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 解放軍第一大將


  1955年,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授予大將軍銜的十人中,粟裕排名第一。在革命戰爭中,他的卓越戰功就在全國傳頌,尤其是華東戰場上的輝煌業績備受全軍稱讚。作為一名從普通戰士成長起來的指揮員,他對黨對人民的無比忠誠及勇敢加智慧的戰鬥作風,更值得後人長久學習。

  生平

  ■從戰士、班長干起,帶傷跟隨朱德、陳毅走上井岡山

  ■抗日戰爭中,他在蘇中根據地指揮打勝了車橋一仗,日後成為著名電影《柳堡的故事》的背景

  ■華東野戰軍組成前夕,毛澤東便確定"戰役指揮交粟裕負責"。淮海戰役中共殲敵55萬人,其中華野就消滅敵軍44萬人

  ■中央曾確定粟裕為解放台灣的指揮員;毛澤東還曾將他當做志願軍司令員的首位人選

  粟裕,1907年出生於湖南西部會同縣一個地主家庭,6歲上私塾,後隨家遷入縣城上小學。據他回憶,"父親一心想把我培養成封建地主式的接班人"。當時,父親要他在家管賬,並訂了親。為反抗封建習俗,粟裕憤然離家出走到常德,先入平民中學。又考入省立第二師範。在校內,革命與反革命兩派學生鬥爭激烈。受革命思想影響,粟裕于1926年加入共青團。翌年夏,國民黨發動反革命政變時,他前往武昌,參對了葉挺的第二十四師,到教導隊當戰士,同時正式轉為共産黨員,從此開始了戎馬生涯。

  1927年8月,粟裕隨軍參加了南昌起義,在領導機關的警衛隊當班長。部隊于粵東北失敗時,他負了傷,仍以堅定的革命意志跟隨朱德、陳毅走上了井岡山。

  井岡山鬥爭中,粟裕在主力部隊第二十八團,根據工作需要時而任連長,時而任黨代表。後來,他在紅軍中擔任師長、軍團參謀長等職。主力部隊長征後,他率紅十軍團失敗後剩餘的幾百人,在閩浙贛地區度過三年艱苦的遊擊戰生活。抗日戰爭爆發後,粟裕擔任新四軍第二支隊副司令員,率部挺進江南,發揮遊擊戰的特長,一再痛殲日軍。1940年,他又和陳毅一同率部渡長江北進,在黃橋決戰中,以八千兵力打敗了國民黨頑固派一個軍,從而開闢了蘇中根據地。1944年,他親自指揮了蘇中的車橋一仗,擊斃山澤大佐等460個日軍,拔掉了日寇在我根據地內的據點(著名電影《柳堡的故事》便是以車橋一仗為背景)。陳毅非常器重粟裕的指揮才幹,作戰決心經常要粟裕來下。

  在解放戰爭中,粟裕寫下了許多軍事指揮的傑出篇章。華東野戰軍正式組成前夕,毛澤東便確定:"在陳毅領導下,大政方針共同決定,戰役指揮交粟裕負責。"國民黨向解放區進攻時,1/3的解放軍作戰部隊投入華東戰場,而粟裕在這裡指揮的作戰一再創下輝煌紀錄。解放戰爭開始後的一年內,解放軍在各戰場殲敵兩萬以上的戰役共11次,其中粟裕指揮的就有6次。後來在淮海戰役中殲敵55萬人,粟裕領導的華野(三野)就消滅敵軍44萬人。
祖國大陸解放後,中央讓粟裕負責籌劃預定的解放全中國最後一役--台灣戰役。在1950年6月上旬召開黨的七屆三中全會期間,毛澤東確定由粟裕來指揮解放台灣。6月下旬,因美國出兵臺海,導致這一計劃未能實現。同年7月,毛澤東又考慮要粟裕指揮入朝部隊,任命他為東北邊防軍司令員。因粟裕當時患病,邊防軍又由原來四野的部隊組成,毛澤東才轉而考慮派他人挂帥。

  50年代,粟裕擔任副總參謀長、總參謀長。1985年,反"教條主義"中他受到不公正對待,轉任軍事科學院副院長。從黨的"八大"到"十一大",他都當選中央委員。"文革"前期,周恩來認為粟裕有戰功打不倒,讓他協助自己管經濟。但粟裕仍始終心懷國防建設事業,提出了許多設想。1984年,他因病去世。

  背景

  ■在朱毛紅軍的"青山大學"中,這個沒進過軍事院校的師範學生之所以成長為傑出的指揮員,重要一點在於他有"超前意識"

  在解放軍第一代將帥中,粟裕的資歷並不算太老,軍事指揮天才卻為全軍稱頌。他自己一向謙虛,歷史上有"兩讓司令"的美談,講到戰功又總説這是上井岡山後跟隨毛澤東、朱德在戰爭中學習戰爭的結果。在朱毛紅軍的"青山大學"中成長,固然是他們這一代將領共同的經歷,粟裕個人的特殊條件卻也是成就事業的重要基礎。

  作為解放軍"第一大將"的粟裕,參軍前只是個師範學生,並沒有上過正規的軍事院校。不過,在同時代戰士中他有較高的文化水準,又經歷過大革命時代疾風暴雨的鍛鍊,有著善於思索的特點,因此,他具有超出一般指揮員的敏銳見識。在戰爭年代,他總是抓緊時間刻苦學習。身為基層指揮員,他卻注意研究思考戰略問題,這就使他能很好地領會毛澤東的軍事思想,在具體問題上經常比別人看得遠。按現在的語言講,便是具備"超前意識"。

  天才來源於實踐,粟裕個人的經歷也充分表現出這一點。他從軍中職位的最低臺階士兵起步,在二十多年不停息的戰火中,步步踏入高級領導崗位。每打一仗,他都從理論的高度思考總結,再到實踐中進一步探索。由士兵到大將的道路,就是這樣一步步走過來的。

  故事

  ■硝石一仗,他左臂中槍。他讓戰士用麻繩把自己綁在凳子上,以鹽水消毒就開了刀

  ■三年艱苦卓絕的遊擊戰爭中,最難辦的是安置傷員,有時只好到亂墳崗"借房子"--把屍骨從棺材裏搬出來,把重傷員放進去休養

  ■毛澤東成為領袖後對黨內同志從不迎送,惟一破例是把前來提不同意見的粟裕送到村口

  粟裕從戰士開始幹起,一直成長為戰略決策的指揮員和總參謀長,在探索戰爭的規律中付出過無數艱辛乃至鮮血的代價。從當班長開始,他便負過傷,當連級、師級幹部後也挂過彩。粟裕任軍參謀長時,在江西硝石一仗中率部隊衝鋒,遭遇敵人從後麵包抄,他帶警衛人員去堵截。這時,敵人近距離打來的一槍正中他的左臂,鮮血一下子噴出一米多遠,幸虧周圍的同志緊急止血才保住生命。他被送到後方醫院時傷口化膿,醫生用鹽水消毒的方式給他開刀。解放後有問:"你開刀用什麼麻藥?"粟裕回答:"麻繩就是麻藥。"當時,他是讓戰士用麻繩把他綁在凳子上,硬咬著牙挺了過來。

  紅軍主力長征後,粟裕留在南方進行了三年艱苦卓絕的遊擊戰爭。他當時雖為師長,部隊只剩下500人。在蔣介石統治的老巢浙江西南,他率領部隊與幾萬敵軍反覆週旋。由於敵人經常前堵後追,他只好帶著隊伍進入高山密林中,幾天幾夜持續跑路是常事,而且要專門選擇山埂和水溝走,讓追兵找不到足跡。一次,他在金華附近走了三天三夜,到了一個秘密基地,倒頭睡了40個小時才醒來。

  對部隊來説,當時最難辦的是安置傷員--放在群眾家裏怕在敵人搜查時連累老百姓,山洞又是敵人搜查的重點,只好到亂墳崗向死人"借房子"。粟裕帶領大家把屍骨從棺材裏搬出來,再墊上乾草,把重傷員放進去休養。而輕傷員則堅持跟隊。粟裕自己回憶,在那1000多個日日夜夜裏,大部分時間是露營--青天作帳,大地當床,睡覺時很少脫過衣服。

  粟裕不僅是一位出色的戰役指揮員,對於戰略性問題也常有不凡的見解,而且敢於向上級提出。劉鄧大軍于1947年秋挺進大別山後,毛澤東曾要粟裕再率一個兵團于1948年進一步深入長江以南,以調動中原之敵。粟裕反覆考慮後,認為此舉可能損失較大卻達不到預想,於是向中央提出,與其付出這樣的代價,不如將主力留在中原打大仗。他于1948年4月趕到中央所在地河北省城南莊,系統闡述了自己的想法。毛澤東聽後,經過與中央其他領導研究,認為有道理,並表示要粟裕任華東野戰軍司令員。粟裕則説自己可以代理,仍請調往中原軍區的陳毅擔任此職。

  據毛澤東身邊的衛士回憶,自從毛澤東成為領袖後,為了在黨內不表現出親疏差異,對來訪的同志從不出門迎送。惟一的例外是那次送粟裕--毛主席不僅接受了意見還親自將他送出城南莊村口。此事不僅表現出毛澤東虛懷若谷的領袖風範,也説明瞭粟裕勇於提出不同意見在領袖心目中留下了極好印象。 (國防大學教授 徐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5月17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