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是恐怖組織嗎?;
傅小強

    塔利班的歷史十分短暫,從發起到現在也還只有短短的7年時間。而阿富汗則有2000多年的歷史,可以説塔利班在阿富汗的歷史中還只停留了一瞬間。另外,美國對拉登和塔利班的軍事報復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但拉登和塔利班真的是同一個“耙心”嗎?不知美國如果真的報復,是否會給塔利班劃上一個句號?這兩個問題都得從考察塔利班的歷史説起。

    塔利班可以説是生於亂世。塔利班普什圖語的意思是“學生”,塔利班組織就是伊斯蘭學生民兵組織。1994年7月,當時正是阿富汗陷入全面內戰的時代,國內有大大小小上百名軍閥,相互之間為爭地盤、搶財物大打出手,阿富汗人民在蘇軍撤走後又陷入了內戰的苦海之中。在阿富汗南部省份坎大哈,一名叫曼蘇爾的地方軍閥頭子綁架並強姦了一名當地婦女,一位名叫奧馬爾的阿訇看不貫混亂世道,不滿地方武裝騷擾當地百姓,率領800多名伊斯蘭學校的學生發動武裝起義,襲擊了那名軍閥,並將他的屍體搬在坦克上游行示眾,這種行動極大地震住了其他地方武裝,得到了當地民眾的支援。8月,塔利班在巴基斯坦與阿富汗的邊境城市查曼成立。

    塔利班出現後力量擴張得很快。3個月內就迅速佔領了普什圖人聚居的南部、西南部和東南部地區,幾乎佔領了阿富汗的半壁江山。1995年,塔利班以起代號為“進軍喀布爾”的大規模戰役,很快控制了阿富汗近40%的土地。為了瓦解敵人,塔利班與希克馬蒂亞爾的伊斯蘭武裝和杜斯塔姆的烏茲別克民兵這兩支重要力量達成妥協,共同對付拉巴尼政府。經過充分的準備,塔一路攻城掠地,勢如破竹,兵臨喀布爾城下,順利地佔領了阿富汗西部各省,使塔利班控制的省增加到14個。經過長達11個月的圍困,塔利班從喀布爾市東、南、西三個方向發動總攻。9月27日攻克該市,成立臨時政府,接管國家政權。

    到1997年10月,塔利班宣佈成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奧馬爾為“埃米爾”。隨後,巴基斯坦、阿聯酋和沙烏地阿拉伯先後承認塔利班為代表阿富汗的唯一合法政府。1998年8月塔又連克馬扎裏沙裏夫,月底奪得北方重鎮內傑拉卜,控制全國90%的領土。1999年底塔利班將馬蘇德趕回潘傑希爾谷地後,切斷了北方聯盟與中亞國家之間的最重要通道,但塔利班似乎走到了強駑之末,此後軍事上的進展不大。去年和今年的幾次進攻都無功而返。承認塔利班的國家還是只有最初的三個國家。

    塔利班興起後,人們對塔利班的褒貶不一。有人對塔利班之所以在短時間內迅速壯大,除了本身是主要由阿富汗主體民族普什圖族構成外,主要是塔利班順應民意,提出了“剷除軍閥、恢復和平、重建國家”、“把阿富汗建成為一個統一、民主和繁榮的伊斯蘭共和國”等口號,這無疑使經受了20多年戰亂之苦的阿富汗人民看到了和平的曙光。塔利班在佔領區採取的措施也得到了人民的擁護,比如收繳民間的槍支彈藥、免費向窮人發放糧食和食品,取消重重關卡,減免老百姓稅額。另外,反塔聯盟內部不團結也是塔迅速發展的原因。

    塔利班也禁毒,以前曾被聯合國稱為世界最主要的毒品生産地,但從去年開始,塔利班也下令不準許農民再種植毒品,否則可能被當局處罰並要拔掉毒品。據聯合國調查組今年中的調查顯示,塔利班控制區已基本消除了毒品種植的情況。對待吸毒的人塔利班也毫不手軟,他們強迫那些吸毒人員在下雪天受冰。而另一方面,阿富汗自身沒有能力為農民找到替代罌栗種植的農作物,塔利班自己也沒有替代作物的種子。

    但也有人認為,塔利班過於暴力,佔領喀布爾時當眾處死納吉布拉並將其懸屍示眾,宣佈實行嚴格的伊斯蘭法規,要求國民穿戴傳統服飾,男人必須留鬍鬚,婦女以厚紗從頭到角蒙面。塔利班認為城市居民受到了世俗外國影響的腐蝕,因此,他們嚴厲限制城市居民。比如,在田間勞動的婦女仍然戴著可以露出臉部的頭巾,而在城市裏則必須裹著把整個面部全罩上的面紗。13歲以上的女孩禁止進學校。在一名教師家的客廳裏,遮蓋得嚴嚴實實的女學生三三兩兩地來到這裡,以免引起人們對她們的注意。這個屋子裏的每一個人,包括兒童,只要被逮住,就會被關進監獄。塔利班對婦女受教育問題的政策已經被廣泛報道。

    內戰爆發前,喀布爾的教師中有70%是婦女。當她們被趕出這個就業市場後,這個首都的大多數學校已被迫關閉。因此,禁止婦女任教現在除了剝奪了女孩的受教育權利之外,肯定也將剝奪男孩的受教育機會。整整一代人正在得不到學校教育的情況下成長。塔利班説,專門的女子學校等到內戰結束、經濟形勢好轉之後將會建立。與此同時,他們把注意力集中在當前更重要的問題上。一位篤信宗教的學者非常誠摯地解釋説,塔利班知識分子中間正在展開一場辯論:一些人認為對同性戀的恰當處罰是把同性戀者從高樓上扔下去,而另一些人則堅持説,應該推倒一堵墻來砸死他們。

    另外,塔利班還不準看電視、聽收音機和其他娛樂活動。今年以來,塔利班相繼炸毀巴米揚大佛、強迫印度教徒佩帶標誌,這些行為激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譴責。難道塔利班真的就不知道死活非要與文明社會為敵嗎?恐怕其中的理由沒有那麼簡單。

    巴基斯坦對塔利班的支援在塔利班歷史中最為重要,這一點很難否認,但也並不是説巴基斯坦就支援了恐怖主義,因為塔利班自身不是恐怖組織,美國也從來沒有將塔利班考慮列入恐怖組織,並且塔利班發展之初還得到了美國的支援。在過去幾年裏,為獲取抗衡印度的戰略縱深、進入中亞市場及操縱阿富汗政權,巴基斯坦在戰略謀劃、後勤補給及人員各方面一手締造並扶植了塔利班力量的崛起與壯大。80年代中期,齊亞哈克軍政權在巴推行“社會伊斯蘭化”運動,一批研習《古蘭經》的伊斯蘭學院在沙特資助下誕生。蘇軍佔領阿富汗期間,這些學院成為反蘇聖戰者的培訓中心。1994年以來,它們又向塔利班源源不斷地輸送新鮮血液。在阿幫助塔利班的巴基斯坦人大致可分為兩類:絕大多數是來自巴伊斯蘭學院的學生,堅定支援塔利班“聖戰”;極小部分是已退役的巴軍人,為塔利班出謀劃策。據西方駐阿邁馬那的救援工作者估計,塔利班武裝中約有25%-50%的戰士是講烏爾都語的巴基斯坦人。塔利班戰爭機器的每一升燃料都從巴用卡車運去。

    塔利班問題實際是阿富汗內戰問題的重要組成部分。阿富汗問題錯綜複雜,內戰形勢的與外國勢力的捲入有密切的關係。從某種意義上來説,阿富汗內戰已成為某些國家通過其代理人而進行的一場利益爭奪戰。去年7月,由於塔利班拒絕停火,使調停阿富汗內戰的塔什幹“6+2”和會(阿富汗6個鄰國中國、伊朗、巴基斯坦、塔吉克、土庫曼、烏茲別克加上俄羅斯和美國)以失敗告終,塔利班在巴基斯坦的全力支援下發動了夏季攻勢,但在伊、俄、烏、塔等國的支援下,北方聯盟進行了有效抵抗,使塔利班夏季攻勢無功而返。這充分印證了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在1998年末説過的一句話:“阿富汗已成為新的區域‘大競爭’舞臺,交戰各派不能就政治解決阿問題達成協定,既是外界持續不斷干涉阿富汗事務的原因,也是這種干涉的後果。”

    國際社會應該樹立這樣一種意識,塔利班不等於阿富汗,本拉登不等於塔利班,我們要防止有人將這些概念搞混淆,而暗渡陳倉幹見不得陽光的勾當。恐怖主義是世界性的問題,每個正義國家都應該聯手行動,但我們也不能借此干涉阿富汗。歷史證明阿富汗是很難被征服的。阿富汗地理上不是小國,它地處南亞、中亞和西亞的結合部,靠近中亞和裏海油氣富集區,地緣戰略位置十分重要。英帝國和前蘇聯可以説是20世紀兩個不同時期的超級大國,但這兩個大國卻都先後栽到了阿富汗手裏。領土上也不是小國,實際上直到19世紀初期,它還延伸向從赫拉特到克什米爾、從阿姆河到阿拉伯海的廣大地區。只是由於阿富汗國王阿赫馬德的孫子們爭奪權力的競爭,阿富汗的土地才大為縮小成為內陸國家。即使如此,它還擁有現在的652225平方公里的領土,總面積比法國加上奧地利,還要大16773平方公里。

    阿富汗歷來是大國爭奪的犧牲品,流亡到俄的拉赫曼王朝前國王用了一個形象的比喻,“阿富汗是一個小國,它就像兩頭獅子之間的一隻山羊,或者像夾在兩塊磨石之間的一粒小麥。像這樣的小國,怎麼能夠立於雙磨之間而不被碾為齏粉呢?”雖然阿富汗屢受侵略,但阿富汗人卻寧死不屈。1221年,成吉思汗的外孫穆屠根在阿富汗巴米揚的一次戰役中被打死了,成吉思汗用屠城方式進行報復,人和牲畜均被殺光,巴米揚城成為一片廢墟。當時的阿富汗國王被迫向印度退卻,他把自己的家人一個個扔到印度河中,隨後躍馬入河,邊退邊戰,連成吉思汗也佩服這種勇敢精神,決定不再追趕戰敗者。

    (傅小強 現代國際關係研究所)

    中國網 2001年9月19日

    


恐怖襲擊籠罩美國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