接受人群,為“韓流”注入更深層次的生命力。

    向南韓“取經”尚在外殼階段

    南韓將從中國“取經”並獲利的中華文化精髓,反過來再賣給中國,短短幾年時間其文化産業的高速成長令人咋舌。在這個鄰國對整個亞洲文化産業市場虎視眈眈之時,與其有著高度文化相似性的我國,也正試圖從中找出借鑒之道。

    我國文化産業研究專家陳超認為,南韓經驗對我國的最大借鑒之處在於政府向文化産業的傾向性扶持策略。他以發展南韓文化産業最重要的組織部門文化産業振興院為例介紹説,文化産業振興院分為三個部分:産業孵化本部、內容開發本部和産業振興本部。振興院對企業的支援分為四種模式:一是通過風險資金進行支援。二是通過平臺支援。三是幫助企業拓展海外市場。四是孵化中小企業。

    “文化産業是創意産業,很多公司人很少,但卻可能擁有經濟價值高的idea,他們缺乏的是啟動資金、資訊、測試平臺以及設備儀器。南韓以國家性的非營利組織向文化産業提供廉價的場地、公共資訊平臺、研發、以及優惠的貸款和免稅政策,促進中小文化企業迅速成長。同時出臺了從事網遊産業的人員可免兵役等具體鼓勵政策。”陳超同時表示,但是此次南韓政府對某一産業的傾斜性支援與1997年之前對重工業的扶持又有所不同。亞洲金融危機後,該國政府意識到政府作為過頭容易導致産業發展畸形。在對待文化産業的發展上,政府把握住適度作為,在扶持性政策培育出文化産品後,便引入市場化的手段,缺乏競爭力者自然會遭到淘汰。

    事實上,面對南韓文化産業的高速發展以及21世紀以來全球普遍對無污染低消耗的文化産業的關注,近兩年來我國政府對文化産業的確越發重視。各地紛紛召開有關文化産業、創意産業的高層研討會,省、市級創意中心、創意園地也陸續成立。

    而對南韓模式試圖全面模倣的莫過於動漫網遊産業。2002年以來,南韓文化振興院建立了國家級動漫遊戲産業基地4處。建成後的産業基地,在政府相關職能部門的指導下,實施動漫産業的教育培訓、研究開發、産業孵化及國際交流四大策略,從産、學、研三方面系統推動原創動漫遊戲産業的發展。

    我國則于2004年宣佈將在上海、北京、廣州、成都、大連等城市成立“國家動漫遊戲産業振興基地”,並掛牌了九家“國家動畫産業基地和動畫教學研究基地”。從去年7月我國在上海成立的首個“國家動漫遊戲産業振興基地”可以清晰地看出完全模倣南韓模式的跡象。然而一年多來,位於華師大的這個“國家動漫遊戲産業振興基地”的作為卻屈指可數,不僅對入駐單位的數目三緘其口,而且對外活動除徵集基地LOGO外,規模最大的只有今年7月底舉辦的一個動漫展會性質的“首屆中國國際動漫遊戲博覽會暨高峰論壇”。去年上海成立的另外一個市級動漫網遊基地“上海文化科技創意産業基地”情況也較類似。

    業內人士認為,我國在結構策劃上完全與南韓相同的動漫遊戲産業基地之所以未能迅速實現目標功能,與政府的優惠政策尚未出臺有關。目前國家出臺的只是一些政策指向,啟動資金、廉租研發平臺、廉租辦公場所、免稅等具體扶持性政策何時出臺還未可知。在對動漫網遊産業的扶持中,只是向南韓學習了一個外殼,內容性借鑒尚未啟動。

    中國:生活讓文化流動

    韓劇中主人公靚麗異常、服飾別致時尚,在我國,看韓劇專為看服飾與粧容的女孩大有人在。同時韓劇津津樂道地詳細介紹南韓飲食的製作過程,唯美地展現南韓風光等,這些被公認為韓劇劇情之外的三大特色。事實上,這些特質在電視劇製作之前就被置於完整的産業鏈中加以考慮了。經過“韓流”6年來的暗示與熏染,中國人終於“如韓所願”地開始在生活層面上“韓”化,並且呈高層次消費趨勢。

    資料顯示,依靠金喜善等南韓明星的代言,我國已成為南韓電子行業巨頭LG和三星的最大市場;韓式服裝逐漸風靡內地,從1990年代第一毛織、迪可、衣戀公司等開始,到2004年,利用自有服裝品牌進軍中國的南韓企業達到21家,服飾品牌也從最初面向大中學生的中低價轉型為面向白領的高級時裝;2003年,南韓化粧品出口首次突破1億美元,中國市場以16.7%超過美國成為南韓第一大出口市場,2003年進軍中國的“蘭芝”現已超過日本品牌“嘉娜寶”進入在華外資化粧品公司的前十名;近兩年南韓整形外科在中國也聲名鵲起,多家南韓整形醫院在北京、上海開店,拿著金喜善、宋慧喬等人的照片要求整容的女性絡繹不絕;2004年,中國的入境人數約佔南韓入境人數的10.8%,成為南韓入境旅遊市場的第二大客源國。

    當前,韓式燒烤、泡菜等已成為眾多年輕白領的飲食選擇,南韓飯店有像川菜館一樣在中國遍地開花的趨勢,雖價位較一般中國菜偏高,但仍受到熱烈追捧,尤其在《大長今》熱播之後,韓式飲食在中國的口碑達到頂峰。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