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離大陸真近  

    在金門,我最強烈的感覺就是這裡和大陸太近了。金門島西距廈門還不到10公里,而東距台灣島卻有277公里;小金門距離廈門更近,只有6公里。

    一提起金門,人們總會産生一種神秘而陌生的感覺,在兩岸緊張對峙的年代,金門成了戒備森嚴的軍事孤島。但是這種情況在近兩年有了改變,先是去年廈門一艘客輪開到金門,兩岸親人得以團聚。近日,兩岸“小三通”又邁出一大步。在金門縣政府的推動下,金廈定期航班于4月16日上午9時30分正式啟動,開創了“小三通”航線的新里程。

    就連台灣人對金門也不是很了解

    實際上,金門可分為大金門和小金門。大金門指的是金門島,它形似啞鈴,橫臥在圍頭灣和廈門灣之間,東西長20公里,南北最寬處也就14公里,面積為132.84平方公里。環島一週僅74公里,需要個把小時就能轉一圈。金門西距廈門還不到10公里,而東距台灣島卻有277公里。小金門指的是散佈在金門島周圍的12個小島中最大的一個,又稱烈嶼,面積僅14.6平方公里,它距離廈門就更近了,只有6公里。大擔島和二擔島(台灣已改名為大膽島和二膽島)也是12個島嶼中比較大的。

    金門名稱的由來始於明朝。當時海盜猖獗,官府便在這裡築城設防,因其形勢“固若金湯,雄鎮海防”,故改名為“金門”。1661年,鄭成功就是從這裡出發,經澎湖渡海峽收復台灣的。1949年,金門成了海峽兩岸軍事對峙的前哨,直到1992年11月才被當局解除“戒嚴狀態”,允許台灣本島居民自由出入。但是,由於金門特殊的地位,大部分台灣人都不願意自己的孩子到這裡,就是去過金門的人很多也是出於無奈,因為他們要在這裡服兵役。

    目前,台灣人雖然可以自由去金門,但他們還必須出示一些證件,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臺胞證”和“金馬通行證”。當局對大陸人去金門限制得就更嚴了,除了一些特殊情況,如考察、從事旅遊業等,一般大陸人都不允許到這裡。

    金門有“三寶”

    由於工作需要,我有幸踏上了金門這塊神秘的土地。這裡給我最強烈的感覺,就是和廈門簡直太像了:人們説著同樣的語言(閩南話),喝著同樣的功夫茶,有著一樣的風俗習慣,就連傳統民居的建築風格也一模一樣。由於金門長期處於一個相對封閉的狀態,所以保存下來一些傳統民居,這些建築從宅地的選擇、空間的配置,甚至到房屋的一磚一瓦,都基本上沿襲了福建南部地區的特色。難怪台灣學者都認為,“討論金門的人文環境和自然環境時,必須將金門放在大陸東南沿海來分析”。

    但是,金門人還是有一些和福建人不太一樣的地方,喝酒就是其中之一。有人説,不喝金酒不算到過金門,可見金門的第一寶就是高粱酒。但是由於金門酒的度數實在很高,有58度,所以我們這些大陸人到了這裡後,往往淺嘗幾口後就紛紛皺起眉頭來,酒量好的,幾杯下肚後也都被撂倒在地;但金門人就完全不同,他們雖然不是“餐餐有金酒”,可一旦喝起來,就毫不含糊。一位當地居民告訴我説:“喝金門高粱酒就是前三杯辣,後三杯麻,再三杯幹,第四個三杯甜,最後三杯才叫爽。”這樣算下來,要喝滿15杯,才能喝出感覺來。

    由於高粱酒比較重,不易攜帶,所以大陸人到金門後往往不會買酒做紀念,而是買當地的第二寶———“貢糖”。貢糖的名稱來源有兩種説法,一是認為貢糖在製作過程中,為求細密必須由人工捶打,閩南語將這道程式稱為“gong”,音同“貢”而得名;第二種説法認為,此食品是獻給皇帝的貢品,因此要稱為“貢糖”。晚上我們一行幾人在金門街頭溜達的時候,看到很多商店都在賣一些包裝得十分精美的貢糖,老闆很會做生意,一個勁兒地叫我們品嘗。大家嘗著嘗著,都覺得好吃,於是就買了很多。最讓我感到稀奇的是,金門人居然能做出蒜味貢糖來,而且味道還相當不錯。

    金門的第三寶就是眾所週知的菜刀了。這裡的菜刀都是用炮彈做的,因此相當鋒利,經久耐用。不過由於它屬於危險品,所以我們只是看了看,沒有買。

    風獅爺是金門形象的標誌

    在金門遊覽時,還有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這就是每個村子裏都有很多造型奇特的獅子圖騰,或蹲或站,有的怒目而視,有的則含笑逗趣。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它們又是做什麼用的呢?

    原來,這就是金門形象的標誌———風獅爺。金門背陸面海,同時又處在季風帶上,加之森林破壞比較嚴重,所以每年9月至翌年3月,常有8級以上的大風,給當地居民的生活帶來嚴重影響。於是,島上居民就做出了這種圖騰,作為自己的辟邪之物。這些風獅爺都是用當地出産的花崗岩雕刻的,隨著歲月的流逝,目前僅存53尊,記載著金門的風風雨雨。

    戰地坑道裏有中央空調

    按照台灣當局的規劃,它把附屬的14個島嶼分為三類,一類由“海巡署”列管,一類由“國防部”駐軍,第三類就是完全開放,金門屬於第二種情況。目前,島上的居民有5.1萬人,駐軍最多時高達10萬人,但是隨著金門的逐漸開放,駐軍人數也在不斷減少,目前有1萬人左右,其中一部分就是服役的新兵。聽當地的居民介紹説,這些新兵先要經過公開抽籤,決定自己將來服役的單位,然後在師部經過3天調整並認識新環境後,才能到分派單位開始軍旅生活。在金門的大街上,雖然我隨時可以見到一些身穿軍服的士兵,但是感覺並沒有想像中那麼敏感。可以這麼説,他們現在和島上的居民一樣,過著平和而寧靜的生活。

    “解除戒嚴”後,金門縣政府開始管轄島內政務,並決定在政策定位上走旅遊路線,因此不斷要求當局撥款,並號召商人投資,但島上駐軍卻無形中成為發展旅遊業的一大障礙。在金門駐軍營房的附近溝堡中,還埋有不少地雷。為警告閒雜人等,也為避免生人誤觸,大兵們就用汽水罐穿繩做成圍籬,一時間成為金門一景。不過,經過多年的軍民協調,這一情況目前有了很大改善。很多戰場遺址不僅沒有妨礙觀光旅遊,反而成為最有名的景點,如古寧頭戰場等。

    不過最吸引我的還是戰地坑道。在兩岸軍事對峙時期,台灣當局在金門挖了很多坑道;後來兩岸關係緩和,大多數坑道廢棄不用了,只有規模比較大的“迎賓館”和翟山坑道等保留下來,並供遊人參觀。“迎賓館”是當年接待貴客的坑道,曾被譽為“地下希爾頓”,據説李光耀就曾下榻在此。這個坑道位於金門最高峰太武山南麓,長320米,面積有6700平方米。目前,坑道內設有30多間客房,並配備了中央空調和閉路系統,進去之後感覺相當舒適。翟山坑道也很大,總長357米,寬約11.5米,高3.5米,可容納42艘小艇,並設有碼頭,供登陸小艇停靠。(柏方)

    《環球時報》 2002年04月22日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