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潭秋 傷痕是他的勳章


  參加中共"一大"的代表,都是來自學堂的知識分子。在他們中間,雖出現過毛澤東這樣的軍隊統帥,卻只有一人以戰士之勇持槍作過戰,火線負過傷,那就是來自武漢的代表陳潭秋。這位當初在綠茵場上身形矯健的記者,有著鐵一般的意志,最後壯烈犧牲于天山腳下。
生平
  ■既是中英文俱佳的才子 又是綠茵場上的健將
  ■以教師身份主張剪髮、讀新書與女師學潮中的骨幹相愛

  陳潭秋,原名陳澄,潭秋為其字,1896年出生於湖北黃岡縣一個書香之家。他祖父中過舉人,是當地名流,父輩家道中落,還有能力供他上新式小學,並到武昌入省立一中。因五哥是參加過辛亥革命的同盟會員,潭秋從小便受其革命思想影響。1914年他進入武昌中華大學補習,1916年又考入高等師範學院(武漢大學前身)英語部。

  在中學和大學期間,陳潭秋酷愛文學,精英語,同時也以校內的足球健將和長跑能手著稱。在1919年的五四運動中,他是遊行的帶頭人,並被推選為武漢學生代表之一到上海聯絡各地學聯。

  通過閱讀陳獨秀主辦的《新青年》雜誌,並經董必武介紹,他在思想上接受了共産主義。同年秋大學畢業後,他擔任了湖北人民通訊社記者,並到董必武主持的武漢中學兼任英語教員,該校後來成為了湖北建黨的發源地。

  1920年秋,董必武在武昌撫院街寓所裏秘密召集陳潭秋等人,發起成立了共産主義研究組,隨後又建立了半公開的社會主義青年團(S.Y.)。

  1921年7月,陳潭秋同董必武一起去上海參加中共成立的"一大",會後在中共武漢區委分管組織。他以教師身份為掩護,到女子師範發動學生反對封建式的管教,主張剪髮、讀新書。女師學潮中的骨幹徐全直隨後參加了共産黨,並與陳潭秋相愛成為夫妻。

  ■中共召開"七大"時代表們不知他已犧牲 仍選他為中央委員

  1923年京漢鐵路發生了"二七"大罷工,陳潭秋是組織者之一,事後遭通緝,轉赴安源從事職工教育。

  1924年秋潛回武漢,組建中共武漢地委並擔負領導。1927年7月武漢政府反共,陳潭秋因身份暴露轉赴江西任省委書記,秘密配合南昌起義。

  翌年他調任順直省委(北方局)任組織部長,後曾到中央組織部協助周恩來工作,1930年又到瀋陽任滿洲省委書記。他到哈爾濱佈置工作時被捕並受刑,堅不吐實,關押兩年後獲釋。出獄回上海後,于1933年轉移到中央蘇區。他的妻子徐全直因分娩未能同行,隨後被捕就義于南京雨花臺。

  陳潭秋到蘇區後任福建省委書記,又轉任中央臨時政府糧食人民委員(部長)。在反"圍剿"鬥爭中籌足了軍糧,保證了部隊供應。1934年秋紅軍長征後,他留下來任中央分局委員,翌年初率一部突圍到閩西,途中作戰負傷,赴上海治療。7月又去蘇聯,入列寧學院並參加中共駐共産國際代表團的工作。

  1939年夏回延安途中,在新疆接替鄧發擔任中共駐新代表和八路軍辦事處負責人。

  1942年新疆軍閥盛世才勾結蔣介石反共,陳潭秋被扣押,1943年9月27日遇害。

  從建黨到犧牲,陳潭秋歷任華中、東南、華北、東北、華南和西北黨的負責人。1945年召開中共"七大"時,代表們因不知其犧牲噩耗,仍選他為中央委員,其功績始終為黨內同志懷念。

  背景

  ■帶有"叛逆"的湖北文化特色造就了敢於造反狠鬥的"九頭鳥"

  陳潭秋烈士出生的湖北黃岡,地鄰武漢,為新舊文化相交之地,近代革命史上涌現不少突出人物。與陳潭秋一同走出家鄉、投身黨的隊伍並且頗具名聲的,便有"黃岡三林"中的林毓英(即張浩)、林育南及後來入黃埔軍校的林毓容(即林彪)。

  陳潭秋學習成長的地方武漢,被稱為"九省通衢",位於華夏大陸中央卻從不被定為國都,一向為商業和交通樞紐。三鎮順江堤建起的閭巷,沒有中國傳統都市的方整格局,於是乎"街道不分南北,長幼不分尊卑",這種帶有叛逆色彩的地域文化特色,造就了一方在近代敢於造反狠鬥的"九頭鳥"。西方列強的炮艦商輪沿長江深入,京漢、粵漢鐵路又在武漢交會,更使內陸的武漢成為海洋文明與內地時尚的交融碰撞點。正是在這種人文環境下,從武昌起義開始,中國近代的革命風雲一直在楚天激蕩,在鬥爭中涌現出一大批英豪烈士,陳潭秋又是其中之佼佼者。

  出身書生但沒有迂腐之氣,家境優裕卻無紈绔作風,能奪標綠茵場,願與窮工人交朋友,敢持槍上火線,這些構成了陳潭秋的完整形象。今人緬懷這位兼有記者、黨務幹部、戰士幾重身份的開天闢地者,也不能不由衷地表示敬佩。

  故事

  ■出身貧苦的林祥謙沒想到---大學畢業的陳潭秋主動與他交朋友

  "二七"大罷工的烈士林祥謙的事跡天下傳揚,而指引他走上革命道路的正是陳潭秋。1922年以後,陳潭秋以記者身份經常深入工廠和京漢鐵路,調查疾苦,並辦工人識字班。當時剛剛由包惠僧介紹入黨的工人項德龍(後改名項英)向他彙報,説江岸機器廠有一個青年工人林祥謙在同伴中好打抱不平,威信很高。於是,陳潭秋便約他見面。

  出身貧苦的林祥謙當時在社會上一直被人看不起,想不到一個大學畢業的記者能來見自己,還主動提出交朋友,心中很感動。陳潭秋便經常與他促膝談心,從工人為什麼受壓迫談起,直講到只有實行共産主義才是最後解放之路。林祥謙有了階級覺悟後,要求加入黨組織,並和項德龍等出面組織建立工人俱樂部,並擔任了江岸分工會的委員長。

  1923年2月京漢鐵路工人舉行罷工,軍閥吳佩孚派兵鎮壓,林祥謙被捕後拒絕下復工命令而遭殺害。在軍隊包圍江岸工人俱樂部,外面槍聲大作時,陳潭秋讓其他同志轉移,自己率幾個工人堅持到深夜才撤離。"二七"鬥爭雖然失敗,史冊上卻留下了他們的姓名。

  ■據有些老同志回憶 一見到這位右耳缺損的領導人便肅然起敬

  1935年以後,陳潭秋無論走到上海、莫斯科、新疆,與他見面的人都會發現其右耳缺損了一塊。在血與火的年代裏,人稱"傷痕是戰士最光榮的勳章"。據有些老同志回憶,他們與陳潭秋第一次見面,看到他頭部的傷殘便馬上肅然起敬,知道這是一位彈雨中衝殺出來的老戰士。

  陳潭秋作戰負傷,是在1935年2月從閩西突圍的途中。紅軍長征後他留在江西瑞金,面對國民黨軍日益緊縮合圍圈,一再主張儘快分散以進行遊擊戰爭。中央分局書記項英經過一段遲疑後終於同意,陳潭秋便與譚震林帶一個加強營翻越武夷山西進。路上連遭敵正規軍和民團的截擊,在上杭附近被包圍。此時營長犧牲,陳潭秋便揮槍指揮戰鬥,被一顆子彈打中右耳,滾下懸崖時又摔傷了頭部。經二十天且戰且走,才到達閩西的永定境內,帶傷與譚震林、鄧子恢一起組織遊擊戰爭。

  一天拂曉,他們的駐地被敵"清剿"隊包圍。面對危境,陳潭秋主動要求帶領一個警衛班掩護,讓其他領導人率大部隊衝出去。突圍開始後,他先舉槍連續開火,把敵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待大部隊脫險後,陳潭秋才率身邊的戰士突圍,結果這一個班在山邊全部犧牲,他自己躲進一個山洞倖免被敵搜出。隨後他在當地群眾掩護下找到閩西黨負責人,並轉往上海治傷。

  這種臨危不懼的精神,陳潭秋保持到生命最後一刻。他在新疆被捕後,重慶派來的國民黨特務和新疆軍閥盛世才的打手連續數十天對他進行拷打,使用壓杠子、灌辣椒水等酷刑,他卻始終不屈。盛世才為獻媚于蔣介石,在夜間將他用棍棒打昏然後勒死,再拍下照片交前來聯絡的宋美齡帶回重慶。解放後,烈士的遺體被找到並葬于烏魯木齊南郊陵園,時時受人憑吊。
為礦工寫的歌

  黨內老一代中有許多人愛寫舊體詩詞,陳潭秋卻好白話文,喜歡寫通俗的新詩。文如其人,他的新詩中也洋溢著活潑歡快的氣息,1924年在安源煤礦所寫的《五一紀念歌》,就曾在當地礦工和小學生中廣為傳唱:

  五一節,真壯烈,世界工人大團結!
  發起芝加哥,響應全世界。
  西歐東亞與美洲,年年濺滿勞工血!
  不達成功誓不休,
  望大家,齊努力,切莫辜負五一節!

  (國防大學 易宇 徐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4月28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