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昌族
  白 族
  保安族
  布朗族
  布依族
  北韓族
  達斡爾族
  傣 族
  德昂族
  東鄉族
  侗 族
  獨龍族
  俄羅斯族
  鄂倫春族
  鄂溫克族
  仡佬族
  哈尼族
  哈薩克族
  赫哲族
  回 族
  高山族
  基諾族
  京 族
  景頗族
  柯爾克孜族
  拉祜族
  黎 族
  傈僳族
  珞巴族
  滿 族
  毛南族
  門巴族
  蒙古族
  苗 族
  仫佬族
  納西族
  怒 族
  普米族
  羌 族
  撒拉族
  畬 族
  水 族
  塔吉克族
  塔塔爾族
  土家族
  土 族
  佤 族
  維吾爾族
  烏茲別克族
  錫伯族
  瑤 族
  彝 族
  裕固族
  藏 族
  壯 族
 
 
 
 
東鄉族
 
dongxiang zu
Dongxiang ethnic minority group






 

人口為513805人。

民族概況

東鄉族因居住在河州(今甘肅臨夏地區)東鄉地區而得名。該民族自稱“撒爾塔”。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曾被稱為“東鄉回回”、“東鄉蒙古”、“東鄉土人”等。主要分佈在臨夏回族自治州東鄉族自治縣境內,少數散居在甘肅蘭州市和廣河、和政、臨夏等縣及新疆伊犁地區。根據2000年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統計,東鄉族人口數為513805。使用東鄉語,屬阿爾泰語系蒙古語族。大部分人會説漢語。沒有本民族文字,通用漢文。

東鄉族是14世紀後半葉由聚居在東鄉的許多不同民族成分融合而成的。構成其族源的主要成分,是信仰伊斯蘭教的色目人和蒙古人。從13世紀以來,河州一帶就是包括色目人和蒙古人在內的蒙古軍駐守、屯田之地。13世紀末,鎮撫陜西、甘肅、寧夏等地的元朝安西王阿難答皈依伊斯蘭教,其屬下蒙古人大部相從。信仰伊斯蘭教的色目人也相聚在西北地區。14世紀初,元成宗死,安西王阿難答與皇后伯要貞氏等策謀政變,事泄被殺,但其屬下勢力仍很強大。其子曾聯合伊斯蘭教群眾反叛,為元朝政府鎮壓,阿難答屬下紛紛逃避。當時交通不便、偏僻閉塞的東鄉,就成為阿難答屬下信仰伊斯蘭教的色目人、蒙古人退避的地區之一。他們在這裡與當地漢族、藏族等長期共同生活,互相婚嫁,逐漸融合成為東鄉族。

對東鄉族的族源,還有一些不同的説法。主要有二:一説成吉思汗于1226年征西夏時,兵臨河州、臨洮一帶,將部分蒙古軍留駐此地,這些人以後進入東鄉,形成東鄉族;一説成吉思汗西征時,從中亞、波斯擄來大批工匠,其中一部分被安置於東鄉,以後形成為東鄉族。還有一説認為東鄉族源於吐谷渾。但關於東鄉族源和形成問題,大部分學者持上一種看法。

社會經濟

由於民族形成的特殊環境,所以東鄉族形成時,其社會結構即為社會制度。從元代蒙古人的軍屯到明代的土司制度以及後來的裏甲制度,都是以封建的生産關係為基礎。清康熙後期,河州知州王全臣廢除了當時腐敗、混亂的裏甲制度,在東鄉地區清地畝,厘定稅例,建立社會組織。但是這一改革對東鄉族社會的發展並沒有發生重大作用。中華民國時期,東鄉族人民在軍閥的統治下,生活更加貧苦。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東鄉族的各個方面才發生了根本變化,1950年成立了東鄉族自治縣。1981年又成立了積石山保安族東鄉族撒拉族自治縣。東鄉族人民在社會主義社會裏,經濟文化事業蓬勃發展,民族幹部不斷增加,謇現了東鄉族當家做主的權利。

東鄉族以農業為主,明人吳楨在《河州志》中説,當地人“勤於務農”。東鄉族自給自足和自然經濟佔絕對優勢。主要農作物有春小麥、洋芋、玉米和其他夏秋雜糧。東鄉洋芋以産量高、個大、澱粉含量高而聞名。由於土地貧瘠,生産力十分低下,地主經濟不甚發達,地主、富農只佔總人口的2.3%,佔有土地9%;中農佔總人口的42.5%,佔有土地69.4%;貧雇農佔總人口的42.5%,佔有土地20%。地主階級佔地雖不多,但他們憑藉政治特權以及高利貸等手段,對農民的剝削依然嚴酷。畜牧業,特別是養羊,在東鄉族人民生産中佔有重要地位。有許多農民還從事小商販、運輸、搟氈、織褐子等,以補家用。

東鄉族聚居的東鄉地區,位於甘肅臨夏回族自治州東北的黃土丘陵地帶,自然條件較差,水土流失嚴重,莊稼十種九不收,糧食畝産不到百斤,加上國民黨政府的殘酷剝削和壓榨,中華人民共和舊成立前人民生活十分貧困。

解放後,在中國共産黨和各級政府的領導和幫助下,東鄉族在改變本地區貧窮落後面貌中,作出了巨大努力。興修水利事業,開展植樹造林活動,水土流失得到了控制,許多山坡被改造為層層梯田和優良牧場。農業生態得到了改善,糧食作物畝産達到了150公斤以上。特別是農村生産承包責任制實行以來,東鄉族地區出現了農、林、牧、副業多种經營局面,産業結構發生了新的變化。公路交通四通八達。電力使用日益普遍。工業生産從無到有,蘿日益壯大。人民生活水準顯著改善。

文化藝術

東鄉族有自己豐富多彩的民間文學和藝術傳統,不僅有古老的史詩、傳説、故事、民歌,還有富於一定諷刺和哲理性的笑話、諺語和謎語。長篇敘事詩《戰黑那姆》,《璐姑娘斬蟒》和《勇敢的阿裏》,膾灸人口。《白羽飛衣》等童話故事頗富啟迪和教育意義。現代民族文學領域,東鄉族人民涌現出了不少作家。如著名詩人汪良玉的長詩《米拉朵黑》十分有名。

東鄉族人民的民歌很有特色,感情真摯,風格多樣。主要分三種類型:勞動歌謠、花兒、婚禮歌。東鄉族的“花兒”能即興將景將情自然融合於一體,生活氣息濃郁。東鄉族的主要文藝活動有“那敦赤”擺攤獻藝,表演説、拉、彈、唱。其民間樂器有“咪咪”(類似兩支並排的小竹笛)、“四弦子”和“什鴉”(泥制吹器)。體育、競技活動主要有賽馬、摔跤、打土塊等。民間美術則以木、石、磚雕藝術和建築藝術著名。在繡花、織褐等方面也反映了東鄉族人民的藝術水準。

風俗習慣東鄉族在傳統婚姻關繫上,還保留尊從“阿哈交”觀念的婚俗,所謂“阿哈交”,是一種宗族或家族的殘余形式。一個“阿哈交”包括有血緣關係的上百戶不等,輩份最高的年長者,稱為“當家”。同屬於一個“阿哈交”的男女不能婚配,違者將受到譴責。寡婦再嫁,同輩親屬有優先權。包辦婚姻為主。男女十六七歲就可舉行婚禮,但現在按我國《婚姻法》法定年齡結婚的男女越來越多。婚禮儀式帶有宗教氣氛。

在服飾方面,最近幾十年來,變化較大,並開始與漢族和回族的服飾相近,其特點主要表現在頭飾上。男子一般戴白色或黑色的無檐小帽,稱“號帽”;婦女一般戴絲、綢製成的蓋頭”,少女及新婚少婦戴綠色的,中年婦女戴青色的,年老婦女戴白色的。蓋頭一般要長到腰際,頭髮全部被蓋住。現在一些參加工作的年輕婦女,為了勞動和工作方便已不再戴蓋頭,而喜戴一頂白色小帽。東鄉族男子不喜留長髮,但習慣留鬍鬚,這與回、保安和撤拉等信仰伊斯蘭教的民族不一樣。據説,穆斯林男子,到適當年齡留有鬍鬚,同教者見到都要以禮相待。

東鄉人的基本飲食,以小麥、青稞、玉米和豆類、洋芋(馬鈴薯)為主食。通常人們的麵食種類有:“饅頭、麵條、油香等。最負盛名的“拉拾哈”(“拉麵”或“刀削麵”)、炸油香、“尕雞娃”和手抓羊肉等飲食為招待客人的重要食品。其中吃“尕雞娃”很有講究,把整雞各部位分為13個等級,“雞尾”最珍貴,一般給席上的長者或尊貴客人吃。

東鄉族人民也很講禮節,熱情好客,尊老愛幼,講究衛生。老人居上方。在就餐中,老不食,晚輩不得動手。除老年婦女外,婦女一般不與男子同桌吃飯。客人上炕需脫鞋,女客可不脫。東鄉人待客一般不與客人一道同餐,只站在炕沿招待,以示對客的敬重。男賓由男主人招待,女客由女主人招待。

東鄉人因為宗教關係,保持著良好的沐浴習慣。有“大凈”和“小凈”之分。“小凈”每天洗,保持手、腳、口腔、面部、鼻孔的乾淨。“大凈”,一週一次,保持全身潔凈。每逢節日前,人們普遍要沐浴。在禁忌方面,東鄉人因宗教原因,禁食豬、狗、馬、騾、驢肉,忌説豬;不食動物的血;禁帶污濁之物進入墓地和清真寺;忌用食物開玩笑;忌在人面前坦胸露背;禁忌遞煙敬酒。

人死後,一般行土葬,提倡速葬,少放。

宗教信仰與重要節日

東鄉族信仰伊斯蘭教。東鄉族的族源主體——元代西域的色目人就信仰伊斯蘭教。13世紀時,東鄉等地區已成為我國伊斯蘭教的經堂教育中心。至今東鄉族自治縣境內,還有一些穆斯林先哲的廬墓。18世紀初,伊斯蘭教逐漸成為東鄉族共同的宗教信仰。解放前,東鄉族的伊斯蘭教的教派和“門宦”制度極為複雜。“門宦”是指教派中的小派系,又稱“道堂”或“拱北”。東鄉地區有兩大教派:格底目與伊赫瓦尼。或稱老教與新教。老教中有四大門宦。新教不設“門宦”制度,並宣稱恢復伊斯蘭教的正統信仰,得到廣泛的擁護與支援。1 O世紀初,已流行開來,傳到了寧夏、青海和新疆等省(區)。

主要節日與其他信仰伊斯蘭教的民族相同,即“開齋節”、“古爾邦節”、聖紀日。聖紀日一般在清真寺集眾舉辦,節日活動有涌經、讚聖、講述穆罕默德生平事跡等。

(摘自《民族工作大全》千里原主編)

國家民委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