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農 地下工作立大功


  做黨守護神 功勝古名臣
  李克農病逝,黨內軍內齊悲。董必武老,曾賦悼詩,畢其功勝於唐太宗前之房玄齡,秦漢之謀士李左車,並慨嘆天不遺老,英魂早逝。悼詩全文如下:

  三十年前事已賒,
  知君才調擅中華。
  能謀頗似房仆射,
  用間差同李左車。
  天不慭遺茲一老,
  人如可贖豈千家。
  箕裘克紹芝蘭秀,
  高舉紅旗幛落霞。

  1955年,當毛澤東把軍銜授予那些身經百戰的元帥、大將、上將的時候,一個從來沒有指揮過火線交鋒的神秘人物也被授予上將,這就是李克農。在很難看到硝煙的隱蔽戰線上,他所建立的功勳雖長期不為人所知,卻起到黨和軍隊守護神的特殊作用。

  ■他結識了敵特頭子徐恩曾,被委任為上海方面的情報負責人,挂著國民黨的牌子幹共産黨的工作

  ■"千里走單騎"返回延安,毛澤東專門請他一家吃飯,還對他的女兒説:"你父親是共産黨的'大特務'。"

  ■毛澤東赴重慶談判前,李克農便摸清了蔣介石全無和平誠意卻又不敢暗害的底牌;蔣介石的作戰命令下發到軍長之前,毛澤東便已看到

  ■進入北平後他肅清了數千名特務,確保黨中央的絕對安全;朝鮮停戰談判開始後,毛澤東點名要李克農任幕後指揮,如何發言、起立或坐下都由他在後面屋裏遞條子指導

  李克農,又名漫梓,其他曾用名和化名極多,1899年出生於安徽巢縣一個小康家庭中,少年時代在蕪湖長大,上安徽公學時積極參加了五四運動並成為當地學生領袖。北伐戰爭洪流中,他加入了共産黨。1927年國民黨發動"四一二"反共政變後,李克農在上海與同鄉好友、著名藝術家阿英一起在春野書店做文化工作,後任滬中區委宣傳委員。1929年冬,周恩來讓他與錢壯飛、胡底一起打入敵特內部。

  李克農經錢壯飛介紹結識了敵特頭子徐恩曾,很快成了"朋友",被委任為上海方面的情報組織負責人。於是,他挂著國民黨的牌子幹共産黨的工作。1931年4月,特科負責人顧順章叛變,錢壯飛從南京向李克農告警。李克農協助中央迅速轉移,他本人也轉任江西省保衛局執行部長,並在瑞金和長征途中負責中央的保衛工作,如遵義會議期間,他就始終在會場外指揮警衛。

  紅軍到陜北後,李克農負責東北軍工作,為促成西安事變發揮了重大作用。抗戰前期,他隨周恩來到國統區工作,與昔日的"老朋友"徐恩曾和戴笠等特務鬥智鬥勇,建立了許多秘密情報網。1941年4月,他"千里走單騎",曆盡艱險返回延安。毛澤東專門請他一家吃飯,席間還對李克農的女兒李冰開玩笑説:"你知道你父親是幹什麼的嗎?……他是個'大特務',不過是共産黨的'大特務'。"

  此後,李克農總管黨的情報和保衛工作。在一些重大歷史關頭,他提供的情報都發揮了重要作用。毛澤東赴重慶談判前,李克農組織破譯國民黨的密碼並通過內線報告,基本摸清了蔣介石的底牌,知道其全無和平誠意卻還不敢暗害,為毛澤東下決心前去談判提供了重要依據。他又通過在國民黨高官胡宗南、白崇禧等人身邊的地下工作者,掌握了大量敵軍內情。蔣介石、胡宗南的作戰命令下發到軍長、師長之前,毛澤東、周恩來便已先看到,中共中央下決心留下來轉戰陜北,也與情報保障有重要關係。

  全國解放後,李克農任軍委情報部部長兼外交部副部長。進入北平後,他領導肅清了數千名敵特,以確保黨中央的絕對安全。1951年朝鮮停戰談判開始後,毛澤東點名要李克農任朝中談判代表團的幕後指揮,會場上如何發言、起立或坐下,往往都要由他在後面的屋裏遞條子指導。當時,他的哮喘和心臟病發作,曾出現昏迷,但仍堅持到停戰之後才離開。回國後,他又參加日內瓦會談。1957年以後,他身體日衰,1962年去世。毛澤東稱他"是立了大功的"。

  ■他反駁蘇聯專家要以金錢、美色搞情報的主張,強調"主要靠交朋友、做政治思想工作"
李克農作為我黨早期從事隱蔽戰線鬥爭的光輝代表,不僅在於他是建黨初期的特定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優秀幹部,還在於他能根據中國特色制定了情報保衛工作的正確原則。

  黨的早期情報保衛工作學習了蘇聯的經驗,但照搬其肅反模式也曾在紅軍時期造成過嚴重惡果。李克農于1950年專門用了半年時間組織總結黨的情報工作經驗,強調了黨的絕對領導和以政治基礎為主的兩點原則。當時,蘇聯克格勃專家來華介紹經驗,認為用金錢、美色才能獲得有價值的情報。李克農氣憤地反駁:"我們過去沒有這樣幹,今後也不會這樣幹!我們主要靠交朋友、做政治思想工作,有時也用一些金錢,但只是輔助手段。"

  當年共産黨員能打入敵營,恰恰由於國民黨腐敗不堪、內部鬆散且離心離德。國民黨除了利用少量叛徒,一般很難打入共産黨內,原因也在於革命隊伍組織嚴密,且艱苦奮鬥環境為特務分子所無法忍受。

  ■又胖又重,上車後故意挑最難行的路走,把那個假"車夫"累得大汗淋漓,最後倒地不起連連告饒

  ■見那些男女"服務員"們總盯著垃圾箱,便設計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數字寫下後故意遺失,使軍統特務白費力氣

  當年,在國共兩黨的知情人中間,李克農威名遠揚,尤其使叛徒特務望而生畏。1938年4月,中共中央位居第三的領導人張國燾叛變跑到漢口,突然被李克農在車站截住,他身邊的兩個特務竟嚇得轉身便逃,此後好多天,國民黨特務無法再與張國燾接觸。最後,毛澤東以"捆綁不成夫妻"的態度讓張自便,李克農才放過了他。

  李克農長年在國民黨區域活動,積累了豐富的"整特務"的妙計。有一天,他走出八路軍桂林辦事處叫車。他又胖又重,上車後故意挑最難行的路走,把那個假"車夫"累得大汗淋漓,最終倒地不起連連告饒。

  他作為中共駐北平軍調部秘書長,在翠明莊招待所看見男女"服務員"們總盯著走廊和垃圾箱,便設計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數字讓大家寫下故意遺失。後來得知,軍統特務安排人絞盡腦汁對其研究,白耗費許多力氣才知道上當。

  國民黨中統和軍統特務多次策劃綁架和暗害李克農,他卻不顧生死一再進入國統區。1946年,李克農在北平工作8個月,就發展了戰區少將處長、軍法處少將副處長等多名高官為情報人員。

  ■李克農的妻子去世後,他一直保持她住房的陳設不變,每晚就寢前都要到夫人的床上坐一會兒,再鞠一躬才離開

  從外貌看,李克農是一個忠厚長者。他對同志、對下級一向和藹,諸如婚姻、家庭困難等問題都關心備至。他多才多藝,在紅軍和八路軍中以及在國統區內還創作過不少劇本並組織演出。紅軍長征時,他又是惟一背照相機的人,途中拍下許多極為珍貴的鏡頭。可惜到陜北後這些膠捲沒有條件沖洗,送到國統區後在國民黨查抄八路軍駐貴陽辦事處時遺失,成為他終身的遺憾。

  李克農離家在外多年,感情始終專一。抗戰後,他從家鄉把同齡的妻子接到延安,一直相敬如賓。妻子趙瑛去世後,李克農一直保持她住房的陳設不變,每晚就寢前都要到夫人的床上坐一會兒,再鞠一躬才離開。在孩子們面前,他是一個慈祥的父親,卻從來不許子女沾自己的光。李克農的特殊工作,又使他多年沒有固定作息時間,幾天幾夜不睡是常事。40年代後他重病纏身,發了哮喘便憋得上不來氣,但他仍一把把地吞著藥片堅持工作。黨內同志談起他個人生活的品德,一直都表示由衷的敬佩。(國防大學教授 徐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5月28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