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志丹 陜北百姓喜歡他


  中國共産黨早期領導的武裝鬥爭,是一幅群雄並起、"東方不亮西方亮"的畫面。在陜甘地區最先樹起紅旗並創建根據地的代表就是劉志丹。他犧牲後,毛澤東的題詞是"群眾領袖,民族英雄",這兩句話概括了這位西北地區革命代表人物的光輝一生。

  ■23歲當第四路軍黨代表,聞名西北

  ■在陜甘組織起義,屢挫屢起,終於建立一塊根據地。萬里長征後,這個根據地為黨中央和各主力紅軍 提供了寶貴的落腳點

  劉志丹,名景桂,字志丹,1903年出生於陜北保安縣(今改名志丹縣)一個秀才之家。小時候,他就讀于本縣的高等小學堂,雖自身家境尚好,卻目睹了黃土高原上餓殍遍野、民不聊生的慘景。他愛聽當地李自成起義的故事,立志改變社會。

  1922年,他考入陜北地區23縣僅有的一所中學--榆林中學,閱讀到《嚮導》、《新青年》等革命雜誌,並在學生運動中當上了校學生自治會會長。1924年,他成為陜北的社會主義青年團的第一批團員,1925年轉為共産黨員。同年秋,他去廣州入黃埔軍校第四期,翌年秋畢業後又回西北,到馮玉祥部隊任第四路軍黨代表兼政治處主任。劉志丹這時只有23歲,但在西北軍中已成為知名人物。

  1927年夏國民黨反共後,劉志丹轉入地下活動,秘密動員西北軍一部于1928年5月在渭華發動起義,建立工農革命軍,他擔任了起義的軍事委員會主席。6月間,西北軍主力向渭河一帶反撲,起義軍被打散。劉志丹潛回陜北家鄉任特委軍委書記,並打入當地駐軍和民團進行兵運活動,于1931年秋在南梁一帶建立了最初的根據地。翌年初,他又將所部改編為紅軍陜甘遊擊隊,年底正式建立紅二十六軍(兵力僅一個團)。

  1933年5月,紅二十六軍南下三原時失敗,劉志丹突圍後又返回陜甘邊區的照金根據地,發動群眾開展遊擊戰。至1935年春,陜甘紅軍發展到5000余人,佔領了六座縣城,並在二十多個縣內建立了根據地政權。此時,南方蘇區已相繼失敗,各主力紅軍被迫長征,陜甘蘇區雖然人口不多且十分貧瘠,卻成為全國碩果僅存的革命根據地。由於保存下這塊革命的落腳點,紅二十五軍和紅一、二、四方面軍都長征到達這裡,黨中央也最終把大本營放在陜北。

  1935年8月,徐海東等率紅二十五軍到達陜甘,與當地紅二十六、紅二十七軍合編為紅十五軍團,劉志丹任副軍團長兼參謀長。在10月初錯誤的肅反中,劉志丹被捕。隨後,中央紅軍到達,11月初將劉志丹釋放出來,並任命他為新成立的紅二十八軍的軍長。1936年春,紅軍東征山西攻打中陽縣三交鎮時,他親臨前沿觀察。敵晉綏軍陣地上有一挺機槍正猛烈掃射,劉志丹探出上身用手指著説,要把它繳下來向陜北蘇區獻禮。不幸,那挺機槍射來的子彈打中了劉志丹左胸,他昏倒後被抬下,清醒過來只説了一句要宋政委(即宋任窮)指揮部隊,便停止了呼吸,年僅33歲。

  在西北根據地內,劉志丹享有很高的威信。他犧牲的噩耗傳來,陜甘蘇區中心瓦窯堡數千人集會追悼,許多人痛哭失聲乃至倒地。毛澤東後來也表彰説:"他的英勇犧牲出於意外,但他的忠心耿耿為黨為國的精神永遠留在黨與人民中間,不會磨滅的。"

  ■作為先進生産力的代表--共産黨之所以能夠落腳貧困落後的陜北,在於有一批思想先進並能立足於實際的革命知識分子做仲介

  "正月裏來是新年,陜北出了個劉志丹",當年企盼好光景的陜北民謠,幾乎把劉志丹視為救世的聖人,這是因為他確實代表了當地窮苦民眾的利益。在渭華起義後,劉志丹等人用通俗詩的文體發出的佈告,道出了當時人民要革命的原因--"土豪劣紳加財東,剝削窮人真個兇。加以放賬驢打滾,賣兒賣女還不清。""貪官污吏都打倒,我們要做主人翁。建立蘇維埃政權,才能過成好光景。"他能在陜北屢挫屢起,就是因為有一批批極度貧困的莊稼漢和放羊娃始終跟隨著他,並把爭取生存、溫飽的希望寄託于他舉起的紅旗。

  科學共産主義本來是先進生産力的代表,卻能在中國極端貧困落後的陜北高原落腳,正由於有思想先進並能立足於實際的革命知識分子作為仲介。

  劉志丹的犧牲,確如毛澤東所説是"出於意外"。不過看似偶然的這一現象,在某種意義上也反映了當時紅軍幹部的指揮特點。綜觀紅軍時期的各次戰鬥,指揮員和黨員犧牲率非常高。那時部隊中共産黨員的比例不足三分之一,多數戰鬥的犧牲者中卻有一半以上是黨員。正因為這些群眾領袖在戰鬥中也是先鋒,才能解釋為什麼群眾能跟隨他們一往無前!

  ■九死一生、屢折不撓創建根據地;一生清貧,犧牲時的遺物只有幾份文件和六支香煙

  劉志丹從1928年渭華起義失敗後便苦心經營,為創建根據地奮鬥了七年之久。1929年,他到陜甘邊界的橋山,見當地是"三不管"的地方,一些土匪搞幾支槍就能在此割據一座山頭,便動員陜西省委的黨員説:"連土匪都可以在這些地方稱山大王,弄得軍閥無可奈何,為什麼我們共産黨人不可以在這裡鬧革命呢?"翌年夏天,他拉起一支200人的隊伍上了永寧山。當地民謠傳唱:"劉志丹練兵石峁灣,要把世事顛倒顛。"不久,在敵軍"圍剿"中,隊伍被打散,劉志丹也被關進監獄,黨組織通過疏通楊虎城的關係,他才得以釋放。

  此後,他又三次拉起隊伍,三次被打散。1933年5月,紅二十六軍(只千余人)南下,在藍田幾乎全部覆沒,劉志丹帶著剩下的十余人在深山老峪轉机了兩個月。突圍時多數人犧牲,他一個人脫險後也從一個高崖摔下,負了重傷。在幾天無食又無法行走的垂危關頭,幸虧遇到一個失散的戰士,才把他扶下山。劉志丹在地下黨的照顧下傷剛好,便要返回陜北。他化裝成貨郎,在挑子的上層放貨,下層放駁殼槍。他不僅返回了陜北,還靠那幾支駁殼槍再次打開了局面。

  在陜北的鬥爭中,劉志丹長年奔走在四季只能披身老羊皮、連內衣都沒有的窮苦百姓中間,自己穿的也是粗布衣和草鞋。大家都用"咱們的老劉"稱呼他。他犧牲時的遺物,只有幾份黨內文件和六支繳獲來的香煙。

  ■在黨內收到要逮捕自己的命令,毅然赴保衛局。蒙冤獲釋後以大 局和團結為重,要求挨整的同志"過去了的事情都不要放在心上"

  劉志丹長期在軍閥部隊中開展兵運,在民團和土匪的夾縫中創建根據地又需要利用矛盾,難免要經常同各色人物打交道。某些極"左"的人便一再攻擊他"右傾",甚至聽信誣告,認為他"同國民黨部隊有秘密勾結"。

  1935年秋,紅二十五軍到陜北後,主管肅反的保衛局長下命令給十五軍團部其他人,讓他們把劉志丹逮捕後押送瓦窯堡。送信的通訊員不認識劉志丹,恰好把命令送到他本人手裏。此時,陜北紅軍、地方遊擊隊以及當地群眾對劉志丹都非常愛戴,他本人卻為避免引發紅軍內部衝突,毅然對那個通訊員講:"你把信送到軍團部,我自己去瓦窯堡了。"

  劉志丹主動來到瓦窯堡後,極"左"的保衛局長竟稱他"反而不跑,是狡猾地以使黨對其信任",仍把他和一批陜北幹部關押起來。半個月後,毛澤東所率中央紅軍到達陜北,得知當地正進行錯誤的"肅反",馬上下令"刀下留人"。周恩來親自審查並辨清這一冤案後,當面怒斥那個保衛局長:"像劉志丹這樣的'假革命',是越多越好。像你這樣的'真革命',一個沒有才好。"中央馬上決定釋放劉志丹等人,並把那個保衛局長撤職,給予"最後警告處分"。劉志丹出獄後,告誡因剛挨過整而情緒激憤的陜北幹部--"過去了的事情都不要放在心上",以大局為重,還是團結對敵。他自己以身作則,不計恩怨,照常工作,從而使中央紅軍、紅二十五軍和陜北紅軍這三個"山頭"集合到一起的幹部很快能打成一片,共同壯大了陜甘根據地並向寧夏方向擴展。周恩來後來一再讚揚説,劉志丹同志對黨忠貞不貳,很謙虛,最守紀律。

  西曆一千九百四十三年五月,烈士陵園落成。周恩來副主席為之題詩:

  志丹陵園哀詩如叢

  上下五千年,
  英雄萬萬千。
  人民的英雄,
  要數劉志丹。

  陜甘寧邊區主席林伯渠老,亦有輓詩盛讚:
  長使丹心貫日月,
  拼將熱血洗乾坤。
  拯民衛國更忠黨,
  史績不刊千古存。


(國防大學教授 徐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5月29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