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昌族
  白 族
  保安族
  布朗族
  布依族
  北韓族
  達斡爾族
  傣 族
  德昂族
  東鄉族
  侗 族
  獨龍族
  俄羅斯族
  鄂倫春族
  鄂溫克族
  仡佬族
  哈尼族
  哈薩克族
  赫哲族
  回 族
  高山族
  基諾族
  京 族
  景頗族
  柯爾克孜族
  拉祜族
  黎 族
  傈僳族
  珞巴族
  滿 族
  毛南族
  門巴族
  蒙古族
  苗 族
  仫佬族
  納西族
  怒 族
  普米族
  羌 族
  撒拉族
  畬 族
  水 族
  塔吉克族
  塔塔爾族
  土家族
  土 族
  佤 族
  維吾爾族
  烏茲別克族
  錫伯族
  瑤 族
  彝 族
  裕固族
  藏 族
  壯 族
 
 
 
 
傈僳族
 
lisu zu
Lisu ethnic minority group




 

人口為634912人。

民族概況

傈僳族是我國民族大家庭中一個古老的成員。主要聚居在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其餘分佈在麗江和迪慶、大理、保山、德宏、楚雄、臨滄等州縣。四川省的鹽源、鹽邊、木裏、德昌等縣也有分佈。根據2000年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統計,傈僳族人口數為634912。使用傈僳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彝語支。先後使用過3種文字,一種是西方傳教士創制的拼音文字,一種是維西縣傈僳族農民汪忍波創制的音節文字,第三種是新中國成立後創制的拉丁字母形式的新文字,已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推行。

傈僳族的名稱,最早見於唐人著述,樊綽的《蠻書》稱之為“栗粟”,被認為是當時“烏蠻”的一個組成部分。它和彝族、納西族在族源上關係密切。根據民間傳説和歷史記載,西元8世紀時,傈僳族的先民居住在金沙江兩岸,曾受“勿鄧”、“兩林”兩個強大部落的統治。1 2世紀以後,傈僳族先後受元代麗江路軍民總管府、明代麗江土知府木氏的統治。16世紀中葉,由於戰爭以及反對木土司的壓迫和掠奪,大批傈僳族人在頭人木必帕的率領下,渡過瀾滄江,越過碧羅雪山,進入怒江地區。此後的兩個世紀,陸續有大批傈僳族往西和往南,遷入德宏、臨滄、耿馬等地。有的則沿金沙江南下,進入祿勸、大姚等地。19世紀20年代,清朝在靠近內地傈僳族分佈的麗江、永勝、華坪等地,實行“改土歸流”。一些世襲的納西族和白族土司為流官所取代。

1908年,雲貴總督府及麗江府派阿墩子(德欽)彈壓委員夏瑚巡視怒俅兩江,夏瑚委任怒管及俅管袁裕才等分別管理怒江及俅江(獨龍江)事務,並下令取締過去康普、葉枝、察瓦龍等地土司對傈僳族、獨龍族的苛派。

1911年,英國殖民主義者侵佔中國領土片馬、魚洞、崗房等地。辛亥革命後,雲南軍都督府都督蔡鍔任命西防國民軍總司令兼第一師師長李根源組成3個殖邊隊進駐怒江地區,從而阻止了英國殖民勢力向怒江的窺伺。此後,雲南地方政府分別在怒江地區建立了知子羅(碧江)、上帕(福貢)、菖蒲桶(貢山)、瀘水等4個行政委員公署,1928年以後分別改為設治局,並在獨成江的茂當設立公安分局,管理獨龍江事務。

社會經濟

新中國成立以前,傈僳族社會經濟發展很不平衡。居住在雲南省麗江、維西、永勝、雲龍、蘭坪、保山和四川省等地的傈僳族已進入封建地主經濟社會。居住在大小涼山周圍的傈僳族,已分化出一些中小奴隸主,從事農業或半農半獵。居住在怒江的傈僳族生産力水準低下,鐵具和竹木農果並用,以刀耕火種的原始農業為主,狩獵、採集為輔,社會分工不明顯,手工業和商業還沒有從農業中分離出來。實行以物易物的交換方法,在碧江、福貢等縣出現一些以物易物的初級市場。怒江傈僳族地區的土地私有制已經確立,農村階級有了分化,但有存在著原始的公有制和家長奴隸制的殘余。土地制度分為個體私有、家族共同夥有、村寨及家族公有3種形式,並普遍存在一種夥有共耕制“哈米貝來合”,這是一種由公有向私有過渡的土地所有制和耕作的原始協作形式。16~20世紀初期,怒江傈僳族還存在過家長奴隸制,奴隸被當作家庭成員或養子看待,日常生活與主人略有差別,社會地位較低,有的奴隸可以贖身為自由民。到1949年為止,怒江地區的家長奴隸制已基本瓦解。

到20世紀50年代為止,傈僳族還保存明顯的氏族殘余。同一祖先後代所組成的集團莆“初俄”,即氏族。怒江地區傈僳族的氏族名稱有虎、熊、猴、蛇、羊、雞、鳥、魚、鼠、蜂、蕎、竹、菜、麻、柚木、犁、霜、?8種,這些氏族名稱同時又是各個氏族圖騰崇拜的象徵。同一氏族之下,由父親的2代至4代人所組成的親族集團稱為“體俄”,即家族之意。家族在現實生活中還起一定的作用。由若干不同的氏族和家庭所共同組成的村寨稱為“亢”。村寨頭人有的是自然形成,有的是各家族老人互相推舉,稱為“搓吾”;由官府委派的頭人則稱為“實帕”。頭人不得世襲,其職責是:對內領導生産,調解糾紛,主持祭祀,對外承頭納貢,攤派伕役,領導血族復仇,締結盟約等。

新中國成立後,中國共産黨和人民政府根據傈僳族社會經濟發展的實際,分別在不同地區採取不同方式,先後完成了傈僳族地區的社會改革。在麗江、永平、永勝、雲龍等縣的傈僳族地區,地主經濟比較發達,採取了和漢族地區相近的土地改革的辦法,廢除了封建剝削制度;在雲南省中旬、寧蒗、潞西、保山,四川省西昌、鹽邊等和藏、傣、彝等族雜居的傈僳族地區,則採取比較和平的方式進行土地改革;在怒江地區沿邊四縣和德宏自治州山區的部分傈僳族,則通過互助合作道路發展生産,逐步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1954年8月,建立了怒江傈僳族自治區,包括瀘水、碧江、福貢、貢山等縣,1957年1月改為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並將蘭坪縣劃入建制,實現了傈僳族人民當家作主的願望。40多年來,傈僳族人民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憑藉自己的雙手,大搞農田基本建設,糧食産量逐年增加。目前,傈僳族地區已建立了發電、汽車修理、農機、稀有金屬、制糖、制鹽、造紙、印刷、制藥、釀酒、榨油、磚瓦、陶瓷、建築、食品加工等多種企業,並培養出本民族的一批産業工人。交通通訊事業有了較大改善,自治州各縣基本都通了公路,郵電網四通八達,大大加強了傈僳族同兄弟民族間的聯繫。文教衛生事業也有了很大發展,傈僳族有了自己的大學生、教師、醫生、科學技術人才,建立了醫院、衛生所和防疫站,極大地改善和提高了人民的健康水準。

文化藝術

傈僳族人民能歌善舞,凡遇結婚、蓋房或收穫時節,總要盡情歌舞。他們在長期的生産勞動中,創造了大量富於民族特色和生活感染力的詩歌曲調,內容可分為生産調、蓋房調、收穫調及逃婚調等。傈僳族的詩歌通常都是七字句式,有嚴格的對仗。詩歌和曲調形成了固定形式,所有的詩歌都可以吟唱。常見的曲調有“莫瓜”、“由野”、“掰史’’等。曲調有的高吭激昂,有的低沉感傷。演唱時,往往配以琵琶、四弦、口弦等。舞蹈的動作矯健有力,生動活潑,節奏性強。傈僳族民間流傳著豐富多彩的口頭文學作品。浩如煙海的民間故事,有神話傳説、洪水氾濫、人類起源、大山大箸的來源等.如《天神捏地球的傳説》《洪水滔天.兄妹成家》《天狗吃月亮》等等;反映善良正直和兇殘邪惡相鬥爭的如《綠斑鳩的故事》、《阿普和阿鄧的故事》、《姐妹倆》等;在歌頌民族英雄和反帝鬥爭的故事中,“恒乍繃和木必扒”的傳説家喻戶曉。

風俗習慣

傈僳族的服飾,各地大同小異,大都穿自織的麻布衣服。男子一般著短衫,褲長及膝,有的用青布包頭,左腰佩砍刀,右腰挂箭袋。婦女上穿右衽短衣,下著長裙,頭上飾以紅白色料珠,胸前有彩色料珠串成的項圈。各地因衣服顏色的差異而被稱為“白傈僳”、“黑傈僳”或“花傈僳”。“花傈僳”的衣著絢麗多彩,“黑傈僳”的穿著典雅大方,各具特色。傈僳族以玉米、養子為主食,由於狩獵,肉食也極為豐富,無論男女,都善飲酒。傈僳族的住房有兩種結構:一種是木結構,四週用長約一、二丈的木料壘成,上覆木板,內地的傈僳族大都居住這種房屋。另一種是竹木結構,先在斜坡地上豎立二、三十根木樁,上鋪木板,四週圍以竹篾籬笆,頂蓋茅草或大板,屋中央置一大火塘。這種房子流行于怒江傈僳族地區。

傈僳族尊敬老人。吃飯時,第一碗雙手遞給年長者,吃雞把肝夾給老人,雞頭給年紀最大的。如果殺豬,有幾個老人就把肝切成幾塊,過年殺豬把頭留著,作為給父母、岳父母拜年的禮物。如果只殺一頭,就把頭砍成兩半。辦喜事殺豬宰牛,要把最大的牛頭送給岳父母。

婚姻行一夫一妻制。過去,頭人及富裕戶有一夫多妻的。男子婚後與父母分居,組成小家庭。青年男女婚前戀愛自由,但結婚往往由父母包辦。妻兄弟婦、姑舅表親及亞血緣族內婚盛行。人死後行土葬,壘土墳,有氏族墓葬場。

宗教信仰與重要節日

傈僳族群眾過去信奉原始宗教,崇拜自然,相信萬物有靈,有巫師。20世紀初,一些西方傳教士進入德宏、怒江地區,傳入基督教和天主教。

1950年以前,傈僳族人民行用自然歷,借助花開、鳥叫,將一年劃分為花開月、鳥叫月、燒火山月、饑餓月、採集月、收穫月、煮酒月、狩獵月、過年月、蓋房月10個季節月。主要節日有澡塘會、收穫節、過年節等。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騰衝僳僳族群眾每年農曆二月十七日過'刀桿節”。分兩天活動,第一天“下火海”,用栗柴燒成一大堆火炭,表演開始,五個人赤腳圍著火炭跳出跳進,然後“打火滾”,即在火炭上翻滾;“洗火臉”,即捧起火炭洗臉;最後把在火炭裏燒燙了的鐵鏈子拿在手裏傳來傳去,叫“拉火鏈”,表演完畢群眾一起跳舞。第二天“上刀山”,把32把磨得鋒利的長刀,橫綁在兩根高四丈的粗栗木桿上成梯子形,頂端有紅旗、鞭炮,在一片鞭炮鑼鼓聲中開始表演。

(摘自《民族工作大全》千里原主編)

國家民委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