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戴愛蓮九十人生追憶(圖)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2 月15 日 | 文章來源:光明日報

戴愛蓮燦爛的笑容。 

戴愛蓮,一個在中國舞蹈史上佔有重要地位的名字,一個在中國藝術界備受尊敬的名字。當她于2006年2月9日17時34分走完她90年人生道路時,我們更加感到了她的分量。在新華社的訃告中,她被稱為:“中國共産黨優秀黨員、中國當代舞蹈藝術先驅者和奠基人之一、著名舞蹈藝術家、舞蹈教育家”,所有這些,她當之無愧。

她是中國當代舞蹈教育的開拓者

提起中國當代舞蹈藝術,有兩個人是必須首先提起的,那就是吳曉邦(1906—1995)和戴愛蓮,他們同為20世紀中國新舞蹈藝術的開拓者。

20世紀30年代,14歲的戴愛蓮從她出生的西印度群島特立尼達來到英國學習舞蹈,先後師從著名芭蕾舞蹈家安東·道林和現代舞蹈之父魯道夫·拉班以及現代舞大師瑪麗·魏格曼,學習芭蕾舞和現代舞。她當時就不把自己局限于某一藝術門戶之中,而是兼收博采,在學習嚴格的古典芭蕾表演技術的同時,傾心於拉班更加自由的情感表現方法。

40年代,她回到祖國,投身於抗日洪流,將熾熱的愛國激情融入舞蹈藝術的探索之中。在香港,她在宋慶齡領導下舉行專場義演,她創作的《警醒》、《遊擊隊的故事》、《東江》等一批反映中國抗日軍民戰鬥風貌的舞蹈,使觀眾為之動容。在重慶,她深切關注社會現實和民生苦難,創作了舞蹈《空襲》、《思鄉曲》、《賣》,有力地控訴了日軍罪行,傾訴了淪陷區難民的滿腔悲憤。她和著名舞蹈家吳曉邦、盛婕等一起,舉行了“舞蹈發表會”,用他們創編的舞蹈控訴日本軍國主義暴行,歌頌愛國軍民的戰鬥精神。

在這個時期,戴愛蓮開始了她在祖國的舞蹈教育拓荒工作。她先到國立歌劇學校和國立社會教育學院任教,後來出於對陶行知教育思想的欽佩,應邀到陶行知育才學校開辦舞蹈課,與師生同吃發黴的米,同在露天舞臺上課。戴愛蓮教育孩子們如何做人,如何愛國,盡心盡力地培養著中國未來的舞蹈人才。

新中國成立以後,戴愛蓮的藝術生涯進入了輝煌期。她為新中國培養了第一批舞蹈演員(華北大學文藝學院舞蹈隊);她組建了新中國第一個舞蹈團——中央戲劇學院舞蹈團(中央歌舞團前身);她主持了新中國第一個舞蹈學校——北京舞蹈學校(後為北京舞蹈學院);她擔任了新中國第一個芭蕾舞團——中央芭蕾舞團的領導。戴愛蓮還擔任過中國舞協第一屆主席、二至五屆副主席、中國文聯委員、國際拉班舞譜學會副主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舞蹈理事會副主席、中國舞蹈家協會名譽主席。

她是民族藝術之根的追尋者

終其一生,戴愛蓮的英語始終比漢語説得流利。但這並不意味著她的中國文化之根不深。相反,她是舞蹈界公認的中國民族舞蹈藝術的奠基人。

她的學生、今年同樣90歲高齡的舞蹈學院教授彭松説:“她當年回國,一個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追尋中華文化之根。當時,中國的知識分子都在向西方學習,而她卻從西方跑回來,一頭扎進民族民間文化中汲取營養。”

20世紀40年代初期,中國戰亂頻仍,生活艱苦,戴愛蓮一方面參加抗日救亡運動,一方面苦苦尋覓中華民族舞蹈之根。她以極高的熱情汲取著中華傳統文化,同時,她研究民族學,繼而追索到人類學,她發現,中華民族舞蹈之根存在於各民族之中,於是,她踏上了舞蹈尋根之旅。先是瑤山,後來是川北、西康,甚至大西北新疆。她回憶説:“當時去西康地區,山間的道路既狹窄又濕滑,不時有山石坍塌,而旁邊就是萬丈懸崖,一不留神就會跌下去摔個粉身碎骨。”然而戴愛蓮沒有退縮,她的舞蹈理念告訴她,藝術的源泉存在於人民之中,只有得到這樣鮮活的滋養,藝術的生命才能永不枯竭。在瑤族、彝族、苗族、藏族、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地區,她潛心采風、學習,記錄了大量少數民族的原生態舞蹈。她用拉班舞譜記錄的八個藏族舞蹈,已經永久珍藏于美國紐約舞蹈中心圖書館和英國倫敦舞蹈中心圖書館。

戴愛蓮20世紀40年代根據桂劇《啞子背瘋》改編的舞蹈《老背少》。

近三年對中國民族民間舞蹈的採集、整理、研究,使戴愛蓮創作激情猶如火山噴涌,她將散見於民眾中自然傳衍的舞蹈加工為舞臺藝術。1946年3月,“邊疆音樂舞蹈大會”在重慶公演,她帶領學生們演出了她創作的瑤族舞蹈《瑤人之鼓》、根據桂劇《啞子背瘋》改編的《老背少》、融入崑曲身段的《思鄉曲》、彝族舞蹈《倮倮情歌》、苗族舞蹈《苗家月》、藏族舞蹈《巴安弦子》及《甘孜古舞》、維吾爾族舞蹈《馬車夫之歌》等,這些過去不被人重視的民族民間舞蹈登上了大雅之堂,一時風靡大後方,滿城皆説戴愛蓮,在重慶青年宮一演就是十幾場。接著,戴愛蓮又帶領她的育才學校師生在上海連續演出四場,這股清新、健康的民族舞蹈之風一掃當時舊上海的靡靡之音,青年學生們紛紛效倣學習。中國民族民間舞蹈從此登上了現代藝術舞臺。1946年秋天,戴愛蓮應邀訪問美國介紹中國民族民間舞蹈,由於沒有樂團隨行,便由同行的畫家丁聰吹竹笛伴奏。新穎的舞蹈同樣使美國公眾耳目一新,引起轟動,加深了中美兩個二戰盟國之間在文化藝術上的溝通與了解。

新中國成立以後,戴愛蓮雖然擔任了繁忙的領導工作,但她絲毫沒有放鬆對民族民間舞蹈藝術的挖掘與創新。她以高超的編舞技法對流傳于隴東、陜北的民間舞“荷花燈”進行再創造,創作了《荷花舞》;她取材敦煌壁畫、借鑒京劇中的長綢舞,創作了雙人舞《飛天》。1953年,《荷花舞》在柏林世界青年聯歡節參賽並獲獎;1955年,《飛天》在華沙世界青年聯歡節參賽並獲獎。這兩個舞蹈都被公認為“20世紀經典”,成為傳世之作。

舞蹈家、舞蹈理論家、《飛天》首演的主演之一資華筠説:“戴先生雖然從小受的是西方教育,但她對民族藝術和東方審美非常熱愛,她80多歲還坐著拖拉機到雲南村寨學習舞蹈。她對大眾的創造力非常尊重,對民間藝術有很強的提煉和昇華能力,能夠準確把握不同民族舞蹈的審美特質。她真心向民眾學習,絕不像有些人蜻蜓點水般體驗生活。她一生雖然沒有寫書,但她的舞蹈理念全部貫穿于她的作品之中,清晰而堅定。”

舞蹈評論家于平認為:戴愛蓮從不把舞蹈看成一門封閉的少數人的藝術,相反,她多年來倡導學習拉班舞蹈理論方法,認為應該發揚更自然更合理的人體動作。她在主持舞蹈學院工作時提出:不能搞“學院派”,不能搞一個模子、一個標準,特別是民族藝術,它們各自都有自己的特點;她在主持中央芭蕾舞團的工作時,力倡中國特色芭蕾的形成。她認為舞蹈者應該追求至善大美的境界。她對中國原生態的舞蹈始終懷有一份深深的敬意,並身體力行地崇尚實踐著返璞歸真的舞蹈風氣。

在英國皇家舞蹈學院的大廳裏,陳列著世界上四位傑出女性舞蹈藝術家的塑像,其中之一便是著名雕塑家維利·索科普為戴愛蓮而作的塑像。這是世界舞蹈界對她藝術成就的肯定。而每當人們問到她這個問題時,她總是説:我是中國人,榮譽屬於我的祖國。

她是黨的事業的終生實踐者

去年12月26日,在北京協和醫院高幹病房區的會議室裏挂起了一面中國共産黨黨旗,這是中央芭蕾舞團黨委在這裡為病中戴愛蓮舉行的特殊的入黨儀式。下午,文化部黨組書記、部長孫家正以及中央芭蕾舞團團長趙汝蘅等來到了會議室,專門為戴愛蓮主持一個不同尋常的入黨儀式。那天,戴愛蓮化了淡粧,打起精神坐起來,完全不像一個久病的老人。孫家正部長握著她的手説:“你追求進步,幾十年如一日,我很高興做你的入黨介紹人,而且黃華同志也欣然同意做你的入黨介紹人。”此時,戴愛蓮的眼中閃爍著幸福的目光。在趙汝蘅團長的帶領下,她舉起右手,面向黨旗莊嚴宣誓:“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産黨,擁護黨的綱領,遵守黨的章程,履行黨員義務……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年邁體弱的戴愛蓮,此時一字一句,堅定有力,將她一生的信仰都融入這短短的誓言中。在場的人,無不為這位九旬老人對理想的不懈追求而肅然起敬。宣誓之後,戴愛蓮再一次回憶起了她的青年時代,她説:“當我還在國外的時候,就受到了黨的影響。那個時候我就知道,中國唯一的希望就是中國共産黨。我很幸運,看到了繁榮的今天!”

其實,戴愛蓮早在英國留學時期,就信仰共産主義,加入了英國共産黨。她回國後,曾經天真地問周恩來同志能否自動轉為中國共産黨黨員。當她得知一切都得重新開始時,她從未後悔,也沒動搖過,而是以她實踐黨的事業的一生,證明了自己不愧為一名中國共産黨的優秀黨員。

接觸過戴愛蓮的人都對她有這樣的印象:率真、坦蕩;正如她的舞蹈,美麗、質樸而單純。她是一個真正的藝術家。她的一生,演出了經典的舞蹈,活出了精彩的人生!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