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昌族
  白 族
  保安族
  布朗族
  布依族
  朝鮮族
  達斡爾族
  傣 族
  德昂族
  東鄉族
  侗 族
  獨龍族
  俄羅斯族
  鄂倫春族
  鄂溫克族
  仡佬族
  哈尼族
  哈薩克族
  赫哲族
  回 族
  高山族
  基諾族
  京 族
  景頗族
  柯爾克孜族
  拉祜族
  黎 族
  傈僳族
  珞巴族
  滿 族
  毛南族
  門巴族
  蒙古族
  苗 族
  仫佬族
  納西族
  怒 族
  普米族
  羌 族
  撒拉族
  畬 族
  水 族
  塔吉克族
  塔塔爾族
  土家族
  土 族
  佤 族
  維吾爾族
  烏茲別克族
  錫伯族
  瑤 族
  彝 族
  裕固族
  藏 族
  壯 族
 
 
 
 
拉祜族
 
lahu zu
Lahu ethnic minority group






 

人口為453705人。

民族概況

拉祜族是我國雲南省西南部的一個山區少數民族,自稱“拉祜”,他稱有“倮黑”、“哥搓”、“緬”、“目舍”、“苦聰”等。主要分佈在瀾滄江流域的思茅、臨滄兩地區,相鄰的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及玉溪地區也有分佈。約80%的拉祜族聚居在瀾滄江以西地區。根據2000年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統計,拉祜族人口數為453705。使用拉祜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彝語支。拉祜族人民長期與漢族、傣族密切交往,多能兼用漢語和傣語。過去部分拉祜族曾使用過西方傳教士創制的拉丁字母形式的文字。1957年,在原有字母的基礎上創制了拼音文字。

拉祜族淵源於甘、青地區的古羌人,歷史上,曾有古羌人的部分支系向南遷徙,進入今雲南境內,分佈在金沙江南岸地帶,秦漢時期,活動於洱海地區的彝語支各族體被泛稱為“昆明夷”,其中便含有拉祜族的先民。自唐代起,拉祜族先民自金沙江南岸地帶分東西兩路陸續南遷。其中西路一支,經今彌渡、巍山,渡瀾滄江,到達臨滄,分佈在瀾滄江以西地區,是為“拉祜納”。東路一支,順今哀牢山西側和無量山東側南下,分佈在瀾滄江以東地區,是為“拉祜西”。與拉枯族在歷史上有密切關係的彝族,稱拉祜納為“大倮黑”,拉祜西為“小倮黑”,稱拉祜族寨子為“倮黑加”。元、明兩代,拉祜族人民多處於傣族土司統治之下,清末在今瀾滄縣設鎮邊廳。

社會經濟

新中國成立前,拉祜族地區社會經濟發展極不平衡。臨滄、思茅、元江和墨江等地于19世紀80年代至20世紀20年代先後形成封建地主經濟;瀾滄東北部、雙江、景東、鎮源、景谷等地雖然基本形成封建地主經濟,但生産落後,土地集中程度不高,尚殘存村社組織和土司制度特權剝削。這些地區的拉祜族,約佔本民族總人口的半數左右,所用農具與漢族基本相同,但耕作粗放,産量較低。地租一般佔産量的一半。手工業有打鐵、紡織、制竹器等,一般屬於自給自足的副業,很少在市場出售。隸屬於傣族土司的拉祜族村社,社會狀況亦參差不一。耿馬拉祜族為傣族土司農奴;瀾滄西南部、孟連和西雙版納等地拉祜族為傣族土司貢納制隸屬農民,本族部落首領與成員間初步形成封建隸屬關係,但亦有不少地方還殘存著大家庭公社組織。這些地區的生産更加落後,生活更為貧困。鐵制農具昂貴,十分缺乏,停留在刀耕火種階段,産量很低。除農業外,還有季節性的狩獵、養蜂和採集,在經濟生活中起著重要的輔助作用。金平縣拉祜族(苦聰人)的社會經濟則嚴重倒退,他們在森林中從事原始遷徙農業,住的是僅有一人高的簡易小屋,不會紡織,以獸皮或蕉葉蔽體;19世紀時還採用“無言貿易”方式與外族交易。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拉祜族人民獲得了新生。1953年4月7日成立瀾滄拉祜族自治縣,1954年6月16日成立孟連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縣,拉祜族人民享受到了民族平等和當家作主的權利。黨和人民政府根據拉祜族地區社會經濟發展的不同情況,于1952—1956年分別實行土地改革或和平協商土地改革。通過發展生産,開展互助合作以及直接過渡等政策,于1958年完成社會主義改造。經過四十多年的開發建設,拉祜族地區的各項事業都取得了較大的發展。農業生産有了根本改善,許多地方種植了雙季稻,糧食産量逐年增加。建起了規模可觀的煉鐵、農機、制糖、紡織、造紙、水泥、採煤等廠礦企業,其中瀾滄鉛礦是雲南省著名的大型企業。還興辦了一批發電站,僅瀾滄縣有興建大小電站70多座,全縣大部分地區實現了電力照明。原來各縣、區、鄉間只有崎嶇小徑,現在興修了公路,郵電事業已能為最偏遠的居民點服務。國營商業和農貿市場繁榮,普遍辦起小學,縣有中學,還培養出部分大專院校畢業的專業人才,一支有文化的民族幹部隊伍業已初步形成。昔日瘟疫流行,死亡率很高的拉祜族地區,由於各級衛生醫療機構的建立,瘧疾等疾病得到有效的控制。過去令人生畏的動朗壩,如今已變成近成人的新興城鎮。

文化藝術

拉祜族善於歌咏,嫻于舞蹈,其音樂舞蹈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和獨特的民族風格。拉祜族民歌有頌歌、敘事歌、兒歌、情歌、喪歌等五類,各具特色。歌曲、樂曲和舞曲形式多樣,節奏多為復拍。樂器有蘆笙、口弦、三弦、鑼、簫、笛子等。蘆笙舞是拉祜族的傳統舞蹈,舞蹈動作多與生産緊密結合,有薅秧舞、割穀子舞、打谷舞、豐收舞、孔雀舞等。從傣族傳人的擺手舞,已帶上了一些本民族的特點,與傣族擺手舞略有差異。拉祜族文學的主要形式是民間口頭文學,形式多樣,內容多與勞動、頌揚反抗壓迫精神有關,形象生動具體。長篇史詩《牡扒密扒》為研究古代的經濟生活、原始採礦業、婚姻制度和民族遷徒史的重要作品。詩歌有一種稱為“陀普科”的隱晦語,具有為群眾喜見樂聞的隱晦規律。

風俗習慣

拉祜族的服飾具有獨特的民族風格。男子裹黑色頭巾,穿無領大襟衫和褲管寬大的長褲。拉祜納支系婦女裹一丈多長的頭巾,末端從背後垂及腰際。她們穿開岔很高的長袍,衣領周圍和岔子兩邊都鑲有彩色幾何紋布塊或條紋布條,沿衣領至開襟嵌有銀泡。拉祜熙支系婦女則穿短衣褶裙或統裙。同漢族、傣族人民交往較多的地方,拉祜族男女也愛穿漢式和傣式服裝。拉祜族主食大米,輔以玉米、薯類、豆類、養子等。蔬菜有蘿蔔、青菜、瓜類、豆類,喜吃辣椒。拉祜族男女都喜吸草煙,也吃煮茶,尤嗜飲酒。拉祜族十分熱情好客,逢年過節,都要邀請周圍傣、哈尼、布朗等族人民一起飲酒會餐。這時全寨大宰牲畜,各戶都要分一節大腸和幾勺鮮血,伴以鹽巴、辣椒,剁細生吃。拉祜族認為,“剁生肉”是待客的最好菜肴。房屋建築為竹木結構的木樁斜頂幹欄建築——樓房。適應小家庭組織的木樁建築有方形和橢圓形兩種,另一種是大型竹木建築,一般由12根至21根木樁架起,內分若干住房。受漢族或彝族影響的村落,通常採用漢式土墻平房,房頂以茅草或木板覆蓋。

拉祜族實行一夫一妻制,一般不與他族通婚。男女青年戀愛自由,父母雖可干預兒女婚姻,但很少包辦,一般都尊重兒女的選擇。拉祜西支系還較多地保留雙係的“俄折俄卡”制度,男性祖先的男性後代屬一俄折俄卡,女性祖先的女性後代一母系俄折俄卡。子女有平等的財産繼承權。雙係間多僅限于派出姨表婚。多由女方向男方表示愛意,婚禮在女家舉行。男子常住女嫁。或南方入贅3年。拉鈷納支系已實行父系制度,排除姑表婚或禁止父系5代之內通婚。由男方表示愛意,婚禮在男家舉行,入贅3年或在妻方居住3天。

拉祜族的喪葬實行傳統的火葬,亦有採用土葬的。有集體墓地,壘石為墳。

宗教信仰與重要節日

20世紀50年代前,拉祜族信奉原始宗教,崇拜多神。拉祜族認為萬物均有精靈依附,自然界中的日月星辰、風雨雷電等現象均有精靈主宰,因而對這些自然現象和自然力表示崇拜。拉祜族崇拜多神,諸如天神、地神、雷神、司報神等,都是拉祜族崇拜的重要之神。清初,大乘佛教經大理僧侶楊德洲傳入後,拉祜族民間也流行此教。瀾滄和臨滄少數村落的拉祜族居民信仰基督教或天主教。

拉祜族的傳統節日有春節、端午節、火把節、嘗新節等。春節是拉祜族最盛大的節日,新年前夕,家家戶戶舂米打粑粑;節日期間,男女老少穿紅著綠,換上新裝,走村串寨,相互拜訪,或跳各種集體舞蹈,整個村寨一片歡騰。火把節也別有情趣,屆時以松木為燎,火把齊燃,蔚為壯觀,身著節日盛裝的青年男女在篝火旁載歌載舞,盡情歡歌,氣氛熱烈。

(摘自《民族工作大全》千里原主編)

國家民委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