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伯堅 點石成金西北軍


  提起革命烈士詩抄中"帶鐐長街行"的詩句,人們就會想起劉伯堅。這位曾留學法國、蘇聯的四川才子,在爭取改造西北軍的工作中有過突出的功績。他臨刑前的正氣凜然,更被周恩來等許多同志稱頌,並且成為革命傳統教育的光輝楷模。

  ■"川北才子"拒絕當縣長,寧願出國 當窮學生;後來在留蘇時擔任了三年"黨內駐蘇大使"

  ■被馮玉祥特邀入西北軍主管政工,後從事我軍政治工作直至犧牲

  劉伯堅,原名永福,1895年生於四川平昌縣一個開棧房的小商業者家庭。他聰明好學,靠家中借貸到巴中縣上中學,後又考入萬縣的川東師範、成都的高等師範學堂(今四川大學的前身)。劉伯堅從小目睹民眾苦難,又在校內受到五四運動的影響,産生了樸素的民主主義思想。他以才華出眾聞名于川北高原,府尹一度要他當秘書,並願任命他為縣長。劉伯堅卻不願就這個"肥缺",毅然參加了留法勤工儉學,于1920年赴歐,先到比利時,後到巴黎,一邊做工一邊學習。

  當時,西歐正經受十月革命的衝擊。劉伯堅在那裏接受了共産主義思想,並於1922年與周恩來、趙世炎等共同組建了"少年共産黨"(後改名為旅歐共青團),隨即轉為共産黨員。

   1923年,劉伯堅赴莫斯科,入東方勞動者大學,並因待人和藹及處理問題老成持重,被中國學生推為中共旅莫支部書記達三年之久。當時,這個支部不但管理中國黨員學生的組織活動,還要負責工作分配和生活,被同志們稱作"黨內駐蘇大使館",劉伯堅成了"大使"。

  1926年春,馮玉祥因自己率領的西北軍失敗,到蘇聯"考察"並求援,劉伯堅參加接待。馮玉祥表示要學習蘇軍的政治工作經驗,並邀請劉伯堅回國任國民聯軍的政治部副部長。劉伯堅到西北軍後,同上層人物建立了很好的統戰關係,還積極用革命思想改造這支從軍閥陣營中分裂出的部隊。1927年4月,他與西安有名的才女、共産黨員王叔振結婚,在西北軍中一時傳為佳話。

  1927年夏,馮玉祥受蔣介石拉攏,與共産黨分手,劉伯堅也被"禮送"到武漢。隨後,黨中央派他再度赴蘇聯,入伏龍芝軍事學院,與劉伯承等一同學習。1930年,他回到上海,翌年又進入江西中央蘇區,先後任軍委秘書長、紅軍黨校政治部主任。此時,蔣介石將中原大戰中被他打敗收編的西北軍主力第二十六路軍調到江西"剿共",並由中央軍在後面督戰。這種"一石兩鳥"的毒計激起西北軍官兵極大憤慨。中央軍委馬上派劉伯堅主持策反工作,終於使該部1.7萬人在寧都暴動,並編為紅五軍團。劉伯堅隨後擔任了該軍團政治部主任,將這支部隊改造成中央紅軍的主力之一。

  1934年10月,紅軍主力離開江西長征,劉伯堅被留下任贛南軍區政治部主任。20萬國民黨軍隊將留下的3萬紅軍(半數係不能遠征的傷病員)壓縮到贛南一隅,中央分局書記項英在幾個月後才接受陳毅的建議,下令分路突圍,開展遊擊戰,可惜為時已晚。1935年3月初,劉伯堅在戰鬥中左腿中彈,不幸落入敵手。在被囚的17天中,他堅貞不屈,視死如歸,3月21日從容就義。

  ■劉伯堅在西北軍只待了九個月就被"禮送出境",但共産黨由此積累了改造舊軍隊的重要經驗。後來蔣介石惱恨地抱怨吃盡西北軍的虧

  劉伯堅投身革命所走的道路,與周恩來、趙世炎等黨的第一代先驅者們相似,即由中國走向世界尋求真理,由追求民主主義轉入信仰共産主義;他們在歐洲學到了革命理論,又回來拯救苦難的祖國,並不惜為此獻身。

  在中國革命史冊上,劉伯堅的突出貢獻便在於奠定了黨在西北軍中的影響。這支舊軍隊在馮玉祥的帶領下,有著相對比較樸實的作風,官兵也大都是較少帶兵痞惡習的窮苦農家出身,但他們畢竟是從北洋軍閥部隊中分化出來的。劉伯堅利用西北軍中的有利條件,把革命的思想注入官兵中間,同時用自身的模範作用影響他們,因而才有點石成金、枯木逢春的奇效。

  劉伯堅在西北軍雖然只待了九個月就被"禮送出境",但共産黨由此積累了改造舊軍隊的重要經驗。對西北軍來説,共産黨的良好影響此後長存了二十多年--在後來一系列重大歷史關頭,西北軍部隊連續發起過寧都暴動、察綏抗日同盟軍、西安事變,直至淮海戰役開始時西北軍最後一支余部還在張克俠、何基灃率領下起義。

  蔣介石後來惱恨地抱怨説吃盡了西北軍的虧,其根源恰恰在於共産黨的影響深入這支隊伍,而其中凝結著劉伯堅的極大心血。

  ■西北軍官兵反映:"聽過劉部長一次演講,當得了三個月的餉"

  1926年9月,在接受了中共中央、共産國際交派的改造西北軍的任務後,劉伯堅陪馮玉祥穿過外蒙古荒原,進入綏遠(如今在內蒙古西部)。當地雖然有十幾萬西北軍,內部卻很混亂。士兵們軍衣破爛,面有饑色,對政治概念一片漠然。為了振奮渙散的軍心,劉伯堅到各個軍建立了政治工作機構,並辦各種訓練班,每天工作都在18個小時以上。這時,中共中央派遣劉志丹、安子文等二百多名幹部到西北軍中來,他們都在劉伯堅的統一安排下,分配到各部隊,擔任政治工作幹部。這期間,劉伯堅表現出的豪邁氣概和忘我的工作精神,使不少高級軍官感到欽佩,楊虎城、吉鴻昌、鄧寶珊、趙博生、董振堂等都與他交上了朋友。日後,他們有的成為黨的重要統戰關係,有的還起義加入了共産黨。

  劉伯堅身為新建的政治部負責人,職務超過軍長,卻在一路上同士兵和下級軍官一樣行軍,經常同大家談心。這些在舊軍閥隊伍中長期生活的人都説:"'劉部長'真是沒有一點架子,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大官。"劉伯堅的演講能夠道出這些苦難深重的士兵的心裏話,因此大家又紛紛反映説:"聽過劉部長一次演講,當得了三個月的餉。"由於西北軍官兵都知道他是共産黨員,由此感到共産黨的作風就是好。

  ■臨刑前一刻,他給妻子留下一信。可惜,摯愛之妻犧牲于閩西遊擊區,不能看到這些信件。周恩來 對此一直緬懷不忘

  1935年3月4日,劉伯堅在突圍時負傷被俘。因國民黨政府對他定了5萬銀元的賞格,並將照片發到各"圍剿"部隊,他馬上被認出。粵軍一些軍官自稱"愛惜人才",勸他暫時辦個脫黨手續,便可獲得自由。劉伯堅卻宣傳自己的世界觀和共産主義信仰不可動搖,使這些人帶著嘆息和欽佩之感而退。劉伯堅的一些親屬得知消息後,想找過去與他有交情的國民黨西北係的要人馮玉祥、于右任、鄧寶珊等營救,劉伯堅去信堅決反對,説自己與他們感情雖好,卻走的是不同的道路,如果去求他們説情,便是"喪失革命者的人格"。

  解放時繳獲的國民黨檔案中有當時的審訊記錄,劉伯堅的鏗鏘壯語躍然紙上。敵軍故意問:"你們共産黨有辦法,為什麼弄得現在一敗塗地?"劉的回答是:"勝敗乃兵家常事。古人説,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只要革命火種不息,燎原之火必將漫天燃起。"

  廣東軍閥為了炫耀所謂勝利,故意押著負傷帶鐐的劉伯堅,在大庾縣最繁華的青菜街(如今改稱建國路)走過示眾。劉伯堅氣宇軒昂,使路旁的人們敬佩不已。回到牢中,他寫下著名的《帶鐐行》和長詩《移獄》,並寫了幾封充滿感情的家書。臨刑前一刻,他還給妻子王叔振留下一信,裏面説:"望你無論如何要為中國革命努力,不要脫離革命戰線,並要盡一切力量教養虎、豹、熊三幼兒成人。"可惜的是,他摯愛的夫人也犧牲于閩西遊擊區,不能看到這些信件。翌年末西安事變時,王叔振的嫂子鳳笙將劉伯堅的兒子劉虎生連同幾封遺書交給周恩來。周恩來對此一直緬懷不忘,直至60年代還介紹説:"這些遺作,是我們黨在戰爭年代裏流血犧牲的烈士給他的親人的最完整的遺書。"

  正氣磅薄《帶鐐行》
  一九三五年,烈士劉伯堅,
  被俘大庾縣,過街氣軒然。
  牢中留此詩,百載正氣傳:
  帶鐐長街行,蹣跚復蹣珊,
  市人爭矚目,我心無愧怍。
  帶鐐長街行,鐐聲何鏗鏘,
  市人皆驚訝,我心自安詳。
  帶鐐長街行,志氣愈軒昂,
  拼作階下囚,工農齊解放。

(國防大學教授 徐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5月23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