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海東 出身最苦的大將


  紅色窯工 徐海東

  壯兮鄂豫皖,
  偉哉大別山。
  黃麻烽火舉,
  英豪數萬千。
  叢峰碧血浴,
  村閭盡狼煙。
  窯工成名將,
  百戰顯心丹。
  凱旋覓故舊,
  未見幾人還。
  豐碑今猶在,

  巍然雲漢間。徐海東是黨領導武裝鬥爭時一個重要戰略區域的代表,也是具有鮮明特點的一員虎將。毛澤東高度讚揚他是"對中國革命有大功的人"、"工人階級的一面旗幟"。徐海東傳奇般的經歷本身,便構成一部壯麗的武裝鬥爭的史詩。

  生平

  ■共和國十位大將中,他是出身最苦的一位,也是戰鬥中負傷最多、最重的一人,在紅四方面軍中人稱"徐老虎"

  ■國民黨政府把他與毛澤東、朱德並列為通緝懸賞額最高的三個人,賞額均為25萬塊大洋

  ■解放後,他常年靠吸氧維持生命,但仍堅持領導編寫戰史

  徐海東,原名徐元清,1900年出生於湖北黃陂縣夏店(現屬大悟縣)一個世代陶工之家。徐海東從小就在饑寒中生活。1925年,有一位家鄉籍的共産黨員吝積堂從武漢學校回來,向他宣傳革命道理。徐海東明白了過去受窮的原因是受軍閥、地主壓迫,便到武漢找了一份碼頭上的差事,並秘密加入了共産黨。徐海東不久又想學習軍事,於是到湖北軍閥部隊裏當兵。

  1926年,北伐戰爭開始。徐海東在被稱為"鐵軍"的第四軍中當少尉排長,在汀泗橋戰鬥中率一個排擊潰敵軍兩個連。翌年,因國民黨反共,他回到家鄉,被中共黃陂縣委任命為農民自衛軍隊長,參加鄂豫皖邊區的黃(安)麻(城)暴動。後來,他任過縣赤衛隊大隊長和紅軍的團長、師長,以勇猛著稱,在紅四方面軍中有"徐老虎"的威名。

  1932年秋,紅四方面軍主力在敵人"圍剿"下倉促突圍,鄂豫皖蘇區陷入"匪區壯丁全部處決"、"糧食全部搬走"、"房屋燒光"的危境。只率一個團留下來的徐海東挺身而出,重新組織零散的部隊和傷員,重建紅二十五軍,先後任副軍長、軍長。此後,他傷病交加。在"肅反"時,他因大膽批評領導的錯誤而被人懷疑,但革命意志從不動搖。

  1934年秋,徐海東奉中央命令率紅二十五軍離開根據地長征,翌年夏天到達陜北,為隨後到達的中央紅軍打開了局面。毛澤東稱他是"對中國革命有大功的人"。國民黨南京政府把他與毛澤東、朱德並列為通緝懸賞額最高的三個人,標定頭顱賞額均為25萬塊大洋。

  1937年,紅軍改編為八路軍開赴抗日前線。徐海東任三四四旅旅長,在平型關戰鬥中指揮左翼突擊。此後,他又率部在晉東南等地與日寇作戰9個月,因身體不支,1938年夏回延安養病。翌年秋,他任新四軍江北指揮所副總指揮。1939年年末,徐海東抱病指揮部隊在皖西周家崗擊潰日軍一個大隊。戰後,他向幹部作報告時,突然口吐鮮血倒地。此後7年多時間裏,他一直在病榻和擔架上度過。

  1947年秋,他被送到蘇軍控制下的大連,在那裏治療休養9年。1955年,他被授予大將軍銜,翌年移住北京,並在黨的"八大"上當選中央委員。他常年要靠吸氧維持生命,卻仍領導編寫戰史。"文革"開始後,他受到衝擊。1969年"九大"召開時,毛澤東仍提名要徐海東參加,會上他又當選中央委員。翌年秋,因戰備疏散,他被送到鄭州。1970年3月,他因肺炎不幸去世。

  背景

  ■斯諾得知徐海東一家被殺了66口,就此懂得什麼是中國的階級戰爭

  ■參加革命只為求階級的解放,日後想做個普通勞動者。他説:我做窯坯又快又好,革命勝利後,仍是個有用的公民

  徐海東是一個從農村貧苦窯工成長起來的中國共産黨早期的高級將領。他一生的經歷,完全能繪成中國革命戰爭最生動的一個畫面。近代中國因階級壓迫造成的深重苦難,在徐海東身上有最鮮明的體現。他年輕時,有一次挑著瓦盆到外鄉賣不出去,凍餓交加暈倒,幸虧一位農婦給了碗熱粥才能活下來。苦大仇深的他,一旦聽到共産主義的宣傳,便會為改變自身和本階級的地位而拼命戰鬥。代表反動地主豪紳利益的國民黨當局,不但殘酷鎮壓這些反抗者,對他們的家屬也進行株連報復。美國記者斯諾于1936年到陜甘蘇區採訪徐海東時,異常吃驚地聽到"國民黨軍一共殺了徐家66人",他的"27個近親,39個遠親""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甚至嬰孩都給殺了",斯諾就此懂得了什麼是中國的階級戰爭。

  蔣介石親兼武漢"剿總"司令,在鄂豫皖邊區實行殘酷的"三光"政策,由此大別山區成為堅持革命武裝鬥爭最長的地區之一,殺掉一茬又生長出一茬---紅四方面軍撤走後建立了徐海東領導的紅二十五軍,紅二十五軍長征後又建立紅二十八軍,抗日戰爭中這裡又建立起新四軍的江北部隊和五師。正是由於有徐海東這樣的成長于鄂豫皖血泊與烽火中的老戰士,才有了中國革命的勝利,並在黨的史冊上用鮮血寫下了光榮。

  徐海東參加革命只是為階級的解放,個人日後的目標仍是當個普通勞動者。他雖當了軍團長,還向新交的"洋鬼子"朋友斯諾説:我做窯坯又快又好,革命勝利後,我仍是個有用的公民。

  故事

  ■當副軍長時,他在火線上被子彈從左眼底下打入,從後頸穿出,抬下陣地後第五天才醒來

  ■被俘的國民黨師長輸得不明白,問他:"你是黃埔幾期?"他説"我是'青山大學'畢業的!"

  ■在"肅反"擴大化期間遭懷疑時,他揮舞大刀率警衛隊帶頭衝鋒並打敗了敵人,以血戰證明自己的忠誠

  紅軍初建時,徐海東雖當過正規軍的班長、排長,但畢竟缺乏組織大部隊的經驗,是靠邊打邊學,用鮮血交的學費。當時部隊火力很差,農民戰士普遍缺乏戰鬥經驗,他從當隊長起,直至當軍長,都是在最前線指揮,並親自帶領戰士衝殺,先後9次負傷。當副軍長時,他在火線上被子彈從左眼底下打入,從後頸穿出,抬下陣地後第5天才醒來。他甦醒後的第一句話就問:"現在幾點了?部隊該出發了吧?"身邊的護士周東屏(後來成為他的夫人)回答:"四天四夜人事不省,真把人急死了!"徐海東卻不在乎地説:"我倒睡了個好覺。"

  通過在大別山多年的戰爭實踐,徐海東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往往與敵人一接火,就能判斷出對手的兵力和火力情況。1934年春,他在皖西葛藤山作戰時,以不足2000的兵力一舉殲滅追來的敵軍兩個團。被俘的敵軍師長柳樹春對此十分不解,竟當面問:"軍長,你是黃埔幾期?"徐海東回答説:"我既沒聽過保定的課,也未入過黃埔的門,我是'青山大學'畢業的!"

  當時,因環境殘酷,經常出現叛徒,一些領導人盲目地亂搞"肅反"。徐海東為人耿直,一次,在省委會上當面批評書記指揮錯誤,有人便想給他扣上"反革命"帽子。他得知後,感到不如在戰場上犧牲落得個光榮,於是留下文件,揮舞大刀率警衛隊帶頭向敵人衝鋒,一舉打垮了一個旅。戰後,那位書記來找他,非常激動地拉住他的手稱讚不已,並對大家説:"我不死,不許再有人説徐海東有問題。"此後,黨內再沒有人懷疑徐海東對革命的忠誠。

  ■一次醉倒後差點被敵人俘虜,受到批評馬上做檢查,從此戒了酒

  ■蘇聯軍醫發現他的肺部大部分功能早已失效,對他的毅力欽佩不已,認為簡直是醫學上的奇跡

  徐海東剛走進革命隊伍時,也帶著一些舊軍隊愛喝酒和打人、罵人的習氣。一次,他沒吃菜就幾口喝掉半斤白酒,醉倒後,恰遇敵人打過來,他差點被俘。受到黨組織批評,他馬上做了檢查,從此戒了酒。

  長征時,有一次他到前衛團,正遇天下雨。部隊又餓又累,雖接到出發的命令,幹部戰士卻躺著不起來。他性急之下抄起一根棍子,從團長、政委開始連捅帶打,一口氣把200多人趕了起來。路上,有的傷員沒人抬,他雖然同大家一樣一天沒吃飯,但在雨中親自抬著傷員走了五里路。他雖帶動部隊走出了可能被敵圍殲的危境,畢竟打了人,幾年後他對此還主動檢查。

  由於他長年不分晝夜地轉戰,使肺病不斷加重。1932年秋,他為重新組織失散的部隊,連續奔走23天沒有上床睡過覺,休整時一躺下竟睡了30多個小時,醒來便大口吐血。此後,他戰鬥了七年,直至在皖西徹底躺倒無法工作。毛澤東發來電報,囑咐他:"精心養病,天塌不管。"徐海東感動得流了淚。1947年秋,他被送到大連做了第一次X光透視,蘇聯軍醫發現他的肺部大部分功能都早已失效,又聽到徐海東多年來靠中草藥維持生命,都對他的毅力欽佩不已,認為簡直是醫學上的奇跡。 (國防大學教授 徐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5月18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