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翰 就義詩震撼天下


  提起氣壯山河的革命烈士詩篇--"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人們便會想到它的作者夏明翰。這位只有短短28歲生命的烈士,留下的不僅是那首光照韆鞦的就義詩,也以自己的奮鬥經歷在黨的歷史上寫下了重要篇章。

  烈士兩遺篇 以血寫戰歌

  烈士夏明翰,
  自小愛詩詞。
  怒聞"四一二",
  奮筆表壯志:
  越殺越膽大,
  殺絕也不怕。
  不斬蔣賊頭,
  何以謝天下!

  慷慨就義前,
  索筆留遺言。
  一曲就義歌,
  自此天下傳:
  砍頭不要緊,
  只要主義真。
  殺了夏明翰,
  還有後來人!

  ■"夏府少爺"在五四風潮影響下離家出走,由毛澤東、何叔衡引導走上革命路

  ■他戴著一副眼鏡,因幾個月不剃頭而髮發蔽臉,總是抱著書本苦讀

  夏明翰,字桂根,祖籍湖南衡陽縣,1900年出生於父親居官的湖北秭歸縣。祖父為前清進士,任過戶部主事。父親赴日本考察後主張維新,辛亥革命後又投附革命。可惜父親早逝,夏明翰由祖父撫養,被強迫每日讀《四書》、《五經》。思想開明的母親則主張兒子接受新式教育。祖父和父母兩種思想的衝突,使幼年夏明翰養成了喜歡思索和勇於探尋真理的精神。

  1917年,夏明翰進入湖南省立第三甲種工業學校。在校內,他受到五四運動的影響,開始讀進步書籍,並參加遊行和反對軍閥的活動,因此與祖父的矛盾日益尖銳。1920年,夏明翰離家出走,到長沙結識了毛澤東、何叔衡等人。1921年秋,他入自修大學,並經毛、何二人介紹加入了共産黨。這位衝出封建家庭的"夏府少爺",此後寄居在簡陋的房舍裏,學習和生活都非常刻苦。據當時的人回憶,平時他戴著一副眼鏡,因幾個月不剃頭而髮發蔽臉,總是抱著書本苦讀,一見面就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當過毛澤東的秘書;曾帶領暴動隊智取團防局,奪得40多只步槍

  入黨後不久,夏明翰便在自修大學附設的實習學校任教務主任,為湖南培養出一大批黨團骨幹。同時,他還領導了長沙人力車工人的罷工和抵制日貨的鬥爭。1923年,自修大學被封閉後,夏明翰轉而開展農民運動。在他的影響下,弟弟夏明震、夏明弼和妹妹夏明衡也離家到廣州農講所學習,並成為共産黨領導下的農運領導骨幹,後來都在湘南暴動時期犧牲。

  1927年初,他去毛澤東主持的武漢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擔任了全國農民協會的秘書長,並兼任毛澤東的秘書。同年夏天,國民黨發動反共政變,夏明翰奉派任新改組的湖南省委的委員兼組織部長。他專門赴平江、瀏陽,將毛澤東發動秋收暴動後留下的力量組織起來,他還親自帶領一批暴動隊的小夥子,以偷襲方式智取瀏陽北聖倉的團防局,奪得40多支步槍。

  1928年初,中央調夏明翰到武漢參加湖北省委的領導工作。當時受"左"傾急躁情緒影響,瞿秋白為首的黨中央想以武漢為中心發動"年關暴動"。這種盲目行動註定不能成功,夏明翰到武漢後,與中央派來的李維漢等商量,根據實際情況決定取消暴動計劃。這時,統治湖北的桂系軍閥已經破壞了一些暴動準備機關,搜捕日緊。夏明翰先送李維漢上船回上海,自己準備轉移時被捕。因堅貞不屈,入獄兩天后即1928年3月20日遇害。臨刑前,他寫下了正氣凜然的就義詩。

  ■出身豪紳家庭的夏明翰成為農運領導人,與彭湃等人走的是同樣的革命道路

  夏明翰所走的革命道路,在當時的人乃至今人看來,都是極不平凡的。在中國近代階級剝削壓迫深重的社會中,他本人的出身原來屬於地主階級,卻在後來堅定地成為反抗土豪劣紳的先鋒,是湖南農民運動的發動組織者之一,直至為此殉難而不悔。這種行為,恰恰表現出代表先進階級的革命思想的巨大感染力,以及這種精神力量能夠轉化為改造社會的物質能量。

  在中國千年的黑暗社會中,"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是普遍的社會現象。封建文人也有對此不平者,然而階級的局限不過使他們多少有點憐憫而已。夏明翰少年時代對家中轎夫、女傭産生的同情,開始也是出於此。但慈善與施捨不可能改變社會面貌。馬克思主義的傳入,終於告訴了先進的國人解決社會矛盾的一條根本出路--"剝奪剝奪者"。於是,夏明翰領導著千千萬萬饑寒交迫者,呼出了要"造反"、要"共産"的吶喊。當然,按照科學共産主義的最根本定義,"共産主義"是一個名詞,根本意思是以生産資料的社會化來解決私人佔有生産資料與生産社會化的矛盾。但是,在當時中國的貧苦農民的口中,"共産"主要被理解成一個動詞,就是要把土豪劣紳們的不義之財拿出來"共",以此解決生存(當時還談不上溫飽)這一最低層次要求。在中國的特定國情下,這恰恰能形成"紅旗捲起農奴戟"的革命風暴。夏明翰的可貴,正在於他成為掀起這一風暴的先驅者,並以他那"砍頭不要緊"的氣概譜寫了最雄壯的戰歌。

  ■憎惡祖父與北洋軍閥頭目吳佩孚來往,一氣之下把吳送來挂在墻上的條幅撕得粉碎

  ■用斧子砍開封建門窗,闖出夏府再不復返。與工農打成一片,娶了湘繡女工為妻

  夏明翰少年時,曾任清朝高官的祖父在他身上寄予了光耀封建門庭的希望,讓他閉門讀舊書。夏明翰卻受父母比較開明的影響,總願走出家門。一次,他在外面見到一個面黃肌瘦的婦人帶著嬰兒要飯,便把身上的錢全給了她。後來,他就此事説:"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世上還有餓肚子的人。"他長大一點後曾幫女傭挑水,卻受到祖父怒斥。他小時最喜歡的家中老轎夫因力衰而被祖父辭退,在外艱難謀生時跌死。夏明翰就此發出"人間不平,何也"的呼聲,對封建家庭産生了憎惡。

  他在學校中接受了反對軍閥的思想,回家看到祖父與北洋軍閥頭目吳佩孚來往,一氣之下把吳送來挂在墻上的條幅撕得粉碎。祖父惱怒萬分,又聽到豪紳們登門告狀,説夏明翰在外領導學生運動,便命家人把這個叛逆的孫子鎖到一間房子裏。夏明翰就此下決心與祖父決裂,找弟弟夏明震要來一把斧子,砍開窗戶跳出屋子,又到院裏把祖父視為官運亨通的寶樹砍倒,從此闖出夏府再不復返。

  參加共産黨後,夏明翰更以解放勞苦工農大眾為己任。在組織"人力車工會"時,同那些"拉車的"日夜吃住在一起,搞農運時也同窮苦農民打成一片。他娶的妻子鄭家鈞,也是一個湘繡女工。他結婚時,省委的李維漢、何叔衡等送來一副對聯,上書"世上唯有家鈞好,天下只有明翰強"。

  ■在給妻子的訣別信上留下帶血的吻印;臨刑前執行官問有無遺言,他大喝:"有,給我紙來!"當場寫下就義詩

  1928年初,夏明翰告別妻子和剛出生的女兒來到武漢。以野蠻著稱的桂系軍閥正在大肆搜捕革命者,許多被捕者根本不經審判便被處決。如黨的"一大"代表李漢俊當時已脫黨,被桂系軍閥捉住後也馬上被殺害。面對市面上一片蕭條和恐怖,夏明翰全無懼色,仍奔走在各個秘密機關,部署"停止年關暴動"的計劃。

  開始他住在湖南商號,發現武漢衛戍司令部已盯上那裏,便遷到東方旅社,與徐特立、謝覺哉、熊謹玎等研究下一步工作。沒過幾天,謝覺哉突然通知説交通員宋若林已靠不住,夏明翰便回到東方旅社收拾東西。他正準備轉移時,叛徒宋若林帶著警探闖進了房間。

  夏明翰被捕後,連續受到刑訊,他在拷打中只是怒斥審判官。回到牢房,他知生命將要結束,忍著傷痛用半截鉛筆給母親、妻子、大姐分別寫了三封信。在給妻子鄭家鈞的信上,他還留下了一個帶血跡的吻印。被捕兩天后即1928年3月20日的清晨,夏明翰被帶到漢口余記裏刑場。執行官問他有無遺言,他大喝道:"有,給我紙筆來!"接著,他揮筆寫下了"砍頭不要緊"的就義詩。這一正氣凜然的詞句,當時就被人稱做熱血譜寫的革命戰歌,激勵了無數後人為之奮鬥。 (國防大學教授 徐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5月21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