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美人魚”生存之謎(附圖)

    

    “美人魚”這個名字,對於很多人來講可能並不陌生,在安徒生童話中就有關於它的美好描寫。然而,大多數人恐怕並不明白:“美人魚”的學名叫儒艮,與中華白海豚列為我國僅有的兩種一級保護的海洋哺乳動物之一,著名的“南珠之鄉”——北部灣北海市合浦縣的沙田海域就是它的故鄉。

    為尋訪“美人魚”,記者日前來到了沙田鎮,來到我國惟一的儒艮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揭開了這個已經有2500多萬年生存歷史的海洋生物的生存之謎。

    “南海有鮫人,身為魚形,出沒海上,能紡會織,哭時落淚……”這是南朝時我國古人在《述異記》中對儒艮的記載。儒艮長期生活在海溝之中,以海溝上淹沒在海水下的海草為食,每隔半個小時左右都要出水換氣,通常像人類一樣懷抱小儒艮喂奶。有人傳説,儒艮出海時頭上偶爾會披海草,所以被人們描繪為“頭披長髮的美女”。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被沙田鎮漁民捕獲的儒艮

    被公認為“瀕臨滅絕的海洋珍稀動物”的儒艮,分佈于印度洋、西太平洋熱帶及亞熱帶的大陸沿岸水域及島嶼間。我國的廣西、廣東、台灣等省沿海,都有他們活動的蹤影。合浦儒艮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歷史上儒艮棲息數量最多的海域,但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它們似乎失去了蹤跡,許多人懷疑儒艮已經在這裡滅絕。

    北部灣是我國南海北部最大的開闊漁場,北海市沙田海域這塊濕地,擁有優良的深槽、海草和灘塗而成為儒艮的主要活動區域。據記載,擁有先進監測和發現設備的著名海洋動物學家王丕烈曾在1998年親眼見過3頭“美人魚”,他説,儒艮是海洋中唯一的素食者,它們的繁殖率很低,5年才可得一胎。而現在對“美人魚”來説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刻,它們不僅面臨直接或者間接被捕捉的威脅,更受到棲息地消失的威脅。

    如今,在廣西北海合浦儒艮國家自然保護區,“美人魚”的命運正受到人們的極大關注。

    “美人魚”的故事:一點不美的“美人魚”

    “美人魚”的傳説,啟發了人們對海牛美麗的遐想:在月色明朗的海面上,海牛像披著長髮的女人,懷裏抱著的小海牛發出嬰兒啼哭般的聲音。楊振平對記者説,這是瞎想來的,海牛的樣子又醜又笨,圓鼓鼓的身軀,上唇像一個圓盤,很像豬鼻子,但比豬鼻子大得多,浮出水面時,人們看到它的腦袋就是這個圓盤,鼻孔在頭頂上,圓盤上生著密密麻麻粗硬的觸須,一點也不美。

    楊振平説,海牛並不會發出像嬰兒哭的聲音,只會用鼻孔噴水,吱吱作響。它潛水時個把鐘頭才浮起來一次,每次數分鐘,一般只把腦袋浮起來,只有在寂靜無人時才把黑黝黝的背部露出來。海牛沒有耳輪,但聽覺十分靈敏。

    如果説海牛的美麗是一種誤會,那麼這種食草動物絕對稱得上溫馴。楊振平説,海牛從來不會攻擊人,他曾在距離約七八米遠的地方見過正在喂奶的海牛,母海牛半個身子靜靜地浮在水面,用胸鰭抱著小海牛一動不動。

    “美人魚”的故事:“美人魚”珠還合浦

    “美人魚”真的已經在中國銷聲匿跡了嗎?近兩三年以來,種種關於“美人魚”的跡象表明,“美人魚”仍然暢遊于北部灣海域。

    沙田鎮得名,緣于附近海域在退潮後眾多凸出海面的沙洲。沙洲是魚蝦産卵孵化的地方,沙洲旁的海溝長滿海草,儒艮就在那裏覓食。當地人都習慣地把儒艮叫做“海牛”。

    沙田鎮對達村養螺場老闆沈汝瑞是近年親眼看到儒艮的人之一。今年6月份,開快艇出海的他在保護區內的北墓鹽場附近,兩次看到儒艮。“每次都是兩頭,個頭不大,距離約四五十米,絕對是海牛。”他説。

    沈汝瑞事後向保護區管理站作了報告。他還向記者説了另一件事:2001年12月,沙田鎮山尾村有個漁民拉網時曾拖回一頭海牛,把它係在沙洲附近,回到鎮上告訴一個快餐店老闆,有人告知海牛是國家保護動物,傷害了要坐牢的,他嚇得連忙出海把它放生。

    在合浦儒艮自然保護區管理站的日誌裏,記錄了今年來儒艮出現的蹤跡——

    2002年1月7日,漁民反映有人在螺場看到海牛;

    2002年3月7日,漁民反映用拖網拖上海牛糞便;

    2002年3月7日下午,管理站辦公室副主任龐子新出海巡查時,在距快艇100多米外看到兩頭動物一前一後浮出水面,與常見成群跳躍嬉水的中華白海豚體型明顯不同,疑為海牛;

    …………

    沙田鎮海戰村67歲的楊振平是當地與儒艮打交道最多的人。擔任保護區義務管護員的他每日走村串戶,宣傳保護儒艮和中華白海豚,徵集發現這兩種珍稀動物的資訊。他告訴記者,就在記者採訪前幾天,一位姓楊的養螺工早上從螺棚上看到兩頭海牛;在此之前,沙田鎮漁政站的李武其在一個叫烏泥溝溝口的地方也見到3頭。

    保護區另一位義務管護員傅乃在,直接見證了儒艮的存在:1998年,沙尾村有人炸魚時炸傷一頭海牛,拖回後很快被宰殺分光,只剩下腦袋搬回來,“我聽到消息,趕到碼頭,有人還懷疑不是海牛,我伸手進它嘴裏,拉出一把草,不是海牛還能是什麼呢?我猜想它是正在吃草時被炸死的。”傅乃在説起這件事惋惜不已,“那個腦袋20來公斤,估計那頭海牛起碼有二三百公斤。”

    “美人魚”的故事:千瘡百孔的家園怎能留住“美人魚”

    合浦縣沙田鎮的海域是“美人魚”的故鄉,它是美麗的,而又充滿了憂傷。

    楊振平和傅乃在現在成了沙田鎮最執著的儒艮保護者。作為保護區的義務管護員,除收集有關儒艮的資訊外,已經年近七旬的他們每年都要駕艇出海好幾趟,在方圓數百公里的保護區巡查作為儒艮食物的海草的保護現狀。

    沙田海域成為儒艮的棲息地,原因是這裡生長著十分茂盛的海草。根據保護區管理站所作的資源普查,保護區內作為儒艮“主食”的茜草和龜逢草的草場約9000畝,然而,這一天然牧場正遭受著日趨嚴重的人為破壞。

    在沙田海域的13個沙洲,生長著一種當地特有的海産品,學名“方格星蟲”的沙蟲。為捕捉這種美味海産品,每天有成百上千的婦女在退潮後的沙洲上挖掘,在喜獲趕海豐收的同時,海草的根也被挖得七零八落。當地有名的淀洲沙,因為挖沙蟲,原有的3500畝海草,變成了零零星星的“瘌痢頭”,到處是一個個三四十釐米的深坑。而現在海草生長相對較好的北墓鹽場和英羅港口的草場正與淀沙洲一樣遭到破壞。

    對於海草的破壞與挖沙蟲不相上下的是底拖漁船。這些小馬力的漁船在10米以內水深的淺海區進行拖網作業,把大量海草連根拔起。沙田鎮296艘底拖漁船,按計劃要到2003年才全部報廢。“不知道牛能不能等到那時候。有草有牛,草沒有了,牛自然就沒有了。”楊振平説。

    更令楊振平老人擔憂的是保護區內遍地開花的圈海養殖。從上個世紀初起,北部灣沿海興起了前所未有的養殖熱,無遮無攔的儒艮保護區成了許多人眼裏的“聚寶盆”,紛紛圈佔灘塗、海域養殖文蛤、大蠔。這些養殖場不僅打下密密麻麻的界樁,還在界樁上圍上兩三米高的網,以便退潮時捉魚。這些樁網隔斷了儒艮進出覓食和活動的通道。去年才從學校畢業分配到保護區管理站的張薇琳告訴記者,她頭一次出海看到海裏成片的樹林,驚訝地以為海裏竟會長出樹來,抵近了才知道那是用小桉樹做成的網樁。

    當地政府也曾對氾濫無序的養殖進行了清理,但勞而無功。政府一邊貼告示,一邊有人運木樁出海圈海。去年清理過的淀沙洲,現在又重新插上了木樁。他估計,今年在保護區範圍內增加的養殖場起碼比去年增加近4成,以至於10米水深的範圍基本都圈佔了。張薇琳告訴記者,從沙田鎮開快艇出海,走了兩個小時仍在養殖場的包圍中。

    屢禁不止的電炸魚加劇著儒艮生存環境的惡化。北墓鹽場的青龍沙,是儒艮經常出現的地方,6月份曾到那裏的張薇琳親眼目睹了“炸魚像放禮炮一樣”的情景。而據家在當地的楊振平老人估計,在沙田海域,以電魚為業的泡沫艇超過200只。

    期待“美人魚”歸來

    權威的聯合國糧農組織物種鑒定手冊稱: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全世界儒艮數量估計有10萬頭,但由於海草被破壞,海水被污染及濫捕,儒艮的數量急劇下降,中國海域的儒艮處於瀕危狀態”。

    長期從事大熊貓和白頭葉猴棲息環境及習性研究的北京大學教授潘文石,對儒艮的命運表示了極大關注。他説,儒艮與亞洲象有共同的祖先,2500多萬年前進入海洋生活;北部灣的儒艮是中國海域中獨一無二的,又是整個世界所夢想的美麗動物,從這一點,我們就應該保護好它。

    潘教授把儒艮稱之為“濕地生物多樣性保護中的‘旗艦’動物”。他説,北部灣是儒艮種群分佈的最北部邊境,這一種群與其他儒艮種群是否相同有待科學的研究。對儒艮的保護必將影響到整個生態系統中其他生物的生存及保護,必將影響我們對整個濕地生態系統的保護。儒艮是北部灣生態系統中的一個生物群落,這個系統中包括人類群落,儒艮存在就代表北部灣生態群落的存在,代表包括人與儒艮在內的生物群落的存在,代表那裏的海水是清澈的。

    65歲的潘文石告訴記者,他正在北海市尋找房子,打算建立一個儒艮實地研究的基地。這位把畢生精力和心血奉獻給野生動物研究、享有很高國際聲譽的科學家充滿感情地表示,對儒艮的研究,關係到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問題,我們要保障北部灣人類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在經濟增長的同時保證良好的生態系統,保護自然環境。

    “美人魚”的故事:背景新聞

    儒艮(英文名為Dugon),俗名“美人魚”,儒艮的名字由馬來語直接音譯而來。屬於海牛目的儒艮在世界上僅有5個種群,其中儒艮科兩個種,海牛科3個種。除我國外,儒艮還分佈于印度洋、太平洋周圍一些國家近岸海域。

    儒艮作為惟一的食草性海洋哺乳動物,以淺海海溝中的海藻、水草等多汁水生植物為食,成年儒艮每天食量45公斤以上。儒艮體型呈紡棰型,體長1.5—2.7米,無後肢,前肢演化為鰭肢,全身皮肉肥厚,有稀疏細軟短毛,喜群體活動,視力差,聽覺靈敏,無自衛能力,行動遲緩,游泳速度一般每小時兩海裏左右,即便是在逃跑時,也不過5海裏。儒艮妊娠期13—14個月,每胎産一子。

    1988年,我國把中華白海豚、儒艮等列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北部灣的廣西 合浦縣沙田海域,是我國發現的海牛最主要的棲息地。1992年,經國務院批准,設立合浦儒艮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面積350平方公里。

    儒艮與海牛的區別:儘管體型和習性十分相似,但嚴格地從動物學分類角度,儒艮和海牛是兩種不同的動物。儒艮屬海牛目,包括5個種群,儒艮科兩個種,海牛科兩個種。海牛生活在西半球,而儒艮的家在東半球。儒艮尾巴中間分開,有點像鯨類,與海牛的圓形尾巴不同;此外,儒艮個頭較小,成年一般為400到500公斤,而海牛一般在900公斤以上。

    新華社2002年10月10日


"美人魚"真的存在就像美麗的黑皮膚公主(圖)
中國青年報:瑞典美人魚攪亂短池格局
“美人魚”露臉北海北暮海域
“美人魚”越來越少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