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竹筠 老少都稱她江姐


  懷念江姐

  江姐受酷刑拷問之後,難友詩人蔡夢慰用竹籤蘸紅藥水在草紙上寫下了《黑牢詩篇》,表達了對江姐的敬佩。截取片段,以慰烈士:

  可以使皮肉燒焦,
  可以使筋骨折斷,
  鐵的棍子,
  木的杠子,
  撬不開緊咬著的嘴唇!
  那是千百個戰士的安全線呵,
  用刺刀來剖腹吧,
  挖得出來的,
  也只有又紅又熱的心肝!

  在革命鬥爭年代犧牲的諸先烈之中,有這樣一位女性,不管老人還是孩子都尊稱她為"江姐"。吟唱她高尚品質的歌曾經成為特定時代的流行曲,她舞臺上的藝術形象更深入人心。這位犧牲于重慶"中美合作所"的女烈士的名字,就是江竹筠。

  ■在大學讀植物病蟲係,卻為掃除社會上的"害人蟲"而獻身

  ■雖出身貧寒,但記憶力超群,獄中因沒有學習材料,江竹筠便背誦和默寫下毛澤東《新民主主義論》和劉少奇《論共産黨員的修養》

  ■被捕後受到手指釘竹籤的毒刑,卻堅貞不屈;犧牲時年僅29歲,被敵人用鏹水毀屍滅跡
江竹筠,又名江竹君、江志偉,1920年舊曆八月二十生於四川自貢。在她8歲時,性格剛強的母親與遊手好閒的父親不能相處,便帶著江竹筠姐弟到重慶投奔兄弟。江竹筠10歲到重慶的織襪廠當了童工,因為人還沒有機器高,老闆就為她特製了一個高腳凳。11歲時,她又進了重慶的一所教會辦的孤兒院,邊做工邊讀書。在苦難的生活經歷中,江竹筠對當時的社會制度充滿了憎恨,同時也養成了刻苦學習的精神。她在上學時非常用功,記憶力超群。後來據同牢難友講,在獄中,她背誦和默寫下毛澤東《新民主主義論》和劉少奇《論共産黨員的修養》,供難友們學習。

  江竹筠于1939年考入重慶的中國公學,秘密加入了共産黨。1944年秋,江竹筠又考入四川大學農學院植物病蟲係,翌年轉入農藝係。1946年,她畢業後回到重慶,參加和領導學生運動。

  1947年春,中共重慶市委創辦《挺進報》,江竹筠具體負責校對、整理、傳送電訊稿和發行工作,只幾個月的時間,報紙就發行到1600多份,引起了敵人的極大恐慌。

  1948年4月,《挺進報》的發行機關被偽裝進步的特務打入,以順藤摸瓜的方式破壞了重慶市委,6月間,江竹筠被逮捕。在押往重慶的碼頭途中,她碰巧遇到了已經成了叛徒的原中共川東地委書記涂孝文,立即機智地大聲呵斥叛徒,使得叛徒無法再偽裝害人。江竹筠被送到重慶的"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的"渣滓洞"監獄後,慘遭手指釘竹籤等毒刑的殘酷折磨,仍堅貞不屈,並領導獄中的難友同敵人展開堅決的鬥爭。1949年11月14日,江竹筠被特務秘密槍殺,然後被用鏹水毀屍滅跡,時年29歲。

  ■她最崇拜蘇聯女英雄"丹娘";獄中難友則把她稱為"中國的丹娘"

  在億萬中國人的心中,江姐是革命意志堅強的代表。她的一句名言曾激動了無數人的心--"嚴刑拷打算不了什麼,竹籤子是竹子做的,而共産黨員的意志是鋼的。"

  江竹筠這位看似文弱的女性有那樣堅強的表現,是由於對舊社會及其代表國民黨反動派的極度仇恨,也是由於對共産黨領導的新中國的無限嚮往。當新中國的五星紅旗在天安門升起時,她和渣滓洞裏的難友們雖不知國旗的圖案,卻也以憧憬的心情商議著繡制這面代表解放的旗幟--儘管她們知道自己已看不到勝利的那一天。

  在四川大學期間,江竹筠學會了俄語,並閱讀來自蘇聯的書籍和報刊。1944年暑假回到重慶時,她參加了中蘇友協招待會,會上放映了蘇聯故事影片《丹娘》--英勇不屈的卓婭成了江竹筠心目中的楷模。在獄中她受酷刑後,難友們把她稱為"中國的丹娘"。當年的革命需要這種時代精神,而後人在為理想而奮鬥時,同樣能夠從江竹筠身上得到教益。

  ■並肩戰鬥了兩年的假夫妻,終於結成了真伴侶。唯一的愛子寄養在別人家裏;為了革命工作,她做了絕育手術

  ■江竹筠路過城門時突然看到丈夫頭顱,一時心如刀絞,為防旁邊的敵人發現,還要表現得鎮定自若

  在江竹筠身上,寄託了革命的英雄主義和革命的浪漫主義兩種精神的融合。她是一位堅強的戰士,也是一個好妻子和好母親,最後為了革命事業又捨棄了她難捨的一切。

  1943年4月,黨組織派23歲的江竹筠以假夫妻的身份,配合地下黨重慶市委領導人之一的彭咏梧開展工作,主要任務是負責通信聯絡。他們二人只有夫妻之名,實際上還是領導與被領導、上級與下級之間的關係。在工作中,老彭十分關心江竹筠的安全。為了躲避重慶特務的跟蹤,翌年,老彭讓她報考成都的四川大學--那裏號稱民主堡壘,比較安全。江竹筠只讀過一年高中,卻向老彭保證:"為了完成黨交給的任務,我願意拼命!"經過3個月的復習,她終於考上了四川大學,老彭則經常以丈夫的名義去看望並佈置工作。

  1945年,經組織批准,並肩戰鬥了兩年的彭咏梧和江竹筠結為夫婦。一年後,兒子彭雲出世。夫婦倆把孩子寄養在別人家裏。江竹筠為了在地下鬥爭中輕裝上陣,毅然做了絕育手術。

   1947年秋,彭咏梧、江竹筠夫婦奉中共南方局的指示赴川東打遊擊。翌年春節前夕,彭咏梧在戰鬥中壯烈犧牲,頭顱被敵人割下挂在城門上示眾。江竹筠路過城門時突然看到這一情景,心如刀絞,為防旁邊的敵人發現,還要表現出鎮定。此後,她繼續戰鬥在川東的門戶萬縣。

  江竹筠被捕後仍時時惦念著自己的兒子。1949年初秋,她利用一個難友出獄的機會,事先用竹籤蘸著棉花灰對水調成的"墨汁",給同樣是共産黨員的哥哥江竹安寫了一封信:"假如不幸的話,雲兒(指彭雲)就送給你了,盼教以踏著父母之足跡,以建設新中國為志,為共産主義革命事業奮鬥到底。"

  ■毛澤東看到江姐犧牲那場戲時,曾動感情地説:"為什麼不把江姐寫活?我們的人民解放軍為什麼不去把她救出來?"

  幾十年來,"江姐"要比烈士本名--江竹筠的知名度高得多,她身穿旗袍外罩毛線背心的服裝樣式也曾被人稱為"江姐式"。這雖然要歸功於藝術作品的形象塑造,更重要的還在於烈士本人的事跡感人。

  重慶剛解放時,羅廣斌在一本小冊子中發表了《江竹筠烈士小傳》。羅廣斌是由江竹筠介紹入黨,並在她的領導下工作。他被關入"渣滓洞"監獄後,江姐通知獄中的難友"此人可靠"。1951年紀念建黨30週年時,重慶《大眾文藝》發表了楊益言所寫的《聖潔的血花》徵文,也是以江竹筠烈士為題材的。1959年,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發行了28萬冊的《在烈火中永生》。此後,羅廣斌、楊益言以3年的艱苦創作寫出長篇小説《紅岩》。此書僅國內就先後發行800多萬冊,可以説影響了一代人。

  烈士的事跡不僅被作為長篇小説的素材,而且還被搬上了舞臺、銀幕和螢幕,很多著名的表演藝術家都以能夠扮演江姐為榮。如歌劇《江姐》,是1964年由解放軍空軍政治部文工團首度排練和演出的,公演後很快在全國引起轟動。在風風雨雨的35年間,她經三代演員四度復排,前後共演出460余場,被讚譽為中國歌劇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其中的唱段如《繡紅旗》、《紅梅讚》等膾炙人口,被廣為傳唱。

  老一輩革命家也深深為江姐的英雄事跡所折服。據《紅岩》作者之一的楊益言回憶,當年毛澤東觀看空政文工團演出的歌劇《江姐》時,看到壯烈犧牲那場戲,他禁不住動了感情,曾感慨而又不無遺憾地對身邊的工作人員説:"為什麼不把江姐寫活?我們的人民解放軍為什麼不去把她救出來? (國防大學圖書館主任 馬祥林)


《北京青年報》 2001年5月31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