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 德 永遠的紅軍之父


  緬懷朱總司令

  朱總司令,建軍元勳。名將傳統,智仁信勇。青年講武,德蘇學戎。工精律詩,放歌大風。當年棄教習武前,五律一首表心胸:

  志士恨無窮,
  隻身走西東。
  投筆從戎去,
  刷新舊國風。

  從三十年代末至五十年代前期,中國共産黨在黨內會議和召集的群眾大會上,一般都並列挂著兩幅畫像---毛主席、朱總司令。奪取政權的烽火歲月中,朱德的名字與毛澤東一起,成為中國革命的象徵,回溯黨的歷史時不能不追念這位剛毅而又慈祥的老前輩。

  生平

  ■體育教員徒步跋涉三個月,考入蔡鍔主辦的雲南講武堂

  ■一個舊軍隊的將軍提出入黨,讓當時的中央領導人大感驚訝

  ■廬山會議上朱德不同意給彭德懷那樣定性,被有人説成年老糊塗

  朱德,字玉階,1886年生於四川儀隴縣一個農家。少年下田勞作並讀過私塾,20歲時到成都考取了高等師範,畢業後回縣城當了體育教員。看到社會黑暗和時局動蕩,他徒步跋涉三個月到昆明,考入由留學日本成為"士官三傑"之一的蔡鍔所主辦的雲南講武堂。在講武堂中,朱德參加了反清革命的同盟會,參加了辛亥革命。

  朱德畢業後,在滇軍中由少尉排長干起,在討袁和軍閥混戰中一直升至少將旅長,名震川滇。當時他與別的將領不同,對黷武爭權深感厭倦,喜好音樂,在家中廣泛接納青年軍官及學生,並讀過《新青年》等雜誌。

  1921年,朱德主動離開月收入大洋數以千計的軍界,外出學習。翌年,朱德到上海見到孫中山,提出革命不能靠與軍閥結盟。他又見到陳獨秀,提出加入中國共産黨。一個舊軍隊的將軍想入黨,這使當時的中共中央領導人大感驚訝,儘管鼓勵朱德追求進步,卻未同意。

  1922年秋,朱德乘船赴歐,到德國學習戰術,並研究社會主義理論。在那裏,他見到了周恩來。翌年,經周恩來介紹加入了共産黨。1925年,朱德又入莫斯科共産主義勞動大學,並在軍訓班學習。在那裏,他提出回國後如打不贏就上山,令蘇軍的教官驚訝。

  1926年朱德回國後,利用舊關係到川軍、滇軍中動員北伐,並秘密做共産黨的工作。

   1927年南昌起義時,朱德率領滇軍教育團一部參加,任第九軍副軍長。起義軍南征潮汕失敗時,他在危境中率領"鐵軍"余部近千人進入粵北、湘南,于1928年4月走上井岡山與毛澤東會合,建立了紅四軍並任軍長,成為全國第一支主力紅軍的最高軍事指揮員。

  1930年,朱德成為紅一方面軍總司令,翌年成為中國工農紅軍總司令。此後幾十年間,"總司令"在黨內成為朱德的代稱。在紅軍長征時,他有時也擔負具體作戰指揮。抗戰初期,他率八路軍總部前往太行山前線。1940年回延安後,因年紀已大,主要協助毛澤東指揮全局,不過1947年攻克石家莊時他曾親臨前線指揮。

  建國後,朱德先後任國家和黨的副主席、人大委員長,1955年授十大元帥時為第一名。

   1959年廬山會議上,他不同意給彭德懷那樣定性,被有人説成年老糊塗。"文革"初定林彪為接班人時,他不表贊成,1975年又率先揭發江青,可見心底如明鏡。

  1976年7月,朱德以90歲高齡去世。毛澤東曾稱他是"紅司令",並説,"朱毛,朱毛,我是你身上的毛啊!"

  背景

  ■朱德將德國的陸軍戰術、蘇聯的政治建軍同自己在山區剿匪的作戰實踐相結合,為紅軍創立了一套獨特有效的戰術。

  中華大地上雖然有過燦爛的古代文明,自明清以後卻同西方出現了社會發展的"代差"。當歐美依靠工業革命的成果用洋槍洋炮打開中國大門時,清軍以農耕時代的刀矛和土火槍與之對抗。為了自強,中國人不得不向列強學習新戰術,各省都倣照德、日軍校興辦講武堂。可是步人後塵的爬行式學習,培養的大都是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軍官,"徒弟"照舊被"師傅"欺負。
朱德作為出身新軍事學堂的舊式軍人,最可貴之處在於勇於探索適合中國革命特點的全新強軍之路。他到德國學過稱雄世界的陸軍戰術,到蘇聯研究過政治建軍,又結合自己率滇軍在山區剿匪的游動作戰實踐,在紅軍建立之初便思索一套獨特的戰術。

  人們曾形容毛澤東是紅軍的"大腦",主要負責戰略運籌和組織政治建軍;朱德則是紅軍行動的"臂膀",負責作戰具體指揮。二人合作,優長互補,創造出了遊擊戰的"十六字訣"等古今中外從未有過的打法。

  由於紅軍的英勇和具有獨特的戰術,國民黨軍以幾倍、十幾倍的兵力一次次到江西"圍剿",結果報紙上終年總是哀嘆受挫,這也使"朱毛"之名天下傳揚。毛澤東與朱德的合作,持續了為時二十多年的革命戰爭的整個始終。當1949年10月五星紅旗第一次在天安門升起時,廣場上和全國人民高呼的是兩個"萬歲"---"毛主席萬歲!""朱總司令萬歲!"這恰恰是歷史作出的選擇。

  故事

  ■朱德帶人攀上懸崖,打退民團,指揮起義軍通過隘口。當時任班長的粟裕幾十年後對這一幕記憶猶新

  1927年秋,南昌起義部隊在粵東北戰敗,主力第25師的師團幹部除了搞政工的陳毅外,全都逃跑或離隊,這支葉挺鐵軍的老部隊面臨散夥危險。

  在鳥無頭不飛的危急時刻,"客居"在這支部隊中的朱德站了出來,自願擔任指揮。對這個舊滇軍將領,幹部戰士們起初只感到他面容慈善,為人謙和,對別的方面並不了解。幾天后,在武平縣石徑嶺的一次遭遇戰,使朱德一下子樹立起威信。

  當時,一股民團控制住險要的山隘口,部隊陷入一條山溝。後有追兵,每支槍又只剩幾顆子彈。在千鈞一髮之際,朱德帶領幾個警衛人員沿著長滿灌木的懸崖陡壁攀登而上,突然出現在把守隘口的民團後面開火。敵兵在驚慌之中搞不清多少人來包抄,落荒而逃。當起義軍官兵急速前進時,大家清楚地看到朱德手執一支駁殼槍,威武地站在一塊斷壁上,指揮大家通過了隘口。幾十年後,當時任班長的粟裕大將仍對這一幕記憶猶新。

  面對著革命低潮,行軍中不斷有人開小差,2500人減到只有900人。朱德此時召集全體人員講話説:"不願革命的可以回家,不勉強。無論如何,我是不走的。只要有二百條槍,我就有辦法。"這種豪邁氣概和身先士卒的精神,感動了剩下的同志,大家跟著朱德走到湘南,又登上雄偉的井岡山,與毛委員會合。這支英雄部隊作為種子,此後發展為紅四軍、紅一軍團、紅一方面軍。朱德後來能成為人民軍隊三任總司令,奠基之舉就在於此刻的振臂一呼。

  ■朱德的"伙伕頭"形象起過救命作用

  ■著名華僑陳嘉庚訪問延安時,看到朱德脫衣與戰士打球,到處宣傳"中國的希望在延安"

  在朱德元帥的紀念畫冊中,有當滇軍旅長時穿呢軍裝、著黑皮靴的照片。他拋棄這一切上了井岡山後,卻與戰士穿同樣的粗布衣,吃同樣的伙食,並一起挑糧---"朱德的扁擔"這一真實故事長久流傳。正是靠這種精神感召,紅軍生活雖苦,大家都無怨言。當時陳毅前往上海向中央彙報時曾寫下這樣一段話---"群眾及敵兵俘虜初見鼎鼎大名的紅四軍軍長那樣芒鞋草履,十分襤褸,莫不詫異。若不介紹,頂多估量他是一個伙伕頭。"幹部戰士把軍長叫做"伙伕頭",不僅有親切感,這種形象有一次還起過救命作用。

  1929年初,紅四軍從井岡山突圍,混戰中朱德被衝散,與一群敵兵相遇。敵兵看他年紀又大,衣衫又破舊,按舊軍隊的裝束像個伙伕,只喝問道:"你知道朱德在哪?"他們要抓的這位紅軍最高指揮員向別處一指,敵兵便不屑一顧地舍他而去。

  1940年,著名的華僑資本家陳嘉賡訪問延安,説他最感動的一件事便是朱德陪他參觀走到抗大操場邊,裏面正在打籃球的學員喊:"總司令,來一個!"朱德馬上脫衣上場。陳嘉賡此後到處宣傳"中國的希望在延安"。

  解放後,朱德仍經常想到群眾中走走談談,對設置重重警衛非常反感。他説過這樣的話:"一旦外出,就要有人前呼後擁,層層保衛,把自己同人民隔離開,使群眾望而生畏,不敢接近。舊社會與人民為敵的軍閥這樣做,是可以理解的。但在新中國,共産黨員也這樣做,令人不可思議。"不過由於某些原因,朱德雖長嘆卻也難以扭轉。

  "文革"期間,首都衛生系統造反派跑到山西武鄉縣八路軍總部舊址,想開所謂"批判朱德、錢信忠(原衛生部長)大會"。沒等召集,便有數千人在當年老民兵、老抗屬帶領下,手舉扁擔、鋤頭憤然趕來,大家高呼:"朱總司令和我們一個鍋吃飯,怎麼能打倒?錢部長好得很嘛!當初我們這兒大人小孩有病都是錢部長看的。"造反派們見狀,嚇得抱頭鼠竄。朱總司令等軍隊領導人與群眾的血肉關係,幾十年後猶在民心,真令人百感交集。(國防大學 徐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4月28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