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賡 身經百戰驚世界


  非凡陳大將

  天才域中雄,又立國際功。萬里關山飛渡,談笑掃滅頑兇。為黨忠心耿耿,奮鬥盡瘁鞠躬。舊日摯友胡志明,曾贈漢詩誇高風:

  攜杖登高觀陣地,
  萬里山擁萬里雲。
  義兵壯氣吞牛斗,
  誓滅豺狼侵略軍。

  有關陳賡大將的生動故事,過去便在黨內、軍內廣為流傳。無論在情報保衛工作的隱蔽戰線,還是在硝煙瀰漫的炮火中,他都是英勇無畏又功勳顯赫的英雄。當年中共中央在悼詞中稱他是"卓越的軍事天才",而這種天才正出於對黨和革命事業的無比赤誠。

  生平

  ■美國駐華武官卡爾遜上校到晉東南考察時,稱讚"三八六旅是中國最好的一個旅"

  ■出身黃埔一期,轉戰半個中國,打敗過日、美、法等多國侵略軍

  ■在朝鮮戰場上,他意識到應培養軍事科技人才,為此成為"哈軍工"創建人

  陳賡,原名庶康,1903年出生於湖南湘鄉縣一個貧寒的舊行伍之家。他小時曾入東山學堂,高小未讀完便到舊軍隊中當兵,四年後升為上士,對軍閥部隊的黑暗和相互混戰深感厭惡。他18歲時離隊到鐵路當辦事員,業餘時間進過毛澤東主辦的湖南自修大學,在那裏接受了革命思想,于1922年加入共産黨。

  1923年末,陳賡受黨組織派遣,赴廣東入講武學堂,翌年夏天又入黃埔軍校第一期,年底畢業任連長,1925年參加東征,因立戰功在黃埔生中聲名顯赫。之後,他又赴蘇聯遠東,學習保衛工作和暴動經驗,1927年初回國,到武漢擔任特務營長並指揮工人糾察隊。同年7月下旬,他陪周恩來赴南昌,在起義中擔任保衛任務。

  南昌起義後,受傷的陳賡潛回上海,傷癒後到中央特科主管情報工作。1931年春,在特科負責人顧順章叛變的緊要關頭,他協助周恩來迅速疏散中央機關,隨後赴鄂豫皖根據地,在紅軍中任團長、師長。翌年,他因腿部再度負傷,化裝回上海治療,傷癒時去電影院被叛徒發現而被捕,拒絕蔣介石的勸降,從南京逃出,進入中央蘇區。長征時,他任幹部團團長、紅一師師長。

  抗日戰爭期間,陳賡任八路軍三八六旅旅長,以靈活的遊擊戰連挫日寇。日軍惱怒萬分,"掃蕩"時在裝甲車外面貼上"專打三八六旅"的標語。美國駐華武官卡爾遜上校到晉東南考察時,稱讚"三八六旅是中國最好的一個旅"。1943年秋,陳賡在指揮太岳山區反"掃蕩"中,曾一舉殲滅日本"皇軍觀戰團",擊斃服部直臣少將和六名大佐。在中國共産黨"七大"上,陳賡當選候補中央委員。解放戰爭期間,他率陳謝兵團,從晉西南一路凱歌,直下雲南。

  1950年,他作為中央代表赴越南,受胡志明委託指揮邊界戰役,打敗法國侵略軍。翌年,他又赴朝鮮任志願軍副司令員,在彭德懷離職時還代理司令員。志願軍能一再挫敗有最先進技術裝備的美軍,但欲擴展勝利時卻受到限制,這使他深受刺激。陳賡認為,應儘快在中國建立培養軍事科技人才的高等院校。1952年夏,他回到哈爾濱,主持組建軍事工程學院並任院長,1955年被授予大將軍銜。

  50年代中期以後,陳賡任副總參謀長,主管國防科技,仍兼"哈軍工"院長。在他主持下,"哈軍工"只經過四五年就成為遠東最大的軍事院校。錢學森稱:"這在世界上也是奇跡。"1961年3月,陳賡在上海病逝。

  背景

  ■這位湘軍老兵的孫子有著近四十年的戰火生涯,身經大小戰鬥數百次,在二十世紀世界各國將領中都屬罕見

  在解放軍的將帥中,陳賡具有鮮明的個性特點。他的經歷極不平凡,並不在於有什麼超人之術,而在於有一顆赤子之心。靠這一點,他能跨情報和軍事領域均建奇勳,並在世界戰爭舞臺上樹起豐碑。

  陳賡是曾國藩的同鄉,祖父又是湘軍老兵。他自己13歲就去當兵,在尚武環境中成長。他與毛澤東在一所新式小學先後同學,又到毛澤東主辦的自修大學接受了思想教育。革命因素注入了軍事生涯,使他明確了人生取向和奮鬥目標而矢志不渝。

  從小出外闖天下養成的習性,使他敢恨敢愛敢言。對舊軍隊、舊社會他無比憎惡,縱然有官祿誘惑也橫眉冷對;對共産黨建立的新軍隊則衷心熱愛,冒九死一生之險也要去追求。"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這一古訓,就此真正體現在陳賡這樣的共産黨人身上。這位湘軍老兵的孫子有著近四十年的戰火生涯,身經大小戰鬥數百次,在二十世紀世界各國將領中都屬罕見。

  在黨內老同志中,長期傳頌陳賡的非凡故事,更佩服的是他為人的真誠和耿直。陳毅元帥曾稱讚説:"他像一個玻璃杯,從裏到外都是清楚的、透明的。陳賡同志就是我們黨的一門炮。"

  故事

  ■東征時,陳連長救過蔣介石

  ■到顧順章家中,發現此人吸毒,回來便感慨地説:"只要我不死,準會看到顧順章叛變!"

  陳賡在國共兩黨軍隊中都大名鼎鼎,不僅在於戰功卓著,還因為他在1925年東征時救過蔣介石一命。當時蔣介石到前線督戰,陳炯明叛軍突然反擊衝到面前,"蔣校長"竟嚇得跑不動,坐地待斃。身為連長的陳賡跑來組織散兵抵抗,並把蔣介石背了下來。蔣介石起初不知他是共産黨員,委以貼身參謀之職,知道真實身份後態度有變,不過仍勸他跟著自己。依照陳賡的特殊條件,投奔國民黨不愁沒有高官厚祿,但他卻始終甘冒艱險去幹革命。

  陳賡在上海中央特科工作近三年,長期深入敵方營壘和社會各角落,自己卻保持一塵不染。與他在蘇聯一起同過學、後做情報保衛的顧順章,卻醉心金錢美色,利用特科經費多、組織上難以監督的條件吃喝嫖賭,生活腐化導致政治墮落。為保命他竟秘密寫下自首書以備被捕時使用。一次,陳賡到顧順章家中,發現此人吸毒,回來便感慨地説:"只要我不死,準會看到顧順章叛變!"他向周恩來彙報了這一憂慮。中央正考慮將顧調離特科時,顧順章果然叛變了。

  1932年,陳賡被捕後受拷打,堅貞不屈,還把來勸降的顧順章罵出去。接著,國民黨中央嫡系的黃埔生又紛紛來看"學長",蔣介石還親自出馬,當面許以師長之職。見蔣前,陳賡拒絕刮臉,拒絕把帶刑訊血跡的囚衣換成新衣。見到昔日"校長",陳賡也不站起,只回答"我不當你的狗官"。蔣介石惱羞成怒,但自知如殺救命恩人,天下人會罵他"不義",再加上宋慶齡出面營救,只好將陳賡軟禁于南京一座小樓內,企圖"感化"他。不久,陳賡在地下黨的幫助下,乘隙溜走,又回到紅軍中。

  ■上學時演過戲,加之在蘇聯學過秘密工作技術,因此他形象多變,有"多面人"之稱

  ■由於指揮過於靠前,抗戰前三年,他好幾次在日寇施放毒氣時中毒

  陳賡的一生,有許許多多傳奇故事。他為人豪爽,擅長詞令,且言語詼諧,所到之處總是笑聲不斷。他上學時,曾長于演戲化裝,又到蘇聯專門學過秘密工作技術,做情報工作後,一會兒全副戎裝的國民黨高級軍官面貌出場,一會兒又是西裝革履的商賈,一會兒又是著工人裝的苦力---而且每種角色都很逼真,有"多面人"之稱。但他最本質、最突出的特點,還是一個戰場上浴血衝殺的無畏戰士。

  當年紅軍、八路軍火力很差,想戰勝強敵,只有靠身先士卒激勵起勇猛精神,以及靈活巧妙的戰略戰術。紅四方面軍成立時,陳賡已是師長,戰鬥中卻總在第一線。抗戰前三年中,由於指揮過於靠前,他好幾次在日寇施放毒氣時中毒,經救治才復原。

  1946年初,國、共、美三人小組在山西調處內戰時,陳賡作為中共代表到火線制止國民黨閻錫山部破壞停戰的行為。隨從參謀不幸觸雷犧牲,他仍手持軍調部小旗走在前面。對面山頭上由閻錫山收編的日本軍隊看到這一英勇舉動,被嚇得一時呆若木雞。陳賡走上山後,親手將一名不知所措的身穿閻軍服裝的日本兵揪到三方代表和隨行記者面前,用活的人證使國民黨代表無法狡辯,向國內外有力地揭露了國民黨利用投降日軍打內戰的罪惡行徑。
(國防大學教授 徐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5月17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