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昌族
  白 族
  保安族
  布朗族
  布依族
  朝鮮族
  達斡爾族
  傣 族
  德昂族
  東鄉族
  侗 族
  獨龍族
  俄羅斯族
  鄂倫春族
  鄂溫克族
  仡佬族
  哈尼族
  哈薩克族
  赫哲族
  回 族
  高山族
  基諾族
  京 族
  景頗族
  柯爾克孜族
  拉祜族
  黎 族
  傈僳族
  珞巴族
  滿 族
  毛南族
  門巴族
  蒙古族
  苗 族
  仫佬族
  納西族
  怒 族
  普米族
  羌 族
  撒拉族
  畬 族
  水 族
  塔吉克族
  塔塔爾族
  土家族
  土 族
  佤 族
  維吾爾族
  烏茲別克族
  錫伯族
  瑤 族
  彝 族
  裕固族
  藏 族
  壯 族
 
 
 
 
烏孜別克族
 
wuzibieke zu
Ozbek ethnic minority group






   人口為12370人。

民族概況

烏孜別克族主要分佈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伊寧。塔城、喀什、烏魯木齊、莎車、葉城等地。其餘散居在各地城市。根據2000年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統計,烏茲別克族人口數為12370。使用烏孜別克語,屬阿爾泰語系突厥語族西匈奴語支。通用維吾爾文。

西元14世紀上半期,原屬於蒙古帝國的欽察汗國。欽察汗國的烏孜別克汗(西元1312——1341年)信奉伊斯蘭教,統一了分散在中亞廣大地區的各個部落,其汗國被稱為烏孜別克汗國,其國人被稱為“烏孜別克人”。《元史》記為“月即別”,“月祖伯”等。後成為族稱。沿襲到今。15世紀時,欽察汗國瓦解,原來作為它的組成部分的白察汗國逐步強大起來佔據著今西伯利亞西和哈薩克的廣大地區,居民主要是各種不同來源的突厥——蒙古遊牧民,他們都籠統地被稱作烏孜別克人。15世紀末至16世紀初,白察汗國的一部分烏孜別克遊牧民在昔班尼汗的率領下,南下進入中亞農業區。先後佔領布哈拉、撒馬爾罕、希瓦、烏爾根奇、塔什乾等城市,推翻了帖木兒王朝,與當地使用突厥語、從事農業的居民融合,形成了中亞的烏茲別克人。

18世紀50年代,清朝統一新疆,在西北地區與浩罕等汗國為鄰,中亞烏孜別克人、特別是商人來中國新疆的日益增多,當時被稱為“安集延人”、“浩罕人”、“布哈拉人”等。起初,他們主要在喀什噶爾、葉爾羌、阿克蘇等城市活動,後來逐漸發展到南疆其他城市和北疆伊寧等地,其中有些人就在當地定居下來。19世紀60~70年代,英國扶植的浩罕國反動軍官阿古柏入侵新疆時,也有一部分中亞烏孜別克人隨著進來。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和戰後,遷入新疆的中亞烏孜別克人為數也不少。

社會經濟

由於居住在“絲綢之路”通過的地區。所以中國烏孜別克族在19世紀中葉以前,以經營商業為主。開始主要是組成商隊,趕著數以百計的駱駝、騾、馬往來于新疆與中亞各地之間販運,後來逐步開設店舖,小商小販則在牧區、農村和城市之間經商。以經營出口貿易為主的烏孜別克商人,在不同程度上依仗或依附於外國資本,但大多數小商小販由於資金短缺,往往破産,淪為“洋行”及其附設的加工廠職工,有的則被迫改從農牧業生産。

烏孜別克也從事手工業生産,莎車地區的手工業比較集中,其中大多數是絲織業,1949年前,有些規模較大的手工業作坊已具有資本主義萌芽。烏孜別克族婦女刺繡的小花帽、衣邊、床單、枕頭等,製作精緻,為人們所喜愛。此外,北疆的木壘、奇臺、新源、尼勒克、特克斯等地有少數烏孜別克族居民從事牧業;塔城、伊寧等城市有些烏孜別克族居民兼營畜牧業,居於南疆的喀什、莎車、巴楚、阿克蘇和北疆的伊寧等城市附近的少數烏孜別克族居民經營農業,主要從事同城市生活密切的水果,蔬菜生産。貧苦農民多受地主“夥種”形式的剝削。

烏孜別克族人民深受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傣資本主義的壓迫和剝削。俄商和英商分別在北疆、南疆進行掠奪和剝削。烏孜別克族的小販深受其害。百多年來,烏孜別克族人民和新疆各族人民一起進行反帝反封建的鬥爭。並積極參加伊(犁)、塔(城)、阿(勒泰)三區革命,為和平解放新疆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烏孜別克族享受了民族平等的權利。在民主改革、社會主義改造、社會主義建設的過程中,烏別克族人民表現了高度的政治熱情與積極性。由於人口少和居民住分散,不適宜建立民族自治地方,但仍充分地享受著民主權利。在歷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均有烏孜別克族代表1名。烏孜別克族的民族幹部迅速成長。由於大多數人居住在城市,文化教育水準較高,知識分子較多,從事教育工作的人也多,這是烏孜別克族在建國後發展的一個重要特點。整個烏孜別克族的經濟文化水準都比較高。人民的生活水準也比較高。

文化藝術

烏孜別克族民間文學豐富多彩,特色濃郁。有史詩、敘事長詩、民歌、故事、諺語、謎語,等等。《阿勒帕米西》是流傳廣、影響大,有口皆碑的英雄史詩。《墳墓中出生的孩子》是一部故事曲折,卷帙浩繁。形象生動,語言流暢,音韻鏗鏘,為廣大烏孜別克人喜聞樂見的敘事長詩。烏孜別克人都會唱歌,民歌、勞動歌、習俗歌、情歌。形式多樣。早在14、15世紀,就出現了阿塔依、薩卡克、洛特菲和艾利希爾納瓦依等舉世聞名的詩人。對整個中亞文學産生了深遠影響。19世紀蜚聲文壇的詩人有穆伊索皮扎代、托熱依木等。波拉勒艾則孜是一位偉大的愛國詩人,曾用詩與國民黨反動派戰鬥。在當代也涌現出許多著名的文學家。

烏孜別克族民間音樂曲調優美、節奏明快,歌唱時有齊唱、獨唱.對唱等表演形式。帕勒海提就是一位當代著名的作曲絮和詩人。烏孜別克族的樂器種類很多,有“斜格乃琴”、“獨他爾”、“熱瓦甫”、“坦布爾”等彈撥樂器,手鼓、撒帕依等打擊樂器。烏孜別克族舞蹈與維吾爾族舞蹈大同小異,以形式多樣、舞步輕盈、身腰柔軟、雙臂優美舒展、節奏歡快為特色。

風俗習慣

烏孜別克族的家庭多是父子、昆弟分居,也有祖孫三代同居的。通婚的範圍對同胞兄弟姐妹和不同輩份都有嚴格限制。有同維吾爾族、塔塔爾族通婚的傳統。婚姻由父母包辦,要彩禮。家庭結婚時間的先後順序序:長者在前、幼者在後。不允許與不信伊斯蘭教的民族通婚。按照傳統習慣。結婚儀式晚上在女方舉行。舉行婚禮儀式由阿訇主持。解放後,烏孜別克家庭很少出現離婚現象。自由戀愛婚姻的比例越來越大。婦女生育時,除接生員、婆母外,丈夫不能入産房。産婦7天之內不能出屋。嬰兒出生第三天舉行命名禮,第15天舉行“搖籃禮”,第40天舉行“洗禮”,“洗禮”完後。産婦方能出門參加活動。烏孜別克的喪葬儀式,一般按伊斯蘭教規舉行。行土葬。死者去世週年內的每個“主麻日”(星期五)都要做抓飯請客、以祝死者早升“天國”。

烏孜別克族的房屋有多種形式,頂樓呈圓形的稱“阿瓦”,一般則為平頂長方形的土房。房屋墻壁較厚,砌有圖案形壁龕。木柱雕刻有各種圖案。取暖多用壁爐,也有在室內挖坑置爐取曖的。服裝以男女戴各式各樣小花帽為特點。男子穿長袍,束三角形繡花腰帶。婦女穿連衣裙,寬大多褶,不繫腰帶。一般穿皮靴,外加淺幫套鞋。婦女的繡花鞋別致美觀。現在穿時裝與民族裝相結合的人越來越多。飲食習慣與新疆其他信仰伊斯蘭教的民族一‘樣,禁酒和忌食豬、狗、驢、騾、肉,喜食牛、羊、馬肉及乳製品,一日三餐皆吃馕和奶茶。還愛吃上豆燉肉及蜂蜜、糖漿。“那仁”是民族風味食物,多用以待客。用餐時嚴禁脫帽.更不能穿褲掇,背心去別人家裏。

宗教信仰與重要節日

烏孜別克族先民曾信仰過祆教、佛教,從欽察汗國的烏孜別克汗時代就開始信仰伊斯蘭教。歷史上伊斯蘭教對鳥孜別克族的致治、經濟、文化、生活等領域産生過重大影響。自18世紀以來,烏孜別克人在喀什、莎車、伊犁、奇臺等建造了宏偉的清真寺。重要節日也是“開齋節”、“古爾邦節”。

(摘自《民族工作大全》千里原主編)

國家民委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